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四次

屋外的夜黑的彻底,平静的江面只泛着淡淡的月光,台上的灯芯愈燃愈短,屋子里有人开始犯了困意。

许欢喜偷偷注意着周围一切,要是有人注意到她就会发现,这段时间里一副简简单单的寒山图也不过完成了七七八八,还甚至有股消遣的意味在里头。

可惜左初和青衣女子的注意全都放在了他们那正在打盹的主子身上,为了不使主子着凉,青衣女子开始挑起了屋内的炭火。

瞅着这个时机正好,许欢喜乌溜溜的眼珠一转,要是这霸道主子睡着了,她不就可以趁此溜了么。

许欢喜还没来得及乐,就看见左初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眼里尽是澄澈。

莫不是能够让她走了?

想到这个可能,她里心一喜,两只眼睛开始放光。

屋子并不是很大,空气中还飘浮着好闻的香气。左初和青衣女子耳语几句之后便朝着她走来。许欢喜心里有点紧张,但还是假装自己正在认真作画没有开小差。

“小喜你结束了吗?”耳边传来左初干净的男孩儿音。

许欢喜呼吸一紧,有点捏着嗓子,“快好了,还剩个落款诗词。”

左初点点头,也没看她的画做了个手势示意她跟他出去。

许欢喜懂他的意思,是不想打扰到他主子休息。于是便靠了笔,跟在左初身后出了屋子。

不同于屋子里面,屋外没有暖炉,风肆意的穿过船只的肩甲,在廊里面不断冲撞。

两人并肩在船廊上走,气氛有些安静,一时间竟没人打破这局面。

许欢喜倒是想先开口,可终归还是摸不透一个才认识几个时辰的人的性子,也不清楚对方究竟是怎么样打算处理她的事情,所以便作罢。

还是左初先开口,他偏头,把目光凝聚在她的脸上,语气有些犹豫说:“公子睡着了,今天晚上估计是没办法看这画了,要不然……”

“明日,明日尚可。”许欢喜在对方停顿之间插话,频频点头。

雪亮的小眼睛明晃晃的挂着几个大字,快点放我走吧!

昏暗的暖烛光照上左初白皙的脸庞,意外的迷人,让许欢喜有一瞬间的晃眼,但现在什么事情也大不过她想回客栈的心。

摆在许欢喜眼前的男色说话了:“若是等上明日那就还是请小喜到隔壁房间休憩一夜,明日待公子醒后再去见他。”

什么?隔壁?

许欢喜心一抖,内心十分抗拒的摇头,面上还是一副皱眉深思的模样,“初哥,带我完成这画便该回家去了,如今这般夜色里,娘见我迟迟未归该急坏了。还望初哥理解小弟一片心。”

“这般……”左初还想挽留她。

许欢喜打断他,“初哥放心,你想携带小弟的心小喜记住了,但小喜不是死皮懒脸的人,今日公子这般所为明显是轻视我,文人一身傲骨,断不会被利欲所束缚,今日之事若非家中窘境断不会向初哥提起。”

“小喜你……”左初听她一番话,本想反驳,却还是住了嘴,清明的眼眸了泛着幽深的夜色。

许欢喜接着说,“待我回去之后定不会忘了初哥今日待我之好,若明日公子醒来见了我的画还要见我,那便是缘分,初哥派人到这个地方找我。若是一觉之后公子漠不关心,那便当作今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初哥就当小喜才疏配不上做公子的随从吧。”

许欢喜转身进了屋,写下了一串地名,转身交给身边的左初。

左初接过手里的纸条,还是掀唇问出了:“小喜你真执意如此?”

夜晚的江面凉意更深,许欢喜感到寒意,缩了缩脖子,不由得束紧了腰带。

她轻笑了一声,依旧是不卑不亢的语气,“自古文人多傲骨,可能就是这般吧。”

她撑着栏杆眺望江面接着说:“初哥,我该回去了,若日后相见,你左初依旧是我的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惜,要知道我们矮个子家族是不会轻易认输的。”

后半句话许欢喜想用来调节一下气氛,可惜没起作用。这样干净纯真的如同大男孩用般的男子,实在是让人心生喜欢。

左初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最终还是重重的点头,半天之后说了句:“待明日公子醒来一定会喜欢你的画,我们还会再见的。”

“但愿吧。”

她耸耸肩,笑。

船开始靠岸,许欢喜转身看着那个目送她离开的人,心里泛起了暖意,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最后还是心一狠,转身走了。

瘦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

下了船后的许欢喜显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里还是有点惋惜,这么俊美的跟班为什么她就从来没有过呢!

不得不说她真打心底喜欢左初,腼腆的小少年,一调戏就会脸红,简直不能再可爱了。这就是为什么一开始许欢喜会愿意跟她走的原因,可偏偏这么可爱的人居然有个动不动就要她命的主子,果然落差太大,她还是灰溜溜的回来了。

想到左初许欢喜就不免联想到另外一个人,算算日子,许欢喜心一提,自己果然是忘记了一件天大的事情,她匆忙加快了回客栈的脚步,整个人在夜色里穿梭,一反去时的散漫。

一刻钟后,许欢喜回到了客栈,因为一路上走的有些急,所以呼吸喘个不停。

她撑着客栈门口的石门喘气,抬眼见就瞧见了一个人影坐在客栈里头。

夜已经深了,客栈的大堂早已经空荡荡,除却打着瞌睡的小二,剩下的就是那个引人注目的胖姑娘了。

许欢喜走前去,看着满桌装过菜和馒头的碗和盘子,顺了口气,喊了句:“小绿衣。”

没想到这一唤眼前人猛一抬头,接下来就是一大串哀嚎声。

“小姐,我找你找的好苦啊,你怎么说走就走也不带上我,人家一个人在府里无依无靠,被人欺负了也没人管,哇,小姐我可找找你了……”

即便从小和绿衣一起长大,早已经适应了她的性子,如今这般场面倒也实在是把许欢喜吓得够呛。不远处靠着柜台打瞌睡的小二听见着声音,整个人猛地一抖,脑袋砸上桌子。

许欢喜见着眼前靠在她怀里的人,叹了口气哄道:“好啦好啦,你这不是找到我了?再说了,家里有我娘护着你,谁敢欺负我的小绿衣。”

绿衣依旧是哭哭啼啼的在许欢喜怀里不肯撒手,小二半梦半醒的望这看了一眼,就看见一个如壮汉一般的丫头窝在一个小姑娘怀里,画面尤为惊奇。

小二揉揉眼睛,心里暗道,我一定是在梦里,还没睡醒。

21.第二十一次13.第十三次16.第十六次6.第六次2.第二次7.第七次16.第十六次11.第十一次8.第八次13.第十三次13.第十三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16.第十六次7.第七次8.第八次26.第二十六次19.第十九次16.第十六次16.第十六次13.第十三次24.第二十四次3.第三次6.第六次20.第二十次15.第十五次18.第十八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18.第十八次23.第二十三次7.第七次8.第八次24.第二十四次2.第二次1.第一次19.第十九次18.第十八次17.第十七次8.第八次8.第八次18.第十八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7.第七次10.第十次1.第一次15.第十五次19.第十九次5.第五次22.第二十二次2.第二次7.第七次25.第二十五次13.第十三次4.第四次6.第六次3.第三次15.第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21.第二十一次2.第二次9.第九次19.第十九次2.第二次11.第十一次3.第三次25.第二十五次12.第十二次21.第二十一次5.第五次7.第七次7.第七次20.第二十次1.第一次19.第十九次24.第二十四次19.第十九次14.第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9.第九次17.第十七次22.第二十二次23.第二十三次2.第二次2.第二次18.第十八次5.第五次24.第二十四次6.第六次22.第二十二次12.第十二次24.第二十四次4.第四次
21.第二十一次13.第十三次16.第十六次6.第六次2.第二次7.第七次16.第十六次11.第十一次8.第八次13.第十三次13.第十三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16.第十六次7.第七次8.第八次26.第二十六次19.第十九次16.第十六次16.第十六次13.第十三次24.第二十四次3.第三次6.第六次20.第二十次15.第十五次18.第十八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18.第十八次23.第二十三次7.第七次8.第八次24.第二十四次2.第二次1.第一次19.第十九次18.第十八次17.第十七次8.第八次8.第八次18.第十八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7.第七次10.第十次1.第一次15.第十五次19.第十九次5.第五次22.第二十二次2.第二次7.第七次25.第二十五次13.第十三次4.第四次6.第六次3.第三次15.第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21.第二十一次2.第二次9.第九次19.第十九次2.第二次11.第十一次3.第三次25.第二十五次12.第十二次21.第二十一次5.第五次7.第七次7.第七次20.第二十次1.第一次19.第十九次24.第二十四次19.第十九次14.第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9.第九次17.第十七次22.第二十二次23.第二十三次2.第二次2.第二次18.第十八次5.第五次24.第二十四次6.第六次22.第二十二次12.第十二次24.第二十四次4.第四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