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冬雪

从西山狩猎回宫后,日子又恢复到以前的平静,只是天气越来越冷。自从皇帝给刘淇和明昊赐婚后,明昊隔三差五就往宫里跑,带些民间的玩意儿给刘淇,两人越发的心意相通了,众人都为他们高兴。细君还是会在休课的日子里跑出宫去,偶尔会在沁香斋见到那个俊秀的“蜈蚣子”,两人几乎每次都会拌嘴,吵的厉害的时候,还动手扔东西,扔的都是沁香斋的宝贝。到后来,阮洛寒头疼地对“蜈蚣子”说:“你回老家去吧,别再到这儿来了!”

“蜈蚣子”:“不公平,你为什么不跟她说让她别再来了!”

阮洛寒摇着头:“她啊,我惹不起!”“蜈蚣子”就在细君得意的又略带挑衅的目光中摔门而去。

苍白的太阳无力的照射着大地,木叶尽落的皇宫仍旧金碧辉煌。

“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都已经立冬了,你们说什么时候才会下雪啊?”几个衣着华贵的少年行走在宫殿阁楼间,问话的是一个穿粉红夹袄的小女孩,她的头发上的粉色绒毛球,随着她的走动来回晃动着,“细君,你在康州真的没见过下雪吗?”一身胭脂色棉衣的文岫问,“是啊,康州从来不下雪,冬天也没有这么冷。”

“没下过雪?姐姐,那你冬天都玩什么呀?”刘岩裹着银灰貂小披风问道,在他的意识里,无法想象没有雪的冬天。细君笑道:“跟平时一样啊,该玩什么就玩什么!”

“啊!那太无聊了吧!”刘岩道,

“所以啊,我才盼着长安快点下雪好让我见见雪。”众人都笑起来。

漪枫阁前的枫树,西霞阁前的银杏都早已不见了叶子,细君也不怎么去琅玕轩,她说听秋风过竹林更显萧疏,添的人心里悲。众人摇头,独刘岩开怀,细君不去竹林,他就有更多时间找她玩儿了。两年前,刘岩在竹林玩耍,不知从哪儿跑出来一条蛇,眼看就要咬到他了,侍女香儿救了他却丢了自己的命,就是这件事给刘岩幼小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再也不进竹林了。

这冬日里最难熬的就是干冷,屋内拢了火盆,温暖如春,可是常闷在屋里也难受,屋外阳光失了温度,偏偏北风吹的来劲儿,每次细君外出,总是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两只眼睛,众人都笑她,后来也就习惯了。

晨启窗,飒飒雪珠降。朔风吹,冰红素手冷娥眉,碎琼乱玉铺满地,新花枯叶颤相偎。

小雪那日,细君期盼已久的雪终于从天而降。天还蒙蒙亮,细君口渴醒来,紫盈睡眼朦胧地给她倒了水,细君听到窗外有动静,似有什么东西却看不真切,让紫盈将窗子打开,一阵冷风卷着几颗雪珠子吹进来,紫盈打了个寒颤,人一下子清醒了,刷地合上窗子,“郡主再睡会儿吧,天还早呢!”细君早料到是下雪了,兴奋地哪里还有睡意,威胁道:

“你要不开窗子,我就自己跑到西霞阁去看!现在就去。”作势往外走,紫盈忙一把拉住:“好郡主,饶了奴婢吧!”

在细君兴奋激动急躁等各种情绪催促下,紫盈终于又打开了窗子,细君被强行裹上棉袄、披风甚至锦被,才被允许走到窗前。看着阁楼外的灰蒙蒙的雪世界,细君高兴的直想大喊!楼下的紫竹也被吵醒了,在细君的催促下,两人只得给她梳洗,细君却还是等不及,头发都不让梳了,直接跑了出去,紫竹和紫盈拿了披风在后面追。

“郡主,慢点!”细君心里正欢快,那里顾得上她们的话,摔了个大马趴脸上还是笑盈盈的,可吓坏了紫竹紫盈等一众宫人,细君爬在雪地里看着白雪距自己如此之近,似乎能闻到雪花的味道,凉凉的。“郡主!”紫竹和紫盈扶起细君,看她鼻子都冻红了,皱眉道,“郡主,我们快回去吧!小心着凉!”细君摇头正要说不,却打了个喷嚏,紫竹一下变了脸色,招手叫过身后的小太监强行背起细君回漪枫阁,紫盈撑了伞跟着。

因天色尚早,宫里除了值夜换班的人,大都还在梦中,他们这一行人刚走到漪枫阁楼下,便被未央宫的大总管陈洪叫住了,说娘娘传她们过去。细君听到此话在小太监的背上缩了缩脖子。

一进到未央宫暖暖的东阁, 细君就又打了个喷嚏,紫竹紫盈都白了脸,低头跪到内阁槛外。细君揉揉鼻子走进内阁,皇后正在梳洗,“母后”细君低声唤道,皇后面对着镜子:“下雪了?”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嗯……”

“好玩儿吗?”皇后依旧柔声细语。

“母后,我错了!”细君抢先一步认错。“过来”皇后转身朝细君招手,细君走过去,皇后摸摸她的额头,双手,眼中虽有责备却更多是宠溺和无奈,“前几日还裹的严严实实的,今儿真正冷起来,你倒穿的利索了!唉!想玩儿雪也得等天亮了,大家都起来了陪你一块儿玩是不是?”

细君见皇后没有责怪的意思,便放心道:“母后,我是太激动了,在康州从没见过雪……母后,您别责怪两位姐姐,是我硬要出去的。”说到最后声音还是不自觉的变小了。皇后双手揉着她冰冰的小脸说:“都冻成这样了还替别人着想!”又对跪着的紫竹紫盈说:“这儿不用你俩伺候了,快回去添件衣服,别受冻了!”“谢娘娘!”紫竹和紫盈退去,紫芊继续给皇后梳妆,另有宫女过来服侍细君。

用完早膳,雪更大了,地上已经铺了厚厚一层,细君围着银貂围脖,头发梳起一部分,大部分留在脸侧盖住了耳朵,抱着小手炉站在大殿前合不住脸上的笑:“紫竹姐姐果真没有骗我,她说那会儿下的是雪珠子,吃过饭雪还会下的更大,果真没错!”

一行人转过走廊往大殿走来,细君看到为首的明黄身影,

笑着跨出大殿奔过去:“太子哥哥,终于下雪了我们堆雪人吧!”

刘源扶住她说:“你不怕冷了?”

“我一高兴就不怕冷了!”

“哈哈……”

拉着她进殿给皇后请了安,太监来报说冯家兄妹和苏湘雪到了。因为下雪,尚书房的师傅给他们放了一天假,要他们好好欣赏雪景交一篇文章。

雪花纷纷扬扬的飘洒,白了栏杆,白了眉发。明恪进宫迟了一些,赶到时,正看到大家在雪地里开心玩耍,细君眉开眼笑的,他忽然忘记了与父亲的争吵,内心也变的宁静了。那一刻,他看到雪花落在她的发梢,轻点在她额前的刘海上,开心的笑从她的眉眼间传开。他看到她伸展手臂,仰起脸闭着眼感受白雪的抚摸,仿佛触手的是一只只蝴蝶,她那样专注,好像是怕吓跑了这漫天的精灵。文岫扯住细君的衣服躲避湘雪的追逐,弄得细君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引得明恪心里跟着一紧,还没缓过来,左脸就被什么东四砸了一下,微疼,还伴着一丝凉意。斜眼看去,只见太子刘源耸着肩貌似无辜的站着,冯文慕则在他身后挤眉弄眼的笑。明恪瞬间明了,本欲上前“报仇”,心思一转,身体便向前倒去。

“哎--明恪!”刘源和冯文慕没想到一个玩笑竟让明恪倒在了雪地中,吓了一跳,马上喊叫着跑到他身旁,三位小姑娘也不明所以的跑过去。大家围着明恪叫:“明恪,你怎么了?”

明恪微眯起眼,似乎所有人都被引过来了,细君也在,心里得意起来,趁大家不备,两只手臂同时用力把身体两侧的雪挥起来,口中大叫:“上当啦!哈哈!”

飞扬的雪花落在众人身上,有的落进了脖子里,有的落进了耳朵里,瞬间的惊吓和凉意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叫出了声。反应过来后都不约而同的抓起地上的雪扔向明恪,有的不小心扔偏了,立马又遭到被扔者的回击,侍候的太监宫女也忍不住的笑,还得帮忙给主子们团雪球,或者替他们谁偶尔挡一下飞来的雪球,雪地里一片欢腾!

待众人都累的满头大汗才停下来休息,细君揉着脸颊呜呜地说:“我的脸都笑疼了,呼呼……明恪,你干嘛总是把雪球往我身上丢?”埋怨完明恪又转脸笑对文慕道:“还是慕哥哥好!”

文慕对细君笑笑,明恪道:“你不是没见过雪没完过打雪仗吗?我这不是给你机会嘛!”细君:“才不要呢!”说着走到他跟前突然飞起一脚用力地踢了明恪半身雪花,又立刻笑着扭身躲到最近的刘源身后,众人有忍不住笑起来。

未几,紫竹来告诉他们,皇后娘娘让御膳房准备了火锅,午膳留大家在宫里吃!

以后的许多日子里,细君每想起这一年的这一天,总会笑满脸颊,无论她离这个皇宫多远,无论他们分开了多久。

(本章完)

(三)暗卫暮烟(十二)比试(下)(九)眉目(十三)暮烟追到(十五)练剑风波(十六)古关悲笳(三)罪臣之女(三十)时来运转(十一)莫名其妙(二十一)红狐番外 苏扬(二十六)原是暮橙(一)突变入宫(三)一扇潇洒(八)燕啄花间番外 妙手难回春(三)一扇潇洒(二十八)计划(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三)暗卫暮烟(五)花名将离(上)(二十三)冬雪(三十三)姑娘如花(三十一)还治其身番外 大义灭亲(三十六)夜袭辽州(十二)京畿三百里(二十)中秋宴(三十三)姑娘如花(三十八)苏家覆灭(三十四)江湖太医(二十四)原来没忘番外 大义灭亲(七)流苏呈雪(三十七)文慕清兰(九)那时心结(十五)细君病倒(二十六)原是暮橙(十一)比试(上)(五)花名将离(上)(二)和亲路上(中)(十二)京畿三百里(二十)证人重现(四)初游上苑(十)初雨(二十五)出征(十一)莫名其妙(十)初雨(二十一)白跑一趟(十二)双花及笄(十五)淇水汤汤(二十六)原是暮橙(十四)剑走偏锋(十七)云子闲敲(二十)踏雪寻踪(十七)红豆缘(三十三)情定飞瀑亭(十三)出宫 (上)(二十二)我有多想你番外 情深不寿(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十四)醍醐(二十六)一同出谷(二十九)恩人之子(五)花名将离(上)(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雨夜倾诉(上)(七)花名将离(下)(二十八)签定今生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二十五)生辰快乐(三十一)还治其身(十二)双花及笄(二十二)凄清新年(十五)细君病倒(二十六)原是暮橙(四)三遇灵鸽(五)失踪(二十九)以其之道(十)初雨(三十八)苏家覆灭(九)眉目番外 共君诗酒路天下(十五)回朝(二十)踏雪寻踪(二十五)出征(四)三遇灵鸽(十九)离别(二十九)玁狁使团(四)三遇灵鸽(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一)无功而返(三)一扇潇洒(十二)京畿三百里(八)燕啄花间(十五)回朝(三十二)重临康州(五)花名将离(上)(三十三)情定飞瀑亭(二十八)半途而废
(三)暗卫暮烟(十二)比试(下)(九)眉目(十三)暮烟追到(十五)练剑风波(十六)古关悲笳(三)罪臣之女(三十)时来运转(十一)莫名其妙(二十一)红狐番外 苏扬(二十六)原是暮橙(一)突变入宫(三)一扇潇洒(八)燕啄花间番外 妙手难回春(三)一扇潇洒(二十八)计划(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三)暗卫暮烟(五)花名将离(上)(二十三)冬雪(三十三)姑娘如花(三十一)还治其身番外 大义灭亲(三十六)夜袭辽州(十二)京畿三百里(二十)中秋宴(三十三)姑娘如花(三十八)苏家覆灭(三十四)江湖太医(二十四)原来没忘番外 大义灭亲(七)流苏呈雪(三十七)文慕清兰(九)那时心结(十五)细君病倒(二十六)原是暮橙(十一)比试(上)(五)花名将离(上)(二)和亲路上(中)(十二)京畿三百里(二十)证人重现(四)初游上苑(十)初雨(二十五)出征(十一)莫名其妙(十)初雨(二十一)白跑一趟(十二)双花及笄(十五)淇水汤汤(二十六)原是暮橙(十四)剑走偏锋(十七)云子闲敲(二十)踏雪寻踪(十七)红豆缘(三十三)情定飞瀑亭(十三)出宫 (上)(二十二)我有多想你番外 情深不寿(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十四)醍醐(二十六)一同出谷(二十九)恩人之子(五)花名将离(上)(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雨夜倾诉(上)(七)花名将离(下)(二十八)签定今生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二十五)生辰快乐(三十一)还治其身(十二)双花及笄(二十二)凄清新年(十五)细君病倒(二十六)原是暮橙(四)三遇灵鸽(五)失踪(二十九)以其之道(十)初雨(三十八)苏家覆灭(九)眉目番外 共君诗酒路天下(十五)回朝(二十)踏雪寻踪(二十五)出征(四)三遇灵鸽(十九)离别(二十九)玁狁使团(四)三遇灵鸽(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一)无功而返(三)一扇潇洒(十二)京畿三百里(八)燕啄花间(十五)回朝(三十二)重临康州(五)花名将离(上)(三十三)情定飞瀑亭(二十八)半途而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