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细君受伤

远处隐隐传来人声,杜磊回头一看,只见星星点点的火把正西山顶上朝这边移动,便提醒洛寒道:“少爷,清和宫的守卫出动了,暮烟姑娘应该是输了,我们快走吧!”阮洛寒不说话,只愣愣地望着黑黢黢地前方。

杜磊示意林大富说话,林大富刚开口叫了一声少爷,阮洛寒就转身往回走,边走边吩咐:“抄近路回去,准备绳子到涯底找……一定要找到齐小姐!”

施展轻功远去的四个人没有发现,在他们的身后一条影子背着一条影子从树上翩然落下,也运起轻功从另一边离开了这处危险的悬崖。

这个冬夜的岐山注定不得安眠。

有着江南风格的清和宫在岐山的山腰,本是一处清净的地方,这个冬夜却比平时多了许多灯火。

清和宫正殿四周布着七八台树形灯,一身明黄便服的皇帝刘哲站在榻前,满面怒容瞪视着跪在地上的三个人,一身铠甲的未央宫侍卫副统领蒋逸飞,脸色苍白嘴角有一丝血痕的暮烟和戴着斗笠看不清面容的暗影。

宫殿里灯火摇曳,将皇帝的身影拉的细长,威严的声音终于响起:

“暮烟,你既知郡主下落,为何不将郡主带回宫?”

“回皇上,郡主是暮烟的主人,郡主不说回宫,属下不敢强求!”暮烟被皇帝的气势压的皱起眉头。

“哦?你的意思是除了郡主没人能命令你了吗?连朕的命令你也不听了?”

“暮烟不敢!”被皇帝堵住错处,暮烟一窒,赶紧请罪,“请皇上下旨!”

“好,朕就给你这个赎罪的机会!蒋逸飞。”

“臣在。”

“去,调集人手去找!带上暮烟,将东西山所有的别院都搜一遍,没有朕的手谕,任何人和车辆都不许进出岐山!”

“臣遵旨。”蒋逸飞领命正要退下,皇帝又道:“不许让皇后娘娘知道!”

“是。”

“暗影调人先去京畿三百里部署,务必将郡主带回!”

“是,属下遵命!”三人

领命退了出去。

刘哲望着殿门外浓郁的夜色,在心里说:细君,这次是朕的失误……不管你有谁的帮助,朕都会将你找回来!

淡淡晨光透过窗棂,耳边传来麻雀叽喳的声音,有那么一瞬让细君以为回到了两年前的未央宫南殿,只不过当时天气暖和,而今却是天寒地冻。

当时睁开眼看到的是华丽的宫帐和奶娘哭红的双眼,而今入眼却是民间普通的青色帐顶和一个比自己略大些的少年,只感觉似曾相识,少年正闭着眼抱着手臂坐在床边,背靠在床柱上。

细君打量了一瞬,见那少年没有睁开眼睛,便清清嗓子,动动腿脚轻轻碰了一下少年,不想左腿上传来一阵疼痛,细君不由得呲牙倒吸冷气。

身娇肉贵的郡主还从未受过伤呢,就这猝不及防地动了一下,细君的额头上便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看来是昨晚滑落山坡是受伤了。

少年听到动静睁开眼睛看向他,漆黑的眼珠像夜晚纯色的天幕一般。细君发现他的眼睛比明恪的眼睛还好看,腿上虽痛着,心里却不忘嫉妒,男孩子长这么好看的眼睛,有一个也就算了,现在又出现一个,老天太不公平了!

“喂,这是哪儿啊?洛寒哥哥呢?”细君忍着痛问,少年瞥她一眼没有答话,径直起身走到桌边倒了杯水,自顾自地喝着。

按说这种情形下别人一般都会先问对方是谁,这细君只是觉着眼前的少年眼熟,模糊觉得是在沁香斋见过,便自觉认定人家认识阮洛寒,所以张口就问洛寒在哪儿。

见少年不答话,细君不由得心思百转:难道他没遇到洛寒哥哥?还是洛寒哥哥……忽然想起自己是在暗影和洛寒、暮烟的打斗中滑落山坡,半道昏了过去,难道是他救了自己?

想起昨晚上他们三人你来我往的争斗,细君现在还觉得后背冷飕飕的,那才是高手对决,平时自己跟文岫、明恪之间的打斗,搁他们眼里根本就是小孩儿过家家!

“嗯……是你在山上救了我么?”细君静下心来小心地问,少年侧头扬起嘴

角道:“想起来了?!”

细君脸一红:“那,这里是哪里?”

“岐镇上的客栈。”

“哦,”细君挣扎着起身,看到腿上裤子外面绕了一周白布,轻轻动了几下,感觉没伤到骨头,便忍痛走到少年对面坐下,又问“那你昨晚有没有见到人找我……一个高个子的公子,他是我哥哥。”细君站起来努力比划着洛寒的身高。

少年皱眉,问来问去怎么还没想起来我是谁,便清清嗓子问:“喂,你不问问我是谁?”

“看着有点面熟,但我想不起来……”细君也皱眉,“那你到底有没有见到啊?”

少年无奈,这丫头!“见到了,阮老大带人下崖底去找一位姓齐的小姐去了。”

一声“阮老大”让细君隐约觉的耳熟,但后面听得洛寒去了崖底,又着急了:“什么?!你!你干嘛不叫他?!你……你……”

少年好笑地看着细君道:“我干嘛要叫住他?人家要去救人啊,难道有人救了你,你就不许别人被救了?”

见细君气呼呼地瞪着他,又道:“瞪我干嘛?!我说的不对吗?”

“我就是齐小姐!”细君忍不住吼道。

少年掏掏耳朵,闲闲地瞟细君一眼:“是吗?我不知道呀!”细君气结,少年又加了一句:“哎,我救了你你还没谢我呢!”

“我又没让你救!哼!”细君起身向门口走去,少年在身后叫道:“喂,你身上有伤,要上哪儿去?”

“不用你管!”细君拉开了门。

“封山了,没有皇帝的手谕,任何人和车辆都别想进山,山里的人也出不来。你现在去也找不到阮老大!”少年站起身来,却见细君只顿了一瞬又立刻咬着牙急急地向外走了。

少年老成地摇着头坐下,口中嘀咕了一会儿,走向放脸盆的架子,沾了些水在脸上,然后轻轻揭开一层薄皮,那皮下的面孔比之细君刚才看到的不知又俊朗了多少倍,朗眉星目,嘴角微抿,这不是两年前被阮洛寒“赶回”老家的……

(本章完)

(十一)比试(上)(三)罪臣之女(十九)心同谁诉(十四)北上幽燕(二十五)出征(七)人选内幕(十七)红豆缘(二十八)签定今生(三十三)姑娘如花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二十一)白跑一趟(三十七)文慕清兰(二十五)生辰快乐(三十五)艰难取舍(三十二)所谓三生(下)(十九)离别(十四)非你莫属(十九)离别(三十五)艰难取舍(六)梨花虚言(三十五)萧羽归来(十八)驿寄梅花(三十五)萧羽归来(十二)京畿三百里(十四)剑走偏锋(二十二)凄清新年(十三)宫宴献舞(九)名正言顺楔子(六)梨花虚言(二十七)坦言(二十三)换人和亲(一)突变入宫番外 苏扬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八)驿寄梅花(一)和亲路上(上)(三十二)重临康州(三十二)重临康州(十八)手帕之交(三十七)文慕清兰(二十一)白跑一趟(六)花名将离(中)(二)拯救苍生(九)那时心结(二十四)为君远走(六)花名将离(中)(十四)出宫(下)番外 妙手难回春(二十八)半途而废(三十三)情定飞瀑亭(二十)踏雪寻踪(十四)剑走偏锋(三十四)江湖太医(二十七)坦言(二十五)茶楼听书(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三十)萧羽吃醋(二十九)以其之道(三十二)重临康州(十九)心同谁诉(三十六)夜袭辽州(三十五)萧羽归来(五)细君受伤(十九)心同谁诉(十)长记洛阳春(一)惊天消息(三)罪臣之女(二十三)换人和亲(三十四)江湖太医(十二)双花及笄(十七)初遇清兰(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二)双花及笄(三十四)我是为她(二十三)流水无情(二十二)凄清新年(十五)回朝番外 苏扬(三十)萧羽吃醋(六)花名将离(中)(十六)古关悲笳(十九)心同谁诉(二十九)以其之道(五)洛寒受伤(十)雨夜倾诉(上)(九)眉目(二十)中秋宴(十四)剑走偏锋(二十四)为君远走(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四)为君远走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十二)比试(下)(二十二)凄清新年(二十四)醍醐(四)初游上苑
(十一)比试(上)(三)罪臣之女(十九)心同谁诉(十四)北上幽燕(二十五)出征(七)人选内幕(十七)红豆缘(二十八)签定今生(三十三)姑娘如花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二十一)白跑一趟(三十七)文慕清兰(二十五)生辰快乐(三十五)艰难取舍(三十二)所谓三生(下)(十九)离别(十四)非你莫属(十九)离别(三十五)艰难取舍(六)梨花虚言(三十五)萧羽归来(十八)驿寄梅花(三十五)萧羽归来(十二)京畿三百里(十四)剑走偏锋(二十二)凄清新年(十三)宫宴献舞(九)名正言顺楔子(六)梨花虚言(二十七)坦言(二十三)换人和亲(一)突变入宫番外 苏扬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八)驿寄梅花(一)和亲路上(上)(三十二)重临康州(三十二)重临康州(十八)手帕之交(三十七)文慕清兰(二十一)白跑一趟(六)花名将离(中)(二)拯救苍生(九)那时心结(二十四)为君远走(六)花名将离(中)(十四)出宫(下)番外 妙手难回春(二十八)半途而废(三十三)情定飞瀑亭(二十)踏雪寻踪(十四)剑走偏锋(三十四)江湖太医(二十七)坦言(二十五)茶楼听书(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三十)萧羽吃醋(二十九)以其之道(三十二)重临康州(十九)心同谁诉(三十六)夜袭辽州(三十五)萧羽归来(五)细君受伤(十九)心同谁诉(十)长记洛阳春(一)惊天消息(三)罪臣之女(二十三)换人和亲(三十四)江湖太医(十二)双花及笄(十七)初遇清兰(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二)双花及笄(三十四)我是为她(二十三)流水无情(二十二)凄清新年(十五)回朝番外 苏扬(三十)萧羽吃醋(六)花名将离(中)(十六)古关悲笳(十九)心同谁诉(二十九)以其之道(五)洛寒受伤(十)雨夜倾诉(上)(九)眉目(二十)中秋宴(十四)剑走偏锋(二十四)为君远走(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四)为君远走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十二)比试(下)(二十二)凄清新年(二十四)醍醐(四)初游上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