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人死后,亡魂便会沉睡,古有六道轮回,百年为一世,百世为一轮回,六道轮回之后,沉睡的亡魂便会苏醒,忘却前身,转世投胎。

···

剑魂大陆,魔兽山谷上空。

“紫云剑圣,我凌皓来报仇了。”一个满头白发的男子盯着眼前的老人说道,话里没有丝毫感情流露出来,脸上一片淡然,不知其喜怒。

“9年了,你还是来了,那个魔女真的对你那麽重要?”那个仙风道骨的紫云剑圣说道,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没有一点敌意。

“紫云剑圣,我敬你是老前辈,为大陆做了许多贡献,但是你错就错在杀了雪儿,更不该在杀了雪儿后还放了我,在你杀雪儿时我就发过誓,一定要你血债血偿,魔女怎么了,谁说修炼黑暗魔剑的就是魔,只要有一颗善良的心就是正道。”凌皓变得激动起来。

“看来你是不会回头了,如果再过上几年,以你的资质我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但是现在,哼,只能怪你太心急了。”说完,紫云剑圣全身爆发出正紫色的光芒,光芒一丝不漏的全都凝聚到了手里,一把正紫色的剑出现在了他的手里,和原来爆发出的光芒颜色一样,在剑的剑柄与剑身间有一颗正紫色的珠子,与剑浑然一体,“此剑号曰紫云。”

“回头?哈哈,在你挥剑杀向雪儿时,我就注定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你现在叫我回头,不觉得太晚了么?”凌皓大笑起来,全身放出一白一紫两道光芒,各占半边,然后光芒便像紫云剑圣那样全部集中到了手里,一柄奇怪的剑出现在了他手里,以中心两分,包括剑魂在内,一面是淡紫色的,另一面是雪白色的,“此剑号曰皓雪。”

“皓雪剑?你还是忘不了她啊,那就战吧,我虽然比你高一个级别,但是你有和他一样的白色能量,我也不敢托大,看剑。”紫云剑圣说着挥剑向前一斩,一道正紫色的剑气向前冲去。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你亡,我是不可能让你看见明天的太阳的。”凌皓把皓雪剑放在胸口。

“叮··。”剑气刚碰到皓雪剑便消散了,凌皓看着紫云剑圣道:“不用热身了,我不想拖时间。”

紫云剑圣大笑几声:“年轻人真是没耐心,好,那就如你所愿...”只见紫云剑忽然颤抖起来,一道道紫气飘散出来,环绕在紫云剑圣周边。

“‘天地间,问之最强者谁,唯‘意’是也,天下剑法,各有千秋,唯‘境’不破。’意境剑歌。”随着紫云剑圣的话,散发出来的紫气渐渐凝成了这些字。

“凌皓,这就是500年前独孤剑圣的‘意境’剑歌,你打不过我的。”

“哼,每个人都只有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剑歌,那是要靠自己领悟,前人的剑歌固然利害,但不适合自己的剑歌是发挥不出其威力的。”凌皓看着紫云剑圣冷笑道,眼中满是讥讽与不屑。

“满嘴胡言,凌皓,你作为一个后辈,哪里轮到你来评论前人的剑歌。”

“哼哼,无知的人真可笑,那就让你看看真正的剑歌。”

“‘笑与泪,爱与恨,感悟世间沧桑。心已死,梦已碎,了悟爱恨情愁。’皓天剑歌。”只见凌皓手中的皓雪剑放出两道光芒,一白一淡紫,分别凝成这两句话。凌皓的声音在山谷间回荡,犹如天神一般,紫云剑圣如受重击,脑中‘嗡嗡’作响,护体的‘意境剑歌’被‘皓天剑歌’紧紧的压制在身体一丈方圆。

“紫云剑圣,这就是自己领悟的剑歌所特有的‘威压’,哈哈,人们为了找到前人留下的剑歌不惜互相残杀,兄弟反目,到头来反而断送了走上剑道巅峰的机会,可笑,可笑啊。”凌皓看着蜷缩在剑歌的包围圈内脸色苍白的紫云剑圣,大笑道。

“难道真是我错了?”紫云剑圣心里想到。

“当然是你错了,紫云剑圣,知道你为什么停留在剑圣中期几十年再寸步难进吗?就是因为前人的剑歌束缚住了你,而你还把它当宝,哈哈。”

听了凌皓的话,紫云剑圣猛然抬头,惊恐的看着凌皓,一脸不可思议。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在我的皓天剑歌笼罩的范围内,没有别人剑歌威严干扰或一些特殊物品抵挡,我就是这里的神。”凌皓看着紫云剑圣的表情笑着解释到,“不要试图逃跑,没用的,我可以提前知道。”

“那我就和你同归于尽。”紫云剑圣看着一脸笑意的凌皓猛然爆发,手持紫云剑冲了过来,‘意境剑歌’再度收缩,笼罩在一米之内护体,因为他知道用剑歌攻击是没用的。

看着冲过来的紫云剑圣,凌皓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虽然他的‘皓天剑歌’完克紫云剑圣的‘意境剑歌’,还知道紫云剑圣的心理,但两个人的实力差距还是摆明着的,毕竟紫云剑圣可是在剑圣中期待了几十年,已经无限接近巅峰,而凌皓则只是剑圣前期,即使有了剑歌、剑魂和心理上的绝对优势,也只比经验丰富的紫云剑圣占点上风。

彭...

两兵相接,迸发出了无穷的能量,充斥在天地间,无法散去,化成了无尽的紫色笼罩住了整个魔兽山谷。

落地城...

一个老头满脸沧桑,躺在藤椅里目光呆滞的看着魔兽山谷的方向,仿佛可以看到哪里的一切,最终叹了口气:“终究无法阻止他...。”

白日峡谷...

一位美妇人满脸泪痕,不住的抽泣:“为什么还要去...。”

天纹城...

凌亮看着手中的剑心,不住的摇头,“和当年你的父亲一样,这么固执,希望你别走他的老路...”

魔兽山谷上方,激战已经接近白热化,无穷的能量肆意乱窜,凌皓口中吐出了鲜血,他终归还是小瞧了紫云剑圣,但是他知道,今天不会败,无论用什么方法...

“啊!”

凌皓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一声大吼山河碎。

“雪儿,曾经答应过你不再用这禁忌之法,今天,我可能要失约了...。”淡淡的自言自语,凌皓目光变得热烈起来,接下来是死战...

终归是为了她,一切都要从此画上句号...

第十二章 这也叫学院?第三十三章 魔法阵第三十三章 魔法阵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十章 青雨魔法学院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十三章 开学了!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十四章 魔法师?第十九章 剑灵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一章 剑魂大陆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一章 剑魂大陆第三十三章 魔法阵第三十一章 滚!!!第三章 十年第一章 剑魂大陆第十四章 魔法师?第四章 小冲突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十六章 出发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十三章 开学了!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六章 战斗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十六章 出发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引子第二十章 绑架?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儿第三十一章 滚!!!第十三章 开学了!第十八章 信念之战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十八章 信念之战第三十三章 魔法阵第八章 一柄破剑引子第十九章 剑灵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十九章 剑灵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十章 青雨魔法学院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十四章 魔法师?第三章 十年第四章 小冲突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四章 小冲突第十一章 考验第三十三章 魔法阵第七章 御剑诀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
第十二章 这也叫学院?第三十三章 魔法阵第三十三章 魔法阵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十章 青雨魔法学院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十三章 开学了!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十四章 魔法师?第十九章 剑灵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一章 剑魂大陆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一章 剑魂大陆第三十三章 魔法阵第三十一章 滚!!!第三章 十年第一章 剑魂大陆第十四章 魔法师?第四章 小冲突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十六章 出发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三十四章 傻逼,爷会飞第十三章 开学了!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六章 战斗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十六章 出发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引子第二十章 绑架?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二章 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决心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儿第三十一章 滚!!!第十三章 开学了!第十八章 信念之战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十八章 信念之战第三十三章 魔法阵第八章 一柄破剑引子第十九章 剑灵第二十三章 接下来,由我来守护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十九章 剑灵第十五章 一个月的修炼第三十二章 敌袭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二十四章 饮血第十章 青雨魔法学院第八章 一柄破剑第九章 天谴巨犀第十四章 魔法师?第三章 十年第四章 小冲突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四章 小冲突第十一章 考验第三十三章 魔法阵第七章 御剑诀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