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十次

早晨天亮的晚,报晓的鸡已经打过鸣了,天依旧只是微蒙蒙亮着。

客栈里,绿衣正拿着小姐手足无措。

她们二人可以算是一夜未合眼,不,准确说来应该是许欢喜一夜未眠,她中途还打过几次小盹儿。

绿衣拿她没法子,只能陪着她干耗着,把她放在自己能看到的地方,以免小姐一时冲动就出了门。

不是她多想,就按着她一个丫鬟从小对自家小姐的认识来说,现在许欢喜干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

许欢喜又在床榻上翻了个身,叹了口气问道:“绿衣,现在什么时辰了”

绿衣答:“小姐,卯时刚过,现在辰时了。”

“都辰时了,天该亮了。”许欢喜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从床上撑坐起来。

一旁原本靠在桌上的绿衣听见动静走了过来,虽然知道她一夜未眠,但看着许欢喜憔悴的面容还是有些心疼。

深陷的眼窝,发干的嘴唇,皮肤黯淡无光,整个人仿佛蒙上了一层灰。

这样的小姐,绿衣想,她还是在九年前少爷离开的时候见过吧。这些年温婉可人的许家千金何曾这般模样过心里默默沉下一口气。

许欢喜见绿衣走进,伸手碰了碰鼓胀的双眼,“扶我起床吧。”

绿衣不忍心的劝说道:“小姐,现在还早,要不你睡会儿一晚上没睡现在脸色不太好。”

“嗯”许欢喜发出一个鼻音,“我脸色不是很好一眼就能看出来”

何止一眼,就是走近了都能感受到一阵凄惨的唉声叹气的气场。

当然,这话绿衣不敢说,她只是折了个中:“看上去不太好,甚至有些吓人。小姐,你还是睡会吧,到了时辰我会叫你的。”

只见许欢喜缓缓摆了头:“我睡不着,我只要一闭眼,整个脑子里都是哥哥,他的温柔他的笑,还有他笑骂我的模样,每一幕每一幕,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绿衣当然知道她们兄妹感情好到不行,甚至比起夫人老爷来,小姐还更亲近少爷多些。

但她还是劝着:“小姐你太较真了,就算你还留着那个镯子,少爷也……回不来了。与其留着徒增伤心,不如咱们就此作罢算了。”

许欢喜意识有些恍惚,刚刚的话也不知道听进去多少,但说出一句很笃定的话:“即使是个念想,我也要把它找回来。”

话虽然简单,但施行起来真的很困难,且不说这个贼到底是谁,他进屋子的目的是什么,她们现在连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无论怎么做无疑都是大海捞针,结果注定一无所获。

但绿衣还是点点头,应和着她:“嗯,我们一定给找回来。”

二人裹得严严实实的出门,早上冷极了,外面还空无一人,许欢喜她们的目的地是找白水镇上的父母官,就是昨天晚上她们告官的那位大人。

许欢喜说过,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东西找回来,即使是用上她爹爹远在京城的权利,以权压人,她也在所不惜。

一刻钟后,绿衣给许欢喜挽着发髻,有些无奈的再次问道:“小姐咱们在等等看吧,也许李捕头一会把那贼给捉住了呢要不咱们先缓缓”

“我不能等了。”许欢喜看了眼铜镜里的自己,确认穿着打扮得体之后,“走吧。”

虽然她知道即便是拿着爹爹的身份朝着县令那边施压,也不一定能把镯子找回来,但是,许欢喜看着外头阴沉沉的天,心里暗想道,哪怕只有一线希望,她也要县令全力以赴查下去。

不困客栈的失窃案到现在依旧没有一点线索,李衙差觉得他可能是碰上了对手,这不过短短的一天,他竟然连对方的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犹豫再三,他还是灰溜溜的跑到左府去了。

说起这左府,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界儿上,可以算是这一片屈指可数的霸主了,朱门绣户。论起渊源,还要从早年□□辈经商起家开始说起,那时左府算是富甲一方的商人,后来这老爷子不满足现状,要求子孙后代得文武兼具,左家又开始往官场发展,渗透至今,左家的旁支侧叶已经遍布各地。

九年前战乱,原本人丁兴旺的左家也受到了不小的波及,大大小小的直系旁系都搬离了白水镇,徒留下现在的县令一家守护者一方百姓。

左府在镇上最繁华的地界,即使这几天的天气糟糕透了,这两头石狮子门前的街道也是川流不息的繁华。

院外粉墙环护,绿柳周垂,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也许是昨夜的雪,更给这院落添了些诗情画意。

李衙差进门时,门房给开得门,他一身捕快服,靠着腰刀问道:“大人今天在府上吗”

门房开门见是他,闲聊了几句:“在的,李捕快这是为客栈的盗窃案来的”

李衙差笑:“可不是,这一晚上过去了,一个鬼都没见着,这不是找大人领罚来了。”

“那成,小的给你去禀报,请您到厅里稍等。”门房把他请到客厅,便离开了。

有青衣小婢给他上了清茶,他也耐心的等着。

不消片刻,左县令一身便服进了厅。

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体态清瘦,犹见曾经风度翩翩的模样。

李衙差起身:“大人。”

左县令坐上主位,笑道:“阿锦来了,先坐。”

李衙差本名阿锦,不过他身材高大身躯凛凛,一双眼光射寒星,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顾久而久之,大家便渐渐把这与他人名不符的名字给忘了,只有左县令每每唤他阿锦。

县令接过小婢递上来的茶水,轻抿一口问笑着问道:“怎么是事情还没有头绪”

李锦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确实还没有头绪,还求大人指点一二。”

左县令还是笑:“果真被猜着了。”

这笑令李锦摸不着头脑,“大人你怎么会猜准了我今日必来”

左县令摆摆手说:“不是我,是阿言。他今晨听说了事情之后,料定了你今日必进左府。”

“大公子”李锦了然。

6.第六次9.第九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17.第十七次21.第二十一次3.第三次15.第十五次24.第二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23.第二十三次8.第八次16.第十六次18.第十八次10.第十次19.第十九次12.第十二次21.第二十一次3.第三次13.第十三次21.第二十一次12.第十二次16.第十六次1.第一次16.第十六次6.第六次1.第一次13.第十三次2.第二次23.第二十三次24.第二十四次16.第十六次3.第三次23.第二十三次10.第十次16.第十六次4.第四次6.第六次12.第十二次3.第三次13.第十三次7.第七次1.第一次25.第二十五次21.第二十一次17.第十七次12.第十二次19.第十九次20.第二十次4.第四次10.第十次15.第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3.第三次10.第十次26.第二十六次12.第十二次17.第十七次1.第一次24.第二十四次1.第一次8.第八次2.第二次8.第八次4.第四次9.第九次23.第二十三次23.第二十三次4.第四次3.第三次10.第十次14.第十四次20.第二十次2.第二次6.第六次15.第十五次13.第十三次6.第六次1.第一次6.第六次15.第十五次15.第十五次7.第七次6.第六次1.第一次26.第二十六次24.第二十四次7.第七次22.第二十二次2.第二次4.第四次24.第二十四次5.第五次5.第五次18.第十八次13.第十三次
6.第六次9.第九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17.第十七次21.第二十一次3.第三次15.第十五次24.第二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23.第二十三次8.第八次16.第十六次18.第十八次10.第十次19.第十九次12.第十二次21.第二十一次3.第三次13.第十三次21.第二十一次12.第十二次16.第十六次1.第一次16.第十六次6.第六次1.第一次13.第十三次2.第二次23.第二十三次24.第二十四次16.第十六次3.第三次23.第二十三次10.第十次16.第十六次4.第四次6.第六次12.第十二次3.第三次13.第十三次7.第七次1.第一次25.第二十五次21.第二十一次17.第十七次12.第十二次19.第十九次20.第二十次4.第四次10.第十次15.第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3.第三次10.第十次26.第二十六次12.第十二次17.第十七次1.第一次24.第二十四次1.第一次8.第八次2.第二次8.第八次4.第四次9.第九次23.第二十三次23.第二十三次4.第四次3.第三次10.第十次14.第十四次20.第二十次2.第二次6.第六次15.第十五次13.第十三次6.第六次1.第一次6.第六次15.第十五次15.第十五次7.第七次6.第六次1.第一次26.第二十六次24.第二十四次7.第七次22.第二十二次2.第二次4.第四次24.第二十四次5.第五次5.第五次18.第十八次13.第十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