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陆可薇成功的度过三天。

聂浩然履行约定,大方给她两百万现金,让她还清银行贷款,家里房子不用被查封,暂时解决了燃眉之急。

接下来,他也答应陪她回家一趟,让老爸知道她要结婚的消息。

此际,豪华的座车里,她就坐在他身畔,在属于两人的空间里,她可以闻到他身上刮胡水清新迷人的气息,心情既兴奋又紧张,两手也不安的抓着裙摆。

一想到即将成为他的新娘,一种美妙的幸福感像气球般渐渐饱胀她的心房,令她的心控制不住地怦然乱跳。

相较之下,沉稳而专注开车的他眼神冷锐,表情淡定,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

他理智、骄傲又自信,偏偏她就是偷偷喜欢他这样的性格。

不一会儿,车子转进旧社区的街道,停在她家门口,她和他下了车,一起走进她的家。

一推开门进到客厅,她就叫着,“爸,我回来了!”

在沙发上打盹的陆铭见到女儿,揉揉惺忪睡眼,扬起的声音沙哑而无力。“小薇,你终于回来了。”

“爸,你最近身体有没有好一点?有没有按时吃饭?你好像又瘦了。”嫁到聂家,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爸爸,他刚遭逢被朋友背叛欺骗的打击,又一个人住,孤单没人陪,三餐总是不定食,所以她特地给隔壁的邻居王妈伙食费,托她按时替爸爸送三餐过来。

“你不在家,我一个人就随便吃一吃。”

“那怎么行!我拜托了隔壁的王妈多关照你,餐餐要煮你的饭,你都没吃吗?”陆可薇这才发现自己三天不在,老爸头上的白发似乎更多了。她的脸色充满忧虑,不忍地伸手抚了抚老爸略显凹陷的脸颊。“我带了一些人参和鸡精给你补身子,你一定要喝喔。”

“唉!喝这些做什么?我担心的不是健康的问题。”钱的问题才更让陆铭烦躁不已。

“爸,你一定要顾好身体,所有的烦恼都由我来解决,好吗?”她哄劝着,在老爸耳边轻声说:“银行贷款我已经还了。”

“什么?真的吗?”陆铭愣了下,不敢置信。

她唇边扬起笑意,安抚道:“是真的,我就说会有办法的,你不用担心。”

聂浩然在一旁看着他们父女的互动,不禁微怔。

陆可薇安抚诱哄陆父的态度,以及充满担忧牵挂的眼神,都不难察觉她非常关心独居的爸爸,既然如此,她又为什么选择嫁给他?难道金钱的魅力大过父女亲情?

不,不太对劲,她家中的摆设都是陈年木质家具,充满着古色古香的书香气息,看起来应该是小康家庭,不至于贫困……可她刚才说烦恼“都由她解决”,这又是什么意思?

她的烦恼是什么?

“你怎么有……”陆铭一抬眸,看见女儿身后立着一位身材高大、气质沉稳的男子,顿时呆住。

“喔,爸,我跟你介绍一下,他是……”

“伯父您好,我是可薇的男朋友,我的名字是聂浩然。”他礼貌的打招呼。

“男朋友?怎么都没听小薇提过?”陆铭好奇地打量聂浩然,见对方穿着一身手工西服,看起来卓尔不凡,内敛深沉,浑身也散发一股贵族气息。

怪了,什么时候女儿会跟这样的男人交往?

“爸,我们秘密交往一段时间了。”陆可薇故意这样说。

“为什么要搞神秘?男女交往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被老爸这么一问,她正不知该如何接下去,一只健臂突地毫无预警由后方搂上她的腰。她震了一下,心跳突然像加速的马达,卜通卜通的跳着,整个人顿时僵如一座雕像。

“是我不好,担心您老人家会反对我们交往,才没让可薇告诉您。”聂浩然大手温柔地抚着她的腰安慰,暗示她放松点。

她不解他为什么这样说,侧身回望着他,四目交接的刹那间,她不禁沉沦在他的黑眸中,两颊潮红,呼吸逐渐紊乱起来。

有我在,别担心。他的眼神这样告诉她。

她深呼吸一口气,试图放轻松,无奈只要他一靠近,她的头脑就会当机,呼吸乱得一塌糊涂,心跳也控制不住的小鹿乱撞。

“因为我有一个五岁的儿子。”他接着又说。

“什么?!”陆铭嘴巴大张,吃惊的瞪着他,两颗眼珠子好似快掉下来。

陆可薇在心中暗叫不妙,没有事先套好招,她不知道老爸会不会卯起来反对?

“……爸,你先别生气,我……我很喜欢达达,他是个可爱的孩子。”

“伯父,我正是怕您会反对,所以才迟迟不敢让您知道我们在一起,但可薇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我不想失去她。她是真心喜欢我的孩子,而我也是因为这样被她所吸引,想娶她为妻。”他说着,放在她腰间的大手一紧,凝望她的眼神露出温柔的深情。

这一刻,陆可薇感觉自己的心被扯动了一下,整个人飘飘然,多希望他说的话是真的。如果他深情凝视的眼神没有半点虚假,那该有多好……

“不瞒您说,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您我想娶可薇进门,我和达达已经不能没有她,希望您能答应我们的婚事。”

身为一个父亲,陆铭当然希望女儿幸福,他会尊重女儿的决定,但还是要先确认她的想法。“小薇,爸知道爱情的力量很大,但你真喜欢这个有拖油瓶的男人吗?”

“爸,我是真的喜欢达达,还有……浩然。”

陆铭愣瞪着她,再一次确认,“不要被爱冲昏头,不然你真的会后悔。”

“爸,遇上对的人,我不想再等了,只有他会给我幸福,你答应我们好吗?”不知哪来的勇气,她忽然大声说出这些话。

遇上对的人,我不想再等了,只有他会给我幸福……

听到她这么说,聂浩然的胸口像是被撞了一下,心跳猛地快了好几拍,分不清是高兴、感激还是……愧疚?

不,他怎么会感到愧疚?是因为他表明了不会给她幸福,可是她却依然演得卖力,极力想得到父亲首肯婚事,所以他才为此感到心虚亏欠吗?

他沉吟了下,理智慢慢回笼,方才心中的悸动已平息,认清了事实……

别忘了,她卖力演出的背后都是为了钱,所以,他何必有任何的愧疚?

“女大不中留,既然他是你的选择,那么我只问这位先生一个问题……你会让我女儿幸福,不会让她吃苦吧?”

聂浩然挑眉一笑。幸福,多么虚无缥缈的字眼啊?他曾经向往过,也曾想抓住它,可是到头来只换来一场心碎伤悲。

因此他无法给她任何幸福的承诺,他能给她的,只有最实际的物质和生活保障。

“这是我的名片。”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陆铭。

“咦……你是多达复合式连锁餐厅的老板?”陆铭看了下名片,吃惊的望着他。

“是,所以可薇的事,就是我的事,以后无论伯父有任何困难,我一定会尽全力帮您解决,至于结婚的事,还希望您能够成全我们。”他再度搂紧她,展现十足诚意地说。

“聂先生,我知道你有钱,但幸福不是用钱能买的,我可不卖女儿。”陆铭觉得女儿会突然告知银行贷款还清了,接下来还要嫁给一个有孩子的男人,事情肯定不单纯。

“爸,不是你想的那样。”陆可薇急着缓颊,就怕父亲猜中了而聂浩然会索性招认。

陆铭看女儿神情焦急,之前谈及婚事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彩,心里明白她是真的喜欢这个男人。

罢了,随她去吧,虽然对方有个五岁的儿子,不过小薇嫁给他好歹生活富裕,不用跟着自己为了钱担心受累,这点至少使他宽心。他旋即软下声音,“我只希望你能好好对待我女儿。”

“我会的。”聂浩然点头。在经济物质上,他确实绝不会亏待她。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口说出承诺,他胸口却不明所以有种异常的内疚感。

他一向冷静理智,做事总是讲究计划,为什么今天显得有些反常了?

难道是她温软的身子靠在他身上,娇柔的香气使他刚硬冰封的心变得有些柔软松动了吗?

经过陆父的同意后,婚礼在一周后举行,这天陆可薇披上白色镶着珍珠的素雅婚纱,成了众所瞩目的美丽新娘。

教堂里,神色冷峻的聂浩然牵着她的手,在众人见证下与她一同宣读誓词、交换戒指,一一完成神圣的婚礼仪式。

最后,他低下头,脸庞靠近她,而她的呼吸急促,心跳飞快。

感觉到她的羞涩慌乱,他轻声提醒着,“别紧张。”

“好……难。”她据实以告,话落,他已封印她的唇,不让她有时间再思考。

四片嘴唇交叠在一起,她的心骤然狂跳,全身因为他的吻为之轻颤,整个人如同奶油般融化。幸好他的大手揽住她的腰,才使她没有因为这个暧昧甜蜜的吻而腿软。

“你要习惯我的靠近。”

“我……正在努力适应。”

他嘴角不自觉扬起。她真可爱!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吻,但她却克制不住的脸红心跳,似乎没有跟男人接吻的经验,生疏又单纯的反应教他欢喜。

咦?他在笑……瞄到情绪甚少外露的他竟然笑了,她猜他一定在心底偷偷嘲笑她反应僵硬,演技很烂。呜……

教堂婚礼结束后,一行人移至饭店举行婚宴。

饭店里宾客云集,聂浩然一进去就突然告诉她,“你先到新娘休息室休息,我去跟宾客们打声招呼。”

“好。”放眼望去,现场热闹不已,嘉宾云集,他与宾客们淡笑寒暄,更映衬出她的冷清孤寂,由于自觉家世配不上亲家,又被骗了钱更没脸见人,因此她父亲并没有参加她的婚宴,女方家也没再请其他亲友,所以这里除了他,没有一个人是她认识的。

她一个人在新娘休息室里待着,由新娘秘书为她梳整头饰,换上下一套礼服。但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仍等不到新郎回她身边。

结婚才第一天,她就成了个被忽略的新娘吗?

她苦笑了下,想起昨晚自己签下的一纸合约,内容写着……

一、婚后陆可薇成为聂浩然儿子达达的母亲,从此必须居住聂家,跟聂氏父子一起生活,照顾达达生活起居,以使其健康成长为目标。而聂浩然将为此付给陆可薇百万年薪。

二、聂、陆两人间仅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将分房而睡且不过问对方,各自保有私人空间,直至达达十八岁成年为止。

三、要是任何一方违反规定,就得终止婚姻关系。

四、达达满十八岁,陆可薇即完成任务,聂浩然将赠予位于台北市中心的房子一幢、现金三亿,另有退休金,活到老领到老……

唉,想到合约内容,尽管知道自己只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她心里仍免不了落寞惆怅,幸好结婚仪式带给她的欢喜和甜蜜,令她内心渗入一丝丝的期待和憧憬。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要爱情,感觉他好像历经了沧桑,表情总是淡漠冰冷,但如果她能影响他,融化他的冷漠,也许还有扭转命运的机会……

“新娘子好漂亮!”

她一补好妆,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几个穿着华丽的贵妇走了进来。

“能嫁给英俊有钱的聂老板真的好幸福,你是怎么办到的?”

宴会上,总有一些喜欢嚼舌根的贵妇,陆可薇跟她们是第一次见面,只知道她们是公司里高级主管和厂商的太太。面对这群想来探听八卦的女人,她正愁不知该怎么应付时,一道声音适时出现解救了她。

“当然是因为她的温柔善良了。”

抬眸,她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西装、尔雅斯文的俊男,黑眸正对她闪着友善的光芒。

“喔,是姚先生,你今天也很帅。既然你跟新郎是好朋友,肯定晓得新娘是怎么掳获新郎的心喽?”其中一位贵妇笑着说。

“男人喜欢女人的理由很简单,只要懂得体贴和温柔就够了。”

“是喔,你说的对。”

“曾太太、陈太太,你们的老公都在等你们回座位呢。”姚正国指着不远处的方向说着,果真有些男士身旁的位子空了大半天不太好看。

他一说完,大伙一哄而散,识趣的离开新娘身边。

“谢谢你帮我解围。”陆可薇跟他道谢。“你是……”

“你好,可薇……不,是聂夫人。初次见面,我是姚正国,是浩然的好朋友,也是个摄影师。”他递出一张名片给她。

“喔,姚先生幸会,别叫我聂夫人,叫我小薇就好。你怎么会觉得我是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她好奇的问。

“如果不够温柔善良,绝对无法制伏那个小恶魔。”

闻言她心一跳。难道……姚正国知道她和聂浩然结婚的真正理由?

“我并不是以温柔制伏他的,我自己小时候也是个爱闯祸的迷糊蛋。”她回复镇定说。一讲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达达其实不是坏孩子,他很机灵也很可爱,只是太孤单了,喜欢有人陪,所以才会做一些引人注意的事情。”

姚正国注意到她脸上淡淡的新娘妆,将她清秀的五官衬托得更为突出,一对水眸闪着娇俏的黠光,说话时,上扬的嘴角边还有可爱的酒窝,看起来像个邻家女孩纯真热情,确实很讨人喜欢。

以她的条件,大可找个相爱的男人结婚,为什么要嫁给一个不懂爱情的大冰块?

姚正国暗暗为她叫屈,忍不住脱口而出,“你喜欢浩然吗?喔,对不起,我不该问得这么直接。”众人之中,只有他知道他们闪电结婚的原因,而他居然问了个蠢问题。

“没关系,我不在意,其实我也还在适应中。”她诚实回应。“对了,姚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可以叫我阿国,不用太见外。”

“好,阿国,你跟浩然是好朋友,那么你方便告诉我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平常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咦?看来她对这桩婚姻似乎还是抱有美丽的憧憬。姚正国猜测着。

莫非她对浩然动心了?好吧,那他就好人做到底,帮帮她吧。

“他这个人什么都好,投资理财一把罩,为人大方,对朋友很体贴、够义气,不过缺点就是自尊心太强、太骄傲,个性也太冷,是外冷内热的闷骚型。而且还死鸭子嘴硬,不管喜欢什么,都不轻易说出口,讨厌女人太多嘴又爱钱……”

“渴了吗?”

“有一点。”

姚正国顿了半晌,突然感觉一道寒意自背脊窜起,他猛一回头,某人的目光正像两道森冷的利箭一样直直向他射来,吓得他一阵瑟缩,拿出口袋里的手帕拭了拭冷汗,赶紧陪笑。

“喔,新郎终于回来了。我刚才是看新娘落单,怕她无聊才会找她聊聊打发时间!”

“你没别的事了吗?”聂浩然的声音冷沉,胸口酝酿着一股不明所以的怒气和酸意。

“是,新郎的眼光真好,新娘子长得真漂亮,可惜我们相见恨晚,不然我就先把她追走……对不起,我先去帮忙招呼一下客人,小薇再见。”姚正国说完,立刻以飞快的速度急忙闪人,免得自己被好友那道杀人的眼光砍得尸骨无存。

小薇?

聂浩然黑眸森冷,表情僵硬地瞪着他离去的背影。

姚正国居然叫她小薇?他们有那么熟了吗?

“他真有趣……”

一回头,他乍然捕捉到她脸上的甜笑,一把无明火突然又窜升上来。他才离开一下子,他们就聊得那么开心,无视他的存在了?

“不要随便跟男人说话。”他气闷的说。

“可是阿国不是你的好朋友吗?”

阿国?她居然叫得那么亲密?姚正国还真会对女人灌迷汤。

“那家伙漫不经心,疯疯癫癫的,风流又花心,你最好离他远一点!”他控制不住地数落起好友的缺点。

“是吗?可是我觉得他人很风趣……”

他黑眸一眯,俊颜罩上一层不悦的冰霜,低头在她耳边发出警告,“别忘了,你是我老婆,做事要有分寸。走吧,我们该出去会会宾客了。”

“喔……”

虽然他声音带着怒意,警告老婆不准出轨的意味浓厚,但她却感觉好甜蜜。

你是我老婆。

她喜欢他这样称呼她。

当他亲口说出她是他老婆,这就代表她未来便是专属于他的女人,所以他有权利声张自己的所有权。

那句话从她耳中灌入,使她心底泛起一阵悸动的涟漪,心也跟着飞扬起来,身子茫酥酥。

只不过,他看来仍维持一贯的冷硬表情,大概就如姚正国所说的是闷骚型的男人,外冷内热,就算喜欢也不轻易说出口……那么,有一天他的心,会为她变得柔软吗?

新婚两天后,陆可薇帮达达洗澡,结果两人最后一起玩水,搞得她身上白色雪纺罩衫都湿透了。

等她帮调皮爱玩的达达吹好头发,他便说有些困,才爬到床上,立刻呼噜呼噜的睡着。

今天怎么特别早睡?他一定玩累了。

既然她全身都湿透,也该去洗个澡了。

才这么想时,喀啦一响,房门被打开。

“达达睡了吗?”一阵如大提琴般低沉悦耳的声音传入她耳里。

“嗯,他玩水玩累了,刚洗完澡就睡着了。你刚到家吗?”

“对。”看见她薄如蝉翼的罩衫因为湿透而贴在身上,粉红色内衣若隐若现,胸前一截饱满圆润的香肌柔嫩而诱人,他顿时喉头一紧,感觉自己体温升高,血液沸腾……

见他的视线盯着自己胸口,她立即脸蛋火红,暧昧的气息在周遭环绕。

“你休息吧,我该去洗澡了。”他要去冲一下冷水澡,降降火才行。

“好,我也该去洗澡了。”她说。

喀啦一声,他又关上门,走出达达的房间。

而她走进房间里的浴室,锁上门,脱下湿答答的衣服,跨出一步时却不慎踩到掉落在地上的达达的玩具,整个人失衡地跌了一跤……

“啊……”她大叫一声。

好痛!

糟了,她的背部、腰部,就连尾椎骨都好痛,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不说,想爬起来也没办法。

这下惨了,有谁可以救她?

浑身地躺在冰冷的磁砖地板上,她也觉得又湿又冷,很不舒服。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聂浩然在隔壁一听到她的叫声,心下一憾,三步并作两步立刻折回房里,隔着浴室门板不安的敲门探问。

“我……只是跌倒而已,没事。”糗了,她全身腰酸背痛,跟机器人一样僵硬,尽管努力想靠自己爬起来,却还是不行。

“等我一下,我马上进去。”聂浩然眸中有着焦灼,试着扭动门把,身体还猛力撞击着门板。

“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来……”她现在什么都没穿,要是让他看见了她的,那多糗啊!她紧张不已,好不容易用手肘支撑起身体,侧过身子……

砰!

但来不及阻止,他已撞开浴室的门,闯了进来。

此时两人对看着彼此,愣了三秒,而她正一丝不挂的侧躺在地上……

“啊……”须臾,她脸如虾子般通红,浴室里也传出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娇小匀称、比例完美的白皙身子让聂浩然尽收眼底,这使得好不容易克制住生理冲动的他,全身血液再度往下腹冲。但当视线捕捉到她的腰、背和尾椎一片殷红时,他立即撇开脑中的黄色思想,抓起浴室架上的浴巾镇定地包住她的身体,抱起倒在地上的她。

“你……”她一惊。

“我们去床上。”

“啊,床上……”她两眼瞠大,惊喜参半,难道他看见她的后心神荡漾,起了某种冲动?“要做什么?”

“做该做的事。”他很快抱她走出浴室,用脚踢开达达房间的门,回到她的卧房。

这种时候,他抱她回床上做什么……她的身体贴着他的胸膛,脸蛋娇羞地埋在他怀里。

进了房间,他轻轻的让她侧躺在床上,盖上被子,再掀开被子一再碰触着她的背。

她一惊,吃痛的低呼一声。

听她痛呼,他的心一阵紧缩,仿佛有人击中他的胸口。

“很疼吗?”

“……有一点。”好羞人啊,她背部**被他看个精光了。

“那这里呢?”他的手往下,按了下她的腰。

他的手轻触着她的腰背间,一阵电流倏地窜过她全身,她又是一震。“有一点痛。”

“看来背部、臀部和尾椎都瘀青了。”

接着,他为她盖上被子,走出卧房去厨房冰箱拿来冰敷袋,在她跌伤的部位做冰敷。

“这可以稍微缓解你的疼痛。”敷了一阵之后,他又从衣柜里找来她的一件洋装。“你可以自己穿衣服吗?”

“……我……呃……当然。”

“还是我帮你穿比较快,我得带你去看医生。”

什么?帮她穿衣服?她急道:“不、不用了……我冰敷一下、睡一觉就好了。”

“不行,你得照一下X光,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或者脊椎骨错位,不然我不放心。”

她一怔。他说不放心,是因为关心她吗?

事不宜迟,聂浩然不容她拒绝,快速在她柜子找出一件芋紫色的内衣和蕾丝缇花小裤裤交给她。

见她脸蛋绯红,他知道她害羞,心中有芥蒂,于是体贴的说:“你先穿,穿好告诉我,我再送你去医院。”说完,他转过身等她。

陆可薇很努力在穿,偏偏她只要抬起腰就痛得要命,动作像个机器人一样迟钝又缓慢。

“好了吗?”

“快好了……再等一下……”

他微转过身,却看她侧着身体,困难地想扣好内衣,他干脆上前帮忙她扣好内衣的倒钩,再将洋装套在她头上,接着双手伸进被子里,帮她拉好洋装。

他的大手刷过她饱满的双峰、平坦的腰肚及柔嫩莹滑的大腿,不禁使她全身为之轻颤,像是被电流袭击……

即便两人至今已有过肢体接触,但她还是很敏感,就像个容易被点燃的火柴棒,瞬间就有焚烧的可能。

此刻不只她,他也怔了半晌。她起伏的曲线、滑嫩如丝缎般的肌肤,教他一碰触,心头便迸出一阵美妙的悸动和渴望,意犹未尽地希望大手可以在她身上停留久一点……

不行!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对她有非分之想?

“咳,我们走吧。”他低咳一声,勉强压下不该有的,回复理智道。

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七章楔子第八章楔子第七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五章楔子第七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六章楔子第九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五章楔子第一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七章楔子第六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六章楔子第二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七章楔子第一章第三章第六章楔子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楔子第五章第一章楔子楔子第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
第八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七章楔子第八章楔子第七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五章楔子第七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六章楔子第九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五章楔子第一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七章楔子第六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六章楔子第二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七章楔子第一章第三章第六章楔子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楔子第五章第一章楔子楔子第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