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签定今生

灵慈寺的香火谈不上旺盛也不至于很冷清,按萧羽对细君的解说就是:过节的时候香火特别旺,平日里没有多少人。

到达大殿的那一刻,细君就不顾形象地扑到在大蒲团上,说什么也不起来,她感觉自己的腿快要断了。萧羽摇摇头,唤过一个小沙弥看护她,自己往后殿去找黑牛了。

小沙弥给细君奉了一杯清茶便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转着念珠嘴中念念有词,细君缓过劲后,萧羽还没有出来,她便在大殿上转着看。正中间的高台上就是大大的莲花座,上面是慈眉善目的佛,细君不知道这是什么佛,她父王娘亲从来不带她去寺庙。进宫后,虽去过几次皇家寺院,但是她都只顾着和文岫、刘岩他们玩儿,从未认真没听过老和尚讲经,所以也不认得眼前这大佛。

佛前的桌子上供着瓜果,右边是一个大木鱼,左边一个签筒。细君想起以前母后和德妃宝妃她们一到寺庙总会求签问卦,突然就玩心大起,抓起签筒摇摇了几下,签子哗啦啦掉出来好几根。细君看看地上的签有看看旁边的小沙弥,发现小沙弥也正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自己,细君摆出笑脸道:“嘿嘿,小师傅,这签一下子地掉出来这么多,该算哪根啊?”

小沙弥毕竟年龄还小,看到漂亮小姑娘这么一笑,脸立刻就红了,一时局促不敢上前。细君朝他招手:“小师傅,小师傅?”

小沙弥这才朝前挪了两步,合掌行了一礼道:“小施主摇签的方法不对,待贫僧演示给小施主看。”说着将地上的签都捡起来,接过细君手中的签筒,将签都放回去,给她演示着直到细君笑说“明白了”才停下。

细君重新开始摇,微闭着眼,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签筒在手间慢慢地晃动,竹签子哗哗地响着,大殿里唯有这一种声响。“啪”,一根长签从竹筒中掉出来落在地上,细君立刻就睁开眼,一边拾签一边将签筒放下,脸上的笑

有一种成功的味道,事实上,她也就是将摇签当成了一种挑战,虽然这挑战太简单,但胜在有趣,不是吗?

“燕燕于飞,春来北归;情缘不化,诗酒天涯。”细君好奇地念着签文,念完了却不懂这意思,看向小沙弥,小沙弥又是脸一红,不待细君问出口便说:“签文只有方丈和师父会解,贫僧不懂。师父下山化缘了,小施主只能找方丈解签了!”

细君笑:“不妨事,我也不是特意求签,我只是摇来玩儿玩儿。”说完也不管小沙弥了,自顾放下签又摇起签筒来,哗哗哗哗—啪!又掉出来一根签,“一生浮萍命,天然绝代娇;星星鸳鸯锦,红颜和泪浇。”细君撇嘴,“太悲了,不好听!”仍掉继续摇。

哗哗哗哗—啪!再一根签掉出来,“一别经年隔两地,关山尽处解相思。”细君摇头,“还不如上一根呢!”

哗哗哗哗哗哗哗哗……

“阿竺,你在干吗?”萧羽一从后殿来到正殿,便见细君半跪在蒲团上,使劲儿摇签筒。

“萧羽,你可来了,你看我摇了这么久,这签筒掉出来的每一句好听话,看起来都凄凄凉凉的。你来帮我摇一枝好不好?”细君笑着对萧羽说。

萧羽道:“不玩了,我们走。”“去哪儿?”“找证人!”

原来,当年逐风村被灭前夕,那个颇有远见的李老头将他的一双孙儿女送到了山上,他们随身带着当年记录江都王行踪的副本和“恩人”第一次给的银子中的一部分。李老头发现那银子上有不寻常的印记,在村长分给各家各户后,就将自家那份藏了起来,因着李老头的一时谨慎,让他们的灭村惨案有了可以得报的希望。

李老头的那一双孙儿女如今已是十五六岁的年纪,比细君萧羽略长。这八九年光景他们都躲在寺院长大,一个做了灵慈寺的俗家弟子,一个被玉清庵收留,那两件证据也分藏两处。

黑牛也是在伤好后来到灵慈寺才发现的,第一时间就联系了萧羽和阮家的人,萧羽带着细君跟随黑牛取出那灵慈寺的证据后又一起去玉清庵,给他们带路的就是李老头的孙子,名李景,他妹妹名李婵。细君观那李景长的也算眉清目秀,看着挺机灵,这几年在灵慈寺也学了些功夫,心中便有了打算。太子哥哥登基还不到一年,正需要人手与苏家对抗,若李景能去帮助太子哥哥就好了,与双方都有利!

跟萧羽说了自己的想法后,萧羽笑:“想法不错,只是官场险恶,不知道李兄愿意否?”

“我愿意,”李景早就激动不知所措了,想当年初到灵慈寺,自己一心想着报仇,方丈点化他说机缘未到,他这仇必得有贵人相帮才可行。现在可不是贵人就在眼前么?“贵人愿意帮我们报仇,我当然也愿意为贵人出一份力!”

细君笑:“李哥哥愿意就好,只是,这个忙我需要你付出绝对的忠心!我们会隐去你之前的一切身份,这样李哥哥就不用再躲在寺中了,而且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李哥哥可想清楚了?”

李景想了一下,郑重地说:“我愿意!只要能找出那幕后黑手,为我们村人报仇!我和我妹妹也不用再东躲西藏地过日子,我什么都愿意!”

“很好,”萧羽道,“虽然现在我们怀疑黑手是越国公,但是证据不足,我希望李兄到京城之后要有耐心,千万不要打草惊蛇!耐心地完成我们的布局,这样我们才能彻底扳到苏家。”

“嗯,放心。”李景重重地点头,随后又道:“我妹妹怎么办?”

细君和萧羽对望一眼,“等见到你妹妹再说。”不同的人要用在不同的地方,还不知道这个李婵是怎样的人,如果跟李景一样性情,那就好办;如果不一样,那还是让她呆在玉清庵继续做尼姑吧。扳倒苏家的这局棋容不得半点差错,这局棋没有重来的可能。

(本章完)

(三十四)江湖太医(五)花名将离(上)(五)失踪(七)流苏呈雪(七)礼物(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十四)北上幽燕(七)礼物(二十二)我有多想你(十六)古关悲笳(三十)人选风波(三)和亲路上(下)(一)大火之后(一)大火之后(十五)练剑风波(三十八)苏家覆灭番外之紫绮蓝芙(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二十七)坦言(二十)踏雪寻踪(二)和亲路上(中)(二十一)红狐(十三)玉笛同心(二)和亲路上(中)(五)失踪(三)和亲路上(下)(十三)宫宴献舞(十六)母女(三十六)夜袭辽州(六)梨花虚言(十)长记洛阳春(二十一)白跑一趟(二)拯救苍生(十四)剑走偏锋(十九)皇后中毒(二十三)换人和亲(二十三)换人和亲(十五)细君病倒(八)燕啄花间(十)雨夜倾诉(上)(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八)燕啄花间(二)拯救苍生番外 共君诗酒路天下(四)周山采薇(六)梨花虚言楔子(二十八)签定今生(十九)离别楔子(十五)练剑风波(三十四)江湖太医(二十四)醍醐(十)初雨(六)父债子偿(三十)人选风波(十七)红豆缘(四)三遇灵鸽(二)顺势而行(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十一)无功而返(一)大火之后(八)到访(三十二)重临康州番外之紫绮蓝芙(二十七)坦言(二十二)凄清新年(二十一)无功而返(六)温暖农家(十三)暮烟追到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三)玉笛同心(十五)细君病倒(二十七)坦言(二十五)茶楼听书(二十三)冬雪(三)一扇潇洒(三十一)所谓三生(上)番外 共君诗酒路天下(二)顺势而行(二十二)凄清新年(二十九)玁狁使团(四)任性夜闯(二十一)无功而返(十三)出宫 (上)(三十五)艰难取舍(二十八)签定今生(十四)剑走偏锋(二十六)流光(十六)母女(七)礼物(八)谷主回谷(三十一)还治其身(十)长记洛阳春(一)大火之后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三十六)夜袭辽州(十)初雨
(三十四)江湖太医(五)花名将离(上)(五)失踪(七)流苏呈雪(七)礼物(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十四)北上幽燕(七)礼物(二十二)我有多想你(十六)古关悲笳(三十)人选风波(三)和亲路上(下)(一)大火之后(一)大火之后(十五)练剑风波(三十八)苏家覆灭番外之紫绮蓝芙(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二十七)坦言(二十)踏雪寻踪(二)和亲路上(中)(二十一)红狐(十三)玉笛同心(二)和亲路上(中)(五)失踪(三)和亲路上(下)(十三)宫宴献舞(十六)母女(三十六)夜袭辽州(六)梨花虚言(十)长记洛阳春(二十一)白跑一趟(二)拯救苍生(十四)剑走偏锋(十九)皇后中毒(二十三)换人和亲(二十三)换人和亲(十五)细君病倒(八)燕啄花间(十)雨夜倾诉(上)(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八)燕啄花间(二)拯救苍生番外 共君诗酒路天下(四)周山采薇(六)梨花虚言楔子(二十八)签定今生(十九)离别楔子(十五)练剑风波(三十四)江湖太医(二十四)醍醐(十)初雨(六)父债子偿(三十)人选风波(十七)红豆缘(四)三遇灵鸽(二)顺势而行(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十一)无功而返(一)大火之后(八)到访(三十二)重临康州番外之紫绮蓝芙(二十七)坦言(二十二)凄清新年(二十一)无功而返(六)温暖农家(十三)暮烟追到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三)玉笛同心(十五)细君病倒(二十七)坦言(二十五)茶楼听书(二十三)冬雪(三)一扇潇洒(三十一)所谓三生(上)番外 共君诗酒路天下(二)顺势而行(二十二)凄清新年(二十九)玁狁使团(四)任性夜闯(二十一)无功而返(十三)出宫 (上)(三十五)艰难取舍(二十八)签定今生(十四)剑走偏锋(二十六)流光(十六)母女(七)礼物(八)谷主回谷(三十一)还治其身(十)长记洛阳春(一)大火之后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三十六)夜袭辽州(十)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