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追女秘笈

要知道,舞幽鹤可是最爱干净的。细君讷讷地低着头用力擦着手上的泥水,心中委屈地骂着萧羽:私萧羽都怪你!

舞幽鹤笑道:“没关系,衣服脏了可以洗,洗完很快就会干!可人若是摔坏了可就麻烦了,你说是吧,羽儿?”

萧羽辩道:“我是在教她练剑,又不是故意打她!”

细君本在愧疚弄脏了舞幽鹤的衣服,一听萧羽如此辩解,便对舞幽鹤撒娇道:“姨娘,你看他……”

舞幽鹤笑道:“羽儿,错了就要接受惩罚,不要为自己辩解!你若不服,我们就请你爹爹来评理,如何?”

萧羽一听要请他老爹来,当下泄气了,不甘地说:“怕了你了,那要罚我什么?”眼睛却瞪着细君,那意思很明显这“仇”我记下了!

舞幽鹤并未直接答话,而是吩咐橙衣和紫衣:“先带小姐回去,洗一下换套干净衣服。”

“是”二人知道这是谷主要单独跟少主说话,便扶了细君先下了剑台,细君也不多说,对舞幽鹤道一声谢,便随着橙衣紫衣离开,转身前还不忘对萧羽哼一声。

舞幽鹤看着二人之间的小动作微表情,笑着摇摇头。待细君去的远了,才对萧羽道:“羽儿,追女孩子不是这样追的!”

萧羽心头一紧,口中反驳:“什么追女孩子?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心中暗道:自己的心思表现的很明显吗?不过话说回来,连娘亲都看出来了,那丫头怎么还什么都不知道!小雨已经停了,萧羽收剑回鞘,转身坐到大石头上,反震身上的衣服早就湿了,也不在乎石头上满是水痕。

舞幽鹤将鹤颈瓶放到萧羽身侧,抬手优雅地拂去脸上的些微雨水,笑着“哦”了一声,故意拖长了音,“原来是我想错了,竺儿是个不错的姑娘,我还想着你俩有情有意,就让竺儿做我儿媳妇呢!嗯,既然你对她没心思,我就将她说给洛寒吧!她爹娘不在了,我这个做姨娘的总得为她的事

多多上心才行,你说对吗?”

萧羽一听他娘要将细君说给洛寒,马上跳起来道:“不行,阮老大比竺儿大太多了……”

“比竺儿大才会凡事让着竺儿,比她大才知道在怎么照顾人。”舞幽鹤嘴角的笑怎看都带着狡猾与戏谑,可惜萧羽这会儿心正惶惶的,没工夫注意这些。

“不行,竺儿不可以嫁给阮老大!”萧羽跳起来嚷道。

“行,有什么不行的?”舞幽鹤寸步不让,“你倒是说个理由来!”

萧羽转身背对着舞幽鹤:“我……”舞幽鹤在后面掩嘴笑:我就不信敲不开你小子的嘴!

片刻后,萧羽背对着舞幽鹤有些认命地说:“好……好吧!我承认我喜欢竺儿!”

“说什么,娘没听清!大点声。”舞幽鹤故意侧耳谈到萧羽身前,萧羽气的跺脚:“你是不是我娘亲啊!”“当然是啊!”舞幽鹤笑眯眯的。萧羽快要气炸了:“算计自己儿子!有你这么当娘么?”

舞幽鹤见好就收,抬手拍拍萧羽的肩膀,萧羽气息渐顺,小时候,萧羽一哭闹,舞幽鹤就用这招,百试百灵!

舞幽鹤敛了玩笑的表情,又恢复到优雅从容的形象,笑道:“哪有当娘的不向着自己儿子的?来,娘现在就教你怎么追竺儿!呵呵……”说着将萧羽拉坐回石头上,“依娘亲这几天的观察,我发现竺儿是个喜欢新奇事物的女孩子,而且还十分重情。羽儿啊,像你这样天天出现在她身边的人,她就算对你动了情自己也发觉不了。所以呢,娘亲建议你隔段时间就从她跟前消失一次,即使回来了,也不要时时刻刻都出现在她眼前,这样,就算你不主动去找她,有一天她也会主动来找你的;当她主动来找你的时候,你也不要事事与她作对或者事事都顺着她,她来找你,你可以偶尔借口太忙,没时间陪她;大事情明着帮她摆平,小事情暗中为她处理好,你对她的好要让她自己来发觉……这样若即若离,你才能在她

心中扎根,竺儿也才会把你放在她心中最重要的位置。当然了,娘亲和你爹爹都会不留痕迹地帮说好话的!哈哈。”

萧羽暗思:娘亲说的有道理,竺儿之所以会一直对阮老大有依赖心里,还不是因为她之前在宫中时不能天天出宫。而且阮老大还是除了她哥哥外唯一一个对她关心而不求回报的人!哎?娘怎么会知道这些?萧羽想到此狐疑地看向舞幽鹤:“娘亲怎么会有这么多方法?”

“因为,你娘当年就是这样追到你爹的!”剑台下忽然传来一道浑厚声音,母子俩回头,只见萧然一身淡青色长衫翩然跃上台来。舞幽鹤微扬脸对上萧然:“怎么,你有意见?”

萧然微牵嘴角:“为夫不敢!我很乐意遇到娘子!”

舞幽鹤高傲的收回“质问”:“这还差不多!”萧然看向舞幽鹤的眼神永远都是轻润中满浸宠溺,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羡慕。

萧羽在一边揉揉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打断父母的眉目传情:“爹,你怎么也上来?”

萧然将视线从舞幽鹤身上移到儿子身上,眼神已由宠溺变成危险:“我在回廊遇到竺儿,找人来跟我解释一下她那满身的泥巴是哪儿来的!”音调突然一变,“羽儿,你知道么?”这语气,不知道还以为竺儿才是他的孩子呢!

萧羽被萧然的声音冻的直往后躲,舞幽鹤挡在萧羽前面,对萧然笑道:“是羽儿教她练剑太过认真了!萧郎,我已经说过他了,至于惩罚呢……”舞幽鹤突然凑到萧然耳边嘀咕了一阵,萧然的眼神一亮,点点头道:“好主意!”

萧羽忽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感觉自己似乎就要被父母卖掉了!父亲看自己的眼神就好像在琢磨他值多少钱一样。

“嗯哼,”舞幽鹤清清嗓子对萧羽说,“我跟你爹爹商量好了,就罚你一会儿换过衣服出谷去!不到春暖花开不许回来!”

“凭什么?!”萧羽再次跳起来,这次是惊的!

(本章完)

(二十四)醍醐(二十二)凄清新年(三十八)苏家覆灭(九)眉目(二十一)无功而返(八)到访(十四)剑走偏锋(四)初游上苑(十五)淇水汤汤(九)眉目(二十四)为君远走(一)惊天消息(二十)踏雪寻踪(十一)雨夜倾诉(下)(六)梨花虚言(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三)换人和亲(十九)心同谁诉(一)惊天消息(十三)玉笛同心(二十四)原来没忘(四)初游上苑(一)惊天消息(十二)京畿三百里(三十四)我是为她(十四)北上幽燕(二十一)红狐(九)那时心结(十九)心同谁诉(十六)追女秘笈(三十三)姑娘如花(四)任性夜闯(三十六)夜袭辽州(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二)双花及笄(十六)追女秘笈(二十)中秋宴(四)任性夜闯番外 情深不寿(二十九)恩人之子(十)雨夜倾诉(上)(三十八)苏家覆灭(二十五)出征(三十)时来运转(十六)阮家药铺(十五)淇水汤汤番外 共君诗酒路天下(十三)玉笛同心(二十二)定亲(三十四)我是为她(六)父债子偿楔子(三十六)夜袭辽州番外之紫绮蓝芙(九)眉目番外 妙手难回春(十二)比试(下)(九)眉目(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六)原是暮橙(三十一)还治其身(十九)心同谁诉(三)暗卫暮烟(二十三)冬雪(十三)宫宴献舞(三十五)艰难取舍(十六)追女秘笈(二十八)计划番外 大义灭亲(二十七)坦言(二十一)无功而返(十五)练剑风波(三十三)情定飞瀑亭(三)暗卫暮烟(二十三)流水无情(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八)计划(三十三)姑娘如花(二)勤武苑初见(三十七)文慕清兰(七)流苏呈雪(十九)心同谁诉(十三)出宫 (上)(二十九)玁狁使团(十二)比试(下)(二十)中秋宴番外 苏扬(二)拯救苍生(二十三)换人和亲(三)暗卫暮烟(十六)母女番外 情深不寿(八)谷主回谷(十九)皇后中毒(三十)时来运转(二十七)郴山飞絮(二十三)换人和亲(三十三)姑娘如花(二十八)计划
(二十四)醍醐(二十二)凄清新年(三十八)苏家覆灭(九)眉目(二十一)无功而返(八)到访(十四)剑走偏锋(四)初游上苑(十五)淇水汤汤(九)眉目(二十四)为君远走(一)惊天消息(二十)踏雪寻踪(十一)雨夜倾诉(下)(六)梨花虚言(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三)换人和亲(十九)心同谁诉(一)惊天消息(十三)玉笛同心(二十四)原来没忘(四)初游上苑(一)惊天消息(十二)京畿三百里(三十四)我是为她(十四)北上幽燕(二十一)红狐(九)那时心结(十九)心同谁诉(十六)追女秘笈(三十三)姑娘如花(四)任性夜闯(三十六)夜袭辽州(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二)双花及笄(十六)追女秘笈(二十)中秋宴(四)任性夜闯番外 情深不寿(二十九)恩人之子(十)雨夜倾诉(上)(三十八)苏家覆灭(二十五)出征(三十)时来运转(十六)阮家药铺(十五)淇水汤汤番外 共君诗酒路天下(十三)玉笛同心(二十二)定亲(三十四)我是为她(六)父债子偿楔子(三十六)夜袭辽州番外之紫绮蓝芙(九)眉目番外 妙手难回春(十二)比试(下)(九)眉目(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六)原是暮橙(三十一)还治其身(十九)心同谁诉(三)暗卫暮烟(二十三)冬雪(十三)宫宴献舞(三十五)艰难取舍(十六)追女秘笈(二十八)计划番外 大义灭亲(二十七)坦言(二十一)无功而返(十五)练剑风波(三十三)情定飞瀑亭(三)暗卫暮烟(二十三)流水无情(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八)计划(三十三)姑娘如花(二)勤武苑初见(三十七)文慕清兰(七)流苏呈雪(十九)心同谁诉(十三)出宫 (上)(二十九)玁狁使团(十二)比试(下)(二十)中秋宴番外 苏扬(二)拯救苍生(二十三)换人和亲(三)暗卫暮烟(十六)母女番外 情深不寿(八)谷主回谷(十九)皇后中毒(三十)时来运转(二十七)郴山飞絮(二十三)换人和亲(三十三)姑娘如花(二十八)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