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又见“蜈蚣”

细君在李老伯家只住了两日便听到西山撤兵的消息,待要安心等着洛寒来找她,不料那日客栈里的“蜈蚣子”先找来了,彼时,她正跟芹丫头在河边学赶羊。

“蜈蚣子”带着看好戏的表情走过来:“我以为齐小姐有多聪明呢,原来只跑了六里地来做放羊女了,啧……”细君听他话里的意思应该是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的,便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没听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哟,既然如此,那当日的客栈岂不是更安全。”“蜈蚣子”哧笑道,这丫头的心思够通透。

当日的情形怎么能跟现在比,细君在心里暗道,口中却问:“你有洛寒哥哥的消息了吗?”

“蜈蚣子”道:“怎么?想起我是谁了?”

细君撇撇嘴:“蜈蚣子!”

“蜈蚣子”这回却不生气,抱着双手倚在掉光了叶子的枯柳上笑道:“我不叫蜈蚣子,我叫萧羽!”

“萧羽?你不是姓吴吗?怎么有姓萧了?还是你叫吴萧羽?”细君一连串地问道。

“我有时候姓舞,有时候姓萧,不过舞不是口天吴,而是飞舞的舞!”萧羽今天的耐心极好。

细君听他这一说猛地想起洛寒说过的“舞谷主”,“你认识舞谷主?”

“嗯,认识!”

“你刚说你叫什么?”

萧羽朝天翻个白眼:“萧——羽!”

细君轻声嘀咕:“原来是你的名字……”

“你说什么?”萧羽没听清楚。

细君从脖子里掏出一条项链,那坠子正是第一次去沁香斋时洛寒给的那枚扇坠,“这扇坠上的篆纹就是你的名字吧?”

“阮老大竟把这个给你了?”萧羽眼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即又平静,细君莫名:“怎么,这个扇坠很特殊吗?”

萧羽眨眨眼:“想知道的话,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跟我走!”

“哼!”细君白了他一眼,准备

走开。

萧羽见她不理他了便道:“哎!你问了我那么多,心中轮到我问你了!你是否叫刘细君?”说话间人就到细君前面堵住了她的去路。

细君仰头看着他道:“是又怎样?!”

“你父亲是江都王刘宜?”

“是又怎样?!”

“母亲叫罗绮?”萧羽边问便走近细君

“是又怎样……你到底想说什么?”细君没他个子高,被他逼问着不由的后退了几步。

萧羽道:“阮老大的行踪已经被朝廷监视,他不能亲自护送你去东谷了。从现在开始由我护送你去东谷。”

“什么?你骗人!洛寒哥哥不会丢下我不管的!”细君不相信,洛寒哥哥的本领足以瞒过朝廷,怎么可能会把她托付别的人?

“信不信由你!其实呢,我也不想送你,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当然应该好好欣赏一下大好河山,而不是为了一个小丫头躲避追兵,你说是不是?”萧羽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笑着对细君说。

细君一听这话心里来气了,我偏不让你如愿,哼!“等着,我跟你走!”然后转身将芹丫头叫道身边道别,却没注意身后萧羽脸上的笑更深了。

“姐姐要走了吗?”芹丫头在不远处已经听到了二人的对话,见细君走过来便不舍地问。

“是啊,我哥哥派人来接我了,我就不回去同爷爷奶奶告别了,你帮我说一声就是了……”忽想起对芹丫头的承诺,又转身向萧羽道:“喂!给我十两银子。”

萧羽皱眉:“我不叫喂!你要银子干嘛?”

“你给我就是了,哥哥没跟你说我的银子都落在东山水苑了吗?”

萧羽轻哼了声,拿出一个钱袋抛给细君,细君接过一看,正是自己攒了两年的钱袋子,笑道:“还是洛寒哥哥想的周全!”

萧羽撇撇嘴转身向村外走去:“你最好快点,不然天黑之前赶不到落脚点!”

细君没理会他,只拉着

芹丫头,取了十两银子放到她手中:“芹丫头,我说过离开的时候要送你几件衣服的,可是,现在不是我哥哥亲自来接我,所以没法直接给你衣服了……这十两银子你拿回去,赶集的时候跟爷爷奶奶买几件新衣服。”

芹丫头没有推辞,红着眼睛道:“姐姐保重。”

细君笑着点点头,转身走了两步又回身凑到芹丫头耳边轻声叮嘱:“记住,如果有人来打听我的行踪,不管是官兵还是单独的什么人,你只管告诉他们,我往西边走了,回去跟爷爷奶奶也要这么说,一定要记住啊!”

芹丫头听到“官兵”二字,心下一惊却又不敢多问,只惊恐着连连点头,细君这才转身去追萧羽。

村口大路上,萧羽开在一辆普通的马车上悠悠地吹着小曲儿,看到细君过来,便搬下车上的矮凳:“请齐大小姐上车!”

细君瞥他一眼道一声谢,手扶着车辕欲上,心中突地一动,望向清和宫的方向,却只看到高高的没了叶子的树和暗淡的太阳。

母后,君儿走了……细君在心里默默地说,眼圈忍不住红了,这两年的相处一惊让细君从心底里接受了这个母亲,若不是这一场定亲风波,她只会一直攒银子,不会离开皇宫,留在母亲身边比什么都好!对于皇帝,她又开始了怨愤,明明早就知道自己的父王不是谋反了,却还是要让她跟玁狁的皇子定亲,看来,他始终对自己心存芥蒂啊!

若不是洛寒哥哥提前准备好的计划,她就真的要被困在漪枫阁,被送去和亲了。

坐在马车中,细君想到再也不会回皇宫,不会再见到太子哥哥、刘岩、文岫、慕哥哥、明恪等忍不住抱着膝盖抽泣起来,萧羽在外面驾车,听到车厢内压抑的抽泣,虽有不解,却也没有出声,就让她哭一会儿吧!

“驾——”马儿略为加快了速度向南奔去,青山旧日斜,暮色带寒鸦,从这一天开始,这两个少年的命运开始连在一起,无论困境、顺境,从此不离不弃。

(本章完)

(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二)齐聚京师(二十一)红狐(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二十六)流光(十六)古关悲笳(二十六)一同出谷(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一)和亲路上(上)(二十)踏雪寻踪(八)谷主回谷楔子(二十九)恩人之子(十一)莫名其妙(二十三)流水无情(十三)暮烟追到(十四)非你莫属(十八)抉择(二十二)凄清新年(十二)齐聚京师(十七)云子闲敲(四)三遇灵鸽(五)细君受伤(十)雨夜倾诉(上)(十三)暮烟追到(八)到访(三)和亲路上(下)(十九)离别(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十四)剑走偏锋(三)暗卫暮烟(六)花名将离(中)(二十一)无功而返(五)洛寒受伤(二)勤武苑初见(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十四)出宫(下)(十)往事如梦(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二十六)原是暮橙(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一)比试(上)(三)一扇潇洒(三十五)艰难取舍(二十四)为君远走(三十四)我是为她(七)人选内幕(三)和亲路上(下)(六)温暖农家(三十四)江湖太医(十二)比试(下)(四)三遇灵鸽(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二十五)生辰快乐(十八)抉择(二十五)出征(三)和亲路上(下)(二十八)签定今生(四)三遇灵鸽(二十九)玁狁使团(十九)离别(十四)剑走偏锋(三)和亲路上(下)(二十一)红狐(二十一)白跑一趟(三十二)所谓三生(下)(四)三遇灵鸽(十六)阮家药铺(十八)抉择(二)拯救苍生(三十三)姑娘如花(三十三)姑娘如花(八)谷主回谷(十二)比试(下)(二十六)流光(三十五)艰难取舍番外 大义灭亲(五)细君受伤(二十五)出征(二十七)决计回宫(三十)时来运转(三十)人选风波(十五)细君病倒(八)到访(三十四)我是为她(二十七)决计回宫(十六)追女秘笈(七)人选内幕(十五)细君病倒(十四)北上幽燕(三十八)苏家覆灭楔子(三)一扇潇洒(十一)莫名其妙(十二)齐聚京师
(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二)齐聚京师(二十一)红狐(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二十六)流光(十六)古关悲笳(二十六)一同出谷(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一)和亲路上(上)(二十)踏雪寻踪(八)谷主回谷楔子(二十九)恩人之子(十一)莫名其妙(二十三)流水无情(十三)暮烟追到(十四)非你莫属(十八)抉择(二十二)凄清新年(十二)齐聚京师(十七)云子闲敲(四)三遇灵鸽(五)细君受伤(十)雨夜倾诉(上)(十三)暮烟追到(八)到访(三)和亲路上(下)(十九)离别(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十四)剑走偏锋(三)暗卫暮烟(六)花名将离(中)(二十一)无功而返(五)洛寒受伤(二)勤武苑初见(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十四)出宫(下)(十)往事如梦(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二十六)原是暮橙(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一)比试(上)(三)一扇潇洒(三十五)艰难取舍(二十四)为君远走(三十四)我是为她(七)人选内幕(三)和亲路上(下)(六)温暖农家(三十四)江湖太医(十二)比试(下)(四)三遇灵鸽(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二十五)生辰快乐(十八)抉择(二十五)出征(三)和亲路上(下)(二十八)签定今生(四)三遇灵鸽(二十九)玁狁使团(十九)离别(十四)剑走偏锋(三)和亲路上(下)(二十一)红狐(二十一)白跑一趟(三十二)所谓三生(下)(四)三遇灵鸽(十六)阮家药铺(十八)抉择(二)拯救苍生(三十三)姑娘如花(三十三)姑娘如花(八)谷主回谷(十二)比试(下)(二十六)流光(三十五)艰难取舍番外 大义灭亲(五)细君受伤(二十五)出征(二十七)决计回宫(三十)时来运转(三十)人选风波(十五)细君病倒(八)到访(三十四)我是为她(二十七)决计回宫(十六)追女秘笈(七)人选内幕(十五)细君病倒(十四)北上幽燕(三十八)苏家覆灭楔子(三)一扇潇洒(十一)莫名其妙(十二)齐聚京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