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凶威

武英殿。

地龙翻身对出殿造成的影响,竟是最小的。

除了已经收拾齐整的满地狼藉外,宫殿连条裂缝都没有。

此刻,自龙帐出来的林如海、韩琮、张谷、李晗四人来至此,面见元辅韩彬。

林如海脸色凝重,韩琮、张谷、李晗更是不加遮掩的面带担忧,神情晦暗不明。

便是韩彬,在得知方才金帐中发生的事后,也神情肃穆目光深沉。

他们这些人,便是遭遇天大的祸事也不怕,都自信有足够的心性和手段度过难关。

唯有,帝王身上出现的变故,会让他们束手无策,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也着实令他们措手不及。

“倒也不必太过担忧,邃庵公方才的一方直面谏言,皇上还是听了进去的。再者,天子乃圣君,心存伟志,一步步熬至今日,不会轻易被伤痛打垮。”

林如海轻声宽慰道。

士气着实太低落了,便是好事多磨,他们遭遇的挫折磨难,也太多了些。

而眼下所遭遇的,是他们这些被景初旧臣称为新党中人,有史以来遇到的最大的难关。

“荆朝云,要出山了。”

韩彬一直未开口,甫一开口,便是石破天惊之言。

荆朝云何人也?

景初旧臣之魁首,便是此刻,门生故吏依旧遍布天下。

而且,他始终占据着军机处一席之位,数次上书乞骸骨,隆安帝都未放他离去。

原是准备困住他,一点一点将他的党羽削尽,尽量减少动荡。

但谁又能想到,今日之变故?

隆安帝若是康健之人,那自不必多说,甚么难关都不怕,君臣齐心,万重高山也终成平地。

可眼下……

隆安帝成了一个瘫痪的废人,时刻遭受巨大的痛苦,甚至用上了阿芙蓉……

前朝所记吸食阿芙蓉之人的下场,他们谁人不知?

更不用说,一个当着军机大臣,失禁便溺的天子,颜面何存?

这个时候,君臣之间再难复先前之信任。

隆安帝所想的,也不会再以天下黎庶为先,而是要以皇权稳固为先。

所以,新党,要有人来抗衡!

除了荆朝云,谁还能抗得住韩彬、林如海、韩琮这般巨擘人物?

唯有荆朝云。

张谷长叹息一声,晦暗道:“元辅,新政还有望否?”

韩彬瞪眼喝道:“公瑾何出此等败志之言?皇上会不会更改志向,要看我等到底如何操持朝政!我等所为有成,则新政有望。若连我等都轻易言弃,则新政必败!”

张谷默然,李晗轻声道:“元辅,今时外面已经有传言,此等天灾,乃新政之祸。新政乃孽政,故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韩彬闻言面色大变,厉声道:“这等诛心妖言,绝不允许传散!”

说罢,看向林如海道:“如海,此事你亲自盯着,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可大意!这谣言不仅要将我等置之死地,更是直接指向天子!”

获罪于天的天子,那还叫天子么?!

林如海亦是面色肃煞,点头道:“果然,一逢大乱,牛鬼蛇神就都跳出来生事了。只是,未免太过不自量力了些。”

韩彬沉声道:“老夫相信你的手段,如海,朝事你多费些心,老夫这段时日,多往天子处走走,多与皇上开解开解。此事,比甚么都重要。另外,你书信一封与贾蔷,让他务必多弄些粮食回来,多多益善!今年,无论如何都要熬过去!”

林如海应下后,韩琮开口问韩彬道:“元辅,皇上未立皇子监国,而是由皇后念诵奏折,代皇上朱笔批阅。纵然有担心诸皇子难当大任之忧,可是若开了后宫干政之始,绝非国之幸事。”

这又是一桩棘手的事,韩彬眉头拧在一起。

林如海思量稍许,缓缓道:“邃庵,皇后贤德温庄,乃世之贤后也。由她代天子掌印批阅,未必是件坏事。”

此言并非没有道理,换作皇子监国,当头第一自然就是大皇子宝郡王。

若是李景监国……执拗起来怕是能让几个军机大学士拿头撞墙。

自负到那等地步的人,少见。

换做李时的话……

虽然当下李时口口声声站在新政这边,但其心性又如何能瞒得过韩彬、林如海等当朝巨擘的眼睛?

李时骨子里,仍是对太上皇那一套顶礼膜拜。

隆安帝纵然起复荆朝云,也不过是为了平衡朝局势力,不至于天子被架空,后继之君成为傀儡。

可李时若上位,荆朝云势必会被大用,遭罢黜的景初旧臣,更是会一个一个的归位,新政势必毁于一旦。

李暄……就不必多提了。

韩琮却摇头道:“林相,再艰难,对于武、吕之祸,也要防患于未然。”

林如海笑道:“何至于此?今时今日,又岂是汉唐可比?皇后娘娘贤德,也未曾结交过外臣。”

韩琮沉默稍许,心道皇后是没结交过外臣,可她却结交了贾蔷,贾蔷背后牵扯的势力,连军机处都不得不谨慎对待,又何谈没有结交过外臣?

只是韩琮又明白,眼下他们几人最是需要团结安定的局面,不然新政必败,新党必亡。

因而他只道了句:“所以,要防范于未然。”

韩彬摇头道:“眼下还不当紧,皇上又非神智不明,皇后代持朱笔,圣意仍来自皇上。大夫,且先熬过今年这关罢。”

韩琮缓缓颔首,不再多言。

诸军机正议到此处,却见有军机处行走前来通告:“方才养心殿派了内侍出宫,前往布政坊荆府。”

听闻此言,诸人无不发出一声长叹。

多事矣。

这一刻,林如海心中却开始庆幸,早一日让贾蔷离京南下。

迟一日,或许就走不脱了……

更庆幸,贾蔷早在二年前,就开始为今日做准备。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

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

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亚圣之言,甚是!

天子历生死而心性转变,他林如海,亦是历经过生死之人!

……

神京东城,十王街。

恪荣郡王府,书房。

李时满脸惭愧的与三位清客致歉道:“小王前些时日怠慢了三位先生,误信了无能之辈,导致一步错,步步错,沦落今日地步。还望三位先生不计前嫌,再为孤王出谋划策。”

先前李时因为身边不断有人来投,有人好大名声,在清流士林中更是被比作“卧龙”“凤雏”。

再加上隆安帝警告,让他离那些僧不僧道不道的妖人远一些,莫要堕入下流。

所以就疏远了府上三人。

可他没想到,“卧龙”“凤雏”之流会废物到这个地步,手把手教着让他将一手好牌打成稀烂。

他原本还以为,他是隆安帝心中唯一的储君人选,不会出现变故。

纵然先前出现过一些差错,也于大局无碍。

到今日隆安帝醒来直接将监国大权托付于尹后,而非皇子时,他才登时醒悟过来。

原来远非如此!

三位清客自然不会真的怪罪李时的怠慢,除了此地,三人也无处售卖他们的屠龙术。

彼此看了眼后,三人中智谋最高者慈恩大师同李时道:“先前之事就不必多说了,眼下极要紧的,就是王爷要尽快修复在皇上心中的印象。”

李时忙道:“大师,孤王该如何去做?是否要示好林如海和贾蔷师徒?如今此师徒二人权倾朝野,炙手可热……”

话未说完,慈恩大师,秋池先生和理连先生三位幕僚就齐齐色变,一起摆手道:“万万不可!”

李时见之,脸上笑容凝滞,不解的看向三人。

秋池先生性急些,道:“林、贾师徒看似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实则已到了十死无生的绝路上。皇上若龙体康健,还能多容他们几年,总要等新政大行天下后。可如今这个局势,实看不出他们的生路何在。最多熬过今年,粮荒之威解除后,必会动手!”

李时闻言目光隐隐骇然,不解问道:“这又是何故?”

理连先生缓缓道:“一是为了防范,皇后坐大。谁都看得出,皇后从不结交外臣,唯独对贾蔷,宠爱不亚于皇子。而贾蔷背后牵扯太多,太大。皇后只要将贾蔷握在手心,其势力就不容小觑。二来,贾蔷此子着实胆大包天!不止对王爷不敬,便是对宝郡王,也没几分敬意。二皇子、三皇子之死,更是与他有直接的关系。再加上此子的确能为过人,天生奇才,可越是这样,皇上就越容不下他。连皇上对掌控这样的臣子都觉得吃力,会放心留下他给后继之君?一定会在皇上还有精力有把握下手的时候,除去他!

所以我断定,贾蔷回京之日,便是其遭难之始!等到熬过今岁艰难,贾蔷必死!”

李时闻言,倒吸了口凉气,道:“那林如海……”

慈恩大师缓缓道:“林如海,国士也。应该,能落个善终。只是,或许会成为逼贾蔷发疯的棋子……若老衲没猜错的话,荆朝云,该起复了。”

话音刚落,就听门外有心腹侍卫紧急求见。

李时叫进后,就听心腹侍卫报道:“王爷,宫里派人去了布政坊荆府。”

……

运河之上。

过了津门后,沿途繁华落去,至夜幕时,两岸渐渐看不到灯火。

贾家楼船上,休息了一夜加一个白天的女孩子们,此刻却都精神抖擞起来。

一起聚在三楼大厅内顽笑。

真的太惬意了……

寻常北地百姓人家一生也难见一回的瓜果,席面上有之。

南菜北肴,山珍美味,更是应有尽有,随意享用。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如香菱、小角儿、小吉祥还有十二小戏官里性子活泼些的,都是打着赤脚跑来跑去。

处处欢声笑语。

眼看过了子时,也无人想着回房睡觉。

这时,却见贾蔷和尹子瑜一道自房中出来,先与黛玉笑了笑后,拍手让众人看了过来,笑道:“今儿晚上有节目,大家都到窗边,打开窗户瞧着。不过卧房的窗子要先关紧了,一扇也不能打开。有开窗的都去关窗,都去检查检查。”

如晴雯、紫鹃、翠墨、莺儿、司琪、金钏等一大群丫鬟纷纷回房检查关窗,稍许而回,都十分期待的看着贾蔷。

贾蔷又呵呵笑道,将厅堂上的窗子全部打开。

黛玉啐笑了声:“大晚上的,仔细染上风寒。”

贾蔷又忙让众丫鬟取来大氅斗篷来,给诸姊妹披戴好。

他和子瑜一并走到黛玉跟前,三人并立。

其他女孩子们也都站在窗前,期待着发生甚么。

待所有人都站定后,贾蔷拇指、食指圈起放入口中,猛吹一声,发出一道清脆高亢的哨声。

随即,众女孩子们只听“砰”的一声,继而看到一道“火焰”忽然冲天而起,“咻”的一声,升至最高处后,又“啪”的一声炸开……

“哇!!!”

“老天爷!!”

“呜……哇~~~”

一道道极尽抒情的惊叹声此起彼伏,连李纨都顾不得大嫂子的形象,如女儿家一般提着裙角小跑到窗边,仰头看着漫天“繁星”。

然而这还只是第一道,随后,只听“砰砰砰”三声,三道“火焰”冲天而起,火光划破夜空,升至最高处后,“啪”“啪”“啪”的三声,整个夜空都被无数星星点点五彩缤纷的色彩填满。

莫说那些小姑娘激动的一个个发出一阵阵无意识的尖叫,贾蔷身旁的黛玉和子瑜,眼中都绽放起明亮的光芒,怔怔的看着天上的焰火。

多么希望,此时此景,能就此定格……

贾蔷得意的眉尖扬了扬,悄悄一左一右,揽入怀中……

……

后一条船上,贾母、薛姨妈、凤姐儿等在下面丫鬟们的惊叫声中,先是唬了一跳,随后问明缘由后,才打开窗子去看。

看到那一船的烟花烂漫,贾母等自是无言以对,宝玉艳羡的眼珠子都红了,对不能参与其中气抖冷。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 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而凤姐儿更是直接哭了起来,这样好顽的事,居然不带她?!

贾母见之哄道:“明儿再放,让他们过来,到这边放完了才回去!”

自进贾家门儿就未哭过的姜英,此刻抬头怔怔的望着照亮夜空的繁华,缓缓滚落两滴泪来。

这一刻,她无比想家,想念赵国公府,想念娘亲……

……

PS:感谢新盟“老书虫麒麟”,这是老书友了。对了,欠多少更了来着?我加油加油,再努力努力,争取完本前还完!

第九百五十七章 惊闻喜讯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调第八百七十章 娘娘若生气,小子的刀只能饮血第一千零七章 爷是阿斗,却有子龙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八百九十八章 贾政续弦?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并施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调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六百九十八章 窦现,莫要给脸不要脸!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腾来!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寿第六百五十一章 林如海:蔷儿,送她早日归西第九百三十章 重赏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医第七百七十五章 辽东来人第四十二章 倒枪散第六百八十四章 苦肉计?第二十一章 招揽第二百三十七章 祸根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营 (第三更!)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二百九十七章 宁侯高义!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为贼!第三百六十章 退亲 (第一更!)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难得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五百零一章 温汤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杀人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儿欲为赵子龙?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订阅!)第一百五十六章 透露 (求订阅!求月票!)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六百八十三章 敌人的反击第五百二十五章 贾敬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爱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二百零一章 来客第二百二十九章 青石坝码头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为之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福人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玺第二百六十一章 老而不死是为贼!!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为倚剑听春雨盟主贺!)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谴第五百一十六章 帮你数数心跳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当嫡母了?!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家挂白报丧第九百六十章 脑后生反骨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难得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戏 (第五更!说到最到了啊!)第九百三十九章 帝危?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割袍断义第六十一章 没玉第七百二十六章 宁侯,老夫还有一孙女儿……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欢野的第八百九十三章 执掌教坊司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六百六十二章 发行国债?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五百零八章 生儿礼第七百八十章 千万莫要声张!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伤的宝玉 (第二更!)第六百七十章 背后黑手恪怀郡王?第四百六十六章 贼船(第三更!)第三百三十八章 客至 (第二更!)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宫等着你第三百九十七章 造化第二十六章 争命!第七百三十章 当着贾蔷的面,再打一回!第五百六十六章 绣衣卫指挥使第四百二十七章 也不是个好欺负的(第三更!求订阅!)第二百章 划清界限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动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宾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八百五十九章 杀红眼!!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圣,留一血脉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状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狭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进殿!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荣国府!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绣衣!第二百一十四章 丑闻第四百二十三章 凤危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渐生波澜起澎湃第一千零六十章 贾蔷格外会钻营第四百二十七章 也不是个好欺负的(第三更!求订阅!)第六百二十八章 走,今晚大家洗温汤!
第九百五十七章 惊闻喜讯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调第八百七十章 娘娘若生气,小子的刀只能饮血第一千零七章 爷是阿斗,却有子龙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八百九十八章 贾政续弦?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并施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调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六百九十八章 窦现,莫要给脸不要脸!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腾来!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寿第六百五十一章 林如海:蔷儿,送她早日归西第九百三十章 重赏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医第七百七十五章 辽东来人第四十二章 倒枪散第六百八十四章 苦肉计?第二十一章 招揽第二百三十七章 祸根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营 (第三更!)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二百九十七章 宁侯高义!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为贼!第三百六十章 退亲 (第一更!)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难得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五百零一章 温汤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杀人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儿欲为赵子龙?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订阅!)第一百五十六章 透露 (求订阅!求月票!)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六百八十三章 敌人的反击第五百二十五章 贾敬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爱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二百零一章 来客第二百二十九章 青石坝码头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为之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福人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玺第二百六十一章 老而不死是为贼!!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为倚剑听春雨盟主贺!)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谴第五百一十六章 帮你数数心跳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当嫡母了?!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家挂白报丧第九百六十章 脑后生反骨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难得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戏 (第五更!说到最到了啊!)第九百三十九章 帝危?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割袍断义第六十一章 没玉第七百二十六章 宁侯,老夫还有一孙女儿……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欢野的第八百九十三章 执掌教坊司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六百六十二章 发行国债?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五百零八章 生儿礼第七百八十章 千万莫要声张!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伤的宝玉 (第二更!)第六百七十章 背后黑手恪怀郡王?第四百六十六章 贼船(第三更!)第三百三十八章 客至 (第二更!)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宫等着你第三百九十七章 造化第二十六章 争命!第七百三十章 当着贾蔷的面,再打一回!第五百六十六章 绣衣卫指挥使第四百二十七章 也不是个好欺负的(第三更!求订阅!)第二百章 划清界限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动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宾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八百五十九章 杀红眼!!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圣,留一血脉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状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狭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进殿!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荣国府!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绣衣!第二百一十四章 丑闻第四百二十三章 凤危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渐生波澜起澎湃第一千零六十章 贾蔷格外会钻营第四百二十七章 也不是个好欺负的(第三更!求订阅!)第六百二十八章 走,今晚大家洗温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