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齐聚京师

晨光微现,京城长安笼在一层稀薄地白雾中,离开城门的时间按还早,城门口就排起了长队。盼着进城做买卖地小贩们一个个抄着手缩着膀子,在寒雾中哆嗦,时不时吸溜一下鼻涕。为了生计,他们一年四季都在起早贪黑,所得也不过刚够全家果腹。

而在皇宫前,宫门早已开启,大臣们缓缓进入每日议政的崇政殿,队列整齐,待高阶上出现明黄色身影时,大臣们开始跪拜,高呼万岁。

刘源在龙椅上坐定,十二串金色冕旒后的眼睛里藏着威严的光,眼神在众位大臣身上扫过后,才开口:“平身!”现在的刘源已不同于他做太子时,比当初更多了一种威严,那是一个帝王应该具备的。他继位才不过半年时间,天灾人祸几乎不断,先是大臣们不同意太上皇禅位;接着又是南方水灾。好不容易度过了这些,朝政刚刚稳定一点,大臣们又催促着他立后选妃,趁着他过生日,与大陵相邻的西慈国、乌波国都递来国书,要来庆贺大陵新皇继位与新皇的生辰!按说东边的邻国猃狁也应该有所表示的,谁料到那反叛的绛丹王钟离绝又聚了些兵马闹起来了,猃狁便顾不得来大陵了。同时,大陵东北边境也已处在戒备状态。

大臣们起身后,刘源才缓缓开口:“今日将早朝时间提前,诸位爱卿也都已知道缘由。西慈国与乌波国的使者今日就要到达京城,诸位爱卿要谨记各司其职,不但要保证各国使者在京城安全,还要展示我大陵国威。”

“臣等领命!”大臣们齐声应道。

晨雾渐渐散去,城门吱吱呀呀地开了,两队士兵持着长枪整齐地从城内出来,分列在城门两边,一个小头目跨着刀高声吆喝:“左边出城,右边进城,不要乱啊!”这是每天必有的一幕,百姓们都习以为常了。

就在众人准备进城时,城内传来一道阻止的声音,伴着一串马蹄声。小头目回头望去,只见一个锦蓝衣装的少年骑着马

向着城门口奔来,剑眉郎目,小头目忙跑过去,少年到小头目跟前勒住马,小头目拱手行礼:“苏公子,您这是要出城么?”来人正是越国公之侄,西虎将军苏昂之子---苏扬。虽说现在皇帝跟越国公的在暗中斗着,但是苏家却有一个特殊的存在,就是苏扬,从小就被选为太子伴读,苏扬跟刘源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刘源登基之后,苏扬被封为御前侍卫。

苏扬扫一眼守城的士兵,坐在马上大声道:“皇上口谕:为保证各国使节团在长安的安全,从今日起,凡进城之人都要接受检查,凡是可疑之人一律抓起来;御前侍卫苏扬协助京兆尹管理京城治安。”

小头目摸不着头脑,皇上为什么派自己的侍卫来协理京城治安?可这些不是他能管的,他的职位太小了,他能做的就是执行上位者的命令。当下正容大声道:“遵旨!”便转身安排去了,城外等着进城的百姓一个个摇头叹气,却也乖乖地接受检查。这守城的士兵检查的也相当文明,没有引起百姓的不满。苏扬看了一炷香的时间,便策马向西门驶去,那里才是今日的重点,西慈国和乌波国的使节团都要从西门进入长安城。

而此时,京城西边百里的官道上行着一队豪华的马车,队列前方两骑士兵举着两杆大旗,那是西慈国的白虎旗。队列中最为惹眼的是那辆紫金色八宝香帘车,车顶上有象征车子主人身份的物什---五尾金凤。不用说,这就是西慈国公主的车架,只不过,这次西慈国来了两位公主---莫婕和莫妤。

她二人在西慈国并不多受宠,从她二人共用一两车架就看的出来。西慈本就是一个子凭母贵的国度。莫婕莫妤姐妹的母妃韶华早逝,她二人在西慈国皇宫的待遇并不怎样,所以这次和亲的任务才落到她二人的身上。

此时,紫金色八宝香车中,莫妤公主忐忑地铰着手帕,几次张口与对姐姐莫婕公主说话却有咽下去。莫婕公主从早上上车后

就一直闭目养神,像是感觉到了莫妤的不安,莫婕道:“你有话就说吧,不用这么紧张!”说话时眼睛连睁都未睁。

莫妤公主深吸了一口气道:“姐姐,你不担心么?我们就要到长安了。”

莫婕冷笑一声,睁眼道:“担心什么?在离开西慈皇宫的那一刻,我们还有担心和害怕的权利么?”

莫妤忍不住垂泪道:“难道我们真的要嫁给大陵的皇帝么?我们……我们再也回不了西慈了么?”

莫婕瞥向莫妤反问:“你还惦记着西慈做什么?没有了母妃,我们在那个宫里就是人人眼中的肉刺,与其坐等被人害死,还不如离开。我听说大陵皇宫最多只能有三位妃子,比起西慈实在是好多了,妹妹,也许,这大陵才是我们的天堂。”

莫妤拭了眼泪:“姐姐说,大陵新皇会接纳我们吗?”

莫婕垂下眼帘道:“没见到人我还无法判断。不过,我手中有筹码让他接纳我们!放心吧!”说着伸手在莫妤手上拍了两下以示安慰,莫妤因为姐姐口中的“筹码”也安下心来。

同一时刻,长安西北百里处,也有一队皇家车队。队列前的旌旗上挂着白色的动物皮毛,黑色的旗帜上绣着一弯金黄色的月亮和一颗小星,这是乌波国瑞亲王女儿萧灵儿郡主的车队。

走在队伍前方的侍卫头领洪格尔忽然示意队伍停下,远处天空中飞来一只白色的鸽子,扑腾着翅膀渐渐飞底,最终停在洪格尔伸出去的胳膊上。洪格尔取出鸽子腿上的信,便翻身下马快步走到萧灵儿的马车前,躬身道:“郡主,有消息到!”

一双嫩葱般的手将帘子掀起来,探出一张娃娃脸,对着洪格尔道:“信呢?”

洪格尔忙双手呈上那用蜡封着的小竹筒,娃娃脸拿了信筒便缩回车中,片刻后,听到车中传出一阵咯咯的笑声:“堂兄对我还真好!好,我就不进大陵皇宫……走吧,出发!”

(本章完)

(二)顺势而行(十二)京畿三百里(三十)人选风波(三十四)我是为她(十)长记洛阳春(二十九)恩人之子(一)惊天消息(十四)出宫(下)番外 苏扬(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一)和亲路上(上)楔子(十二)双花及笄(三)和亲路上(下)(三十五)艰难取舍(九)眉目(二十四)醍醐(八)十年之约(十五)练剑风波(四)三遇灵鸽(九)又见“蜈蚣”(七)人选内幕番外 妙手难回春(十二)比试(下)(十八)手帕之交(二十六)一同出谷(六)父债子偿(十)往事如梦(二十九)玁狁使团楔子(二十三)流水无情(二十一)白跑一趟(十)长记洛阳春(五)洛寒受伤(一)和亲路上(上)(三十八)苏家覆灭番外 苏扬(二十二)定亲(二十四)为君远走番外 情深不寿(八)谷主回谷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九)又见“蜈蚣”(三十五)艰难取舍(二十一)红狐(二)拯救苍生(二十)中秋宴(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三)暮烟追到(二十五)生辰快乐(五)细君受伤(二)顺势而行(二十九)恩人之子番外 苏扬(十四)出宫(下)(十七)云子闲敲(一)大火之后(六)梨花虚言(二)勤武苑初见(十七)初遇清兰(十五)练剑风波(十七)初遇清兰(一)突变入宫(二十四)原来没忘(十六)母女(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十三)换人和亲(十二)京畿三百里(七)人选内幕(二)顺势而行(二十二)凄清新年(四)三遇灵鸽(十五)练剑风波(二十九)恩人之子(三十五)萧羽归来(一)惊天消息(十三)出宫 (上)(三十三)姑娘如花(九)眉目(二十七)郴山飞絮(二十六)一同出谷(八)燕啄花间(四)任性夜闯(十二)比试(下)(二)和亲路上(中)(二)拯救苍生(二十七)坦言(二)顺势而行番外 妙手难回春(十八)手帕之交(六)父债子偿(七)人选内幕(三十五)艰难取舍(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和亲路上(中)(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六)流光(十)长记洛阳春(二)拯救苍生(八)十年之约
(二)顺势而行(十二)京畿三百里(三十)人选风波(三十四)我是为她(十)长记洛阳春(二十九)恩人之子(一)惊天消息(十四)出宫(下)番外 苏扬(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一)和亲路上(上)楔子(十二)双花及笄(三)和亲路上(下)(三十五)艰难取舍(九)眉目(二十四)醍醐(八)十年之约(十五)练剑风波(四)三遇灵鸽(九)又见“蜈蚣”(七)人选内幕番外 妙手难回春(十二)比试(下)(十八)手帕之交(二十六)一同出谷(六)父债子偿(十)往事如梦(二十九)玁狁使团楔子(二十三)流水无情(二十一)白跑一趟(十)长记洛阳春(五)洛寒受伤(一)和亲路上(上)(三十八)苏家覆灭番外 苏扬(二十二)定亲(二十四)为君远走番外 情深不寿(八)谷主回谷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九)又见“蜈蚣”(三十五)艰难取舍(二十一)红狐(二)拯救苍生(二十)中秋宴(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三)暮烟追到(二十五)生辰快乐(五)细君受伤(二)顺势而行(二十九)恩人之子番外 苏扬(十四)出宫(下)(十七)云子闲敲(一)大火之后(六)梨花虚言(二)勤武苑初见(十七)初遇清兰(十五)练剑风波(十七)初遇清兰(一)突变入宫(二十四)原来没忘(十六)母女(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十三)换人和亲(十二)京畿三百里(七)人选内幕(二)顺势而行(二十二)凄清新年(四)三遇灵鸽(十五)练剑风波(二十九)恩人之子(三十五)萧羽归来(一)惊天消息(十三)出宫 (上)(三十三)姑娘如花(九)眉目(二十七)郴山飞絮(二十六)一同出谷(八)燕啄花间(四)任性夜闯(十二)比试(下)(二)和亲路上(中)(二)拯救苍生(二十七)坦言(二)顺势而行番外 妙手难回春(十八)手帕之交(六)父债子偿(七)人选内幕(三十五)艰难取舍(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和亲路上(中)(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六)流光(十)长记洛阳春(二)拯救苍生(八)十年之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