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练剑风波

青山隐隐,绿水迢迢,东谷隐在着不为人知的山中,外界的纷扰不能扰到它却不表示它不去理会那些纷扰。

这一日一早起来,细君便听见窗外有滴滴答答的声音,心知是下雨了,暗思:昨日与萧羽说好的去剑台练剑,现在看来是去不了了。慢悠悠地穿好了衣服,走到铜镜前,拿起桌上的檀木梳很快就梳好了头发。自从舞幽鹤给她梳过一次头后,细君就喜欢上了这种发式,简单一根丝带将鬓发斜斜固定就行了,有时她自己也会梳成两个发辫,就想今天这样。刚发下梳子,就听到绿衣在门外唤:“小姐,你醒了吗?”

“嗯,进来吧。”

绿衣推门进来:“小姐,谷主说今日下雨了,让小姐不必到前厅用饭,绿衣把饭菜带过来了。”说着先将纸伞放在廊下,才提着食盒进屋,细君看着她将食盒中的饭菜一一摆在了桌上,开口道:“绿衣姐姐,我还没洗漱呢!”

绿衣笑道:“一早起来接了雨水就在廊外放着,我这就去端过来。”舞幽鹤对彩虹七卫的管理没有世俗中的那种规矩,所以东谷的七卫顶多自称属下,从不成奴婢或奴才。细君听来也深是亲切,没有身份的束缚,她和他们更像是朋友。

绿衣服饰着细君净了手脸、漱过口才离开。细君一个人陪着门外的风雨用早饭,一碗银耳红枣粥,一碟竹笋腌火腿,一碟银牙细海带,简单而精致。来东谷这些时日,细君发现,他们的饮食一点也不必宫中差。最大的区别也就在盛菜的器物上:宫中用的无不是官窑所出的皇家专用器物,色彩明亮、花纹也多是大富大贵的图案,比如牡丹、龙、凤以及福寿等字样,突出皇室成员的身份高贵;而东谷的器物相对没有那么华丽,处处透着一股灵气,碗碟大多是干干净净的没有花纹,但却无不是上等瓷器,偶有饰了花纹的,细君却看不懂那是什么花。要

说大陵御花园里什么花没有,但那些花草的样子,细君好像从未在大陵见过。问过萧羽几次,萧羽要么说是阮洛寒从外面带回来的,要么说自己不知道。细君想洛寒哥哥家是经商的,听说生意都做到海上去了,说不定这些瓷器是从海外带回来的,便不再追问,只自己欣赏自己赞叹海外制瓷匠人的手艺。

细君刚放下碗筷,萧羽就到了,细君边净手边笑着:“你是掐着时辰来的么?”

萧羽背着手道:“吃完了?完了就走……”说着就转身,细君大叫:“去哪儿?你不会是要去练剑吧?下雨了啊!”

萧羽侧首看她,一脸奇怪的表情:“下雨就可以不练剑了么?别给自己偷懒找理由!”“你!”细君气结,无话可说。看萧羽已走到了廊下,便嘭一声关上门,萧羽在外一字一顿道:“刘,细,君!”

“我还衣服!”细君没好气地隔着门板道,真是的,早知道下雨还要练剑就直接穿昨天准备的练剑服了。

当细君一身淡紫色紧身衣踏出房门时,萧羽眼中有一抹惊艳一闪而过,可惜细君低着头沉着脸没看到。

“走吧!”细君说着越过萧羽向剑台走去,这些天她已将东谷摸的差不多了,基本上不用人再陪着走了。

雨还是一丝一丝不疾不徐地落着,在天地间织出一道细密的白色帘幕。舞幽鹤握着一个鹤颈瓶从住的地方出来,身后跟着的橙衣和紫衣手中也各拿一个白瓷净瓶。三人一路顺着回廊慢慢走到霁月亭,看看雨势,舞幽鹤抬起纤指指两个方向,橙衣和紫衣便带着净瓶飞身而出。一个跃到霁月亭西侧的一丛细竹旁,细竹下有一块半人高的太湖石,橙衣将净瓶放到凹下去的石头坑里,这个位置刚好能让落在竹叶上的雨水最大限度的滴进瓶中,橙衣看了一下笑着对舞幽鹤一点头,便飞身回到舞幽鹤身边;几乎同一时刻

,紫衣也放了净瓶回到霁月亭,她手中的净瓶此时正安置在一丛含苞待放的菊花中。舞幽鹤看看手中的鹤颈瓶对二人道:“走,我们去剑台,那里地势高,周围又没有植物,能收集到最纯粹的雨水。”

“是”橙衣紫衣同时应声。而此时,雨势已渐渐小了,雨丝更细了,还未上到琴台上,便远远听到女孩气急败坏的声音:“萧羽你混蛋,你是在教我练剑吗?”

“起来。”舞幽鹤三人接着听到萧羽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随后是细君大叫挥剑和摔倒呼痛的声音。舞幽鹤赶紧跳上琴台,看到萧羽背对着自己,细君正努力从地上爬起来,那一身紫衣早沾满了泥水,“呀——”细君双手握剑恨极了似的朝吸引刺来,萧羽只一个灵巧的转身便躲过了,但是细君的攻势并没有减,或者说她没控制好力道,此时收不住。所以橙衣和紫衣跳上剑台看到的就是:细君握着剑朝舞幽鹤的方向刺来。

“谷主小心!”橙衣紫衣大叫声音;

“锵--啪—”某物折断的声音;

“哎……”某儿子张口说的半句代表担心字;

舞幽鹤在细君的剑到眼前时将手中的鹤颈瓶往前推了一点,细君的剑正撞在瓶身上,“啪”地一声断了,细君睁开眼时就看到自己正拿着一截断剑对着舞幽鹤。而舞幽鹤正一脸温和地笑看她,细君瞬间向看到了娘亲,扔掉短剑向舞幽鹤扑去,口中哭道:“姨娘,萧羽他欺负我……”

看着细君满脸泥水,连头发都没有幸免,舞幽鹤并没有闪躲,任细君扑到怀中,还腾出一只手拍着她的肩头安慰道:“竺儿别哭,姨娘替你教训他!”

细君听到此话,在舞幽鹤怀中抬起头,才发现舞幽鹤那素净的白衣上因自己的一抱沾满了泥点子,赶紧松开手后退一步,羞愧道:“对不起姨娘,把你衣服弄脏了。”

(本章完)

(十六)阮家药铺(三十八)苏家覆灭(十七)云子闲敲(十二)比试(下)(三十五)艰难取舍(十六)追女秘笈(二十三)冬雪(二十二)定亲(一)大火之后(二十七)坦言(九)眉目(十九)心同谁诉(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六)流光(三十)时来运转(三)暗卫暮烟(九)眉目(十六)追女秘笈(六)梨花虚言(二)拯救苍生(九)眉目(二十九)以其之道(三十五)萧羽归来(三十)人选风波(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二)拯救苍生(三)一扇潇洒(四)任性夜闯(二十二)定亲(十四)剑走偏锋(二十九)以其之道(十七)云子闲敲(十)往事如梦(十九)离别(三)暗卫暮烟(二十三)冬雪(五)花名将离(上)(十四)剑走偏锋(四)任性夜闯(二)和亲路上(中)(三)暗卫暮烟(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三十)萧羽吃醋(二十三)换人和亲(九)又见“蜈蚣”(二十一)无功而返(十二)京畿三百里(二十六)一同出谷(二十九)恩人之子(二十六)原是暮橙(十五)练剑风波(二十六)流光(三十七)文慕清兰(一)惊天消息(一)突变入宫(二十三)流水无情(十四)北上幽燕(二十)踏雪寻踪(六)父债子偿(四)周山采薇(二十四)醍醐(七)人选内幕(三十四)江湖太医(八)谷主回谷(一)和亲路上(上)(四)初游上苑(三)和亲路上(下)(二十一)无功而返(十六)古关悲笳(三十四)江湖太医(十)长记洛阳春(四)任性夜闯(十五)淇水汤汤(十六)追女秘笈(十六)追女秘笈楔子(五)洛寒受伤(十二)京畿三百里(二十二)我有多想你(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三十五)艰难取舍番外 共君诗酒路天下(二十三)冬雪(二十)证人重现(二十七)决计回宫(十四)非你莫属(十二)比试(下)番外 情深不寿(八)燕啄花间(二十)踏雪寻踪(八)谷主回谷(一)和亲路上(上)(十四)出宫(下)(二十九)以其之道(二十四)为君远走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二十)踏雪寻踪(七)礼物(十四)非你莫属
(十六)阮家药铺(三十八)苏家覆灭(十七)云子闲敲(十二)比试(下)(三十五)艰难取舍(十六)追女秘笈(二十三)冬雪(二十二)定亲(一)大火之后(二十七)坦言(九)眉目(十九)心同谁诉(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六)流光(三十)时来运转(三)暗卫暮烟(九)眉目(十六)追女秘笈(六)梨花虚言(二)拯救苍生(九)眉目(二十九)以其之道(三十五)萧羽归来(三十)人选风波(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二)拯救苍生(三)一扇潇洒(四)任性夜闯(二十二)定亲(十四)剑走偏锋(二十九)以其之道(十七)云子闲敲(十)往事如梦(十九)离别(三)暗卫暮烟(二十三)冬雪(五)花名将离(上)(十四)剑走偏锋(四)任性夜闯(二)和亲路上(中)(三)暗卫暮烟(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三十)萧羽吃醋(二十三)换人和亲(九)又见“蜈蚣”(二十一)无功而返(十二)京畿三百里(二十六)一同出谷(二十九)恩人之子(二十六)原是暮橙(十五)练剑风波(二十六)流光(三十七)文慕清兰(一)惊天消息(一)突变入宫(二十三)流水无情(十四)北上幽燕(二十)踏雪寻踪(六)父债子偿(四)周山采薇(二十四)醍醐(七)人选内幕(三十四)江湖太医(八)谷主回谷(一)和亲路上(上)(四)初游上苑(三)和亲路上(下)(二十一)无功而返(十六)古关悲笳(三十四)江湖太医(十)长记洛阳春(四)任性夜闯(十五)淇水汤汤(十六)追女秘笈(十六)追女秘笈楔子(五)洛寒受伤(十二)京畿三百里(二十二)我有多想你(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三十五)艰难取舍番外 共君诗酒路天下(二十三)冬雪(二十)证人重现(二十七)决计回宫(十四)非你莫属(十二)比试(下)番外 情深不寿(八)燕啄花间(二十)踏雪寻踪(八)谷主回谷(一)和亲路上(上)(十四)出宫(下)(二十九)以其之道(二十四)为君远走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二十)踏雪寻踪(七)礼物(十四)非你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