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流水无情

微风过处,这一片地方除了自己和萧羽便是绿草石块,还有缓缓流淌的流苏泉和高大的流苏树,哪里有什么绿衣!

萧羽当然知道绿衣去哪儿了,他出现的第一时间,绿衣就行礼悄悄离开了。这谷中的人除了细君外都知道舞幽鹤要萧羽追细君的意思,之前他们少主不在谷中,彩虹七卫还时不时地制造机会给他们二人增进感情,比如,透漏少主的专用信鸽在哪儿、不留痕迹地告诉细君少主的爱好等等;现在少主回来了,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七卫可是最有眼色的!

“咳咳……你是来看流苏的还是看绿衣的?”萧羽看细君那张望的眼神就一阵郁闷,面前有帅哥你不看什么绿衣呀!

“当然是看……流苏了。”细君回答,同时放下心来,她刚才生怕萧羽揪住她脱口而出的“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不放,那自己就死定了,她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幸好,这家伙没追问,既然他不问,她当然不会傻到再次提起。

“既然是来看花,那就走吧!”萧羽说完抬步率先朝流苏林近处走去,细君“哦”了一声提步跟在后面,心中有些怦怦怦怦,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萧羽不问,他是不是没听到啊?不可能没听到啊,难道,他是不在意?哼嗯……亏我这段时间那么想念他,原来人家根本就没放我在心上,唉,果然是一厢情愿,那戏文怎么说来着?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也是,他现在是东谷少主,而我呢?一个皇室孤女,闯祸外逃的落魄郡主,身份上实在难以相配。细君在自己的一番乱想中神色转黯。

萧羽走在前面,心里也兴奋地转着各种念头:竺儿说她想我,哈!果然没错,不枉我这几个月外出。既然她都说了,我是不是也要说出来?还是等她问的时候我再说吧……咦,这都走了一盏茶功夫了,她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了?想着萧羽便停

住步子回头来看,一眼就看到细君低着头,神色恹恹地走着。这是又怎么了?

“你怎么了?”萧羽微皱了眉头问,细君转转眼珠:“没事啊。”萧羽还带说些什么,细君抢先又开口:“我不想看了,还是等流苏花全都开的时候再来看吧!”

萧羽道:“好。”流苏呈雪,我一定陪你来看,脸上绽起大大的笑容,一下子映亮了细君的眼,心中泛起各种味道,甜的,萧羽在对她笑,这一刻的笑是属于她一个人的;涩的,他不在乎我想他;酸的,他出谷的这段日子,是不是也这样对外面的女孩子笑?眨眨眼,细君半垂了眼帘转身眼去眼底的失望:“我回去了。”

萧羽不说话陪着她一路走回她住的紫檀屋,屋子前面的梨花正开到绚烂处,淡香萦绕,让人不由的心情畅朗。站在梨花花影下,萧羽想竺儿她或许是累着了,也罢,反正这次回来要住一段日子的,有的是时间跟她说话。“你先歇着吧,我去见娘亲,中午一起吃饭。”萧羽对细君说,见细君点点踏上台阶,自己便转身向父母的住处行去。台阶上,细君回头看萧羽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走向那洁白的梨花深处,从容潇洒,没有半点留恋,心下微苦,摇摇头:这滋味比想而不得见还要难受!

想起萧羽刚出谷那会儿,自己心里每天所受的煎熬,细君就觉得全身一阵发寒,宁愿这辈子都不要再经历了!以前萧羽每天都在眼前,自己倒也不觉的什么,可是突然的他离开了,看不到他的影子,听不到他的声音,可是偏偏无论自己走到哪儿都会不自觉的想起萧羽。“这一排是史书,那一排是戏文杂技,最左边那一排是武功秘籍……”书屋里回荡着他的声音,就连吃饭的时候,也回想起以前二人在一起吃饭是的场景,“笨蛋,这个蘑菇吃多了不好……那个点心吃多了不好消化!”虽然彼时萧羽阻止她贪

吃的声音是那般的冰冷,可是在他离开的日子去而成了细君很温暖的回忆,那些话把心暖的暖暖的。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想萧羽想的有气无力、无精打采的,又不敢对舞幽鹤或者绿衣她们说,直到某天在书屋翻到一本戏文,见那上面有一段跟自己境况很像的故事,写一个男子思念一个女子,竟至食不知味、夜难成寐!渐渐成病曰相思病,戏文中说这皆因男子对女子动了情,怎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看完后,细君知道自己是对萧羽动了情,好在她的思念并未成病,但是那思念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

舞幽鹤与萧然正在紫藤花架下煮茶自饮,萧羽匆匆走过来,拿起桌上的茶盅就喝,舞幽鹤看他一脸烦恼的样子很是诧异,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去找了细君一趟,回来就满腹心事的样子,难道两人一见面就吵架了?“怎么了,羽儿?你和竺儿吵架了?”

“没有,”萧羽放下茶盅坐在凳子上,看萧然也是一脸询问地表情,便把事情说了一遍。舞幽鹤和萧然听完像是一笑,舞幽鹤道:“这有什么难的,娘去替你问问。”“别,让她自己先静一会儿吧!”萧羽道,舞幽鹤却没听,站起身:“放心,娘有分寸。”

当舞幽鹤来到细君的紫檀屋时,细君正侧靠在窗前望着梨花影出神,舞幽鹤道:“竺儿在发什么呆?”细君回神,看着舞幽鹤温和的笑脸,突然很想跟她分享一下心事:“姨娘,你有没有特别想念过一个人?那滋味如何?”

舞幽鹤心中了然,笑着坐下来,对细君讲:“有啊,当年你萧姨父离开过东谷一段时间……”晴光柔柔,花香淡淡,舞幽鹤给细君讲起自己和萧然相遇相知的故事,细君听的一脸羡慕,待她讲完,细君便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以后,萧羽再出谷,自己一定要跟着出去!

(本章完)

(二十二)凄清新年(一)和亲路上(上)(十四)出宫(下)(二十四)为君远走(十九)皇后中毒番外 苏扬(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勤武苑初见(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十五)出征(十八)驿寄梅花(三十八)苏家覆灭(二)顺势而行(二十一)白跑一趟(十八)抉择(一)突变入宫(二十七)坦言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二十)踏雪寻踪(三)和亲路上(下)(二十三)冬雪(二十)证人重现(十八)手帕之交(三)罪臣之女番外 妙手难回春(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一)比试(上)(三十五)艰难取舍(九)又见“蜈蚣”(三十七)文慕清兰(十七)初遇清兰(六)温暖农家(十五)回朝(三)罪臣之女(二)和亲路上(中)番外 情深不寿番外 妙手难回春(二十六)原是暮橙(十四)剑走偏锋(八)十年之约番外 苏扬(十五)回朝(十二)比试(下)楔子(三十)时来运转(九)眉目(二十一)无功而返(二十五)出征(三十三)情定飞瀑亭番外 苏扬(二十六)原是暮橙(二十一)无功而返(十五)练剑风波(十八)驿寄梅花(十三)暮烟追到(三)一扇潇洒(十三)宫宴献舞(二十三)冬雪(十三)宫宴献舞(九)眉目(二十一)无功而返(十六)古关悲笳(八)谷主回谷(三)一扇潇洒番外 情深不寿(二十三)流水无情(十九)心同谁诉(五)失踪(九)眉目(一)和亲路上(上)(九)眉目(六)温暖农家(二)拯救苍生(三十五)艰难取舍(十五)练剑风波(二十五)出征(四)周山采薇(二十五)茶楼听书(二十九)玁狁使团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二十六)一同出谷(十一)雨夜倾诉(下)(十一)莫名其妙(四)初游上苑(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二)我有多想你番外 妙手难回春(十一)雨夜倾诉(下)(八)燕啄花间(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二十五)茶楼听书(三十五)艰难取舍(三十)人选风波(十七)初遇清兰(十三)宫宴献舞(十七)云子闲敲(十二)齐聚京师(二)和亲路上(中)(十)长记洛阳春
(二十二)凄清新年(一)和亲路上(上)(十四)出宫(下)(二十四)为君远走(十九)皇后中毒番外 苏扬(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勤武苑初见(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十五)出征(十八)驿寄梅花(三十八)苏家覆灭(二)顺势而行(二十一)白跑一趟(十八)抉择(一)突变入宫(二十七)坦言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二十)踏雪寻踪(三)和亲路上(下)(二十三)冬雪(二十)证人重现(十八)手帕之交(三)罪臣之女番外 妙手难回春(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一)比试(上)(三十五)艰难取舍(九)又见“蜈蚣”(三十七)文慕清兰(十七)初遇清兰(六)温暖农家(十五)回朝(三)罪臣之女(二)和亲路上(中)番外 情深不寿番外 妙手难回春(二十六)原是暮橙(十四)剑走偏锋(八)十年之约番外 苏扬(十五)回朝(十二)比试(下)楔子(三十)时来运转(九)眉目(二十一)无功而返(二十五)出征(三十三)情定飞瀑亭番外 苏扬(二十六)原是暮橙(二十一)无功而返(十五)练剑风波(十八)驿寄梅花(十三)暮烟追到(三)一扇潇洒(十三)宫宴献舞(二十三)冬雪(十三)宫宴献舞(九)眉目(二十一)无功而返(十六)古关悲笳(八)谷主回谷(三)一扇潇洒番外 情深不寿(二十三)流水无情(十九)心同谁诉(五)失踪(九)眉目(一)和亲路上(上)(九)眉目(六)温暖农家(二)拯救苍生(三十五)艰难取舍(十五)练剑风波(二十五)出征(四)周山采薇(二十五)茶楼听书(二十九)玁狁使团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二十六)一同出谷(十一)雨夜倾诉(下)(十一)莫名其妙(四)初游上苑(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二)我有多想你番外 妙手难回春(十一)雨夜倾诉(下)(八)燕啄花间(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二十五)茶楼听书(三十五)艰难取舍(三十)人选风波(十七)初遇清兰(十三)宫宴献舞(十七)云子闲敲(十二)齐聚京师(二)和亲路上(中)(十)长记洛阳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