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玉笛同心

“细君,皇上已经登基了,不能再叫太子哥哥了!”跟在刘源身后的公子道。

“明恪?!”细君醒过神来,眼中一片清明,激动地问刘源,“哥哥怎么到洛阳来了?”

刘源笑容不变,柔声对细君说:“今日是你的生辰,又是及笄的大日子,我这个做哥哥的怎能不来?!”

细君听了,笑起来:“哥哥还记得我的生辰啊?!”

“那是当然,我还给你带了礼物。”刘源说着从袖中变出一个三指宽一尺长的红木盒子,“打开它看看!”

细君对刘源一笑,接过木盒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支通体碧绿短笛。刘源道:“乌波国今年进贡了两块上好的和田玉,我让工匠琢成了两支短笛,下面还有一层,打开看看。”细君依言将碧绿的玉笛取出,刘源将盒子的夹层取下,果然底层还躺这一支短笛,只是是白色的。碧玉短笛佩了金黄的穗子,像隐居的高洁之士;白玉短笛的穗子则是红色的,如雪中红梅。那穗子结法细君认得,在宫中时,紫竹曾经打过,名叫“同心结”。细君隐隐明白了刘源的意思,抬头看向刘源,刘源也正笑望着细君:“妹妹,这两支短笛作为你及笄的礼物,将来你大婚的时候,可以把其中一支给你的夫君。这笛上的穗子是‘同心结’,哥哥希望你选择的人能给你幸福!”

细君满心感动,眼眶不由的湿润了,握起短笛扑进刘源怀中哽咽道:“谢谢哥哥!”有刘源这一句话,就表示细君的婚姻可以由她自己做主,包括他在内的任何人日后都不会为难细君在终身大事上的选择!

洛阳王刘谷和陈王妃惊的倒抽凉气:这皇上对江都郡主也太好了吧!

刘颖则满眼的羡慕,直盯盯地看着细君手中的木盒,她多希望自己也能拥有这份幸运,转眼看向杵在那儿的明恪,刘颖不由的在心中叹气,她帮了他那么多,怎么还是换不来他的青睐?

沈允皓抚着胡须点头,心中对刘源的行为十分赞许,他是明白先皇后的意思的,眼下新帝如此做,倒是正顺了先皇后的意思。清兰和沈枫是真心为细君高兴,不时拿眼睛瞟萧羽,却不想萧羽一脸的寒冰,清兰与沈枫不由面面相觑,猜不透萧羽是何意。

明恪从一进来就没有得到众人的注意,甚至自己主动对细君说话,细君也未理会他,不由的心中有些黯然。听了刘源的一番话,心中突然激动起来,细君不过是及笄,只要自己与她说清楚小时候的那件事,他,应该还有机会赢得那支玉笛吧!好在他自制力也比较强,紧握着双手控制着自己不让情绪流露。

细君从刘源怀中抬起头后,脸上仍挂着泪,却对刘源笑道:“哥哥今日才到的洛阳么?我带哥哥四处走走吧?!”

刘源宠溺地笑道:“好。”

明恪上前对细君道:“细君,皇上一路舟车劳顿,想让皇上休息一下在出去游玩也不迟。”

刘谷这是也附和起来,陈王妃也笑道:“是啊,君儿,你和沈小姐的及笄礼还未结束,快行完了礼,咱们好用午饭。”

刘源便笑着让开,到一侧的椅子上坐了,刘谷请他上座,他摇手只道“无妨”。结果众人除了刘源坐着,别人都站着看完细君和清兰及笄礼。待细君挽着刘源往外走时,才发现默默站在门边的萧羽,忙给刘源介绍:“哥哥,这是萧羽,这些年都是他在陪我闯江湖。萧羽,这是我哥哥。”

刘源仔细打量起萧羽,一身黑色装束,绣着暗纹,长相俊美,器宇轩昂,难得的是明知道自己的身份,还能不卑不亢,淡定从容。果然与阮洛寒所说的半丝不差,细君的眼光不错!当下敛起身上的帝王气息,对萧羽一笑道:“萧公子,幸会!”

萧羽一点头:“幸会。”细君忙笑着对刘源解释:“哥哥莫见怪,萧羽他一直都这样,不喜欢多说话。”

刘源还未开口,明恪在后面道:“细君,你闯江湖找这样的护卫也太差劲了吧?整天面对着这样一个冷冰快,你不难受么?”

明恪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齐齐变了脸色,当然刘源除外。萧羽眼中含着一道利光视明恪,明恪毫不客气的回视,细君握了握拳头,回头冷笑:“我难不难受不劳明世子费心!”

明恪还想说什么,刘颖快一步上前道:“明世子也一路舟车劳顿了,先去梳洗一下吧!”说着示意她大哥刘沐和二哥刘浚上来拉人,明恪听到刘颖的话才想起这里是洛阳不是长安,万一跟这个萧羽打起来,自己倒是不见得会吃亏,但是洛阳王的脸色肯定不会好看,传回长安,老爹也不好放过自己。当下便借着刘颖给的台阶下了,“正是呢,我快累死了,皇上我们先去梳洗吧!”

刘源笑着点头,先迈了出去,细君对刘颖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回头又给了萧羽一个安慰的眼神,便急急随着刘源去了。

众人散去,清兰跟着萧羽一路到院子里,清兰看萧羽站在一株丁香树下不再往前走,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上前开口道:“阿竺许久未见到他哥哥了,让他们多说说话,你不会吃醋吧?”

萧羽冷笑半晌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清兰只感觉满天的阳光忽然被乌云取代,原本温柔的春风也便的凉飕飕的,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绞着手帕,又鼓起勇气道:“那个明世子本质不坏,就是嘴上不饶人,说话也有些刻薄,但是他……”

话未完就被萧羽打断了:“你为什么也替他说话?是因为他跟冯文慕是好朋友么?”清兰一愣:“我没想那么多,我怕你怪阿竺……”

“我为什么要怪她?”

清兰快要哭了,她本是好心,怕萧羽心中的不快,哪曾想人家根本没事,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多想。索性一甩帕子转身走了,心中恨恨地发誓以后没事绝不招惹萧羽!

(本章完)

(二十)证人重现(三十)萧羽吃醋(一)大火之后(十四)出宫(下)(九)又见“蜈蚣”(二十九)玁狁使团(二十三)流水无情(十一)莫名其妙(四)周山采薇(二十一)白跑一趟(十三)暮烟追到(三十五)萧羽归来(二十六)流光(一)惊天消息(三)暗卫暮烟(十)雨夜倾诉(上)(二十八)计划(十八)抉择(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踏雪寻踪(三十八)苏家覆灭(三十三)姑娘如花(二十八)计划(三十七)文慕清兰楔子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十七)郴山飞絮(八)十年之约(二十七)郴山飞絮(十八)抉择(二十六)流光(七)花名将离(下)(十七)初遇清兰(九)名正言顺(二十)证人重现(四)三遇灵鸽(十九)离别(九)那时心结(一)突变入宫(五)花名将离(上)(三十五)萧羽归来番外之紫绮蓝芙(二十六)一同出谷(二十一)白跑一趟(十八)驿寄梅花(十三)暮烟追到(十)雨夜倾诉(上)(二十九)玁狁使团(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二十八)计划(四)任性夜闯(十二)比试(下)(十八)抉择(六)父债子偿(二十八)签定今生(三)罪臣之女(二十六)原是暮橙(二十)证人重现(三十六)夜袭辽州(三十)时来运转(二十六)一同出谷(十四)非你莫属(七)礼物(二十三)流水无情(二十六)一同出谷(十六)追女秘笈(六)温暖农家(二十二)凄清新年(十二)京畿三百里(一)突变入宫(九)名正言顺(二十一)白跑一趟(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七)决计回宫(七)礼物(十五)细君病倒(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八)十年之约(三十七)文慕清兰(八)到访(十二)双花及笄(十四)出宫(下)(二十八)签定今生(十二)双花及笄(三)和亲路上(下)(二十二)定亲(十五)练剑风波(十九)离别(六)温暖农家(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九)以其之道(三十三)姑娘如花(三十一)还治其身(二十九)玁狁使团番外 情深不寿(十八)手帕之交番外 情深不寿(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八)半途而废
(二十)证人重现(三十)萧羽吃醋(一)大火之后(十四)出宫(下)(九)又见“蜈蚣”(二十九)玁狁使团(二十三)流水无情(十一)莫名其妙(四)周山采薇(二十一)白跑一趟(十三)暮烟追到(三十五)萧羽归来(二十六)流光(一)惊天消息(三)暗卫暮烟(十)雨夜倾诉(上)(二十八)计划(十八)抉择(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踏雪寻踪(三十八)苏家覆灭(三十三)姑娘如花(二十八)计划(三十七)文慕清兰楔子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十七)郴山飞絮(八)十年之约(二十七)郴山飞絮(十八)抉择(二十六)流光(七)花名将离(下)(十七)初遇清兰(九)名正言顺(二十)证人重现(四)三遇灵鸽(十九)离别(九)那时心结(一)突变入宫(五)花名将离(上)(三十五)萧羽归来番外之紫绮蓝芙(二十六)一同出谷(二十一)白跑一趟(十八)驿寄梅花(十三)暮烟追到(十)雨夜倾诉(上)(二十九)玁狁使团(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二十八)计划(四)任性夜闯(十二)比试(下)(十八)抉择(六)父债子偿(二十八)签定今生(三)罪臣之女(二十六)原是暮橙(二十)证人重现(三十六)夜袭辽州(三十)时来运转(二十六)一同出谷(十四)非你莫属(七)礼物(二十三)流水无情(二十六)一同出谷(十六)追女秘笈(六)温暖农家(二十二)凄清新年(十二)京畿三百里(一)突变入宫(九)名正言顺(二十一)白跑一趟(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七)决计回宫(七)礼物(十五)细君病倒(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八)十年之约(三十七)文慕清兰(八)到访(十二)双花及笄(十四)出宫(下)(二十八)签定今生(十二)双花及笄(三)和亲路上(下)(二十二)定亲(十五)练剑风波(十九)离别(六)温暖农家(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九)以其之道(三十三)姑娘如花(三十一)还治其身(二十九)玁狁使团番外 情深不寿(十八)手帕之交番外 情深不寿(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八)半途而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