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陆可薇已经请假两天了,达达也听话的去上了两天幼稚园。

这天晚上,父子俩面对面在餐桌上用餐,气氛却异常冷清。

习惯用餐时总是有她笑语相伴,现在她一不在,空气都变得窒闷起来,连平常可口的餐点吃来也索然无味,令人食不下咽。

达达就像没装电池一样,这两天表现得有气无力,没了平时的活泼朝气。而他自己也是无精打采,若有所思。

两父子沉默以对,整个情景就像黑白画面一样惨淡。

“爸爸……”达达唤着他,声音闷闷的,跟平常完全不同。

“怎么了?”

“妈咪不在,好无聊喔。”达达问道:“她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明天。”的确,她一不在,他怎么觉得每分钟都像过一个小时那么久?

“还要等那么久喔?”达达嘟起小嘴,任性的说着,“我不想去上幼稚园了,我想念妈咪……”

“不行,你得去上课。”聂浩然板起脸来。

“可是我想念妈咪,我要妈咪帮我洗澡,晚上讲故事给我听……”

看着沮丧的儿子,聂浩然的心烦躁波动,她一离开,不但达达想念她,他也一样。他们父子俩对她的依恋,似乎已超出他的预期和想像。

前天晚上和她谈得不欢而散后,他辗转反侧难以成眠,整晚内疚又自责,直到白天上班后都还对她牵牵念念。

他明明跟她一样对彼此动了心,却拼命压抑自己的感情,口是心非说话中伤她,狠心粉碎了她对爱情的憧憬和梦想。

他真是个坏男人,不值得她喜欢,曾有的挫折使他怯懦了,害怕自己没有能力可以给她幸福……

不晓得她是不是还在为那天晚上的事生气?

她会不会因此气恼失望了,不愿再回到他身边?

他握紧拳头,眉头深锁,一颗心在爱情的得失之间煎熬着,像只被困在牢笼里的野兽,有种无法挣脱的痛苦。

他不知道自己骄傲的男性自尊可以支撑多久?

一个小时后,他走进儿子的房间,看见达达躺在床上,拿着无线电话正在报告自己今天的生活状况。

“妈咪,我有吃饭,可是我不喜欢上幼稚园……那个叫皮皮的不乖,他踢我的椅子,我把他的餐盒偷藏在冰箱里,让他回家时找不到……好啦,我下次不会了……你快点回来好不好?晚上没有你讲故事给我听,我睡不着……好……嗯……”

达达没有挂电话,话筒还贴在耳朵旁静静地聆听,过了几分钟后,他打了个哈欠,渐渐地合上眼,睡着了。

聂浩然走过去拿起话筒,听见了她甜软的声音中正在讲故事。

“……王子打败了恶龙,救出被关在高塔里的公主,从此以后……啊……”

她那甜美的嗓音传入他耳中,仿佛洗涤了他两天来的疲惫,舒缓了他的烦躁,接着她突然在电话里没气质地打了个哈欠,令他嘴角一扬,弯起好看的弧度。

“他睡了。”他突然出声道。

“咦?是喔。”突来的低沉悦耳嗓音,赶跑了陆可薇的瞌睡虫,使她瞬间清醒。

“你……还好吗?”

“嗯,非常好。你们好吗?”其实她离开两天,心里却一直挂念着他们父子,才刚觉得自己要争气些,便又忍不住探问。

“不好。”他说着,但很快意识到自己回答得太快。“……我是指达达上幼稚园的适应力还是不行。他只告诉我不想去上幼稚园,却没有提起跟同学互动的情形。”

这是实话。达达信任她、喜欢她,跟她完全零距离,比跟任何人都亲近,她可以给达达自己这父亲所不能给予的温柔亲昵,那也是任何人无可取代的。

“我有打电话给幼稚园老师沟通过了,这只是过渡期,不用太担心。”

“好,我会再观察看看,那么我们明天见吧。”他已开始期待明天赶快到来,看不到她,生命好像失去活力,他被思念折腾得好苦。

“对了,浩然,这两天我爸在医院做身体健康检查,他的关节有些退化,心脏功能也不好,要是检查出什么问题,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在明天回去。”

“如果有状况,我可以雇个看护过去陪他,但我……达达不能没有你。”他该死又骄傲的男性自尊,使得要说的话又吞了回去。

“我只有一个父亲,交给别人照顾我不放心。”她说。

“那需要我过去看看吗?或者我可以介绍更好的医生安排检查。”

“不用麻烦了,都已经住院健检了。”她刻意不理会他的好意,“对不起,我该去陪我爸了。我挂电话了。”

嘟……

不说再见,陆可薇快速漠然的挂下电话。

因为她害怕自己会对他心软,功亏一篑地卸下冷漠的武装,妥协的马上冲回家照顾他们父子。

但她不能这样做,还不是时候。

她想把他从失望与痛楚的深渊里救出来,抚平他感情的创伤;她想告诉他,一次的失败并不代表永远的失败,他仍有权利追求婚姻的幸福,而她更不愿放弃爱情、埋葬青春。

所以,她不能只是他挂名的妻子,她要当他名副其实的妻子。

翌日,聂浩然很早就到办公室,因为中部有个重要的科技公司考虑包下他们的餐厅办公司聚餐,他得和业务经理亲自到中部一趟洽谈生意。

在拜访客户时,他手机突然响起,秘书把电话交给他,“老板,有您的电话。”

他很快接过来听。“喂,我是聂浩然。”

“浩然,我是陆铭。”电话里传来一道有些沙哑的男人声音。

“岳父?您有什么事吗?”聂浩然对客户抱歉地示意,走到角落讲电话。

“我在医院里做健检,小薇待在我这儿那么久,达达那孩子有人照料吗?你们是不是吵架了?”因为女儿总是默默承受一切,不敢让父亲操心,陆铭反而更放不下心,才趁她离开时偷偷打电话探询。

“是有些争执,不过没什么事,您别担心。”

“小薇是个善良孝顺的女孩,家里的经济重担都是她一肩挑起,你千万要体谅她……对了,我还要谢谢你帮我还清两百万的银行贷款,每个月还给她一笔钱,让她在美国读书的弟弟可以无后顾之忧的念书。都怪我不好,是我对不起她……”陆铭内疚的说出自己遭骗、害得女儿跟着担心受累的际遇。

聂浩然听了悚然一震。

“浩然,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小薇究竟是怎么认识,又为什么会快速结婚,可平白无故多出一大笔钱还债,我便明白是你帮的忙。我很感激你,但也希望你可以好好珍惜小薇,因为她是个好女孩。”陆铭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女儿能幸福。

聂浩然握着手机愣了良久。“所以,她需要两百万是为了……”

“小薇来了,我挂电话了。”

“好,再见。”

聂浩然收了线,茫然地站在原地。

原来他真的误会她了。

她愿意牺牲自己的青春嫁给他,不敢要求爱情和幸福,完全是为了解决家里迫在眉睫的经济问题。

天啊!她真的是个热情、单纯又孝顺的女人,他怎能想捆绑她的身心和灵魂,让她埋藏自己的青春和爱情?

他真愚蠢、真可恶,竟想用自己的挫败绑架她的一生。她有权利追求幸福的。

知道她不是贪慕金钱的女人后,他心里又惊又喜,感觉一颗死寂的心又活了,生命充满希望。

既然如此,他是不是也可以打开心扉迎向爱情,和她一起寻找幸福的可能?

挂下电话后,聂浩然心情格外愉悦,不过骄傲的自尊让他一时还想不出来该怎么面对她。

突然,手机又响了起来,他很快再接起……

“先生,我是吴嫂,小少爷说还想睡觉,今天不想去幼稚园。”电话里,吴嫂的口气听来很急切。

“什么?都几点了?”聂浩然一脸冷肃,直觉诡计多端的儿子一定又在耍任性,“他在哪儿?把电话拿给他听。”

“小少爷在房间里赖着不起床,我现在就把电话拿给他。”

吴嫂实在拿达达没办法,才会打电话给男主人搬救兵。她来到房间叫醒小少爷,把无线电话交给他。“小少爷,先生要跟你说话。”

“达达,听话,去上课。”聂浩然威严的下命令,不准儿子耍赖。

“爸爸,我肚子好痛……”达达抱着肚子说,整张脸皱成小笼包。

“别装病!”聂浩然不假辞色地说。

“是真的,我头也好痛……”达达真冤枉,都怪自己平常太调皮了,现在才会都没人肯相信他。“而且我想吐……嘿……”

聂浩然仔细一听,儿子声音不对劲,他神色一惊,突然就听见吴嫂的声音。

“糟了,真的吐了……额头好烫!”

接着,他又听见达达的哭声,这哭声拧痛了他的心。

吴嫂更是吓坏了,她还以为小少爷又是闹着玩,怎么突然发烧?她慌乱不安,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先生,小少爷看来真的病了!他发烧了,而且还在吐……”

“我现在人在中部走不开,你先带达达到附近的诊所看医生,有任何状况随时跟我保持联络。”他立即下指示。

“好,没问题。对了先生,要不要找太太回来?”吴嫂问。平常的小少爷就不好带了,现在生病就更麻烦,要是太太在家该有多好。

聂浩然心一动。是啊,达达生病,他有充分的理由可以找陆可薇回家了,但她如今人在医院陪父亲做健康检查,他若找她,也怕她为难走不开……

“先不要。”他还是稍安勿躁,看情况再联络她好了。

“是。”

下午,吴嫂又打了通电话给聂浩然……

“先生,小少爷的状况不太对劲。我从诊所带他回来后,喂他吃了一包药,但他还是高烧不退,又吐又拉、又哭又闹,现在连第二包药也不吃了。”小恶魔一生病起来,十个吴嫂也拿他没办法,抓都抓不住。“后来我只好跟管家一起带他去大医院。”

“怎么会那么严重?那医生诊断后怎么说?到底是什么病?”聂浩然心里也很焦急,偏偏他一时半刻赶不回去。

“医生说是肠病毒。但小少爷说要是妈咪不回家,他就不吃药,病情再拖下去可怎么得了?医生也说若是高烧不退,就要住院治疗了……”

“那就去办住院手续。”

“是,我已经去办了。”

“好,我知道了。”聂浩然在电话那端头疼着,却也分身乏术。远水救不了近火,他该怎么办才好?

脑海里浮起有着甜暖笑容的女人……看来只有她能搞定达达了。

他赶紧用手机拨出电话给陆可薇,劈头就道:“可薇,我需要你。”

“什么?”接起电话的陆可薇惊讶地一怔。难道她欲擒故纵的方法奏效了吗?

他这么快就说需要她,而且表白还那么露骨,真让她感到万分惊喜。

“对不起,我是急需要你的帮忙,因为达达生病了。他高烧不退,又吐又拉,情绪极不稳定,还说你不回去就不吃药,偏偏我现在人在台中还走不开,只有你可以帮我这个忙了。”他软下语气向她求援。

“达达在哪家医院?”听到这个消息,陆可薇浑身一颤,神色忧虑。

他说出医院的名称,“吴嫂已经为他办理住院手续了。”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那你父亲……”

“他目前检查没什么大碍,一个人应该没问题。”

“好,那就拜托你了。”

收线后,她一刻也不敢停留,告知了父亲,便立刻赶去另一间医院找达达。

陆可薇来到医院,看见达达手上打着点滴,脸色惨白又憔悴,她的内心揪成一团,自责不禁自心底涌现。

她才离开两天,达达就病了,整个人瘦了一圈,教人看了心疼不已。

都怪她不好,没有陪在达达身边,才害得他得去幼稚园上课,结果被传染了肠病毒生病。

她轻轻在床边坐下,一直守在达达身边,等着他醒来。

“达达……”她握住他的小手,内疚地眼眶泛红。

“妈……咪……”达达说话有气无力的,一张开眼看见她,苍白的脸蛋立刻露出虚弱的笑容。

“你吃药了没?”她抱起他在怀中问。

他摇头。

“小少爷很固执不吃药,因为会吐,也不能进食,只好让护士给他打点滴。”

吴嫂在一旁说明。

“你这孩子真不听话!”陆可薇忍不住责备他,捏了下他的鼻子,眼中微有水光。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小鬼头!都生病了还在耍诡计?”这小家伙的个性到底像谁?

“药好苦喔……”

“你不吃的话,想一直住在医院里打针吗?”

“不要。”他摇头。

“想不想回家玩游戏?”

“想。”他点头。

“那嘴巴张开,吃了药病就好了,妈咪就带你回家。”

“真的吗?那妈咪不会再走了吗?”达达抓住她的手,好怕自己睡着以后就又看不到她。

“对。”唉,这小鬼真教人心疼。陆可薇爱怜地哄他,“乖,赶快吃药,吃了药才能吃东西,有体力以后我们才能玩游戏。去公园骑脚踏车、画甲虫,还有玩wii……”

听到这里,原本没有精神的达达眼睛逐渐发亮,他乖乖把嘴巴张开,让陆可薇把药倒进他嘴里。

“这才是我的达达,乖孩子……”

两个小时后,病房的门被打开,聂浩然看见陆可薇抱着达达,一会儿摸摸他的脸看他退烧了没,一会儿又柔声安抚、诱哄着他。

一旁本来忙得焦头烂额的吴嫂则像找到救世主一样,总算松了一口气。

“太太,还是你行。”吴嫂说。

陆可薇笑道:“他只是在撒娇。”

“可不是嘛。小少爷从小就没有妈妈,好不容易有了太太疼他、教他,比亲生妈妈还照顾他,一定会想紧紧抓住太太的。”吴嫂笑着说。

不一会儿,在陆可薇的安抚下,达达的意识逐渐进入睡眠状态,但小手却还握着她的手不放,只要她稍一扯动,他就握得更紧,仿佛怕她走掉。

“吴嫂,麻烦你去买一些布丁来,医生说达达喉咙痛不能吃热食,但可以喂他吃点他能吃的东西。”看达达如今瘦巴巴的不成人形,她实在放心不下。

“先生……”吴嫂一转身,就见男主人不知何时已进到病房里。

陆可薇回头,才发现聂浩然不晓得站在那里多久了,她居然都没察觉。

“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她难掩讶异地问。

“生意谈妥了,善后工作交给下属就先搭高铁回来了。”达达生病了,他也不放心久留。

“先生,太太,那我先出去了。”吴嫂赶紧离开,将空间留给他们两人。

“达达的状况如何?”他问道。

“好多了,打过点滴烧已经退了,药也吃了,刚才睡着。不过医生说还要再观察几天。”烧一退,达达就冒冷汗,她也得注意状况,随时帮他拭汗。

“你吃过了吗?”他看着她,如果没有她,情况不知道会不会更严重?

“我吃了,你从台中赶回来也累了吧?先回家休息没关系,这儿我来照顾就好。”

“我也想陪陪达达。”其实他是舍不得离开她身边。

才两天不见,思念已如炽火般烧灼着他的心,本以为爱情对他而言已是遥不可及,没想到这份深浓强烈的相思却又教他完全无法忽视。

曾经的伤痛使他否定未来,可他根本早就对她沉迷了而不自知。

“岳父健检的状况如何?”他关心地问,想和她多说说话。

“还可以,都在正常值里。”

“特地让你跑一趟,真不好意思……”

“达达他睡得很沉了。”她置若罔闻的回答,收回手让达达好好放松的睡觉。“如果没事,你可以先回家了。”

她想赶他走?他偏不。“不,我不回去。”

“出差不累吗?你明天还得上班呢,快回去吧。放心,我绝对会好好照顾达达,让他恢复健康的。”她突然站起身挂保证的说,脸上扬起甜暖的笑意。

她的笑容像阳光洒进他的心窝里,仿佛是抗忧郁的解药,一扫他这些天积累的窒闷、焦虑和烦躁,让他安心了。

他无法想像,要是再也无法看到她,他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那达达恢复健康之后呢?”他想知道她的打算。

“因为喜欢上你,等于违背了我们当初的约定,所以我会离开。”说完,她转身背对着他。她跟他赌上了。如果爱情无法完整,那么她宁可离去,也不当一个乞求爱的人。

聂浩然黑眸眯起。

不,他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他不想失去她。短暂分别后,他对她的情意就像泛滥的洪水,已到了即将暴涨的临界点……

情不自禁地,他突然由后方抱住她。

“怎么了?”陆可薇一惊,整个人怔住了。

他的大手突然环住她的腰,迷人的阳刚气息毫无预警地包围着她,而他手臂充满占有的力道教她惊喜又错愕,也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他低喃。

若没有她的帮助,他一个大男人忙着事业又要兼顾父职,要想全心照顾达达根本不可能。

而他只是一通电话,她就义无反顾的跑来医院照顾达达,安抚达达不稳定的情绪,这份温暖体贴的奉献关心,再度撼动了他的心。

若非真心喜欢他,她会这样做吗?

聂浩然思忖着,本以为他的人生只要在工作上找到成就感、赚更多的钱,就足以弥补放弃爱情的缺憾和失去的自尊,但就在刚才,当他看见她和达达亲昵的抱在一起时,他才恍然大悟自己最欠缺的是什么?

原来,他想要的是一份家庭的温暖,渴望的是幸福的光辉。

她的存在就如同阳光,温暖而必须,带领他走出过去的沉痛,也照亮了他的生命,为他带来希望。

他已不能没有她!

“你是说照顾达达吗?”

“除了达达,还有我。”

“什么?”她不懂他的意思。

“我需要你……”

她更不解了。这次他又需要她什么?

“我……喜欢上你了,我要你当我真正的妻子。”他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压抑心中许久的情意。

陆可薇一愕,眼神闪着惊喜,但很快她又觉得不可能,毕竟他的态度怎么会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违反了约定,我们的关系就要提前结束。”她学着他说过的话,神情疑惑地看着他。

他扳过她的身体,食指点着她俏皮的嘴巴,霸道的说:“约定是我订的,随时可以修改。”

“为什么?”尽管心里冒出惊喜,她眸中仍盈满困惑。

“你来应征后母时,我本以为你跟我前妻一样,只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女人。我心里一直认定你只要钱,所以把达达交给你后,我专心冲事业就好,不必和你有交集。可是没想到……一切早就变了样。我和达达喜欢上你的存在,你就像太阳那么重要,没有了日光的温暖,我们父子就会失去生气和活力。”

“你是因为我帮你照顾好达达,所以才这样说的吗?”

“不,不只是这样。以前我没发现,现在才知道最简单的幸福就是家庭温暖,只有你可以让我感受到幸福和喜悦,那是再多金钱也买不到的心灵满足。”他黑眸蕴涵柔情的说。

“傻子,我急需要钱,不是为了我自己,是因为……”

“是因为你爸爸的钱被骗光了,房子快被银行查封,而且弟弟的学费也快缴不出来,对不对?”

“你……你怎么会知道?”她惊讶的张大眼睛。

“岳父大人跟我通过电话,告诉我你是个孝顺的女儿,我才知道这些事情。”

“原来……是爸出卖了我。”她了然低语。

“其实,我心里早就觉得怪了,看到你关心父亲、对他放心不下的牵挂模样,很难相信你会为了钱要嫁给我,让我怀疑你会需要两百万不是单纯的事,原本就想找人去调查。”虽然嘴巴说自己不介意她是为了钱来应征后母,但知道她愿意嫁给他并不是为了个人的虚荣,而是为纡困家中的经济、解救父亲陷入忧郁的危机后,他心里豁然开朗,心中对她的喜欢更是无法克制的满溢出来。

听到这里,陆可薇的心窝暖暖的,“原来是这样。”

看来,他们两人早已喜欢上彼此,他会暗中观察她、关心她,就已证明了他在意她、喜欢她,自己早已逾越了最初的约定。

千年冰山,终于慢慢被她的温暖和开朗给消融了……

“以后,你就是我聂浩然名正言顺的妻子。”他深情的凝视着她说。

“是你先反悔的喔,我可还没答应……”她低垂着头,俏皮的回应。

他蓦地低头,以吻封住了她软嫩的唇瓣,不准她拒绝。

四片嘴唇亲昵的贴合,难分难舍,甜蜜的气息交融在一起。

幸福的暖意笼罩着彼此,他曾失落消沉、迷茫黯然的心找到灯塔,不再迷失于黑暗里,有了人生的希望和光明。

他的春天,终于回来了。

第一章楔子第四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一章楔子第七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六章楔子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楔子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楔子第七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一章楔子第五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八章楔子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九章楔子第九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楔子第八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七章楔子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五章楔子第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七章楔子第五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二章
第一章楔子第四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一章楔子第七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六章楔子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楔子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楔子第七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一章楔子第五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八章楔子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九章楔子第九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楔子第八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七章楔子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五章楔子第五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七章楔子第五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