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夜袭辽州

阮洛寒道:“有三个,李景功夫不错,你带走,将他安排到你大哥的卫队中,尽量安排他巡查苏家的产业。他妹妹李婵是哑巴,将她安排到越国公府外巷去卖花或者做其他生意,黑牛可以跟她一起帮忙。”

明恪道:“放心,我会安排好!”顿了一顿,明恪又道:“那你什么时候安排我见细君?”这话问的有陷阱。

阮洛寒一笑:“我说过我要问过她再说,你就别费心给我挖坑了。”

明恪脸色微讪,唰地打开扇子使劲儿摇起来,借以掩饰被看穿的尴尬。阮洛寒抬步向飞瀑亭走去:“走吧,时间还早,我们一起转转这江都王府!”明恪只得跟上去,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现,他身侧的大树上躲了一个人。

不怪明恪大意,实在是萧羽的隐藏本领太好了,看着远去的二人,萧羽的眼中闪过不明的光芒,他听到明恪说相间细君,心中没来由的一跳,想到昨天的事,又安下心来,他应该相信细君,相信细君能处理好。当然他也听出了阮洛寒的意思,明显是在帮自己,想到此,不由的心情大好。左脚在树枝上一点向江都王府前院去了,留下一树晃动的枝叶,正往前走的明恪似乎感觉到了,转过头来,恰一阵风过,树叶晃动的更加厉害了。明恪摇摇头继续前行,阮洛寒却高扬起嘴角,心道:连老天都在偏帮萧羽,这小子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啊!

当阮洛寒回到客栈问细君是否要见明恪时,细君沉吟了一会儿

,研磨提笔写了七个字让阮洛寒带给明恪——“花未全开月未圆”。阮洛寒手下纸笺,笑着出门去,至始至终都没问细君为什么不见明恪。而萧羽就坐在桌边品着碧螺春,脸上没有任何不悦。

阮洛寒离开时,天已将暮,细君看看窗外,转头对萧羽笑着说:“萧羽,带我出去骑马吧!”

“好”萧羽放下茶盅,对细君回以一笑,起身牵着她的手下楼去了。

风起,暮色正好,灰、红、橙三色在天边织出醉人的晚霞,两人共乘一骑穿过街道向城外行去。

“花未全开月未圆,萧羽,你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么?”临出城门,细君瞥到一个有些熟悉的人影。嗯,蓝色长衫,青竹纸扇,姿态略游几分懒散与风流痞子气,那脸上五官比几年前更加英俊了;脸上淡淡的笑容引的路上的姑娘纷纷侧目。细君摇头暗笑:明恪啊,你一点也没变!忽然想捉弄他一下,这才有了侧身背着他的方向,跟萧羽说了上面那句话,细君说话时还故意将声音提高了几分。边说边在马儿肚上拍了一掌,马儿小跑起来,细君接着萧羽的阻隔,悄悄往后望去,果然见明恪在四处张望。萧羽一低头就看到细君嘴角那促狭的笑,“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转念想到她刚才问的话,不由皱眉道,“你看到那个明世子了?”

细君挑起眉抬头看萧羽:“你怎么知道?你认识他?”

“之前见过,”萧羽收紧马缰,促马儿加快了脚步,“你不是让阮老大给他带了一副字么,刚才又故意那般大声地说出那句话,不就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吗?哎,我就不明白了,看你这样子,明明是系那个见他,为什么阮老大问你要不要见他时,你又说不见呢?”

细君双手绞着从耳后垂到胸前一缕黑发道:“我也不知道,心里觉的还是不见的好,可是刚才看到他,我也不知怎么的就说话了……”说着小心翼翼地抬头看萧羽的

脸色,“你生气了?”

萧羽笑:“我生什么气?!你若是因为怕我生气而不去见他,那就错了,我没那么小肚鸡肠!”

细君摇头:“不,我知道如果我见他你不会生气,可是我现在不想见他。”

萧羽听的出细君不想见明恪是有原因的,也许这原因很小,很飘渺,所以才会让她如此,这原因他早晚会知道,现在嘛,嘿嘿,不急,反正细君的心已经在他身上了,没有人可以夺走了!萧羽想到这里,嘴角高扬,双腿一夹马肚,“驾!”马儿撒开腿跑起来。晚风拂过脸颊,像柔软的纱,带着醉人的花香。

“竺儿,苏家就要覆灭了,这段时间你想去哪里?”

“嗯,我想想……我们去东北吧,去找清兰和小枫,洛寒哥哥说他们现在在辽州。”

“好。”

这个黄昏,这一对少年在暮色中商议着去辽州的路程,而远在东北的辽州,一场战斗即将开始。

当太阳的最后一丝光线彻底被黑色淹没后,辽州城的城墙外突然出现了一团团移动的黑影,守城的士兵以为自己眼花了,揉揉眼,下一刻就惊的睁大了眼,一条条带着铁爪的绳索从城墙下扔上来攀在了墙垛上。“来人啊,有……偷”士兵的警报信息还未说完就被弯弯的弧刀割破了喉咙,“咚”地一声栽倒在城楼上。

“什么人?”辽州城的巡逻士兵还算惊觉,听到动静立刻就朝刚刚倒下的那士兵处奔来。此时已有三五个手持弧刀的蒙面人爬上了城楼,巡逻士兵一到跟前双方就交起手来。巡逻士兵虽多,但这些蒙面人个个功夫了得,不到一盏茶功夫,士兵已经被死伤一半,城头还不断有蒙面人爬上来。

当冯文慕带着亲卫们赶到时,蒙面人已经快要将城楼占领了,“快,守住城门,绝不能让他们靠近城门!”冯文慕第一时间指挥那些无头苍蝇般各自为战的士兵。

(本章完)

(八)燕啄花间(七)人选内幕(十八)手帕之交(二十四)醍醐(七)流苏呈雪(一)和亲路上(上)(二十八)半途而废(九)眉目(七)人选内幕(二十)证人重现(七)花名将离(下)番外 大义灭亲(九)那时心结(二十六)流光(七)人选内幕(四)周山采薇(三)罪臣之女(四)任性夜闯番外 红狐之祸(四)任性夜闯(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三十四)江湖太医(三十四)我是为她(六)温暖农家(八)谷主回谷番外 大义灭亲(三)罪臣之女(十七)云子闲敲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二十五)茶楼听书(十七)云子闲敲(九)那时心结(二十五)茶楼听书(二十)踏雪寻踪(十八)手帕之交(九)名正言顺(二)拯救苍生(十一)比试(上)(二)勤武苑初见(四)初游上苑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三十)时来运转(二十四)为君远走(一)突变入宫(七)人选内幕(二十一)白跑一趟(二十四)醍醐(十二)双花及笄(三十)萧羽吃醋(三十六)夜袭辽州(八)十年之约(十一)莫名其妙(一)惊天消息(二十二)我有多想你(十一)比试(上)(二十六)一同出谷(三)罪臣之女(一)突变入宫(二)勤武苑初见(十四)出宫(下)(二十九)恩人之子(十八)抉择(一)突变入宫(八)到访(十八)驿寄梅花(三)暗卫暮烟(七)花名将离(下)(二)和亲路上(中)(三十三)情定飞瀑亭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三)暗卫暮烟(二十七)决计回宫(九)眉目(十二)齐聚京师(四)三遇灵鸽(四)任性夜闯(四)任性夜闯番外之紫绮蓝芙(十六)古关悲笳(二十五)生辰快乐(二十二)凄清新年(二)拯救苍生楔子(二十五)出征(三十八)苏家覆灭(八)十年之约(二十一)无功而返(八)燕啄花间(九)眉目(二十四)醍醐(三)一扇潇洒(三十六)夜袭辽州(二十六)一同出谷(二十)中秋宴(三十四)我是为她(二十七)郴山飞絮(二十)证人重现(七)人选内幕(四)初游上苑(五)洛寒受伤
(八)燕啄花间(七)人选内幕(十八)手帕之交(二十四)醍醐(七)流苏呈雪(一)和亲路上(上)(二十八)半途而废(九)眉目(七)人选内幕(二十)证人重现(七)花名将离(下)番外 大义灭亲(九)那时心结(二十六)流光(七)人选内幕(四)周山采薇(三)罪臣之女(四)任性夜闯番外 红狐之祸(四)任性夜闯(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三十四)江湖太医(三十四)我是为她(六)温暖农家(八)谷主回谷番外 大义灭亲(三)罪臣之女(十七)云子闲敲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二十五)茶楼听书(十七)云子闲敲(九)那时心结(二十五)茶楼听书(二十)踏雪寻踪(十八)手帕之交(九)名正言顺(二)拯救苍生(十一)比试(上)(二)勤武苑初见(四)初游上苑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三十)时来运转(二十四)为君远走(一)突变入宫(七)人选内幕(二十一)白跑一趟(二十四)醍醐(十二)双花及笄(三十)萧羽吃醋(三十六)夜袭辽州(八)十年之约(十一)莫名其妙(一)惊天消息(二十二)我有多想你(十一)比试(上)(二十六)一同出谷(三)罪臣之女(一)突变入宫(二)勤武苑初见(十四)出宫(下)(二十九)恩人之子(十八)抉择(一)突变入宫(八)到访(十八)驿寄梅花(三)暗卫暮烟(七)花名将离(下)(二)和亲路上(中)(三十三)情定飞瀑亭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三)暗卫暮烟(二十七)决计回宫(九)眉目(十二)齐聚京师(四)三遇灵鸽(四)任性夜闯(四)任性夜闯番外之紫绮蓝芙(十六)古关悲笳(二十五)生辰快乐(二十二)凄清新年(二)拯救苍生楔子(二十五)出征(三十八)苏家覆灭(八)十年之约(二十一)无功而返(八)燕啄花间(九)眉目(二十四)醍醐(三)一扇潇洒(三十六)夜袭辽州(二十六)一同出谷(二十)中秋宴(三十四)我是为她(二十七)郴山飞絮(二十)证人重现(七)人选内幕(四)初游上苑(五)洛寒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