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失踪

从尚书房出来,文岫还一直拉着细君说笑的,到了勤武苑,文岫照例拿了鞭子,细君选了一把短剑。

穿白衣的黄师父问细君会哪些剑法,细君想了想便把以前父亲教给她的练了一部分,黄师父边看边点头,心有了主意:这些都是皇室正宗的剑法,看来江都王很是宝贝她啊!以后就和那位苏郡主一起教吧。

到了晚膳时间,皇后在未央宫等了许久也没见刘源和细君回去,差人到东宫寻问,回来却说太子半天都未回东宫,又着人去寻了勤武苑、尚书房,两处皆是空无一人,皇后心中诧异:这源儿和细君上哪儿去了?难道出宫了?不对,源儿每次出宫都会来禀报一声的……眼见天色已昏,皇后便让未央宫的太监总管陈洪领着人去寻,只留下紫芊和一个小宫女陪自己。

过了约一盏茶的功夫,太监小金子跑回来说在兰亭遇到太子了,太子正和二皇子还有冯家兄妹满头大汗的找细君。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皇后急道,

“回娘娘,冯家小姐说下午练武的空当好像看到明家二公子跟郡主说了些什么,郡主好像要哭的样子,再后来,没人注意到郡主是什么时候离开勤武苑的。”小金子回道。

皇后心下着急起来,御花园深处假山众多,天又黑了,万一细君……“快,多带些人再

去找,到假山深处找找去!”

“是”小金子领命去了,皇后急的在殿内来回的走,紫芊上前劝道:“娘娘,郡主不会有事的,您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吧”。皇后不答,只是焦急地望着殿外。

天完全黑透的时候,皇帝赶来了未央宫,他本在宝妃宫中用膳,因未见到刘森,着人去寻,才知道细君不见了,于是匆匆过来问缘由,皇后道:“臣妾现在还不太清楚是何缘故,源儿他们都在上苑寻找……”

皇帝抬眼扫了一下周围,他的贴身太监荣瑛便会意,抬手招呼下人们都出去,待殿门关上,皇帝携了皇后坐到长榻上轻声道:“你知道朕始终不信王弟是真的要谋反,朕已派人在暗中密查了,不管结果怎样,细君是王弟唯一的骨血,朕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

皇后道:“陛下先别急,小金子说好像是明恪跟细君说了什么,她才不见的……”

“明恪?”皇上皱眉道

“嗯,冯家文岫说……”皇后把之前小金子说的话重复了一遍,”他们兄妹俩也在寻着呢。”

皇帝略一沉吟,“宫门快下匙了,派人送他们回去吧,来人!”

殿外忽然一阵喧吵,荣瑛在门外喜道:“陛下,娘娘,郡主找到了!”

殿门打开,二人走到殿门口,“在哪儿?”

“回陛下,娘娘,已经送回南殿房间了,好像……睡着了……”荣瑛的声音渐渐低下去。

皇帝和皇后对视一眼,瞪向荣瑛:“你是想说郡主昏迷了吧?”

荣瑛躬身道:“奴才不敢乱猜。”

皇帝一挥袖:“传太医!”

大步向未央宫南殿走去。

“娘亲,不要丢下我……父王,别走……”太医沈允皎刚刚迈进未央宫南殿的门槛就听到一阵女孩的哭叫声,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唉,她现在这样跟被遗弃的孩子有什么区别啊,沈允皎这样想着走到暖阁屏风旁跪下向榻边的两道明黄身影行礼:“臣参见陛下,娘娘!”

皇帝转身道:“起来!快过来给郡主诊治!”

“遵旨”沈允皎起身,进至榻畔,藕色床褥上躺着一个瘦小的姑娘,脸色有点苍白,额前的刘海有点散乱,紧锁的眉头微露着,口中还在唤着“娘亲……父王……”

让人看着有点心疼,奶娘张氏在一侧暗自垂泪。

沈允皎号完脉对皇上说细君只是受了惊吓,应该是哭了很久,又没吃晚饭所以暂时有点体力不支。

“真的是这样?”皇上不太相信的问,沈允皎微笑:“回皇上,是真的,郡主并无大碍,臣开一服安神药唤郡主起来用一点晚膳再喝就是了!”

“那她怎么一直说胡话?”皇后问,

“这……要么是郡主思亲过度,要么……”沈允皎犹豫着该不该说,毕竟也只是听别的小太监说的。

“要么什么?你快说呀?!”皇上催促着,

“要么,与郡主所受惊吓有关。”斟酌后沈允皎如此说,不管那小太监说的是真还是假,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还是不要得罪人好,毕竟……

皇上和皇后听他如此说,对看一眼,心里都明白了一点,那明恪一定跟细君说了什么关于江都王的事了,是伤到了她的自尊还是……竟会引得她哭的体力不支!

(本章完)

(十一)雨夜倾诉(下)(六)父债子偿(十九)离别(六)花名将离(中)(三十)时来运转(八)十年之约(十)往事如梦(二)和亲路上(中)(十三)暮烟追到(四)初游上苑(十一)莫名其妙(九)眉目(四)周山采薇番外 情深不寿(九)那时心结(三十三)姑娘如花(十四)剑走偏锋(三十三)姑娘如花(二十)中秋宴(三)罪臣之女(三)罪臣之女(十)长记洛阳春(三十五)萧羽归来(六)父债子偿(二十七)坦言(三十二)重临康州(四)周山采薇(二十一)红狐番外之紫绮蓝芙(三十三)姑娘如花(七)花名将离(下)(三十五)艰难取舍(二十五)生辰快乐(二十七)郴山飞絮(九)名正言顺(一)大火之后(十二)京畿三百里(十一)雨夜倾诉(下)(二十四)原来没忘(二十五)茶楼听书(十三)玉笛同心(二十一)红狐(六)父债子偿(二十二)凄清新年(三)暗卫暮烟(七)人选内幕(十六)追女秘笈(十四)非你莫属(四)周山采薇(九)那时心结(十二)比试(下)(十)雨夜倾诉(上)(七)礼物(二十三)换人和亲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二十六)原是暮橙(二十五)出征(四)三遇灵鸽(二十四)醍醐(五)失踪(十二)京畿三百里(十四)北上幽燕(十)初雨(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五)细君受伤(三)罪臣之女(十一)莫名其妙(六)父债子偿(二十四)醍醐(三十五)萧羽归来(二十三)冬雪(八)谷主回谷(十一)比试(上)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九)心同谁诉(九)那时心结(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三十三)姑娘如花(四)周山采薇(三)一扇潇洒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三十六)夜袭辽州(六)梨花虚言(五)花名将离(上)(二十六)原是暮橙(十六)古关悲笳(十四)出宫(下)(五)失踪(五)花名将离(上)番外之紫绮蓝芙(三十四)我是为她(十一)莫名其妙(三十五)艰难取舍(十七)云子闲敲(二十五)出征(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十三)出宫 (上)(十六)追女秘笈(三十五)萧羽归来
(十一)雨夜倾诉(下)(六)父债子偿(十九)离别(六)花名将离(中)(三十)时来运转(八)十年之约(十)往事如梦(二)和亲路上(中)(十三)暮烟追到(四)初游上苑(十一)莫名其妙(九)眉目(四)周山采薇番外 情深不寿(九)那时心结(三十三)姑娘如花(十四)剑走偏锋(三十三)姑娘如花(二十)中秋宴(三)罪臣之女(三)罪臣之女(十)长记洛阳春(三十五)萧羽归来(六)父债子偿(二十七)坦言(三十二)重临康州(四)周山采薇(二十一)红狐番外之紫绮蓝芙(三十三)姑娘如花(七)花名将离(下)(三十五)艰难取舍(二十五)生辰快乐(二十七)郴山飞絮(九)名正言顺(一)大火之后(十二)京畿三百里(十一)雨夜倾诉(下)(二十四)原来没忘(二十五)茶楼听书(十三)玉笛同心(二十一)红狐(六)父债子偿(二十二)凄清新年(三)暗卫暮烟(七)人选内幕(十六)追女秘笈(十四)非你莫属(四)周山采薇(九)那时心结(十二)比试(下)(十)雨夜倾诉(上)(七)礼物(二十三)换人和亲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二十六)原是暮橙(二十五)出征(四)三遇灵鸽(二十四)醍醐(五)失踪(十二)京畿三百里(十四)北上幽燕(十)初雨(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五)细君受伤(三)罪臣之女(十一)莫名其妙(六)父债子偿(二十四)醍醐(三十五)萧羽归来(二十三)冬雪(八)谷主回谷(十一)比试(上)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九)心同谁诉(九)那时心结(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三十三)姑娘如花(四)周山采薇(三)一扇潇洒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三十六)夜袭辽州(六)梨花虚言(五)花名将离(上)(二十六)原是暮橙(十六)古关悲笳(十四)出宫(下)(五)失踪(五)花名将离(上)番外之紫绮蓝芙(三十四)我是为她(十一)莫名其妙(三十五)艰难取舍(十七)云子闲敲(二十五)出征(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十三)出宫 (上)(十六)追女秘笈(三十五)萧羽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