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艰难取舍

阮洛寒听了明恪这一番话,沉默了,他真的没想到一想风流不羁,潇洒恣意的明恪会真的对细君动情!这些年,若没有明恪在京城为细君打理,细君不会过的这么轻松。说起来明恪为细君所做的不比萧羽少,明恪的家世也不必萧羽差,可是细君只有一个,她已经认定了萧羽,其他的男子只能辜负了……

“阮大哥,你就告诉我她在哪儿吧!”明恪的语气中隐隐带了几丝哀求,这在平时换了别人是绝对不可能的。

阮洛寒在心中叹了一声道:“明恪,你知道了她渗出何方之后呢?你想怎么做?带她回宫么?别忘了越国公就在京城等着她回去呢,只要她一出现,越国公有的是办法让她再次和亲!难道你希望她去和亲吗?”

“我……”明恪语塞,又是这句话,你忘她去和亲么?当年文慕放弃找细君前去驻守边关时,对他说过同样的话,过了这么久,他又听到这句话,难道在他们眼中,我明恪就是这样的人吗?明恪在心中苦笑,低声道:“我只想见她一面,我从未想过将她带到越国公的实现范围内。”

“真的只是想见她一面?”阮洛寒反问,“如果我告诉你,她过的很好,而且已经有了心上人,她的心上人也很喜欢她。你还想再见她么?”不是阮洛寒心狠,感情这种事情就得当机立断,当断不断,将来必受其乱。他这样说对两个人都好,虽然会让明恪心痛,但毕竟是暂时的,相信如果他真的爱细君,那么知道细君已经找到幸福之后,一定会放手的。

果然,明恪听到细君有了心上人后,面色一下子白了,大热天的他只感到周身发冷,口中喃喃道:“她有了心上人,心上人……”心中的苦涩又加重了一层,细君在宫中时,他不止一次看到过细君眼中对自己露出别样的光彩。曾听三皇子说,他送给细君的鸡血石,她一直贴身带着,他在琅玕轩给细君示范的书法字稿,她也一样宝贝着,可惜后

来在那场大火中焚毁了。诸如此类,在细君离开后,让明恪坚信细君对自己是特别的。只是没想到,她……她现在居然有了心上人!她忘了他吗?

明恪感觉心中的苦蔓延到了嘴角,握扇子的手微微发抖:“她在哪儿?我要亲眼见到她!”抬眼看向阮洛寒,眸中是清澈的坚定。

阮洛寒轻叹:“好吧,我问问阿竺的意思,如果她同意,我就让你去找她,如果……”

“如果她不愿意,我绝不强求!”明恪紧握扇子坚定地说。阮洛寒点头:“你能明白就好。”

“我还有一个问题,”明恪道,“细君的心上人到底是谁?我认识么?”不会是文慕吧!明恪心中还真的有点忐忑,虽然他打心眼里不愿把文慕想成这样的人,但世上总有“万一”,不是吗?

阮洛寒笑:“你不认识他,你只要知道他对细君很好,他会给细君幸福就是了。”

“如此,我便安心了。”明恪点头,“对了,皇上说你找到了江都王谋反案的证人,人在哪儿?”

阮洛寒眼露赞许,如此才像一个有作为的世子,拿的起也放的下,不会将感情与正事混为一谈,明恪将有大作为也!“那证人名李景,你该听说过康州城外逐风山下曾有个逐风村吧?”

“听过,那个村子后来被强盗灭了,江都王带兵追了两天一夜,全歼了强盗,这案子早就结了,怎么了?”明恪道,凡是跟江都王有关的案子他都下深功夫了解了。

“那你可知逐风村为何无缘无故的就被强盗灭村了?”阮洛寒摇着扇子问。

“这个,据说是村长发了一批外财,强盗是冲这那银子来的。江都王歼灭强盗收缴了银两后,安葬了村民,剩余的银两就归了府库。”听到明恪的回答,阮洛寒再次赞许地点点头。

“嗯,看来明恪你也是下了不少功夫的。可惜了解的都是表面现象。其实,逐风村被

灭是因为他们当年替一位京城来的大官监视江都王的行踪,才被灭口的。但是有三个人侥幸逃过了逐风村的惨案……”阮洛寒将逐风村的事情起末给明恪讲了一遍。

明恪听完,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了,你的计划是什么?不会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阮洛寒哈哈大笑,折扇摇的更大劲儿了:“你还挺了解我!我的计划就是这样!”

明恪皱眉:“可是,京城有那么多官员,我们还不知道到底谁是幕后黑手,如何反治其身?”

阮洛寒道:“京城官员虽多,但有能力有胆子陷害江都王的可不多!”

明恪听完后不语,低着头自己思索起来,时近正午,太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在地上留下斑驳的花影,知了躲在树荫中尽情地歌着。明恪一忽儿皱眉一忽儿扬眉,半柱香后,重重叹了口气,深深闭上眼,阮洛寒看他如此知道他心中已有数了。

果然,明恪暗自下定决心后对阮洛寒道:“应该只有越国公了!他不仅有能力有胆子还更有野心!”只是苦了湘雪,摊上这样的父亲,怪不得细君在宫里时,她们总是不和,原来她们竟是仇人!冥冥中的定数让她们一开始就敌对,这样也好,总比从相互交好的朋友忽然转到仇人要好的多。只是湘雪应该还不知道吧?

看明恪一脸惋惜与担忧的样子,阮洛寒摇摇头,伸手拍拍他的肩:“明恪,大哥劝你一句,‘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要知道,有些事情是没办法共存的!有些人不属于你,你就必须舍弃!如细君、如苏湘雪,也许她们曾给过你美好的记忆,但到了这个地步她们都不可能是你最终的红颜知己了。”

树影晃动,地上斑驳的金影忽然晃花了明恪的眼,让他不由的闭了一会儿眼。又一盏茶的功夫,明恪睁开眼,眼中已一片清明,满含坚定。

“证人在哪儿?要我怎么做?”

(本章完)

(三十四)我是为她楔子(三)暗卫暮烟(六)父债子偿(七)花名将离(下)(六)父债子偿(二十九)玁狁使团(十二)比试(下)(七)流苏呈雪(六)父债子偿(二十三)流水无情(一)和亲路上(上)(三)和亲路上(下)(四)周山采薇(十四)北上幽燕(一)和亲路上(上)(二)顺势而行(十一)莫名其妙(二十一)无功而返(五)洛寒受伤(三十五)艰难取舍楔子(九)眉目楔子(二十三)换人和亲(六)梨花虚言(四)初游上苑(十三)出宫 (上)(二十四)原来没忘(十三)暮烟追到(二十三)流水无情(十五)练剑风波(十九)皇后中毒(十)雨夜倾诉(上)(三十二)重临康州(十)雨夜倾诉(上)番外 情深不寿(二十六)一同出谷(二十五)出征(二十四)醍醐(二)顺势而行(二十四)为君远走(九)眉目(二十一)红狐(二十一)白跑一趟(七)礼物(十二)京畿三百里(二十八)半途而废(三十六)夜袭辽州(二十八)半途而废(十二)齐聚京师(十三)玉笛同心(十二)齐聚京师(二十三)换人和亲(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二十)证人重现(二)拯救苍生(二十四)原来没忘(十六)追女秘笈(二十八)计划(二十六)一同出谷(二十八)半途而废(三十五)萧羽归来(十九)皇后中毒楔子(十八)抉择(十三)暮烟追到(八)十年之约番外 大义灭亲(二)拯救苍生(四)三遇灵鸽(十八)手帕之交(三十一)还治其身(二十六)原是暮橙(四)任性夜闯(十八)驿寄梅花(二)拯救苍生(十五)细君病倒(十三)玉笛同心(十五)练剑风波(十二)齐聚京师(十五)淇水汤汤(四)周山采薇(二)拯救苍生(十九)离别(三十七)文慕清兰(三十六)夜袭辽州(十七)初遇清兰(十)长记洛阳春(二十五)茶楼听书(六)花名将离(中)(三十五)艰难取舍(五)细君受伤(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三)暗卫暮烟(二十六)一同出谷(三十一)还治其身(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
(三十四)我是为她楔子(三)暗卫暮烟(六)父债子偿(七)花名将离(下)(六)父债子偿(二十九)玁狁使团(十二)比试(下)(七)流苏呈雪(六)父债子偿(二十三)流水无情(一)和亲路上(上)(三)和亲路上(下)(四)周山采薇(十四)北上幽燕(一)和亲路上(上)(二)顺势而行(十一)莫名其妙(二十一)无功而返(五)洛寒受伤(三十五)艰难取舍楔子(九)眉目楔子(二十三)换人和亲(六)梨花虚言(四)初游上苑(十三)出宫 (上)(二十四)原来没忘(十三)暮烟追到(二十三)流水无情(十五)练剑风波(十九)皇后中毒(十)雨夜倾诉(上)(三十二)重临康州(十)雨夜倾诉(上)番外 情深不寿(二十六)一同出谷(二十五)出征(二十四)醍醐(二)顺势而行(二十四)为君远走(九)眉目(二十一)红狐(二十一)白跑一趟(七)礼物(十二)京畿三百里(二十八)半途而废(三十六)夜袭辽州(二十八)半途而废(十二)齐聚京师(十三)玉笛同心(十二)齐聚京师(二十三)换人和亲(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二十)证人重现(二)拯救苍生(二十四)原来没忘(十六)追女秘笈(二十八)计划(二十六)一同出谷(二十八)半途而废(三十五)萧羽归来(十九)皇后中毒楔子(十八)抉择(十三)暮烟追到(八)十年之约番外 大义灭亲(二)拯救苍生(四)三遇灵鸽(十八)手帕之交(三十一)还治其身(二十六)原是暮橙(四)任性夜闯(十八)驿寄梅花(二)拯救苍生(十五)细君病倒(十三)玉笛同心(十五)练剑风波(十二)齐聚京师(十五)淇水汤汤(四)周山采薇(二)拯救苍生(十九)离别(三十七)文慕清兰(三十六)夜袭辽州(十七)初遇清兰(十)长记洛阳春(二十五)茶楼听书(六)花名将离(中)(三十五)艰难取舍(五)细君受伤(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三)暗卫暮烟(二十六)一同出谷(三十一)还治其身(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