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妙手难回春

十年来,我带着女儿清兰游走江湖,很多同僚说我傻,明明可以做太医院之首,却偏偏要到江湖去吃苦。对于我离开宫廷,同僚们一边说着我傻,一边在心里高兴,我不在宫里,他们就有更多的机会展示自己的能力,太医院又不是只有姓沈的会治病。

离开京城是因为那里是让我伤心的地方,有我不愿触碰是心痛;其次,我要找到以为毒药的解药,那种毒药害了我妻子性命,让清兰成没有娘的孩子。虽然妻子已经死了,可是我一定要找出那毒药的解药,为了将来救人!

苍天弄人,我花费了十年时间也没有找到那解药,可是这时候,第三个受害人已经出现了!

我知道是谁给妻子下的毒,可是我没有办法让那个人偿命,她的家族势力让刚刚即位的皇上都忌惮,我惹不起,只有躲!

当我被皇帝的急诏招进清和宫,入门时扑入鼻孔的清幽香味,让我恍惚回到了十年前。那时烟花三月,草木春发,先晋王的王妃---西慈国的影公主,跟随皇室成员拜祭过皇陵之后,回到京城就发热昏迷不醒,众御医试尽各种办法还是无济于事,晋王情急之下全国悬赏为王妃请医,我的妻子程白蝶听到消息后,不顾自己即将临盆的身体,道晋王府走了一趟,一番诊治后,她告诉晋王,王妃是被人下了毒而非得了风寒,晋王震怒,全力搜查下毒凶手。白蝶疲惫地回到家时,我们的女儿提前出世了,当我抱着襁褓中的女儿满脸喜悦地给白蝶看时,却见她脸色苍白,眼神哀婉,我问她怎么了,她沉默一会儿才说:“相公,为了你和女儿,我不能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焦急地问,可是白蝶只是流泪不语,我想她是累了,想让她先休息,等她恢复了体力再说。可是,就因为我没有坚持问,这一错过就再没了机会。白蝶也像晋王妃那样昏迷不醒了,三日后,

晋王府传出王妃薨逝的消息,白蝶也在那天晚上永远的离开了我和清兰。

我在悲痛之下暗中调查,终于得知,那天白蝶在晋王府给王妃看完病之后,遇见了侧王妃,她们遣开侍女,立在丁香花丛中说了一阵话,之后,侧王妃高昂着头带着傲慢而得意的笑离开了,而白蝶却面色苍白,扶着肚子慢慢挪出了晋王府。

侧王妃是越国公苏家的二小姐,对晋王也一厢情愿地迷恋,仗着自己父兄的功劳和家族地位,硬是要嫁给晋王,可是晋王在年少时就和西慈国的影公主有婚约,而且,为了两国的利益,影公主从十岁起就到大陵居住,与晋王爷两小无猜、情投意合,根本容不下侧王妃,侧王妃由爱生妒,再生恨,终于在得知王妃怀孕的时候对王妃下了毒手,七星海棠加檀香、丁香、夹竹桃……十八味微毒的药物制成的特殊香料,遇热成剧毒,而且发作缓慢,加上御医们不明病因地乱开风寒药,从而让中毒者不但醒不过来,反而中毒更深。

晋王爷得知是侧王妃下的毒手后,提剑质问,侧王妃供认不讳,还主动把脖子送到晋王的剑下,说:“你杀了我,你刘家的皇位立马就坐到头了!”晋王悲愤之下,挥剑自刎:“我杀不了你,可是你也得不到我的心!众侍卫听令,晋王妃被贱妇毒害,是本王保护不力,你们待本王回禀皇上,影公主身死,西慈比兴师问罪,现在本王以死相谢,只求免两国开战!”言罢自刎,侧王妃震惊之下,心智受损,从此变的疯疯癫癫。

晋王之死并没有堵住西慈兴师问罪的理由,皇上刚登基,根基不稳,越国公站出来轻蔑地说:“西慈小国挑衅,何足挂齿!请皇上恩准小儿苏昂出战迎敌!”

苏昂战胜了西慈国,升任西虎将军,苏家势力更胜从前。我出走江湖,寻找那毒药的解药,我猜到侧王妃大概是知道白蝶能够解影公主的毒,

所以便拿我和清兰的性命相要挟,才使白蝶无奈之下选择服毒自尽,一方面愧疚不敢救影公主,另一方面,是要保护我和女儿。我的白蝶真是傻!

现在这种毒再次出现,而且目标还是皇后娘娘,我没有白蝶的能力彻底解除这种毒,只能延迟它的发作。

当皇后娘娘醒过来后,她召见了我一次,她虚弱的侧坐在金色的凤榻上,我行了礼,她让丫鬟给我搬了凳子,开口道:“沈太医,因为本宫的病,皇上急诏了你回来,打扰你了。”

“娘娘言重了,微臣虽游历江湖,但始终是皇家的太医,为娘娘排除病痛,是微臣的职责,只是……”我在心里踌躇要不要告诉她她中毒的事。

“本宫的病本宫心里清楚,是有人对本宫下毒了,而且这毒除了过逝的沈夫人,没有人能解,是吗?”没想到皇后娘娘竟然知道。

“微臣惭愧。”我黯然垂首却听皇后笑道,“沈太医不必自责,今日请你前来,是本宫有一事相求。”

我更为惊讶:“娘娘吩咐便是。”

“想必你也听说江都郡主被宫中一场的大火烧成重伤的事了吧?”

“臣略有耳闻。”

“本宫现在告诉你,郡主其实没有被烧伤,她人也不在宫里,而是流落江湖,还清太医保密。具体的情况,你可以去问你兄长,他是最早一批知道并参与其中的人。沈太医游历江湖,本宫想要拜托太医,若他日遇到郡主,请务必护她周全!”

“娘娘吩咐,臣定当尽心竭力,只是,微臣从未见过郡主,怕……”

“这个容易,紫芊”皇后唤她的侍女取来一幅画卷,当画卷完全展开后,我不由的再次吃惊,那画上的女孩儿,不正是在阮家芝草堂遇到的那个齐小姐吗?怪不得她会将我误认作是大哥,怪不得她跟丞相家的公子小姐相熟!

(本章完)

(二十一)红狐(九)那时心结(十九)心同谁诉(一)和亲路上(上)(二十五)茶楼听书(四)初游上苑(三十)人选风波番外 红狐之祸(二十)中秋宴(十六)母女楔子(六)梨花虚言(十八)手帕之交(六)花名将离(中)(二十三)流水无情(三)和亲路上(下)(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六)流光(十七)云子闲敲(十四)剑走偏锋(八)燕啄花间(十三)暮烟追到(三十五)艰难取舍(十五)回朝(六)父债子偿(八)十年之约(三十六)夜袭辽州(二十七)郴山飞絮(三十七)文慕清兰(二十四)为君远走(十一)莫名其妙(二十八)半途而废(五)洛寒受伤(五)洛寒受伤(十三)出宫 (上)(九)名正言顺(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四)为君远走(十三)暮烟追到番外 大义灭亲(十)雨夜倾诉(上)(三十八)苏家覆灭(十一)比试(上)(九)那时心结(二)和亲路上(中)(二十二)定亲(二)拯救苍生(十三)玉笛同心(五)细君受伤(二十九)以其之道(三)一扇潇洒(三)和亲路上(下)(十九)皇后中毒(二十九)恩人之子(八)到访(十二)比试(下)(三十五)萧羽归来(二十五)生辰快乐(十八)手帕之交(十一)比试(上)(二十三)换人和亲(三十七)文慕清兰(四)周山采薇(十五)练剑风波(十)雨夜倾诉(上)(四)任性夜闯(七)流苏呈雪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三)暮烟追到(三十五)萧羽归来(七)礼物(二十六)一同出谷(六)梨花虚言(十六)阮家药铺(六)花名将离(中)(三十八)苏家覆灭(十三)暮烟追到(十二)齐聚京师(十三)玉笛同心(二十一)白跑一趟(二)和亲路上(中)(十二)京畿三百里(十一)莫名其妙(三十)萧羽吃醋(十七)初遇清兰(二十七)郴山飞絮(九)名正言顺(二十一)红狐(二十七)郴山飞絮(三)暗卫暮烟(十四)出宫(下)(五)花名将离(上)(三十)萧羽吃醋(十)雨夜倾诉(上)(九)名正言顺(七)礼物(四)周山采薇(十三)出宫 (上)(十五)淇水汤汤
(二十一)红狐(九)那时心结(十九)心同谁诉(一)和亲路上(上)(二十五)茶楼听书(四)初游上苑(三十)人选风波番外 红狐之祸(二十)中秋宴(十六)母女楔子(六)梨花虚言(十八)手帕之交(六)花名将离(中)(二十三)流水无情(三)和亲路上(下)(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六)流光(十七)云子闲敲(十四)剑走偏锋(八)燕啄花间(十三)暮烟追到(三十五)艰难取舍(十五)回朝(六)父债子偿(八)十年之约(三十六)夜袭辽州(二十七)郴山飞絮(三十七)文慕清兰(二十四)为君远走(十一)莫名其妙(二十八)半途而废(五)洛寒受伤(五)洛寒受伤(十三)出宫 (上)(九)名正言顺(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四)为君远走(十三)暮烟追到番外 大义灭亲(十)雨夜倾诉(上)(三十八)苏家覆灭(十一)比试(上)(九)那时心结(二)和亲路上(中)(二十二)定亲(二)拯救苍生(十三)玉笛同心(五)细君受伤(二十九)以其之道(三)一扇潇洒(三)和亲路上(下)(十九)皇后中毒(二十九)恩人之子(八)到访(十二)比试(下)(三十五)萧羽归来(二十五)生辰快乐(十八)手帕之交(十一)比试(上)(二十三)换人和亲(三十七)文慕清兰(四)周山采薇(十五)练剑风波(十)雨夜倾诉(上)(四)任性夜闯(七)流苏呈雪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三)暮烟追到(三十五)萧羽归来(七)礼物(二十六)一同出谷(六)梨花虚言(十六)阮家药铺(六)花名将离(中)(三十八)苏家覆灭(十三)暮烟追到(十二)齐聚京师(十三)玉笛同心(二十一)白跑一趟(二)和亲路上(中)(十二)京畿三百里(十一)莫名其妙(三十)萧羽吃醋(十七)初遇清兰(二十七)郴山飞絮(九)名正言顺(二十一)红狐(二十七)郴山飞絮(三)暗卫暮烟(十四)出宫(下)(五)花名将离(上)(三十)萧羽吃醋(十)雨夜倾诉(上)(九)名正言顺(七)礼物(四)周山采薇(十三)出宫 (上)(十五)淇水汤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