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陆可薇知道自己误会了聂浩然,心情总算转悲为喜,她缓缓坐在阶梯上,继续静静听着楼下两个大男人对话……

“你是我的好朋友,可薇来找你,难道你就不会帮我说话、挽留住她吗?”聂浩然激动的责问着姚正国。

“我帮你说了。”

“说什么?”

“我说你又不是考古系的男人,怎么会对前妻念旧呢。”

“考你的头!你只会越帮越忙。”听好友胡说一通,聂浩然剑眉纠结在一起。

“唉,爱情这档事,只有当事人自己面对面讲清楚才行。这怎么能怪我呢?根本就是你的错,谁教你的个性太闷了。”看他生气,姚正国忍不住在心中偷笑。

“重点是她有没有告诉你她要去哪里?去找谁?”聂浩然瞪着他,耐性濒临失控边缘。

“你真的担心她喔?”姚正国探问。

“废话!我四处派人去找她,四天都没她的消息,我急得都快冒出白发了!”

看好友是真心爱着陆可薇,姚正国正打算泄露她的行踪,突然,楼梯上发出一阵啪哒、啪哒的脚步声响走下来。

两人一愣,等下楼梯的人儿一现身,聂浩然惊讶地看着她。

“可薇?原来你在这里?”他三步并两步上前抱住她。

姚正国见状也松了一口气,笑出来。

才四天不见,聂浩然便感觉怀中的她瘦了一圈,脸色苍白眼下还有黑影。都是自己让她受委屈了,他心里内疚自责不已。

“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看见他下巴长出青髭,神色憔悴颓废,她眼眶泛红,鼻子一酸,心疼地忍着泪摸了摸他的脸颊。

“傻瓜!颜澄莉来找你,跟你乱讲一通,你为什么不找我求证就先走了?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多担心?”

“因为我先看见你们抱在一起,又看见你刻意躲开我和她讲电话,还说什么‘请给我一点时间,我要和她沟通’……我以为你真的还爱着她,为了不令你陷入为难,所以才会……”

疼惜地揉了揉她的发丝,他紧紧拥着她,像要把她融入自己的怀里,永远不要分开。

“不是这样的,因为她说很想念达达,要我带达达跟她见面,不然她可能会想不开跳楼自杀,我不敢刺激她,只好说我要跟老婆沟通……”

“原来是这样。”她恍然大悟的点头。

“虽然她是达达的生母,也想尽办法要见达达,但当初是她自己不要我们父子,选择更优渥的生活,现在我发达了,她才要回来……”

“母亲想见孩子是人之常情。”陆可薇心软的说。

“我看没有这个必要。”姚正国说。“澄莉对达达而言是个陌生人,她根本没有心要照顾达达,还是不要见面比较好。”他从前曾跟颜澄莉聊过,知道她一直不想生孩子,达达只是一个意外,带孩子更让她烦躁困扰。

“我也这么认为,达达只喜欢可薇,心里也只认同可薇这个妈咪而已。”聂浩然同意好友的话,转向她问:“你认为呢?”

“好吧。”她欣慰的扬起笑容,点了头。

“那么快点跟我回家吧。”他牵着她的手,吊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她终于回到他身边了。

“谢谢你,阿国。”陆可薇对姚正国绽出感激的笑意道。

“谢什么?”聂浩然生气的瞪着好友。“枉费我跟你朋友一场,我老婆躲在你这里居然都没通知我,看我担心你很高兴吗?”

“唉,我不是打电话给你了吗?”好友的老婆来找他诉苦求救,却又不准他告诉好友,他夹在濒临离婚的夫妻间也是百般煎熬啊!

“浩然,别怪他,是我觉得阿国人好,是个可以信任的朋友,才会来投靠他。你看他还是很够朋友啊,通知你来,还帮我们解开了误会。”陆可薇赶紧帮姚正国说话。

“好吧,既然我老婆都开口了,这次就不跟你计较,找个机会我再好好招待你。”聂浩然嘴上不留情,心里其实很感激好友能及时帮自己化解夫妻间的误会。

“谢主隆恩。”总算保住友谊,也挽救了好友的婚姻,姚正国笑逐颜开。

“不过正国虽然是我的好哥儿们,但他这人不可靠,对女人一向没有自制力,随时会出现狼人的雄性冲动,你别被他善意的外表所骗……”聂浩然还是忍不住对老婆提出警告。

“我是这种人吗?”姚正国含冤嚷道:“朋友妻,不可戏,这伦理我还知道好吗?”

误会冰释,聂浩然亲吻着陆可薇的脸颊,牵着亲亲老婆的手准备回家,完全不理姚正国。“老婆走吧,我们回家。”

嗯……好肉麻!姚正国浑身冒起鸡皮疙瘩,但看他们夫妻甜蜜蜜,突然觉得自己也该找个老婆了……

突然,一阵铃声响起,聂浩然拿出手机一看,萤幕显示是家里打来的。

“喂?”

“先生,不好了!”电话那头传来管家焦急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

“小少爷不见了!”

“什么?你说达达不见了?”聂浩然一怔,陆可薇和姚正国一听也跟着紧张起来,神经紧绷。

“对,小少爷到了下课时间还没到家,我打电话去幼稚园问老师,她说下午有个女人到幼稚园跟她说自己是聂家新来的佣人,要带小少爷去找妈妈,老师看小少爷想跟她走,以为他们认识,就让她带走他了。”

“我知道了。”收线后,聂浩然握紧拳头,愤怒地咬牙低咒,“可恶的女人!”

“达达怎么不见了?”听见达达不见,陆可薇焦急的问着。

“一定是澄莉。她在达达下课前,去幼稚园骗老师说自己是新来的佣人,就把他带走了。”

好不容易澄清误会找回可薇,现在达达又不见了,颜澄莉可真会找他麻烦。

“她究竟要达达做什么?”姚正国面露不屑的问。颜澄莉口口声声说爱浩然,事实上只会给浩然找麻烦。

聂浩然思考着,“她并不喜欢孩子,带走达达,肯定是要我和交换什么条件。”

“这算绑架耶,要不要报警?”姚正国提议。

三人面面相觑,聂浩然断然拒绝,“不,暂时不要。”

陆可薇浑身一颤,担心得不得了,“那怎么办?她好可怕……”

颜澄莉满脑诡计,以悔悟之名佯装忧郁症,意图博取浩然的同情,再诱骗自己离开他们父子,难怪自己不是她的对手。现在她又绑架了达达,不知道会不会对达达不利……

“如果她不喜欢孩子,会不会伤害达达?”她眉头紧锁,担忧的问。

“不会的,她要的东西没到手前,不至于伤害达达。”关于这点,他有绝对的把握。“我猜她等一下就会打电话找我谈条件了。”

“可是……”

聂浩然老神在在,牵着陆可薇的手安抚道:“放心,不管她怎么做,只要我们的心凝聚在一起,我就有办法对付她。走吧,我知道去哪里找她。”

虽然如此,可达达在颜澄莉手里,陆可薇仍忧心忡忡,惴惴不安。

颜澄莉诱骗达达自己可以带他找到妈妈,将他从幼稚园接出来后,便先带他去速食店吃汉堡,可是他依然不安分的吵着要找妈咪,她拗不过他,只好先带他回她家。

回到家,达达四处仍找不到妈咪,就开始大叫了……

“我的妈咪呢?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达达,我没有藏她。”颜澄莉蹲了下来,正经严肃的跟他说,希望他冷静下来。“我叫颜澄莉,我才是你的妈妈。”

“我的妈咪叫陆可薇,你不是我妈妈,你不是……”达达头摇得如波浪鼓,大眼睛防备地瞪着她。

他的反应彻底中伤了她的心,他根本不信她就是他的亲生妈妈。

“我才是生你的妈妈,小鬼!”她用力抓住他的肩膀低吼。

“你骗人!如果你是我妈妈,为什么不要我,现在才回来?”他大眼眨巴眨巴的望着她,天真又聪明的反问着。

“我……我只是……”她顿时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回答。

“我要回家了。”他大声叫道。

“晚点我会叫爸爸来接你回家,你要是困了,可以先去房间睡觉,乖。”她试着安抚他。

这个阿姨又在骗人了,哼!他才不信。

达达开始爬上昂贵的牛皮沙发椅上不停跳着,一会儿又把玩起她桌上的烟灰缸,玩着将它掷入垃圾桶的游戏……

突然,匡啷一响,玻璃制的烟灰缸应声掉落,碎了一地。

“你这小鬼在干么?”颜澄莉气愤的大吼着。“给我乖乖坐下来!”

达达偏不。静了三秒后,他一会儿跳离沙发椅,在房里四处跑来跑去,一会儿又打翻垃圾桶,弄得客厅臭气熏天,他以整人为乐,这是他的专长,完全不想停下来。

颜澄莉气得抓狂,又怕他会踩伤脚,只好先动手收拾一地碎破璃和垃圾。她真受够了小孩的天真胡闹。

但等她收完地上残局,突然又看见达达开了冰箱,拿出一瓶鲜奶打开,倾斜一倒……

“不……”她大叫着,却还是来不及,白色**已流淌一地。“喔……?

本书完结,看看其他书:
第二章第七章楔子第九章第九章楔子第四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六章楔子第三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章楔子第八章第三章第九章楔子第七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九章楔子第九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一章楔子第八章第三章楔子第四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六章楔子第六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楔子
第二章第七章楔子第九章第九章楔子第四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六章楔子第三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章楔子第八章第三章第九章楔子第七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九章楔子第九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一章楔子第八章第三章楔子第四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六章楔子第六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