第七章

“天天身体不舒服哦?”不知何时出现的灯光师站在一边力挺摄影师。

“呃,这个,你们知道的,小夏很忙……”小助理都快要被逼哭了。

“哼,不就是现在红嘛,小心被写成耍大牌了……”隔壁化妆间的另一个女模特儿凑热闹地插嘴道。

“是了,是了,这个得小心,不过小夏跟我们关系可好了,对吧?小夏,走吧走吧!”摄影师见风使舵,不准备让她走,伸手想拉她的手。

夏佳仁一个白眼赏过去,口气像是吃了一个榴梿似的,臭得要命,“谁要跟你们走?我还有事,再见!”

小助理看着夏佳仁潇洒离开,赶紧跟上,还不时地频频回头看那些被拒的人,她不由得笑了,虽说夏佳仁既不合群、人又直,常常得罪人,可是只要是她拍的广告一定会爆红。

所以就是再生夏佳仁的气,他们也不敢怎么样,谁教她红呢!

“小芳,车停在哪里?”她们已经到地下停车场了。

“哦,在那边。”小助理小芳赶紧指指前方不远的车子。

小助理把夏佳仁送到家里后,确定她进了门,才开着车子离开。

夏佳仁走进浴室,放了一缸的热水,滴了薰衣草精油,她快速地脱掉衣服,淋浴过后,躺进了浴缸里,闭着眼睛、放松着身子。

他离开后,她一点也不想待在那个房子里,一个人像个傻瓜,没有向好友寻求帮助,一个人在大街上流浪,直到她走到不能再走,然后戏剧化地,有星探发现了她。

她为了钱,答应做模特儿,模特儿的收入还不错,她就一直做到现在,起初她也没有告诉好友,大叔已经走了,自己也搬出来了,加上好友那时要出国了,不想太打扰对方,既然什么事情都解决了,以后再说吧。

最后她在电话里说了一切,被童子琳骂得狗血淋头,不过她反而笑得更开心了,她不想一有困难就求人,如果她已经有了解决的方法,何不先试试看再说呢。

她想,其实她很幸运,之前有一个大叔,现在她有自己,她可以自力更生。

“大叔你这个混蛋!”闭着的双眸倏地睁开,夏佳仁对着空气狠狠地骂了一句,还生气地拍了拍水,激起一阵波浪,水花溅湿了她的脸。

不喜欢就不喜欢,何必搞得像是遇见猛兽似地逃开,简直就是懦夫的行径,夏佳仁气嘟嘟地噘着嘴。

即便过了三年,有些气不是说消就能消的呀!

“最好别让我看见你,否则……”她狠狠地等着前方的墙,过了一会儿,气馁地摇摇头,“还是别出现好了,免得……”

免得让她看见不该看的场面,例如他寻得真爱的桥段,例如他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爸的画面……没错啦,她还是忘不了他,即使自己试着去谈了几段恋爱,可结果都是匆匆结束。

谁教那些男生要嘛太成熟,要嘛太幼稚,都不会刚刚好!

她无聊地拿起浴缸旁边的几只水鸭子,放在水中,看着水鸭子们漂呀漂,她也放空了思维……

急促的门铃声打断了她的神游,回过神时,热水已经变温的了,她慢慢地站起来,擦干身子,套上浴袍,穿着拖鞋走到门口,打开门,她先是一愣。

“砰”的一声,她又把门给关上了,转过身回房,门铃又一次响起,回去她打开门,又关上,回房,门铃第三次响起来,她又打开门,又关上……

“夏佳仁,你干什么?”莫岑哲已经爆发了,他没有耐心再按第四遍的门铃了。

“大叔?”夏佳仁傻愣楞地问。

“是我。”莫岑哲迳自推开门,走了进来。

夏佳仁眉一挑,“大叔,你是不是忘记了该有的礼节?”她所学的礼节可都是从他那里学的,她可从没有这么不礼貌地闯进别人的家里。

听到她熟稔的叫法,莫岑哲的气急败坏终于收敛了,“我没有地方住。”

分开这么久,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的话,夏佳仁不给好脸色,“你不是有房子吗?”

“没有人打扫。”说这话的时候,莫岑哲还故意看了她几眼,发现她丝毫没意会到他对于她不打扫那栋房子的埋怨。

“你可以住酒店,等人打扫好你的房子后再搬回去!”夏佳仁给出一个最佳答案。

“可是酒店没温暖。”莫岑哲一边参观着她的房子,一边回她的话,她的房子很简单,很像她的风格。

“我的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她直接把话挑明。

莫岑哲瞥了她一眼,眼神又冒出火来了,“该死,你的头发,谁让你剪成这样的!”

“我自己。”她淡淡地回嘴。

“你……”莫岑哲看着她宛如出家人的发型,心里难受到了极点,“以后留长。”

“不要!”她想也没想就直接回绝,她不觉得自己这个发型不好,相反的,这种发型可以随时佩戴假发,她可以成为百变女王,要长要短都可以,何况广告赞助商似乎比较中意她目前这种少之又少的发型,一般女孩子不会喜欢这种发型的!

“你以为这样好看,远看就像一个橄榄球!”莫岑哲毒舌道。

“大叔,你对女生的彬彬有礼去哪里了?”一听到他说到橄榄球,夏佳仁就想到了橄榄臀的后续,如果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他、如果她没有跑去跟男生约会,他就不会认为她长大了,可以一个人生活了,而丢下她一个人……

臭橄榄,她讨厌死了!

“你确定你现在是女生?”莫岑哲真的很想用布将她的头包住,真的是难看到了极点。

“你!”夏佳仁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

莫岑哲将她的惊讶看在眼里,“这几年过得怎么样?”他漫不经心地问。

心中的刺又长了出来,夏佳仁抿抿嘴,“还行吧!”

“书呢?还有读吗?”其实莫岑哲知道她的一切,他花了一些时间调查了她这几年的生活,却发现她生活得还不错,他不由得心酸,没有他,她还是一样开心嘛。

“嗯,考上了T大的传媒系。”其实她还是有一些小存款的,在纽约的时候,她有帮乔森当发型模特儿,乔森对她很好,所以她的存款也是很可观的。

虽然在莫岑哲连个屁也没放地离开后,她心情很不好,但生活上还可以,不过杂七杂八的东西,像房租、学费什么的,开销不低,她才一直做模特儿赚钱。

他惊讶地瞅着她,语带怀疑,“我还以为你要一辈子做模特儿呢!”

他口气中的鄙夷,夏佳仁是听出来了,“我做模特儿不好吗?我自己赚,我自己用。”

“我没有说不好。”他咬牙切齿,他鄙夷的是她那些太过性感的衣服!

夏佳仁懒得跟他争辩,两手一摊,“你看见了,我的生活并不好,只能住这么小的房子,所以……”她的房子很简单,一间卧室、一间浴室、一间客厅、一间厨房,真的没有一点空间放他这尊大佛。

“没关系,我不介意,我住客厅就好了。”莫岑哲厚着脸皮,天知道他干嘛要死缠烂打地住进这里,因为他不放心她嘛!

“你确定?”夏佳仁指指那个小小的沙发,脸上带着挑衅。

莫岑哲点点头,“对。”

夏佳仁盯着他,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之后,无所谓道:“随便你。”

莫岑哲笑了,他的问题少女拥有一颗美丽的心灵。

“不过,”夏佳仁坏坏地看着他,“你抛弃我三年,我生父都没有追究?”一箭双雕,她既想知道莫岑哲这一次的目的,又想知道那个从未见过的父亲对她有何想法。

哦,她的心灵指示偶尔美丽一下,多数时候还是令他头疼,莫岑哲温柔地笑着,“他有问起你。”

夏佳仁心里舒坦了一些,转而丢出另一个刁钻的问题,“你怎么回答?”了解了生父的想法,她更想知道他怎么解释,他像丢掉垃圾似地丢开她的行为。

莫岑哲默不作声,在夏佳仁执意的目光下,他缓缓吐出,“我说你过得很好。”

很好?他是哪里看出她过得很好?夏佳仁火了,“别告诉我,你这三年仍关心着我!”

莫岑哲垂眸,“我有汇钱给你。”

“哈哈!”夏佳仁夸张地笑了几声,“汇钱?是我为你打扫房子的钱吗?我告诉你,不需要!你的臭房子,我放在那里烂!”

当初说好了,卫生由她负责,她不准再动打工的念头,专心念书,她除了是学生,还是他房子的清洁工!

他默默地瞟了她一眼,“我知道。”

“哦,那你是来算帐的?”夏佳仁眯着眼睛,尖锐的问题接连抛出,存心不让他好过。

“我是来关心你的。”他冠冕堂皇地说。

夏佳仁看着他,脸上明显的不相信,“不要说得这么好听,真的关心我,三年前就不会一声不响地离开了,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她已经很难再去相信人了,相信的后果便是被抛弃,她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了,她随手从桌上的香烟中抽了一根出来,火还没点燃,香烟便被夺走了。

她冷冷地问:“你干什么?”

她又变回了以前那个防备人的少女了,莫岑哲柔柔地看着她,“抽烟不好。”

夏佳仁不接收他的好意,“已经抽了三年了,要有肺病早有了!”

“佳仁,我不该离开。”莫岑哲看着她。

“哦?”夏佳仁看着他诚恳的模样,眼里更多的是不信任。

“不要再问我为什么离开,我现在不会离开了。”莫岑哲肯定地说。

“你要走就走好了,反正脚长在你身上。”夏佳仁面不改色地说。

莫岑哲没有用更多的言辞表达自己的话,他知道有时说再多也没有做的来得实际,“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现在你该去换衣服。”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每一次都喜欢穿着浴袍出来迎接客人,但莫岑哲可以肯定,他绝对不会允许她下一次还这么做。

换衣服?夏佳仁蓦然花儿般地笑了,手放在腰间,“好呀,我在家里都是这样穿的……”语音刚落,她抽掉腰间的束缚,浴袍缓慢地往旁边散开,顺着她滑腻的肌肤而下,调落在她的脚边。

她犹如维纳斯般纯洁高贵,魅惑地对着他眨眨眼,“我喜欢这样,自在、舒服。”

活了三十多年,莫岑哲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的血液可以流动得这么快速,神速地冲上了他的俊脸,差点就脑溢血了。

夏佳仁优雅地转了一个身,故意以最完美的角度呈现在他的面前,语调柔媚地说:“希望你能快点习惯哦……”

欺负她?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他自动送上门来,她就要他后悔再一次地踏进台湾,来到她家。

高挺丰满的胸脯、一手盈握的纤腰、纤细笔直的双腿……莫岑哲看得目瞪口呆,口干舌燥,他要是能适应得了,他就是柳下惠!

莫岑哲喜欢夏佳仁,他知道,当他意识到时,他落荒而逃,他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过,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一个小自己十岁的女生。

试想,当莫岑哲十岁上国小的时候,夏佳仁在干什么?还没出生;当他在泡妞时,她还咿咿呀呀地跟在大人身后跑着……太多太多的距离,他实在不想去衡量。

第一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十五章
第一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