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拯救苍生

临涧小镇已属南方,没有风的夏夜相当的热,吃过晚饭,大家在院子里边乘凉,边等去青州打探消息的暮橙。

细君和清兰、沈枫躺在竹席上数星星,萧羽和沈允皓就着一盏油灯对弈。油灯周围萦绕着不少飞虫,偶尔有一只大飞蛾冲过来,一头扑进那泛红的烛火中,引得火苗噌噌跳几跳,发出噼啵的声音,然后飘起一缕焦糊味儿。

棋秤上黑白棋子各占半壁江山,僵持不下,街上远远传来打更人的梆子声,墙根下草丛里络绎轻轻吟唱着歌儿。沈允皓伸个懒腰道:“二更了,不如先这样吧!明天接着下。”萧羽不出声,看向竹席上正讲故事的细君。细君、清兰兴致正高,辨着星星说着自己听到的神话传奇,压根没听到沈太医的话,而沈枫早歪在席子上睡着了,大概是日里练功累坏了。沈太医从石凳上起身,清清嗓子道:“清兰,回屋休息去!”

清兰正听细君说着月宫玉兔捣药的故事,听到催促怨道:“等我听完这一段嘛,爹爹!”沈允皓瞥到萧羽那闪着寒光的眼神,干笑了两声背着手自回屋休息了。萧羽叫醒沈枫也回屋了。细君说着说着感觉不对劲儿,从竹席上起身一看没,四周一片漆黑,唯有头顶上一片星光,气道:“死萧羽!干嘛把灯都灭了了?!这黑咚咚的让我们怎么回屋嘛?”

话音刚落,萧羽和沈枫住的东厢便亮起一星烛光,萧羽的身影投射在窗户上,冷冷的开口:“是你误了规矩,赖我么?”

“我……”细君说不出话了,这次萧羽回来后,便跟细君立了几条规矩,包括什么时间休息,什么时间起床练功、吃饭、外出等等,细君略作抗议,萧羽就满身寒气地瞪想细君,惹的细君满肚子火,可是自己偏偏打不过他。好在有清兰这个旁观者,看出萧羽的良苦用心,对细君细细解说,不养好身体怎么练好武功,没有好武功怎么对抗越国公府的追捕?细君听后也不那么

气了,可是今晚一时说的兴奋忘了时辰,就被萧羽撂在院子里 了。

萧羽知道细君怕黑,便故意熄了灯,又亮了一盏,正在得意间,忽听细君在外面尖叫:“啊!什么人?!”萧羽想也不想拔剑就冲到院子里,警惕的四处张望着,细君见状哈哈大笑起来:“上当了吧!萧少侠!”然后,细君就在萧羽的瞪视下扬长回屋了,清兰从萧羽身边经过时,歉意地笑了一下。

细君不知道的是,因她这一吓,萧羽心里总觉的不安,索性在细君的屋檐下喂了一夜蚊子,而因有他在外喂蚊子,那在暗处躲了两日原本准备今夜动手劫人的越国公府暗卫,不得不放弃行动,在草丛中又喂了一夜蚊虫。

暮橙在第二日中午赶回四合院,打听到的消息是新皇帝刘源已经在丞相和汾阳王的帮助下稳定了朝局,目前京城还算安宁,但是南方这些天连降暴雨,有些地方已经开始闹水灾了。

细君听完秀眉拧成了疙瘩:“又要闹水灾了,不知道康州的百姓能不能躲的过去?”

萧羽道:“你该不会想回康州吧?”细君这回没有惧他,只平静而郑重地说:“是,我想回康州。”这时,沈太医也起身道:“水灾一旦闹起来,百姓流离失所,谁不定会发生瘟疫。要不我们就走一趟康州?要好让我发挥一下医术。”

细君拍手道:“沈伯伯果然有仁心!”边说边拿眼横萧羽,那意思就是你就没这份仁心,就是一个小家子气的人,枉称少侠!

萧羽当然看出了她眼里的意思,干咳了两声别开视线道:“我没说不让你去……”

细君立马接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去康州了?”

萧羽转头看向门外:“只要某人乖乖听话,不乱闯祸,我就同意!”

细君高兴的一蹦三尺高,搂着萧羽的胳膊保证:“我保证听话!绝不惹麻烦,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萧羽与沈太医对视一眼,道:“明天就走。”除了清兰和沈枫感觉意外之外,细君和暮橙都没什么反应,细君当然是希望早一点到康州了,拉着清兰欢欢喜喜地收拾行李去了。

且说康州,此时正是阴云密布,雨珠连成千万条雨线从天降下,织成天地间最霸气的雨幕。街道上没有一个行人,这样的鬼天气,大家都躲在家里,谁会没事到处乱跑?不过,还真有……这不,一个身穿蓑衣的人步履匆匆地往府衙的方向行去,一手扶着斗笠,一手不时摸一把脸上的雨水,大口喘着气。虽然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可是衣服还是全湿了,看来是赶了很长的路,那卷起的裤腿上全是泥巴。终于到了府衙,这人用力甩了一把脸上的水,抬脚上台阶,不慎一下子摔在地上,门口守卫的衙役忙跑过来:“柳先生,您没事吧?”被称作柳先生的撑起身,摆摆手,一瘸一拐往院内走去,衙役看到他走过的地上有一丝丝红色混在雨水中。

柳心诚刚走进大院,就看见刺史胡大人正焦急地在屋里踱着步子,柳心诚隔着雨幕喊道:“大人!”

胡大人听音忙抬头:“心诚,你回来!河堤情况如何?”

柳心诚到了屋檐下,不及褪去蓑衣便抓着胡大人的手焦急道:“大人,河堤情况不妙。趁现在洪水所还未到达康州,请大人赶快下令疏散河堤附近的人家,晚了就来不及了!”

胡大人一听眉头皱的更紧了:“情况真的很严重吗?”

“大人,这河堤虽然加固过,但是半月前那长洪峰太猛了,河堤已受损。根据我多年的经验,这两天就会有更大的洪峰到来,到时候,恐怕这河堤撑不住啊!”看着柳心诚那焦急的眼神,胡大人坚定了决心,高声道:“来人!传本官命令,将河堤三里之内的百姓后迁十里,各县县令要亲自出马安抚百姓;康州范围内所有商铺不得趁乱哄抬物价,违令者一律严办!”

(本章完)

番外 妙手难回春(二十二)我有多想你(十六)阮家药铺(十四)北上幽燕(十八)驿寄梅花(二十三)冬雪(二)勤武苑初见(三十)萧羽吃醋(十五)回朝(十一)比试(上)(十七)红豆缘番外之紫绮蓝芙(二十)中秋宴(二十四)醍醐(十)雨夜倾诉(上)(三十)萧羽吃醋(二十三)流水无情(三十五)萧羽归来(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一)突变入宫(十四)非你莫属(三十六)夜袭辽州(五)细君受伤(二十七)坦言番外 大义灭亲(二十三)冬雪(八)十年之约(二十四)原来没忘(三十二)重临康州(十八)手帕之交(二十六)原是暮橙(七)礼物(十七)红豆缘(三十一)还治其身(十六)母女(一)突变入宫番外 情深不寿(二十一)白跑一趟(十八)抉择(九)又见“蜈蚣”番外 妙手难回春(五)失踪(十)初雨(十)长记洛阳春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七)决计回宫(五)花名将离(上)(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三十三)姑娘如花(三十六)夜袭辽州(一)大火之后番外 大义灭亲(十三)玉笛同心(二十)踏雪寻踪(二十九)以其之道(二十六)原是暮橙(十)雨夜倾诉(上)(十四)出宫(下)(三十五)萧羽归来(三十一)还治其身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四)剑走偏锋(七)礼物(二十五)茶楼听书(九)名正言顺(九)那时心结(五)失踪(十一)比试(上)(二十四)原来没忘(三十三)姑娘如花(二十二)定亲(十三)暮烟追到(二十四)醍醐(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三)一扇潇洒(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四)任性夜闯(六)梨花虚言(十)长记洛阳春(十一)雨夜倾诉(下)(三十五)萧羽归来(十六)追女秘笈番外 大义灭亲(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三)冬雪(十四)剑走偏锋(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四)为君远走(九)名正言顺(二十五)茶楼听书(十六)阮家药铺(九)名正言顺(二十五)茶楼听书(十六)古关悲笳(三十五)艰难取舍(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十四)非你莫属(三十三)情定飞瀑亭
番外 妙手难回春(二十二)我有多想你(十六)阮家药铺(十四)北上幽燕(十八)驿寄梅花(二十三)冬雪(二)勤武苑初见(三十)萧羽吃醋(十五)回朝(十一)比试(上)(十七)红豆缘番外之紫绮蓝芙(二十)中秋宴(二十四)醍醐(十)雨夜倾诉(上)(三十)萧羽吃醋(二十三)流水无情(三十五)萧羽归来(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一)突变入宫(十四)非你莫属(三十六)夜袭辽州(五)细君受伤(二十七)坦言番外 大义灭亲(二十三)冬雪(八)十年之约(二十四)原来没忘(三十二)重临康州(十八)手帕之交(二十六)原是暮橙(七)礼物(十七)红豆缘(三十一)还治其身(十六)母女(一)突变入宫番外 情深不寿(二十一)白跑一趟(十八)抉择(九)又见“蜈蚣”番外 妙手难回春(五)失踪(十)初雨(十)长记洛阳春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七)决计回宫(五)花名将离(上)(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三十三)姑娘如花(三十六)夜袭辽州(一)大火之后番外 大义灭亲(十三)玉笛同心(二十)踏雪寻踪(二十九)以其之道(二十六)原是暮橙(十)雨夜倾诉(上)(十四)出宫(下)(三十五)萧羽归来(三十一)还治其身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四)剑走偏锋(七)礼物(二十五)茶楼听书(九)名正言顺(九)那时心结(五)失踪(十一)比试(上)(二十四)原来没忘(三十三)姑娘如花(二十二)定亲(十三)暮烟追到(二十四)醍醐(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三)一扇潇洒(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四)任性夜闯(六)梨花虚言(十)长记洛阳春(十一)雨夜倾诉(下)(三十五)萧羽归来(十六)追女秘笈番外 大义灭亲(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三)冬雪(十四)剑走偏锋(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四)为君远走(九)名正言顺(二十五)茶楼听书(十六)阮家药铺(九)名正言顺(二十五)茶楼听书(十六)古关悲笳(三十五)艰难取舍(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十四)非你莫属(三十三)情定飞瀑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