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既然他已经逃了,那索性逃得干脆,却没想到三年后他又一次地来到台湾,他不该来的,却又不由自主地想来,他只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

他有时候在想,他们从认识到他逃跑之前的那一段时间,他到底是以什么心态对待夏佳仁?兄长或者父亲,他以前是这么定位自己的。

她那时十四、他二十四,她懵懵懂懂、他倾囊相授,却忘记了他们之间其实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这种太过接近亲情,实则不是亲情的情感太危险。

他没有约束自己,胆大妄为地触碰了危险的边境,他对她管得很严,他以为这是一种呵护,是一种长辈对晚辈的管束,虽然她从来不把他当做长辈,嘴上喊他大叔,也只为了气气他。

她喊自己大叔的时候,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而他喊夏佳仁的名字时,没有他所以为的亲人之间的亲昵,他对她的那种亲昵介于一种禁忌地带。

他不许她做那个、做这个,总是担心这、担心那,其实他最担心的就是她被带坏,被一些坏男生带坏,因为他年轻时也是居心叵测想着跳上某女床上的坏男生。

她是听话的,只要他是有理的,她会听,只是嘴上喜欢跟他吵上几句,他习以为常。

然后便是那天晚上,她长大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女生,有很多跟她同样年轻的男生追求着她,他心酸了,酸到他终于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距离。

他自以为是的理论全数变成泡沫,他虚伪的面具被撕破,他没有脸再待在她身边,那天在楼梯口她未说完的话,他已经听出来了,他用尽所有的力气阻止自己去拥抱她。

那是可耻的,他不应该在她意识朦胧时,在她还来不及真正认清自己时,就将她纳入自己的怀抱,如果有一天她清醒了,她会恨死他,而他会因为她的不爱而痛苦至死为止。

他怕了,怕得赶紧缩回自己的壳里,直到他真的耐不住那磨人的思念,思念像是蚂蚁一样,不断地啃噬着他的心。

死就死吧,反正爱与不爱,他都是死路一条。

以前,她很年轻气盛,任何心思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而现在……“该死的!你就不能给我穿上衣服吗?”要死了!要他一个禁欲这么久的男人每天看着她清凉,不,是**的曼妙身子走来走去,他要发疯了!

夏佳仁依然故我地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看电视,“我就喜欢这样!不是跟你说过要适应的嘛。”她无辜地说。

适应?她说的是火星话吧?莫岑哲抹了一把脸,他才在这里待了两天,他要是再待下去,很有可能要流鼻血过多而死了。

“哦,对了,我突然想到,你是不是从成为我的监护人开始,就没有交过女朋友了?”夏佳仁状似冒昧地问。

已经被耍得没有尊严的莫岑哲无语地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唉呦,真可怜,该不会禁欲了……一、二、三……咦?五、六年!”她吃惊地大叫。

拜托,刚成为她监护人的时候,他每天都被她弄得烦死了,哪有那个心思嘛,至于后来,请不要深究这个问题,莫岑哲难为情地转过身。

“现在你功成身退,可以去找一个女人……灭灭火了。”她调皮地转过身对他眨眨眼。

他不该回过身的,他后悔也来不及了,一回头,他半低着头看着她,却正好看见她两手臂相交,又白又软的胸脯在他眼前晃动着。

“大叔,我可不会跟你上床,收起你淫荡的表情!”夏佳仁故意以嫌弃的眼神看着他。

莫岑哲差点就呕出血了,他有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他瞥了瞥他,“毕竟我们是生活在一起的‘一家人’呀!”

她完全如他所愿了,可会不会太迟了,如果是三年前,她这样做的话,他也不会逃开的,可不逃开,早晚也会出事……无论怎么样都逃不开这个命运。

莫岑哲郑重其事地摇摇头,转开了话题,轻佻地说:“我在想,你十七岁时就发育得挺好的,可现在……”

“怎么样?”夏佳仁傲然地挺胸。

“似乎有些缩水了。”莫岑哲疑惑地说。

“怎么可能!”夏佳仁才不信他的话,自尊却还是受了伤,“你是眼睛出现毛病了!”

“没事的,你现在还年轻,还有机会发育。”他安慰道,眼里升起一抹笑意,她肯定不知道,她是一个很好激怒的人,只要他稍稍地放一下火,她就会自动地将火力全开。

“你!”夏佳仁正想要骂他,鼻子却一阵搔痒,她不文雅地打了一个喷嚏,被她扔在角落里的浴袍随时披上她的身体。

她正想要拒绝,他开口道:“我知道你年轻,可年轻也不代表不怕冷,而且现在是深秋欸……”虽然室内开着暖气。

她气得全身哆嗦,却说不出话。

“别狡辩,你的都硬了。”既然她要在他面前扮演豪放女,那他就见招拆招。

她倒抽口气,双手下意识地抱住上围,心里大骂不止,这个死变态居然连这个都注意到了,他……他太过分了!

“对了,做模特儿的不是要把……”他主动省略字眼,手在下身比了比,“那个毛发要弄干净的,你也太不专业了。”

对,对,他说的有道理,可她又不是泳装模特儿,她是广告模特儿呀!他把她的等级都给降滴了。

“啊,忘了跟你说,沙发似乎也些红点,好像是你的亲戚来找你了……”他含蓄地说。

红点?亲戚?夏佳仁瞪着他,脑子飞快地算着日子,该死,今天似乎是大姨妈的日子,她羞愧地一把推开他,往房间里走。

片刻后,她的房间里传来沙哑的尖叫声,“根本就没有!骗子!”

正坐在沙发上的莫岑哲优雅地笑了笑,安静地喝着咖啡,她太过得意了,以为这样就能吓走他了,她也太小看他了。

他比她大了十岁,吃的盐比她吃的饭还要多,她却在他面前耍小聪明,不自量力……

不过,但愿以后不要再随便地乱秀她的了,年纪大了,他也吃不消了……

莫岑哲以为自己很了解夏佳仁,可在跟她重新相处了一个月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一个混蛋!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内衣、袜子不要乱扔!”男人说着每天都要重复的话。

坐在沙发上正悠闲地看着小说的某人,头也不回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了。”

“为什么买东西只买一份?”整理屋子到一半时,莫岑哲口渴了,打开冰箱才发现除了饮料之外,什么东西都是单数。

“哦,我一个人住嘛。”她凉凉的声音从沙发上传了过来。

莫岑哲静静地看着她背影好一会儿,最后默认自己确实是一个混蛋,他叹了一口气,“以后记得要买我的份。”

因为一个人住,她不需要买太多的东西,只要买她自己需要的就行了,而且这个房子只有她一个人住,她爱怎么乱就怎么乱,房子是她的,不是吗?

“卫生棉也要买你一份吗?”某人仍是不好相处地来了这么一句。

“如果你想买的话!”他咬牙切齿。

“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她冷冷地回道。

好吧,他甘拜下风。

“大叔,我发现你不行哦!”夏佳仁放下书,转头过来温柔地看着他。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还没老,却越来越啰唆了……”她说道。

他选择沉默,他不讲话,可以吧!

“对了,你要是找到房子就快点搬出去,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可不好。”

这大概是重点了。莫岑哲清清喉咙,“我不想找。”

不想找?他当她是难民收容所吗?夏佳仁白了他一眼,一声不吭地看着他,“大叔,你不会是没有工作,想在我这里混吃混喝吧?”

没有工作?她是在开玩笑吧,他没离开她时,“岚”已经发展不错了,成了艺术界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在艺术与商业之间架起了一道桥梁,专门进行艺术品交易。

不过“岚”在这三年已经不似当年的稚嫩,正逐渐地成熟,旗下拥有最专业的法律团队、最八面玲珑的公关部门、最实力非凡的保全部门等等。

而她不知道,莫岑哲深吸一口气,正打算要跟她说说自己近年的情况,她来了这么一句,“我饿了,给我去做饭!”

要他烧饭?莫岑哲指指自己的鼻子,一脸的不敢相信,“我?做饭?”

“对!”

“为什么?”他扬高尾音。

“一,你住在我家……”她扳着手指数着。

“等等,我有帮你整理房子。”他的手立刻指向刚刚被他整理得干干净净的卧房。

“错!那是你受不了才整理的,我可没有要你做!”夏佳仁是吃定了他的洁癖。

“喂!”莫岑哲不满了。

“二,我不想煮!”她说完了。

他傻在那儿,呆呆地重复,“你不想煮?”

“对!”她点点头,她就是不想下厨,她就是想看看莫岑哲狼狈地煮饭的模样,男人十个有八个不会煮饭,他就是其中一个了。

“是你不会煮吧?”莫岑哲嗤之以鼻,眼神斜睨着她,一副看不起她的模样。

“我不会煮?我不会煮,你就不会**!”她恰北北地凶了回去。

哦,前几年他对她的教育在此刻体现出来,原来他的教育这么失败,“你……”

“哼,我现在就煮给你看!”女人急匆匆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往厨房走去,转身的时候没有看见男人狡诈的笑容。

姜还是老的辣,特别是她在他的眼皮底下这么多年,他要是不知道她有几根毛就奇怪了!不过惹火她的代价是被她误会他的性能力,这种闷亏的滋味着实不好受。

厨房里一阵劈里啪啦,莫岑哲乖乖地站在离厨房最远的地方,他有一点,真的只有一点的洁癖,所以,他对厨房敬谢不敏。

想当初他们一起生活时,他不会煮,她也不会煮,他们的下场就是每天都吃外卖,最后吃腻了,他专门请了一位厨师,定时上门给他们做饭,他们也就活下来了。

所以对于夏佳仁的厨艺,呃,他是不抱太大的希望的,他不是怕脏才站得这么远,他只是为了保全生命。

结果厨房除了发出炒菜的声音之外,并没有其他特别奇怪的声音。

当夏佳仁端出一道又一道的佳肴时,他真的傻眼了。

“喂,好了,还不过来吃!”夏佳仁大声地说,手上动作俐落地盛饭,等她坐下来准备开动时,某人还愣在那儿。

“大叔,你干嘛?”

“呃,你煮的?”莫岑哲很清楚外卖不会送到厨房。

“废话!”夏佳仁理都不理他,迳自开动了。

“等等,你下毒了?”他看了一眼色香味俱全的佳肴,俗话说,越好看的东西越毒。

“你看到我死了没?”夏佳仁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他这个疯子了。

莫岑哲默默地看着夏佳仁吃完饭,在她准备要收拾的时候,他喊住了她,“等等!”

她看着他,不做声响。

“我还没吃。”他轻轻地说。

“我以为你不要吃。”她没有任何情绪地说,在平静的表层之下,她的心跳动得很快,她有一种矛盾的心情,她不想给他吃,他凭什么吃呢?这个混蛋!

第七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六章
第七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