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原来没忘

流光淡淡,细君听完舞幽鹤的故事后,满心羡慕。看着她眼中也毫不掩饰羡慕,舞幽鹤失笑,伸手摸摸细君的头道:“孩子,不用去羡慕别人,这样的幸福你也可以拥有。要知道,幸福是自己争取来的!只要你有足够的信心与耐心,幸福终会是属于你的。”

细君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与迷茫:“真的吗?”萧羽是那个可以给自己幸福的人吗?如果不是,自己再不舍的缠着,还有什么意义?舞幽鹤知道今天必须让细君竖起坚定的信心,不然,她和萧羽就要错过了,幸福有时候很简单,很多时候却因为两个人都好面子,都不敢先开口而错失了这到了手边的幸福!

“竺儿,想想你爹娘,”舞幽鹤抚着细君的脸,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你爹当年为了守护与你娘的感情,敢作出有损皇室脸面的事,敢放弃即将到手的权位,那是多么坚定的信念?你娘看似柔弱,内心却十分坚强,她可以不顾天下人对她的骂名,配着你爹浪迹天涯!在大陵所有人都知道你娘来历不明,而你爹却是最有希望继承皇位的皇子,按世人眼中的规则,他们是不可可能在一起的。他们偏偏相爱了,而且不顾一切的出逃,只为了守护他们之间的爱情,哪怕后来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也没有放弃彼此!可见,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阻止真爱,贫富不是问题、身份贵贱也不会是问题,只要有真爱,心里想着自己想要的幸福,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竺儿,你懂了么?”

舞幽鹤说了这么一段话,真正让细君眼前豁然开朗,坚定信心的是那句“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阻止真爱,贫富不是问题、身份贵贱也不会是问题”,她之前就是担心萧羽看不上她是“落魄郡主”,这个想法后来被萧羽知道后气的只想敲她的头,不过那是后话,眼前细君还有一个问题要问舞幽鹤。

“可是,姨娘,真爱是什么?要如何知道自己遇

到的就是真爱呢?”细君问到了关键,舞幽鹤笑,这个问题真真是难回答,舞幽鹤想了想道:“这个要看你自己的理解了,每个人的真爱都不尽相同。比如,你爹娘,他们算是青梅竹马,从小就培养的感情;而姨娘和你姨父,嘿嘿,我们是一见钟情;还有一种是日久生情,就是两个人初相识是没有什么感觉,就跟认识了一个普通人一样,但是时间一久,彼此不断加深了认识,渐渐产生了感情。比如世人常说的欢喜冤家,他们是经常斗嘴,吵出来的感情;再比如共患难相濡以沫产生的感情,无论是那种形式的,都可以说是真爱!”

细君边听边思索,舞幽鹤话音一落,便看到细君手托这下巴眼珠转啊转的,舞幽鹤知道这丫头一定在对比身边的人,看那表情肯定还会打破沙锅问到底。舞幽鹤赶紧道:“好了,竺儿,姨娘还有事就先走了,你好好歇着。”

细君本想问舞幽鹤怎样判断自己遇到了真爱,可是又怕自己的 小心思被别人看透,倒时候多不好意思啊。女孩子毕竟容易害羞嘛,于是便点点头,任舞幽鹤优雅地转身走了。

舞幽鹤走后,细君并没有起身,而是就着那个姿势想着萧羽是不是自己的真爱,可是萧羽到底对自己是什么心思,细君到目前为止一点都不清楚……

“阿竺,”窗外传到一声轻唤,细君转头一望,萧羽正站在那梨花影下看着她,一身紫衣长身而立,青玉发箍将部分头发固定在头顶,没有梳起来的头发整齐的垂在后面,没有一丝凌乱,额前些微碎发将左侧眉眼略遮在阴影中,漂亮的凤眼中是微微的安心。萧羽还是担心舞幽鹤会对细君说什么,忍不住来看看,在半路遇到舞幽鹤,他还没开口,他娘亲就说“去吧”。迫不及待的跑过来,从开着的窗子里看到细君一手托腮自顾自的发呆,看不大清细君的脸色,萧羽便唤了一声。却没料到,细君扭头一

下子就看呆了,这样的萧羽真的太让人移不开眼,细君听到自己的心不受控制的怦怦乱跳起来。

萧羽看细君不说话,便走到窗边小心翼翼地问:“你没事吧?”这一问道把细君给问的愣住了:“没事啊,我好好的能有什么事?”萧羽“哦”了一声看着太阳照在窗台上的金光不语,是我多想了,还以为自己一回来就在不知不觉中惹她不高兴了。萧羽想了半天也就只觉得一个可能,在自己提出一起去看流苏花后细君才脸色转黯的,难道细君不喜欢自己陪她看花?萧羽心中一阵刺痛,忍不住开口:“你……”

“你……”没想到细君也同时开口,萧羽呼了一口气:“你先说!”看着而细君让道,细君笑一下转开脸:“你在外面的事办完了?”

“还没有,事情刚刚有一点进展。”萧羽道,细君虽然不知道萧羽出谷是去办什么事,但是在事情刚又一点进展的时候回来,是不是不太好?“那这时候你回来干什么?”

“因为流苏花快要开了,去年答应过你要陪你看流苏呈雪的,所以我回来了。”萧羽说的干脆,心中却忐忑不安,生怕她说“不用你陪” 或者“我喜欢自己一个人看花”。细君听到萧羽的话却是心中暖暖的,眼帘微垂,嘴角却忍不住上翘:“原来你没忘啊……”

“原来你没忘啊……”轻轻的一句话,让萧羽心中大安,看不到细君的眼睛,却看到她脸上的笑,那是开心地笑,萧羽很确定,忍不住也翘起嘴角。此刻两人心中都有一阵涟漪在荡漾,漾起的是甜蜜的纹。

萧羽道:“我从未忘过对你的承诺。”不管是目前的这一个承诺,还是以后的其它承诺,我都不会忘!看细君低着头只顾笑也不说话,萧羽便想伸手抬起她的头说点什么,不料身后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少主,小姐,午饭准备好了,谷主让你们过去用饭。”

(本章完)

(十九)离别(十六)母女(十九)皇后中毒(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九)眉目(二十九)以其之道(六)温暖农家(十)雨夜倾诉(上)(四)任性夜闯(三十三)姑娘如花(二十六)原是暮橙(三十三)情定飞瀑亭番外 大义灭亲(二十二)定亲(六)父债子偿(二十)踏雪寻踪(三十四)我是为她(三十)人选风波(六)梨花虚言(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九)心同谁诉(二十五)出征(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五)细君受伤(五)花名将离(上)(二十六)原是暮橙(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七)决计回宫(十)长记洛阳春(二十五)出征番外之紫绮蓝芙(一)大火之后(三十)萧羽吃醋(十九)离别(十九)离别(三)罪臣之女(二十三)流水无情(二十三)换人和亲(十八)抉择(十四)剑走偏锋(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证人重现(三)一扇潇洒(二十六)一同出谷(七)礼物(十三)暮烟追到(十七)红豆缘(二)顺势而行(二)和亲路上(中)(二十九)玁狁使团(二十)踏雪寻踪(十四)剑走偏锋(十一)比试(上)(一)和亲路上(上)(十四)剑走偏锋(五)细君受伤番外 苏扬(三十七)文慕清兰(二十七)郴山飞絮(三十五)萧羽归来番外 红狐之祸(十八)驿寄梅花(二十)中秋宴(十七)初遇清兰(二十九)玁狁使团(十二)比试(下)(十五)细君病倒(五)洛寒受伤(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三)换人和亲(六)梨花虚言(二十一)白跑一趟(二十)中秋宴(十四)北上幽燕(二十七)坦言(十四)北上幽燕(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二)比试(下)(三十)人选风波(二十八)签定今生(十九)皇后中毒(三十四)江湖太医(三)暗卫暮烟(二十六)原是暮橙(七)流苏呈雪(十五)细君病倒(二十五)出征番外 情深不寿(一)和亲路上(上)(二十三)换人和亲(二十三)换人和亲(三)暗卫暮烟(十九)皇后中毒(十二)京畿三百里(四)周山采薇(二十一)白跑一趟(二十四)醍醐(一)惊天消息(六)温暖农家
(十九)离别(十六)母女(十九)皇后中毒(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九)眉目(二十九)以其之道(六)温暖农家(十)雨夜倾诉(上)(四)任性夜闯(三十三)姑娘如花(二十六)原是暮橙(三十三)情定飞瀑亭番外 大义灭亲(二十二)定亲(六)父债子偿(二十)踏雪寻踪(三十四)我是为她(三十)人选风波(六)梨花虚言(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九)心同谁诉(二十五)出征(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五)细君受伤(五)花名将离(上)(二十六)原是暮橙(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七)决计回宫(十)长记洛阳春(二十五)出征番外之紫绮蓝芙(一)大火之后(三十)萧羽吃醋(十九)离别(十九)离别(三)罪臣之女(二十三)流水无情(二十三)换人和亲(十八)抉择(十四)剑走偏锋(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证人重现(三)一扇潇洒(二十六)一同出谷(七)礼物(十三)暮烟追到(十七)红豆缘(二)顺势而行(二)和亲路上(中)(二十九)玁狁使团(二十)踏雪寻踪(十四)剑走偏锋(十一)比试(上)(一)和亲路上(上)(十四)剑走偏锋(五)细君受伤番外 苏扬(三十七)文慕清兰(二十七)郴山飞絮(三十五)萧羽归来番外 红狐之祸(十八)驿寄梅花(二十)中秋宴(十七)初遇清兰(二十九)玁狁使团(十二)比试(下)(十五)细君病倒(五)洛寒受伤(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三)换人和亲(六)梨花虚言(二十一)白跑一趟(二十)中秋宴(十四)北上幽燕(二十七)坦言(十四)北上幽燕(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二)比试(下)(三十)人选风波(二十八)签定今生(十九)皇后中毒(三十四)江湖太医(三)暗卫暮烟(二十六)原是暮橙(七)流苏呈雪(十五)细君病倒(二十五)出征番外 情深不寿(一)和亲路上(上)(二十三)换人和亲(二十三)换人和亲(三)暗卫暮烟(十九)皇后中毒(十二)京畿三百里(四)周山采薇(二十一)白跑一趟(二十四)醍醐(一)惊天消息(六)温暖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