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细君病倒

暮烟眯起眼睛,将双手关节握的咔嚓咔嚓响,口中威胁道:“你射不射?”傻子更害怕地往后躲去。掌柜的忙扯住傻子哄道:“快,快,你把它射下来,我让厨房给你炖鸽子吃。”

傻子一听立刻眉开眼笑,走上前来,从袖子中抽出一根铁针,跟暮烟从神隼脖子上拔下的一模一样,傻子也不瞄准,就像随手丢一片叶子一样,将铁针丢向树上的喜鹊,顷刻间,那喜鹊便一头栽下来砸在马棚子上,暗影一纵身跃上去取了喜鹊下来,与暮烟同看,那铁针果然已穿透喜鹊的脖子,不由的心下微惊,这傻子真有这样本事!

暗影将喜鹊丢给掌柜的,“暮烟收拾东西,我们走!”说罢转身向前堂走去,掌柜的忙把喜鹊丢给儿子,追上去道:“多谢客官大人大量,房钱与饭钱就不必付了权当我们赔罪了……二位是要赶远路吗?我再为二位准备些干粮吧!”

暗影停住脚步,掌柜的也止了话,看着暗影不知道他要怎样,却听他道:“那还不快去准备?!”“啊?!”掌柜的略一愣才反应过来,忙应着去为他们准备干粮了。暮烟追着暗影到房中:“师兄,我们要去哪里?”

暗影低声道:“陛下传来密信,说江都王一案在江南出现新线索,要你我一同前去调查。”

“那郡主怎么办?”“这个我们暂时不用管了,太子另派了暮橙接手。”

“暮橙?他不是在监视西虎将军苏昂吗?”

“西虎将军今年要带夫人与儿子回京过年,现在已经在路上了,暮橙已经提前回京了。”

“可是,暮橙没有见过郡主,怎么找?”“你别忘了,大公主给郡主画过画像。”

暮烟恍然,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可我不会查案字啊!陛下为何还要命我跟师兄一起去?”

暗影道:“前两年我在江南一带露脸的时候太多了,而你

从未去江南执行过任务,所以这次带你去,明面上的事就需要你来出面了。”

暗影讲话以说明白,暮烟再没有拒绝的理由了,虽然她不想将追踪郡主的任务让给暮橙。青青的天色中,微雨细密,暗影和暮烟带着斗笠身披蓑衣在客栈掌柜和小二的弯腰作揖中离开了,他们走后不久,掌柜的那个傻儿子啃着鸡腿从后厨出来,神色得意,么有一点傻里傻气的样儿。掌柜的赶紧往后面拽他:“回去回去,小心他们杀回马枪!”

“哼!”那“傻子”冷笑一下,“回来就回来,他们还能怎样?”

“行了,别吃了,快把消息传给萧公子和阮公子,然后追过去跟上那两个暗卫。别让他们察觉到萧公子改变了行踪。”掌柜的叮嘱“傻子”,“别吃了!快去!”说着就伸手推“傻子”,“傻子”给掌柜的翻一个白眼,咬着鸡腿起身:“知道啦,可你总得让我填饱肚子吧!”

“阿嚏!”奔驰的马车中传出一声清脆的喷嚏声,虽然马蹄声音很大,箫羽还是听到了,“怎么啦?”

“没事,风太大了。”细君回到,为了原来暗影和暮烟的实现,他们以上官道就开始拼命向西奔,箫羽赶着马车,马儿一直在全力里奔跑,深秋的寒风刮进车内,冻的细君直打寒战,被子裹在身上也不济事,当萧羽将马车停住时,天色已经过午,眼前的这座小城也在京畿三百里的圈子上,萧羽回头叮嘱细君把香粉再涂些在身上,却没听到细君的回答,撩起帘子,原来她过着被子倒在车上,没有红色胎记的半边脸上也透着红色,萧羽心中咯噔一下,忙伸手摸摸细君额头,果然发烫了,暗骂一声便赶紧驱车进了小城。

细君醒过来的时候,只觉的头痛欲裂,皱眉睁开眼,不是晃动的车顶,而是一片藕色上用平金法绣出的花开富贵,侧首,烛火微晃,四折的水墨屏风外似乎有人影晃动,细君欲

起身,奈何浑身无力,她记得萧羽在奋力赶车,自己被风吹的浑身发冷,裹着被子躺在车厢上睡着了……现在在什么地方?

“小姐醒了!”正回想着,一道声音惊喜地传过来,细君吓的心头莫地一跳,一张清秀的脸庞出现在视野中,跟紫竹差不多大小,身穿藕色薄袄,外罩一件浅紫色的坎肩,腰中系着同色的腰带,她的发型让细君觉的眼熟,但时脑中昏沉着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老爷说过,小姐醒了就把药喝了,让奴婢喂小姐喝药吧!”那清秀女子说道,细君道:“你是谁?你家老爷又是谁?”

“奴婢白芷,我家老爷姓阮,萧公子正在楼下用晚餐,一会儿就会上来看小姐。小姐先把药喝了吧!”白芷笑着回答完细君就将扶起来,拿过一床被子让她靠着,然后去端放在一边的药,白芷刚说的“阮”让细君想起来沁香斋里洛寒的丫鬟碧儿就梳着跟白芷一样的发饰。但是,细君不敢轻易相信这个侍女,特别是当苦苦的药味飘进鼻尖,细君忍不住侧头皱眉道:“好苦!”

“良药苦口,这是我家老爷亲自配的药,小姐喝了风寒就好了,头就不会痛了!”白芷浅笑着说。

“你把萧羽叫来,不然我就不喝!”细君道,别以为说一个阮老爷,一声萧公子在吃饭我就会相信你。

白芷还未动,屏风外便传来萧雨的声音:“我在这儿呢,你乖乖吃药!”细君探头一看,果然有人影晃动。可是,那药真的闻着就苦……

以前在宫里生病了吃药时,紫竹和紫盈都要百般哄劝,还会准备上好的蜜饯,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眼前的侍女不会哄劝她,萧羽更不会,细君想着心中不免伤感,深吸一口气,将将要涌出眼眶的眼泪咽回去,捧起药碗一气喝完,眉眼已经苦的皱城一团,白芷带着一成不变的浅笑递过一碗清水:“小姐漱漱口吧!”

(本章完)

(二十一)红狐(二十五)出征(十六)母女(二十九)恩人之子(十六)阮家药铺(九)眉目(二十六)一同出谷(五)洛寒受伤(五)花名将离(上)(二十三)换人和亲(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六)流光(十一)莫名其妙(十五)淇水汤汤(十七)红豆缘(二十五)生辰快乐(三十三)姑娘如花(五)洛寒受伤(十八)驿寄梅花(三十)时来运转(四)三遇灵鸽(二十四)原来没忘(二十六)流光(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五)生辰快乐(八)十年之约(三十二)重临康州(十)往事如梦(九)又见“蜈蚣”(七)礼物(十)雨夜倾诉(上)(十五)细君病倒番外之紫绮蓝芙(二十三)冬雪(三十五)艰难取舍(二十三)流水无情(三十三)姑娘如花番外 共君诗酒路天下(十)初雨(七)花名将离(下)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六)流光(十九)心同谁诉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七)花名将离(下)(二十三)流水无情(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七)决计回宫(七)花名将离(下)(二十二)定亲(二十四)原来没忘(十五)淇水汤汤(二十三)冬雪(十四)出宫(下)番外 大义灭亲(三十四)我是为她番外之紫绮蓝芙(三)一扇潇洒(十三)出宫 (上)(三)罪臣之女(七)礼物番外 大义灭亲(三)暗卫暮烟(九)眉目(五)细君受伤(十五)回朝(六)梨花虚言(三十三)情定飞瀑亭(六)温暖农家(二)和亲路上(中)(二十一)白跑一趟(五)洛寒受伤(十二)双花及笄(二十四)为君远走(十一)比试(上)(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十四)北上幽燕(二十七)坦言(二十七)郴山飞絮(十)雨夜倾诉(上)(八)到访(十)往事如梦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往事如梦(十六)母女(十九)心同谁诉(二)顺势而行(二十七)决计回宫(七)礼物(三)一扇潇洒(四)任性夜闯(七)礼物(九)又见“蜈蚣”(十)长记洛阳春(二十)证人重现(二十五)生辰快乐(十七)红豆缘番外 红狐之祸
(二十一)红狐(二十五)出征(十六)母女(二十九)恩人之子(十六)阮家药铺(九)眉目(二十六)一同出谷(五)洛寒受伤(五)花名将离(上)(二十三)换人和亲(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六)流光(十一)莫名其妙(十五)淇水汤汤(十七)红豆缘(二十五)生辰快乐(三十三)姑娘如花(五)洛寒受伤(十八)驿寄梅花(三十)时来运转(四)三遇灵鸽(二十四)原来没忘(二十六)流光(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五)生辰快乐(八)十年之约(三十二)重临康州(十)往事如梦(九)又见“蜈蚣”(七)礼物(十)雨夜倾诉(上)(十五)细君病倒番外之紫绮蓝芙(二十三)冬雪(三十五)艰难取舍(二十三)流水无情(三十三)姑娘如花番外 共君诗酒路天下(十)初雨(七)花名将离(下)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六)流光(十九)心同谁诉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七)花名将离(下)(二十三)流水无情(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七)决计回宫(七)花名将离(下)(二十二)定亲(二十四)原来没忘(十五)淇水汤汤(二十三)冬雪(十四)出宫(下)番外 大义灭亲(三十四)我是为她番外之紫绮蓝芙(三)一扇潇洒(十三)出宫 (上)(三)罪臣之女(七)礼物番外 大义灭亲(三)暗卫暮烟(九)眉目(五)细君受伤(十五)回朝(六)梨花虚言(三十三)情定飞瀑亭(六)温暖农家(二)和亲路上(中)(二十一)白跑一趟(五)洛寒受伤(十二)双花及笄(二十四)为君远走(十一)比试(上)(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十四)北上幽燕(二十七)坦言(二十七)郴山飞絮(十)雨夜倾诉(上)(八)到访(十)往事如梦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往事如梦(十六)母女(十九)心同谁诉(二)顺势而行(二十七)决计回宫(七)礼物(三)一扇潇洒(四)任性夜闯(七)礼物(九)又见“蜈蚣”(十)长记洛阳春(二十)证人重现(二十五)生辰快乐(十七)红豆缘番外 红狐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