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六次

相比起面前的地方,绿衣还是比较关心自家小姐的安危。

绿衣走近她,用没撑伞的那只手扯了扯小姐的披风,语气有些糯糯道:“小姐我们回去吧。”

可惜对方不听劝,话刚说出口,披风就从手上溜走了,绿衣只好无奈的叹气。她把伞合了,乖乖的跟着许欢喜。

许欢喜径直走向一家年代十分久远的门户,门已经泛着暗色,却莫名让人感受到古朴陈旧的大气。她伸手握着门上的铜环,前后甩着敲了三次便停了下来,原定站定等待着,动作老练娴熟。

身后的风雪依旧不断的吹刮着,好一会儿才有人来开门。

门从里面被拉开,一个年迈的女声传了出来:“呦,是小喜啊。”

许欢喜见门开了,笑吟吟地走前去,挽着女人的手臂,甚是亲密。

“感觉好久没见您了,有点想您。”

女人嗔道:“就你嘴甜,你哪是想我了,又有事情来找我吧。”

心思被看破,许欢喜尴尬的挠挠头,露出小女儿家的娇态,“孙大娘,你知道干嘛还拆穿人家嘛!多伤人家心呢。”

孙大娘的手掌附在许欢喜的手上,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语气里尽是揶揄:“行啦,大娘不吃你这一套,改明儿啊叫你大明哥试试,保准给你打回好几只野味回来。”

孙大娘嘴里的大明哥是她的儿子,皮肤黝黑,长的高大威猛,就是一张脸常年不笑,现在还没成家。孙大娘跟许欢喜聊过这个话题,镇上有个传谣,大明皮相好,结实有耐力,老一辈的人都说这是会疼媳妇的长相,哪个姑娘看了他也脸红心跳。可惜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孙大娘发现大明好像不会笑,永远只是瞪着两个眼珠呆愣愣的看着你,不管说什么做什么永远只有这一副表情。

这件事不仅孙大娘发现了,镇上的人都发现了,谣言愈传愈广,内容也愈传愈荒唐。从一开始的不会笑,演变成为大明因为半夜要变成鬼四处漂泊,白日里五官变不回来,久而久之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原本这种胡话也没人信,只当个谣传,结果后面居然有人拍着胸脯说真的半夜见到过大明一个人游走在街上,脸色惨白,披头散发,甚至转头对他恐怖一笑。

孙大娘说,她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哪儿来什么鬼不鬼的,纯粹是镇上的人瞎胡闹,倒是这样一来大明的婚事就成了她心头大石。

“行了,大娘你别打趣我了,我脸皮薄的很。”许欢喜依旧挽着大娘的手臂进了门,朝着她嘟了嘟嘴,胡乱叉着话题,“大明哥呢这么大雪天又出去了”

“是哟,这下雪天他也闲不住,早上我给拦了,结果这孩子我是拦也拦不住,拿他没办法,只能又给他蹦跶到山里去了。”孙大娘进了屋,正要给许欢喜倒杯茶,发现她身后跟了个姑娘,从体型看上去挺结实的。

“小喜这位姑娘是……”

许欢喜正吃着孙大娘刚端上来的糕点,听到这话微微一愣,看见身后的绿衣才想起来,手掌一拍脑门,一把拉着绿衣的手给孙大娘介绍:“都怪我这记性,来大娘,这是我从小到大的玩伴,叫绿衣,功夫虽然不算好,但是保护我是没问题的。”

孙大娘端了两杯茶出来,叫绿衣一起坐,“绿衣姑娘还懂武功啊,姑娘家家的很不错了,是个大侠的好料子。”

绿衣这么被人夸,显得十分腼腆,好在脸上的皮肤微黑,能够遮挡已经晕开了的桃花色。

“我只是打小跟师父学了几套糊弄人的功法还算不上什么大侠,大娘您高看我了。”

孙大娘又说了几句,和许欢喜二人聊得正欢乐,从东家长唠到西家短,可惜绿衣一句也没听进去,整个过程中都在用眼神拼命示意自家小姐:小姐,别忘了你来的目的!目的!

可惜,许欢喜听着孙大娘嘴里的趣闻都是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的,一时间入了迷,根本没顾的上自己的小丫鬟使给自己的眼色。

到了正午,阳光已经开始慢慢融化了屋檐上的雪,成水滴答滴答的沿着瓦片滑落,蓄在一起落成了一滩水渍,阳光一晒,便消失的了无痕迹。

看见时间的许欢喜刚从家长里短里反应过来,结果就对上了绿衣哀怨的眼神,看得许欢喜心里毛毛的。她正有打算向孙大娘告辞离开,就听见了孙大娘热情的挽留。

“小喜,看现在已经正午了,你们两个姑娘家就留在我这老婆子这里吃个饭,也算陪陪我,儿子和丈夫都不在家,一个人在家未免太孤单了些。”

盛情难却,许欢喜无奈看了绿衣一眼:大娘话都说道这份上了,我们总不好一走了之吧。

绿衣趴在桌上,收到了许欢喜眼神示意后,气鼓鼓的把头转了个背对着许欢喜的方向,鼻孔里发出“哼”的一声。

小姐你敢说你不是因为想把故事听完结局才留下来的吗,居然还拿大娘做借口,果真是虚伪的小姐!哼!

嘶,绿衣抬起自己压了好久的手臂,感受了一下已经失去知觉的滋味之后,换了只手接着靠,任由这只瘫痪着的手臂直挺挺横杠在桌面。

许欢喜看这样子就知道这妮子堵着气呢。见她这副气鼓鼓的模样,心里不觉好笑。

算了,回去之后哄哄她,现在先把正事打听完。

孙大娘离开以后,许欢喜一路跟着她到了厨房。

其实孙家不大,就是正常农户家的规格,厨房转个角就看见了。

许欢喜上前,看着孙大娘正在剁着猪肉,大块肥腻腻的肉不断的被分割开了,均匀圆润躺在案板上。

孙大娘见许欢喜进来,两只抓过猪肉的手蹭了蹭围裙,声音质朴极了,安慰许欢喜道:“小喜饿了饭刚开始准备,要不然你先到外面吃些糕点填填肚子”

“不用,我还不饿呢。大娘我进来找你有点事情。”许欢喜笑着说。吃了一上午糕点,她现在不仅不饿甚至还有点饱胀感。

“事情要是不急的话等大娘把这顿饭做完再说可以吗”孙大娘皱着眉,生怕自己待会一个不小心给回答错了问题,所以找着迂回路线。

许欢喜笑吟吟的摆手道:“不用,我就跟你聊聊家常,怕你一个人做饭无聊,我过来陪陪你。”

“那感情好,喜丫头你倒真会体贴人,不像大明。”孙大娘翻着锅里的菜,一时间有些感慨,“果然还是生个女儿好,听话懂事还体贴人,生个儿子从小到大还气得慌。”

许欢喜找了个小凳子,搬着它坐在烧柴火的前面,边和孙大娘聊着天边往里面送着柴火。

火苗染得旺,许欢喜烤着火,身体暖了的同时寻思着这个问题要怎么问才能显得不那么唐突。

“小喜,小心火柴掉出来啊。”孙大娘看着她发呆有些担心。

“啊?哎!”许欢喜反应过来,连忙把将要掉下来的柴火匆匆塞了回去。

12.第十二次24.第二十四次24.第二十四次19.第十九次2.第二次13.第十三次18.第十八次6.第六次3.第三次24.第二十四次15.第十五次14.第十四次1.第一次24.第二十四次26.第二十六次13.第十三次6.第六次23.第二十三次17.第十七次22.第二十二次22.第二十二次21.第二十一次6.第六次17.第十七次25.第二十五次23.第二十三次17.第十七次4.第四次5.第五次20.第二十次23.第二十三次19.第十九次16.第十六次26.第二十六次3.第三次6.第六次26.第二十六次2.第二次10.第十次8.第八次14.第十四次19.第十九次17.第十七次24.第二十四次7.第七次10.第十次18.第十八次15.第十五次3.第三次21.第二十一次22.第二十二次3.第三次1.第一次5.第五次7.第七次6.第六次11.第十一次20.第二十次15.第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4.第四次19.第十九次12.第十二次19.第十九次11.第十一次2.第二次21.第二十一次26.第二十六次18.第十八次18.第十八次6.第六次13.第十三次12.第十二次7.第七次17.第十七次21.第二十一次8.第八次19.第十九次20.第二十次21.第二十一次20.第二十次3.第三次3.第三次6.第六次11.第十一次7.第七次6.第六次21.第二十一次22.第二十二次2.第二次22.第二十二次17.第十七次3.第三次1.第一次20.第二十次
12.第十二次24.第二十四次24.第二十四次19.第十九次2.第二次13.第十三次18.第十八次6.第六次3.第三次24.第二十四次15.第十五次14.第十四次1.第一次24.第二十四次26.第二十六次13.第十三次6.第六次23.第二十三次17.第十七次22.第二十二次22.第二十二次21.第二十一次6.第六次17.第十七次25.第二十五次23.第二十三次17.第十七次4.第四次5.第五次20.第二十次23.第二十三次19.第十九次16.第十六次26.第二十六次3.第三次6.第六次26.第二十六次2.第二次10.第十次8.第八次14.第十四次19.第十九次17.第十七次24.第二十四次7.第七次10.第十次18.第十八次15.第十五次3.第三次21.第二十一次22.第二十二次3.第三次1.第一次5.第五次7.第七次6.第六次11.第十一次20.第二十次15.第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4.第四次19.第十九次12.第十二次19.第十九次11.第十一次2.第二次21.第二十一次26.第二十六次18.第十八次18.第十八次6.第六次13.第十三次12.第十二次7.第七次17.第十七次21.第二十一次8.第八次19.第十九次20.第二十次21.第二十一次20.第二十次3.第三次3.第三次6.第六次11.第十一次7.第七次6.第六次21.第二十一次22.第二十二次2.第二次22.第二十二次17.第十七次3.第三次1.第一次20.第二十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