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陆可薇回到聂家后,她悉心的照顾就像阳光般温暖地笼罩在聂家父子身上,达达总算乖乖吃饭吃药,一天天的回复活力,出院后已是活蹦乱跳,调皮依旧。

有妈咪在的日子达达真快乐,她会做好吃的蛋糕、造型可爱的布丁,还有巧克力饼干给他吃,会讲故事和笑话给他听,会陪他画画,玩各种游戏。

他最喜欢薇薇妈咪了,一看到妈咪,病菌就被赶跑,他身体壮壮,心情也就变好了。

不只达达变得懂事了,浑身是劲,聂浩然也跟着开朗起来,没有她,他真不知道他们父子现在会变成什么样?

因此,就在达达出院三天后,他实现载一家人到中部旅游的承诺,想要好好放松心情,享受一下家庭的欢乐。

他开着休旅车,沐浴在阳光筛过的林荫大道中,心爱的老婆和可爱的儿子则一路唱着时下的流行歌,这份温馨惬意伴着青山绿水,烘暖了他的心窝。

车子一驶进中部的游乐园,停好车买票入园后,就像来到孩子的快乐天堂,达达兴奋地又叫又跳,惊喜的往前冲。

走着走着,聂浩然突然牵住陆可薇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外人看他们是一对恩爱夫妻,其实他的心正卜通卜通地跳着,像个初尝爱情果实的少年郎。看着她的两颊因为喜悦而染上红晕,他也心情大好,两人陶醉在温暖又甜蜜的氛围里。

他想就这样永远牵着她的手不放开,他想亲吻她羞红的脸颊,告诉她,他有多么喜欢她……

英俊的脸庞慢慢低下,靠近她的耳颊,突然,他的裤管被一股力量拉扯,破坏了浪漫的情境……

“爸爸,我要坐那个……咻一下就掉下来那种,好好玩喔。”达达拉着他的裤子,指着大型的游乐设施说。

“你说自由落体?你还太小不行,那太危险了!”聂浩然立刻拒绝。

看爸爸担心,达达只好作罢,一家三口再往前走,他又露出惊喜的表情。“我想吃冰淇淋……”

聂浩然一脸严正说:“你咳嗽还没完全好。”

眼见爸爸什么都不给玩也不给吃,聪明的达达转而拉着妈咪的手臂撒娇,“妈咪……”

“浩然,没关系的,他的病快好了,带他来就是要让他开心,就给他一球冰淇淋好了。”陆可薇帮达达央求着,慈爱的眼神令人无法拒绝。

拗不过她甜软的要求,聂浩然还是妥协了。“好吧,只能吃一球。”

“等你吃完,我们去坐旋转木马。”她补充。

“耶!”达达跳起来欢呼,脸上堆着快乐无忧的笑容。

坐完旋转木马后,陆可薇又带着达达去玩彩绘图画游戏。

聂浩然平常严谨冷漠,总是限制着达达依照他的规范做事,所以父子俩才会有淡漠的距离感产生,但陆可薇在他们父子之间有如润滑剂,总是知道达达喜欢什么,也尽量满足他的快乐,融化了他们父子俩的僵冷关系。

她像是个顽皮的彩绘家,把他黑白灰暗的人生渲染出绚丽丰富的色彩。有她的存在,他的人生改变了,视野也跟着开阔,连价值观、人生观都渐渐地不同。

他终于觉得天空的颜色不是忧郁的蓝,而是漂亮的湛蓝;在天空中飞翔的鸟儿不是疲惫的赶路,是快乐的双宿双飞;路旁的树木和各种花卉不单只是一种装饰,也是蕴涵创意设计的艺术品……

自从他承认自己喜欢上她以后,心灵富足,世界仿佛都变得美妙,她使他上了名叫幸福的瘾,迷恋着她胜过一切。

耐心等她指导完达达涂鸦,等她一起身,他突然揽住她的纤腰往他怀里带,顺势在她颊边轻啄一下。

“怎么了?”她有些不明所以地笑看着他。

他深情凝视着她说:“突然想吻你。”

“很多人在看……”他突来的吻令她双颊羞红,腼腆的垂下脸。

“不管他们。”他霸道的说。他就是想抱她,偷一个吻,才不介意别人怎么看、怎么想。

她的心甜滋滋的,非常享受这份婚后恋爱的甜蜜。虽然在没有感情基础下结婚,但婚后才谈的恋爱好似更扎实,在她心湖荡漾出一圈圈悸动的涟漪。

一家三口一路玩到黑暗笼罩天幕,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游乐场,一同回到预订的饭店。

房间规划出两处卧室,一边是儿童房,一边则是主卧房,两房中间隔有一道门,设计非常贴心。

陆可薇帮达达洗好澡后,这小鬼很快就躺在床上,吵着要听她讲故事。

“韩森和葛莉特走进森林里,看见了一座用饼干和糖果做成的糖果屋……”

“呼噜……呼噜……”

结果故事才刚开讲没多久,达达已经累到睡着了。

“这个小鬼今天累坏了。”她不禁莞尔。

“你也累了吧?”聂浩然的嗓音低沉沙哑极富磁性,突地在她后方响起。

“有一点。”

“坐在这张椅子上吧。”他移来一张沙发椅让她坐下。

“好。”她听命的坐着,以为他有话想跟她聊。

“达达有没有让你很头痛?”他还是站在她身后说。

“还……”好。话未说完,一阵精油的香气袭来,他的大手已沾上舒压的复方精油在她太阳穴两侧轻揉按压。

“听说这样可以让人放松,舒服吗?”他问。

“嗯……”她享受地低喃。

接着,他的手由头部沿着肩颈往下,大手在她肩背按摩的力道适中,透过肌肤传入神经,一阵阵令人舒畅的按压使她整个人放松下来。

她忍不住闭上眼睛。“你有去学按摩吗?”

“没有,但我被视障者按摩过。”他触摸着她背部的肌肤,感受到一片光滑柔嫩,不禁起了遐思。

“为什么想帮我按摩?”

“我很感激你为我和达达的付出,而我能做的,就是对你更好。”他的食指往下,按压她脊椎两侧的经络处。

她的唇角上扬,扬起一抹幸福的弧度。

堂堂一个连锁餐厅大老板,居然亲自为她按摩身体,她真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内衣松了,他的手伸入前方,按着她柔软的丰盈。

她浑身一颤,呼吸紊乱,两眼倏地张开。

“要我停下来吗?”感受到她的惊慌,他柔声在她耳畔轻问。

“不……”她两颊绯红地轻摇头。

他粗砺的大手在她身上抚触的感觉舒悦至极,她不想要他停。她喜欢他抚摸着她,陶然地享受这份被疼宠的感觉。

“舒服吗?”他又问。

“嗯……”她点头,两眼再度闭上。

下一秒,她感觉自己胸前一凉,他的食指和拇指已掐住她胸前的红莓揉抚着,使她忍不住发出阵阵娇吟。

他的揉抚酥麻又教人心痒难耐,室内仿佛升温了五度,她感到身体在发烫,按捺不住地扭动着娇躯。

看着她撩人而且泛着粉红色泽的身子,以及娇羞不安的模样,他高涨,黑眸灼热,下腹似有一阵渴望蠢蠢欲动。

他抱起半裸的她,来到隔壁的卧房里,关上通往儿童房的门,才将她放置在床上,而后褪下彼此的衣物。

结婚那么久,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裸裎相见。

“看着我。”

她害羞地看向他壮硕的雄性躯体,大胆的伸出手抚触他光滑结实的胸膛,小手在那上头流连。

其实她只是胡乱模一通,因为电影和小说好像都是这样做的……

他微挑起眉。这个小女人……莫非她一点经验都没有?

她生疏的举动使他感到好笑,但更欣喜于她的单纯。

虽然只是鬼画符般的动作,她却成功撩拨了他的心,点燃炙热的火苗。

他隐忍良久,突然低吼一声,将她压在自己雄壮的身躯之下。

他亲吻着她的唇、她身上的每寸肌肤,和她共享肌肤之亲,鱼水之欢。

他的雄性象征在她的柔软处徘徊,最后在她做好准备后,一举进入了她。

两人身体**,他呼吸浓重,她则不停娇喘,在激情的互动中,阵阵美妙的快感将他们带至极致的欢快之境。

她是他的水源,润泽了他干枯的生命,让他在黑暗中找到光明。而他也满足了她对爱情的憧憬,点燃了幸福的希望。

在这一瞬间,他们紧紧拥抱着彼此,身心灵都达到最完美的契合。

他们是夫妻,真正名副其实的夫妻了。

三个月来的甜蜜生活,使陆可微的心被幸福灌饱,脸上不时充满光彩和欢乐。

这桩婚姻的发展终是如她所愿,她不必埋葬青春了。她和自己的丈夫睡同一张床,每天早上醒来是第一个看到他的人,人生已然完满。

“今天穿这件淡粉红色的好吗?”聂浩然问。

有了爱情进驻心灵,他的思维变了,习惯也悄悄在改变,开始会尝试穿上一些不曾试过的颜色。

“很好看,我来帮你挑领带。”她笑眯眯地说。这是他第二次穿上她为他买的衬衫了。

“上次我穿你帮我搭配的黄衬衫,秘书说很好看,看起来很有亲和力,还说你眼光不错。”

“呵呵,英雌所见略同。”

她拿了两条领带试着搭配衬衫,最后做出选择。“这条毕卡索系列搭这件衬衫比较好看。”

“就听你的。”学美术的她,对色彩很敏锐,所以他完全信任她的搭配。

每天早上,她都会帮他挑衬衫、打领带,看着她眼神专注轻巧地将领带绕过他颈部,小手灵活的缠了结,打出一个幸福的形状后,浮现笑容,他的心窝总是满足又甜蜜。

这就是他开朗慧黠的小妻子。

情不自禁地,他环抱着她的腰,低头给她一记长吻,汲取她身上的甜美气息。

她感觉到自己被推倒在沙发椅上,他身体的重量压了下来,甜蜜的负荷以及霸气入侵的激吻使她快喘不过气。

“嘿……你上班要迟到了。”她连忙推开他一点说。

“我今天突然不想上班了。”他想学儿子一样耍赖,黏在她身上不放开,这样的幸福夫复何求?

“别闹了。对了,下午等达达幼稚园下课后,我和他约好要去逛卖场。”她笑着轻轻的推开他,他则起身拉起她。

“是吗?那么下午我要是有空,也可以陪你们一起去。”

“真的吗?老公。”她愉悦的弯起唇角,帮他拉平衣服的皱摺。

“当然。”

“那我等你的电话。”她踮起脚尖,在他的颊边留下一个吻。

他在镜子里看见自己脸上的千年冰霜不再,笑容越来越多,这都是拜老婆所赐。

下午四点,聂浩然提前下班回家,陪老婆小孩在住家附近逛大卖场。

达达坐在推车上东张西望,陆可薇站在架旁挑蔬果,他则负责推车。

“老公,今晚想吃什么?”她拿起架上的义大利面审视,边问。

“喔,你决定就好。”

“我想吃披萨。”达达率先提议。

“好啊。”陆可薇说完一转身,却不见老公人影。见他走到食品区的尽头像在寻找什么,她推着车子追了过去。

“老公,你在找什么?”

聂浩然微微蹙眉,方才他眼角余光似乎看见一道熟悉的人影悄悄跟着他,可是一走过去,那人又不见了。

“没什么,只是感觉好像有人在盯着我看。”

她环顾四周,看着卖场里来来往往的人群。“谁?”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自己太敏感了吧。”没看见什么人,他于是搂着她的腰,接过她手上的推车。“走吧。想吃什么?我们一起去。”

“爸爸,我要吃披萨。”

“没问题。”

“耶!”达达欢呼着。

见他们走到结帐区排队,一个躲在食品架后面的女人走了出来。

她年约三十岁,五官姣好,丰姿绰约,眼神聚焦在前方欢乐的一家三口身上,蕴涵着羡慕、内疚和……遗憾。

如果她当年没有离开,现在站在他身边享受幸福的女人,应该是她。

不,她不该放弃的,达达是她的孩子,是她和他的爱情结晶,她要去找他,跟他认错、道歉,追回曾经失去的一切。

她相信,他一定会原谅她的。

翌日十点。

聂浩然刚要出门去巡视餐厅分店的新驻点,戴着黑框眼镜的女秘书便问道:“老板,要帮您订午餐吗?”

“不了,我老婆今天会送餐点过来。”

“老板娘真贤慧。是她亲自做的吗?”秘书眼睛亮了起来。

最近看老板衣着光鲜,满面春风,冷硬的五官线条也变得柔和许多,她知道改变老板的正是他的妻子。

“自从我儿子去上幼稚园后,她开始去学做料理,听说这些私房料理特别又好吃,也许可以考虑加入餐厅的菜单里。”

“哇!真羡慕您有个贤慧的好老婆和美满的家庭。”秘书赞叹道。老板心情好,最高兴的莫过于在他底下工作的员工了。

聂浩然点头一笑,默认了秘书的话。

最近,他真的感觉到了美满幸福,也希望这份幸福可以永远延续下去。

接近十二点左右,他结束巡视分店的行程回到公司,一到门口刚下车,就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他一怔,稳健的步伐不禁停顿。

对方丽质天生,皮肤雪白,五官像是混合了中东血统般轮廓极深,身着她最爱的蓝色雪纺纱洋装,时尚且高雅,一出现总是男人注目的焦点。

曾经,他就是被她的外表所迷惑,但了解彼此的个性后,迷恋逝去,留下仅是不堪回首的伤痛记忆。

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前妻,也是达达的生母——颜澄莉。

自她决然离去后,两人已有五年不见了,他不懂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但尽管心中充满疑惑,也曾因被她狠心弃绝而感到伤痛,可现在看到她,他心中已无任何波澜,那份爱意和恨意似随时光逝去,涓滴不剩了。

他移开视线,迈步往前走。

她却笔直朝他走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浩然……”她轻唤着他。

“你来做什么?”他沉着一张脸看向她。

“我……有事想找你谈谈,方便找个地方跟我说话吗?”

颜澄莉看着眼前的前夫,跟五年前相比,现在的聂浩然意气风发,卓尔不凡,财富和社会地位更已是今非昔比了。

他有今天的成就,也许是因为她的离开激励了他,这足以证明他对她仍是存有感情的。

依照她对他的了解,他并不是绝情狠心的男人,只要她对他动之以情,佯装可怜博取他的同情,她还是有机会可以重回他身边,享尽富贵荣华。

“我已经是有家室的人,恐怕不方便。”此刻,聂浩然心里浮起另一张甜美的面容,现在他只想见到令他感到温暖的小妻子,于是刻意和前妻划清界线。

“我知道过去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抛下你和达达,可自从离开你之后,我就对你念念不忘,心中懊悔不已,更不只一次想去看看达达……”颜澄莉可怜兮兮的说。

聂浩然黑眸一凛。

五年不见,如今近距离看着眼眶泛红的前妻,她的脸色憔悴,眼神也失去昔日的光彩,看来离开他并没有使她过得更好。

“什么意思?你离开我之后不是跟了个有钱的股市大亨?”

他曾经遇到她的好朋友,知道她离开他以后跟了一个有钱的中年男子,每天吃香喝辣玩股票,过着奢华富裕的生活。

她一怔。“呃,我跟着他之后,刚开始过得还不错,但他其实有严重的暴力倾向,每次投资失利就骂我、打我,而且喜欢花天酒地,流连……最近得了肠癌走了,我才得到解脱。”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他冷冷说着。

“我知道你恨我离开你,我也不敢乞求你的原谅,可是跟他在一起后,我才知道你对我有多好。我很想念你,也想念达达。”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她眼眶含泪,忍不住上前,主动趴在他胸前啜泣起来。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离开你,不该离开达达……”嘴里这样讲,她心里却怨恨上天对自己不公平,总是得不到想要的优渥生活,才过没多久好日子就落得凄惨的下场。

所以这一次,她绝对要抓住机会,回到聂浩然的身边。

见颜澄莉身心似乎受到巨大的创伤,无论聂浩然再理智冷静,也忍不住心一软。即使她曾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狠心抛下他,伤他那么深,但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对她仅存的只剩同情,再也没有任何爱情了。

他明白她在向他乞怜,乞求可以回到他身边,为了金钱,她能见风转舵投入任何富有男人的怀抱里。他眼神闪过一丝鄙夷,却不想戳破她的计谋。

毕竟他们曾经共同生活过,也有个爱情结晶,既然她的人生正遭逢挫折,他也就别在此刻落井下石,给她难堪。

他拍了拍她的肩,勉强说几句安抚的话,“人生不如意事十之,我不也是这样熬过来了?”

“我没有你那么坚强,这些年我被那个男人折腾出了忧郁症,曾经想过从高楼跳下去,结束这一生。”她故意道。

聂浩然一愣。就算两人早已不是夫妻,但听到她失意到想自杀,他更不敢推开她。现在还是不要刺激她比较好,就怕她会真的想不开去跳楼。

感觉到他放软了僵硬的身体,似乎起了恻隐之心,颜澄莉眼眸闪过一抹狡诈的光芒,顺势赖在他怀里哭泣着,诉尽哀怨,渴求怜悯。

此时,一部车子正好停在他们的身后。

坐在车内的陆可薇,手里拿着热腾腾的便当,正准备开车门走出去,却意外撞见了这一幕。她笑脸一僵,开门的动作一顿。

这个背对着她的伟岸背影,不是浩然吗?可是,为什么有个身材婀娜多姿的女人大刺刺地趴在他怀里哭泣,而他还不断拍着她的背,像是在安抚她?

她是谁?

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太太,要下车吗?”司机问。

“等一等。”她心里忐忑不安,坐在车内继续观察着。

只见聂浩然拿出口袋里的手帕为那个女人拭泪,又是劝又是哄,直到女人点头,安心的离开。

他对那个女人怜悯不舍的眼神,使陆可薇心里涌出一阵酸意。

等对方一走,她才开了门下车,请司机在车上等她。

“浩然。”她唤着他。

“可薇?你来了。”转身看见老婆,他僵硬无奈的脸部线条转为柔和。

“你怎么站在这里?”

“喔,因为遇一个老朋友,跟她寒暄了几句。”

“老朋友?是谁?可以告诉我吗?”她探问着,希望他可以自己说出来。

“你不认识,而且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他含糊带过,很快搂着她的腰往办公大楼的大门走。“走吧,我们上楼去。我肚子好饿,等你很久了。”

“……好吧。”她勉强一笑。

为什么浩然不告诉她,方才靠在他怀中哭泣的女人是谁?到底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老朋友……是指旧情人吗?会是他的……前妻吗?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猛地一震,心中惶然害怕,想问却又不敢问。

如果那个女人真是他的前妻,那么他对前妻是不是还存有感情?两人是不是藕断丝连的经常见面?

不,浩然不会这样对她的,她应该要相信他。

她抑下心中的猜疑,不准自己胡思乱想,但脑海却怎么也挥不去他安抚那个女人的画面……

第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一章楔子第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章楔子第五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楔子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七章楔子楔子第八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三章
第四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一章楔子第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章楔子第五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楔子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七章楔子楔子第八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