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陆可薇知道自己误会了聂浩然,心情总算转悲为喜,她缓缓坐在阶梯上,继续静静听着楼下两个大男人对话……

“你是我的好朋友,可薇来找你,难道你就不会帮我说话、挽留住她吗?”聂浩然激动的责问着姚正国。

“我帮你说了。”

“说什么?”

“我说你又不是考古系的男人,怎么会对前妻念旧呢。”

“考你的头!你只会越帮越忙。”听好友胡说一通,聂浩然剑眉纠结在一起。

“唉,爱情这档事,只有当事人自己面对面讲清楚才行。这怎么能怪我呢?根本就是你的错,谁教你的个性太闷了。”看他生气,姚正国忍不住在心中偷笑。

“重点是她有没有告诉你她要去哪里?去找谁?”聂浩然瞪着他,耐性濒临失控边缘。

“你真的担心她喔?”姚正国探问。

“废话!我四处派人去找她,四天都没她的消息,我急得都快冒出白发了!”

看好友是真心爱着陆可薇,姚正国正打算泄露她的行踪,突然,楼梯上发出一阵啪哒、啪哒的脚步声响走下来。

两人一愣,等下楼梯的人儿一现身,聂浩然惊讶地看着她。

“可薇?原来你在这里?”他三步并两步上前抱住她。

姚正国见状也松了一口气,笑出来。

才四天不见,聂浩然便感觉怀中的她瘦了一圈,脸色苍白眼下还有黑影。都是自己让她受委屈了,他心里内疚自责不已。

“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看见他下巴长出青髭,神色憔悴颓废,她眼眶泛红,鼻子一酸,心疼地忍着泪摸了摸他的脸颊。

“傻瓜!颜澄莉来找你,跟你乱讲一通,你为什么不找我求证就先走了?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多担心?”

“因为我先看见你们抱在一起,又看见你刻意躲开我和她讲电话,还说什么‘请给我一点时间,我要和她沟通’……我以为你真的还爱着她,为了不令你陷入为难,所以才会……”

疼惜地揉了揉她的发丝,他紧紧拥着她,像要把她融入自己的怀里,永远不要分开。

“不是这样的,因为她说很想念达达,要我带达达跟她见面,不然她可能会想不开跳楼自杀,我不敢刺激她,只好说我要跟老婆沟通……”

“原来是这样。”她恍然大悟的点头。

“虽然她是达达的生母,也想尽办法要见达达,但当初是她自己不要我们父子,选择更优渥的生活,现在我发达了,她才要回来……”

“母亲想见孩子是人之常情。”陆可薇心软的说。

“我看没有这个必要。”姚正国说。“澄莉对达达而言是个陌生人,她根本没有心要照顾达达,还是不要见面比较好。”他从前曾跟颜澄莉聊过,知道她一直不想生孩子,达达只是一个意外,带孩子更让她烦躁困扰。

“我也这么认为,达达只喜欢可薇,心里也只认同可薇这个妈咪而已。”聂浩然同意好友的话,转向她问:“你认为呢?”

“好吧。”她欣慰的扬起笑容,点了头。

“那么快点跟我回家吧。”他牵着她的手,吊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她终于回到他身边了。

“谢谢你,阿国。”陆可薇对姚正国绽出感激的笑意道。

“谢什么?”聂浩然生气的瞪着好友。“枉费我跟你朋友一场,我老婆躲在你这里居然都没通知我,看我担心你很高兴吗?”

“唉,我不是打电话给你了吗?”好友的老婆来找他诉苦求救,却又不准他告诉好友,他夹在濒临离婚的夫妻间也是百般煎熬啊!

“浩然,别怪他,是我觉得阿国人好,是个可以信任的朋友,才会来投靠他。你看他还是很够朋友啊,通知你来,还帮我们解开了误会。”陆可薇赶紧帮姚正国说话。

“好吧,既然我老婆都开口了,这次就不跟你计较,找个机会我再好好招待你。”聂浩然嘴上不留情,心里其实很感激好友能及时帮自己化解夫妻间的误会。

“谢主隆恩。”总算保住友谊,也挽救了好友的婚姻,姚正国笑逐颜开。

“不过正国虽然是我的好哥儿们,但他这人不可靠,对女人一向没有自制力,随时会出现狼人的雄性冲动,你别被他善意的外表所骗……”聂浩然还是忍不住对老婆提出警告。

“我是这种人吗?”姚正国含冤嚷道:“朋友妻,不可戏,这伦理我还知道好吗?”

误会冰释,聂浩然亲吻着陆可薇的脸颊,牵着亲亲老婆的手准备回家,完全不理姚正国。“老婆走吧,我们回家。”

嗯……好肉麻!姚正国浑身冒起鸡皮疙瘩,但看他们夫妻甜蜜蜜,突然觉得自己也该找个老婆了……

突然,一阵铃声响起,聂浩然拿出手机一看,萤幕显示是家里打来的。

шωш ☢Tтkan ☢C〇

“喂?”

“先生,不好了!”电话那头传来管家焦急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

“小少爷不见了!”

“什么?你说达达不见了?”聂浩然一怔,陆可薇和姚正国一听也跟着紧张起来,神经紧绷。

“对,小少爷到了下课时间还没到家,我打电话去幼稚园问老师,她说下午有个女人到幼稚园跟她说自己是聂家新来的佣人,要带小少爷去找妈妈,老师看小少爷想跟她走,以为他们认识,就让她带走他了。”

“我知道了。”收线后,聂浩然握紧拳头,愤怒地咬牙低咒,“可恶的女人!”

“达达怎么不见了?”听见达达不见,陆可薇焦急的问着。

“一定是澄莉。她在达达下课前,去幼稚园骗老师说自己是新来的佣人,就把他带走了。”

好不容易澄清误会找回可薇,现在达达又不见了,颜澄莉可真会找他麻烦。

“她究竟要达达做什么?”姚正国面露不屑的问。颜澄莉口口声声说爱浩然,事实上只会给浩然找麻烦。

聂浩然思考着,“她并不喜欢孩子,带走达达,肯定是要我和交换什么条件。”

“这算绑架耶,要不要报警?”姚正国提议。

三人面面相觑,聂浩然断然拒绝,“不,暂时不要。”

陆可薇浑身一颤,担心得不得了,“那怎么办?她好可怕……”

颜澄莉满脑诡计,以悔悟之名佯装忧郁症,意图博取浩然的同情,再诱骗自己离开他们父子,难怪自己不是她的对手。现在她又绑架了达达,不知道会不会对达达不利……

“如果她不喜欢孩子,会不会伤害达达?”她眉头紧锁,担忧的问。

“不会的,她要的东西没到手前,不至于伤害达达。”关于这点,他有绝对的把握。“我猜她等一下就会打电话找我谈条件了。”

“可是……”

聂浩然老神在在,牵着陆可薇的手安抚道:“放心,不管她怎么做,只要我们的心凝聚在一起,我就有办法对付她。走吧,我知道去哪里找她。”

虽然如此,可达达在颜澄莉手里,陆可薇仍忧心忡忡,惴惴不安。

颜澄莉诱骗达达自己可以带他找到妈妈,将他从幼稚园接出来后,便先带他去速食店吃汉堡,可是他依然不安分的吵着要找妈咪,她拗不过他,只好先带他回她家。

回到家,达达四处仍找不到妈咪,就开始大叫了……

“我的妈咪呢?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达达,我没有藏她。”颜澄莉蹲了下来,正经严肃的跟他说,希望他冷静下来。“我叫颜澄莉,我才是你的妈妈。”

“我的妈咪叫陆可薇,你不是我妈妈,你不是……”达达头摇得如波浪鼓,大眼睛防备地瞪着她。

他的反应彻底中伤了她的心,他根本不信她就是他的亲生妈妈。

“我才是生你的妈妈,小鬼!”她用力抓住他的肩膀低吼。

“你骗人!如果你是我妈妈,为什么不要我,现在才回来?”他大眼眨巴眨巴的望着她,天真又聪明的反问着。

“我……我只是……”她顿时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回答。

“我要回家了。”他大声叫道。

“晚点我会叫爸爸来接你回家,你要是困了,可以先去房间睡觉,乖。”她试着安抚他。

这个阿姨又在骗人了,哼!他才不信。

达达开始爬上昂贵的牛皮沙发椅上不停跳着,一会儿又把玩起她桌上的烟灰缸,玩着将它掷入垃圾桶的游戏……

突然,匡啷一响,玻璃制的烟灰缸应声掉落,碎了一地。

“你这小鬼在干么?”颜澄莉气愤的大吼着。“给我乖乖坐下来!”

达达偏不。静了三秒后,他一会儿跳离沙发椅,在房里四处跑来跑去,一会儿又打翻垃圾桶,弄得客厅臭气熏天,他以整人为乐,这是他的专长,完全不想停下来。

颜澄莉气得抓狂,又怕他会踩伤脚,只好先动手收拾一地碎破璃和垃圾。她真受够了小孩的天真胡闹。

但等她收完地上残局,突然又看见达达开了冰箱,拿出一瓶鲜奶打开,倾斜一倒……

“不……”她大叫着,却还是来不及,白色**已流淌一地。“喔……天啊!你这小鬼快给我停下来!再不安静坐下,我就把你绑起来!”

“我想喝牛奶……”达达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她。

颜澄莉头痛极了,她按了按太阳穴,觉得自己把他带回家真是大错特错。现得她还得服侍这个调皮的小少爷,累死她了。

厚!她怎么会忘记自己当初照顾初生儿的他时有多头痛?

不行!再继续照顾这家伙,她早晚会折寿,得赶紧打电话给聂浩然,跟他谈妥条件才行。

害怕这小家伙又给自己找麻烦,颜澄莉只好把他带离客厅,先把他锁在主卧房里,但愿他能安分点。

接着,她又花了十来分钟,终于拭干地上的牛奶,才回到主卧房,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聂浩然。

“浩然,达达现在跟我在一起。”

“我知道。”聂浩然接起手机,冷静回应,“你说了你很想念他,要陪他一起吃饭不是吗?”

“是啊,他长得真帅气,简直是你的翻版,而且活泼又可爱,好讨人喜欢。”她故意这样说,就是要他紧张担心,这样一来,她跟他谈条件才有胜算。

“那么你有没有打算养达达,取得达达的监护权?”

“监护权?我……我才没那打算。”一听到要养儿子,她立刻露馅了。

电话彼端的聂浩然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

跟她相处了几年,他还不知道她的习性吗?她根本是个没耐心的女人,对她而言,孩子就是捆绑她青春和自由的绳索,当年她才会急于摆脱他们父子。

反正鬼灵精达达也不是个容易搞定的孩子,她现在绝对是想举白旗投降,才会打电话给他。

“那么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要一亿,跟你换达达。”

果然被他料中了,她的目的只是钱。他轻嗤一声,“不可能。”

“你说什么?难道你不想要达达了吗?”

“达达真的在你身边吗?”

“当然。达达,过来,跟爸爸讲电话,别再跳了!”她喊着在床上乱跳的小家伙,万分忍耐地再按了下太阳穴。

“是爸爸吗?我要跟他说话。”达达停下动作,眼神一亮。

“对,快过来。”

她刚把手机交过去,达达立刻提出指控,“爸爸,我想找妈咪,可是这个阿姨骗我,这里根本没有妈咪。”

“妈咪已经回来了,在我身边,我让她跟你说话。”聂浩然把手机交给身旁的人儿。

“达达,我是妈咪。”陆可薇很快接过电话。

“妈咪,真的是你?我好想你喔。”因为思念,达达撒娇的说着。

“我也是。乖,先告诉妈咪,除了那个阿姨在,还有别人吗?”

“没有。”

“她有没有把你绑起来?”

“没有。”

“太好了!去找笔和画纸画画,颜色越鲜艳越好,这样那个阿姨就会让你回家了。”陆可薇指导着他,相信他可以将“功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彻底让颜澄莉抓狂。

“好,我知道了,你们要快点来接我喔。”达达很聪明,一下就听懂了她的意思。

“等妈咪,乖……”

手机被颜澄莉抢了过去,她威胁的说着,“到底要不要给钱?不然我不能保证达达能不能安全回家。”

“你还是人吗?达达是你的亲生儿子,你当真要伤害他?”陆可薇不敢置信天下居然有这样的母亲。

“哼!他根本不认我是他妈。既然浩然只爱着你,不想和我复合,那么他发达了,给我赡养费也是应该的。反正他赚那么多钱,一亿对他而言大概只是九牛一毛。”颜澄莉厚着脸皮狮子大开口。

“你别想了。”陆可薇故意跟她拖延时间,“是你自己主动抛下他们父子,凭什么拿赡养费?”

“随你怎么想,反正要是晚上九点前我拿不到钱,那么我就不能保证孩子是不是平安了。”

“只能给你一千万。”陆可薇跟她杀价。

“什么?你凭什么跟我讨价还价?叫聂浩然来听电话。

“他不想听。”

可恶!这些家伙竟然这样对她?看着达达背对着她坐在化妆台前,不知在搞什么,既然不想留他太久,颜澄莉只好自动降价。“八千万!”

“三千万。”

“……五千万。”在电话中一阵讨价还价后,才刚谈到五千万,颜澄莉就陡地惊怒大叫,“小鬼!你不要拿我口红画我的衣服……”

“白色太单调了,画上甲虫才漂亮。”

达达一说完,尖叫声立刻响彻房间,陆可薇在电话另一端笑了出来。

很快的,颜澄莉丢下手机,去抢救自己被画上甲虫的昂贵名牌衣。

“我的口红……我的衣服……”她快哭了,早该把达达绑起来的。

“我只是想画画而已……”达达又装出无辜的神情看着她。

“臭小子!我一定要痛扁你一顿,你装可怜也没用!”颜澄莉失去耐心,恶狠狠的说。她已经彻底抓狂了,把达达抓到床上,用手捏他的大腿、打他的屁股……

五分钟后,她的房门被踢开,闪光灯陡地照亮卧房。她定睛一看,原来是姚正国正拿着照相机拍下她的恶行。

“虐待自己的亲生儿子,家暴被起诉可以关几年啊?”

此时破门而入的聂浩然立刻推开她,阻止她对儿子继续施暴,陆可薇赶紧抱起哭泣的达达。

“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颜澄莉一脸惊愕的问。

“从知道你骗我得忧郁症开始,我就暗中派人一直跟踪你、调查你。你跟达达去了哪里我都知道。”聂浩然不是笨蛋,早就找人布了眼线盯住她。刚刚在车上讲手机时,他也正一面开车来到她的住处。

“那……我的五千万呢?”她还没放弃,“那是我应拿的赡养费。”

“本来我想看在你是达达生母的分上给你一些钱,让你下半辈子好过些,可是你的自私贪婪恶行恶状实在让我无法忍受,所以我一毛钱也不会给你!”聂浩然收起恻隐之心,不打算再同情她。

“怎么可以这样……”颜澄莉懊恼地大叫。她本以为自己的计划十分完美,没想到,完全被他识破了。

“以刚才拍下的罪证和手机的通话录音,你已经涉嫌掳人勒索,罪证确凿。根据中华民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及第三百四十八条,意图勒赎而掳人者,处无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高可被判处死刑。我已经报警了,如果你还想要五千万,就留下来找我的律师谈。”他不假辞色的说。

她脸色霎时刷白,连忙抖着声跪下来哀求,“……不,求你……浩然,我不要钱了,我不要坐牢,我不想死……”

姚正国和陆可薇在一旁看了,不禁摇头叹气。

执迷不悟的人多可怕!

颜澄莉根本不是真的彻悟懊悔,只是想攀上富人,享受有钱人的富裕生活,若真有心悔改,她就不会再欺骗聂浩然,夺去他所珍爱的一切,让他再度陷入痛苦。

她最爱的是她自己,为了满足自己要的一切,才会绝情寡义的做出绑架孩子勒索金钱的手段,结果最终还是得自食恶果。

“达达,你没事吧?”见颜澄莉没戏唱了,陆可薇抱着达达,心疼地问。

“大腿有点痛。”达达撒娇的搂住她的颈子道。

“妈咪看……都瘀青了……”陆可薇看了不忍,轻轻揉了揉达达的大腿。

聂浩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比起生母颜澄莉,后母可薇更爱达达,也是发自内心关心呵护着达达,她才有资格成为达达的母亲。

聂浩然搂着她和儿子,一家子和姚正国很快离开颜澄莉的房子,但进入座车后,却还不急着走。

颜澄莉的诡计一样也没得逞,她害怕自己成为通缉犯,三分钟后就紧张的拿着一个包包和行李箱下楼,仓卒狼狈的拦了辆计程车,跑路了。

这一幕,全都被在座车里的人看到了。

“看来她变成亡命之徒了。”姚正国摇头说。

“你真的报警了吗?”陆可薇问聂浩然。

他摇头,“没有,我只想吓吓她。我猜她大概会逃到国外永远消失,以后再也不敢回来找我们了。”

“真有你的。”姚正国钦佩的笑着。“那我就先告辞了。”

“去哪?”

Wωω▲ttka n▲¢○

“我不想当你们的大电灯泡,今晚要参加一个睡衣趴,去找妹玩了。”姚正国说完,开了车门,拿着照相机下车走了。

“叔叔再见。”

“再见,达达。”

目送他离开后,夫妻俩深情对视,度过这次有惊无险的危机,两人的感情仿佛更踏实稳固,爱意也更加浓厚坚定了。

聂浩然目光深情的对陆可薇说:“达达只有一个母亲,那就是你。”

在他心中,她才是他唯一的妻子,也是儿子唯一的母亲。他会守护好这个家,让这份爱永恒的延续。

“妈咪,以后不要再乱跑了。”达达像个小大人,忍不住叨念着。

“我知道了。”有了他们父子这番肯定的话,陆可薇心里既踏实又甜蜜。

聂浩然在她的额上亲吻了下,恩爱的夫妻就在车上燃起爱的火花。

“厚……爸爸爱妈咪喔。”坐在后面的达达笑了起来。

“该走了,我们回家吧。”

“耶!我要回家了。”达达欢呼着。

聂浩然握住陆可薇的手,目光蕴涵柔情,经历分离的波折,他们已更加信任彼此,认定对方是心中的唯一。

她也更爱他了,只要看到他们父子快乐,就是她最大的满足。

而他也一样。她带给他温暖和阳光,这份得来不易的真情幸福,照亮了他的生命。

所以,他会珍惜她,守住他们美满的家园,直到永远。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