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梦合欢



见莫离快速闪离的背影,薛连城僵在了那里,许久,他才反应过来一般,向着莫离离去的方向奔去,那只鸡已经是他的奇耻大辱,他当然不在乎,他在乎的是,烤了一只当过王爷也当过谋士的鸡,他们应该分享才是。

也只有分享了才能满足他被蹂躏了一天心脏和面子,可是他不知道,因为他是贤王府的人,他注定了和这只被吃了的鸡无缘。

因为就在他追到正堂的时候,刚刚准备去喝喜酒的人都又聚在了那里,看着瑶光身边一身锦绣的太子萧祈岳。

而站在太子和瑶光面前的,是一水的美男子,他们或阳刚或阴柔,或孔武有力或文质彬彬,都谦卑的站在那里,满是期待的看着瑶光。

“瑶光妹妹呀,我对你怎么样?”太子涎着脸看向瑶光,一脸的讨好。

“这是你的贺礼?”瑶光眉梢眼角的笑意再也遮挡不住,她对着太子轻声的笑问。

“你不早说呀,我都快到贤王府门口了,才听说萧靖寒那货要你和一只鸡拜堂,我想着,你和一只鸡拜堂,总不能和一只鸡过日子呀……”萧祈岳很是得意的看着面前这些男子,然后转头,问瑶光:“喜欢哪个就留下哪个?萧靖寒连拜堂都不能亲力亲为,有些事情,你懂的……”

在众人都浮想联翩亲力亲为的事情时,萧祈岳脸上的笑容几乎要将瑶光弥漫,瑶光看着萧祈岳,轻声的应了一声:“我懂。”

“萧祈岳,你什么意思,你知道这是贤王府么?”薛连城没想到,自己内伤过后还会遇到这样的场景,他有些悲愤的看着太子,眼底都能冒出熊熊怒火。

贤王虽然缠绵病榻多年,想来找事的不少,敢给贤王爷光明正大的戴绿帽子的却也只有萧祈岳一个。

“我自然知道这里是贤王府,可是本太子更知道,瑶光是北国公主,也是我萧祈岳的妹妹,我就是委屈了天下人,也不能委屈了我妹妹。”萧祈岳笑着说话,但是神色中却全是郑重,瑶光看着,都有几分的恍惚,她扭头靠近萧祈岳,问了一句:“我们的关系好像没到这个地步吧?”

萧祈岳的面色一僵,却很快就低头,笑着对她说:“本太子说到了这个地步,就是到了这个地步了。”

瑶光嘴角一抽,正想说话反驳,却不想萧祈岳含笑再次开口:“我喜欢你这个性子,也羡慕你敢作敢为,我是不能了,早被父皇拴在金丝笼里了,我盼着你能飞的高一些,我看着心里也痛快。”

他的话语声音很低,字字句句,都落到了瑶光心底,她看向萧祈岳,他的眸子里一片干净平和,丝毫不是他纨绔不羁的样子。

“瑶光啊,这几个看着还满意么?”太子故意提高了声音问道。

“一般情况,都穿的这么花枝招展的,能有穿的素净点的么?”瑶光转头问道。

萧祈岳突然明白过来,轻声的问了一句:“你是说长的像凤公子的?”

“凤子楚文采风流别人望尘莫及,怎么会有长的像凤公子的,你给我找一个穿着白色锦袍的,最好喜欢拿扇子的就可以了。”瑶光缓缓地说话,只是她的话音未落,正堂中坐着的人已经是一片低语。

瑶光虽说找不到凤子楚,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瑶光的要求,分明就是凤子楚。

凤子楚的白衣折扇,早已经成了大庆的风景,原先一些痴迷白衣的男子在凤子楚面前自惭形秽,稍微有点自知之名的男子都不会再穿白衣。因为在那一个谪仙一样的人物面前,他们只会沦为陪衬。

“瑶光妹妹,有一点我得提醒你,你可能是看凤子楚看惯了,才觉得穿白色锦袍美,其实这白衣服还有个缺点,不耐脏,穿上一天都成黑的,你找个穿白衣服的到了晚上也成黑的,你不如索性找个穿黑衣服的。”萧祈岳扫了一眼面前的花红柳绿,都很有自知之明进贤王府不穿白色锦袍,可是这样一弄,倒是没有一个能入得了瑶光的眼。

“贤王府还会缺洗衣服的人?不舍得那千山雪蚕丝就不舍得,说什么不耐脏,最讨厌你这样的人了。”瑶光不悦的扭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一个神色温婉的男子,然后转身对倩如说:“前几天让你洗的那件白色锦袍,洗过了没有?”

那件衣服是凤子楚扔给她的,他嫌她睡觉的时候口水弄脏了他的衣服,瑶光当时就将那衣服给扔了,是倩如捡起来洗好了收了起来,却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派上了用场。

“小姐,我带来了,我马上去拿。”倩如一听瑶光说那件衣服,赶紧转身。

“带他换了衣服,过来见我。”瑶光喊住倩如,轻声说道。

那男子喜悦的谢过瑶光就跟着倩如走了,大厅里的窃窃私语之声越来越大,瑶光看着低声言语的众人,轻声的说了一句:“凤子楚是贤王府的谋士,他虽然没了,但是留一个长的像他的人在贤王府,也算是个念想。”

众人低声称是,心底却各自有自己的想法,瑶光目光扫过他们,重新回到太子身上。

“就要这一个?”萧祈岳试探的问道。

“太子哥哥大方,那我就都留下,反正这府中,要抱着鸡大婚的不止我一个。”瑶光轻声说完,就让小倩带着他们离开。

那些美男跟着小倩离开,也带走了正堂弥漫着的脂粉味,太子那边已经兴奋的看向瑶光,问了一句:“需要我给你做几个牌子么,就跟父皇嫔妃们的牌子一样,你晚上想让谁陪就翻谁的牌子。”

太子一边解释,一边示范,脸上的笑容几乎隐藏不住,瑶光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地弥漫开来,他低声的说了一声:“这点小事,就不劳烦太子了,交给薛连城去办就可以。”

瑶光和太子只是坐在那里交谈,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他们要谈的内容,只有薛连城,将他们的话语听得一清二楚。

“连城,这件事情你去办,我放心。”太子萧祈岳终于将目光转向了薛连城,笑眯眯的说道。

薛连城早已经出离愤怒了,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瑶光,瑶光只是笑着,探问的看向他,他猛的转过头去,轻声的哼了一声。

“薛连城,你放心就是,王爷没死,我是不会给王爷头顶上上颜色的,这些人我留下,有别的用处。”瑶光见薛连城一脸的别扭,终于忍不住轻声地说道。

“妹妹,我会伤心的。”萧祈岳也听到了瑶光的话,很认真的说话。

“哥哥,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没异性就饥渴。”瑶光同样很认真的看向太子,轻声的说道。

太子脸色顿时一僵,薛连城转身看向太子,一脸的幸灾乐祸,他刚舒了一口气,倩如就带着刚刚离开的男子缓缓走了进来。

不得不承认人靠衣装,当那个一身粉衣柔媚的男子穿上了淡雅的象牙白色锦袍,缓缓走向众人的时候,所有人都诧异的以为他是凤公子再世。

他的头发,被一只玉簪挽起,眉目如画,墨发锦衣,落到谁的眼中都是惊艳的一景。

他缓缓对着瑶光一笑,轻声的喊了一句:“公主。”

娇嗲的声音让瑶光不由得一愣,转瞬就回过神来,她笑着看向那男子,说了一声:“你过来。”

那男子听话的笑着走近瑶光,瑶光伸手,在她的脸上使劲一拧,低声说了句:“脂粉气太重了。”

薛连城站在瑶光的身边一景笑出声来,一身脂粉味的萧祈岳不悦的瞪了一眼瑶光。

“不过这张脸,真的很像,让人忍不住想捏两把。”瑶光笑着咬牙,对着那张白嫩的脸就捏去,那白皙的脸上,瞬间就多了两道指痕。

瑶光看着嘴角的笑意始终弥漫不去,萧祈岳看着一脸无奈的美男,脸上的笑容就再也挥之不去。

薛连城看着那男子,怎么都笑不出来,他心里一遍遍的问,凤子楚到底是怎么招惹着瑶光了,让她这样的作弄。

因为任谁都能看出,这个男子太像凤子楚,可是瑶光有多么的恨凤子楚啊……

“公主,凤公子已经去世了,您如此,怕是……不妥吧?”薛连城见瑶光的手还要落到这男子的脸上,这男子也只是安静的蹲在那里,连躲闪都不敢。

“奥,我都忘了,凤公子已经去……世了。”瑶光恍然大悟一般的看着薛连城,眼中也闪过一道莫测的哀伤。

“倩如,把他送给楚云阁的如烟姑娘,他长的和凤子楚这么像,留给如燕姑娘睹物思人,还有,贤王府也不是不开明的地方,如果如燕姑娘想生一个肖像凤子楚的孩子,我们也是很愿意把他养大的,把我的话和如烟姑娘说清楚。”瑶光轻声的吩咐站在身后的倩如,心底的欢悦却已经再也掩抑不住。

“公主,这样做不妥吧?”薛连城一直站在瑶光的身后,几经折腾,他要死的心都有了。

“薛公子,我知道你对凤子楚情意深厚,可是如烟姑娘毕竟是秦御史的女儿,在死人和活人之间,我肯定得选择活人,我可不想让贤王府以后在朝堂上有秦氏这个政敌。”瑶光很安静的说话,只是沉重的神色,让薛连城觉得自己都有些思虑不周。

“太子殿下,瑶光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他们都已经入席了,小情儿就在那里,你还不快点过去。”瑶光对坐在自己身边的太子低声说道。

“我都有些后悔让你做我的妹妹了,你这个女人,比我想象的有趣。”太子慢悠悠的站起来,却又俯身,在瑶光耳边说道。

“咱们早说好的,我是你的妹妹,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再说,你那些女人们,还想不想摆平了?”瑶光轻声的一问,萧祈岳就很听话的站起身,缓缓走向不远处的小情儿。

薛连城终于舒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瑶光,问了一句:“公主殿下,您今天还高兴吧?”

“给一个死去的人办婚礼,如烟姑娘注定不幸福了,再喜庆有什么用……”瑶光若有所失的说完,就转身,向着正堂外走去,她没告诉任何人,她讨厌这喧天的喜悦,她讨厌这漫天的喜红,她讨厌那个心甘情与鸡拜堂的女人,她现在,甚至讨厌贤王府的一切……

薛连城看着瑶光落寞离开的背影,心彻底的舒了一口气,现在,瑶光还不是贤王妃,

这番折腾之后,她应该会留给贤王府一段清静时光。

这段事件发生的事情太多,即使是百年大府,很多事情也需要慢慢适应,还有,就是那个躺在暗室中,不能动弹分毫的凤子楚,现在连孙大夫这样的当世名医都没有办法为他解毒,他这样躺在床上的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或许要久到和现在的贤王一样漫长的时间,只是这一切,都是后话了。

可是瑶光,显然不想让贤王府有任何的休整,她以未婚之身再次住进了贤王妃的凌云殿。当然让薛连城更揪心的事情还不是瑶光留在了贤王府,而是,凌云殿和楚云阁遥遥相对。

瑶光刚在凌云殿安顿下,正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就听远处传来哀怨的琴声,和着轻妙的嗓音,如泣如诉,可是在这天已经有几分暗沉的傍晚,就多出了几分的诡异,瑶光闭着眼睛,眼中开始不断变幻鬼影,等她终于惊醒,坐起来的时候,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小倩,把那个抚琴人的手给剁了。”瑶光恶狠狠地对着门外喊,谁都知道,瑶光的好梦,是谁都不能打扰的,在北国皇宫如此,在丞相府如此,在贤王府,也自当如此。

小倩领命,循声找去,却见一袭白衣的曼妙女子,正坐在楚云阁的窗户旁,开着窗户,门外呼啸的风不时的掠过她的脸,她却丝毫不知,只是忘情的歌唱,不停地拨动手中的琴弦。

“如燕姑娘,我家公主睡了,麻烦你不要再弹琴了。”小倩见是如烟,那拎着到要剁了人家手脚的心思早就没了,她对着窗户高声的喊道。

可是秦如烟对小倩的话闻若未闻,只是安静的拨动琴弦,想着此刻凌云殿中不能安枕的公主,小倩终于鼓足勇气,走进楚云阁,再次提醒,可是这一次,秦如烟依旧恍若未闻。

“秦姑娘,不要谈了,我家公主累了,要休息。”小倩走到秦如烟的身边,低声说道。

秦如烟终于停止了歌唱,转头,看向小倩,问了一句:“为什么你家公主想休息我就不能弹奏,我是弹奏给凤公子听的,我不会打扰她的休息,可是你们也不要阻挡我凭吊公子。”秦如烟义正词严的对小倩说道。

“你弹琴,打扰到我们公主休息了。”小倩无奈的说了一句,她已经发现,自己和这个自视甚高的秦姑娘连语言都没有共通之处了。

“那你们公主在我的琴声中竟然还能睡着,还伤害了我的感情呢。”秦如烟见小琴声音突然变大,也毫不示弱的说道。

“我家公主是贤王妃。”小倩不由得提醒,白天的时候还求着瑶光做主,现在就这样不将公主这个主子放在眼里,这健忘的速度,绝对不是一般的快呀。

“我是凤子楚的妻子,凤子楚是贤王府的谋士,如果没有凤子楚,早就没有贤王府了,哪里还有贤王妃什么事,今天我有求于她,是因为我还不是凤子楚的妻子,现在我是凤子楚的妻子,这贤王府中便有我的立足之处,就应该和凤子楚在的时候一样……”秦如烟义正言辞的教育小倩,伶牙俐齿的小倩在她的歪理邪说面前,无语了。

等秦如烟终于说完了,小倩缓缓走过秦如烟身边,缓缓走到窗户边的琴旁,拎起自己手中的刀就是一阵狂砍。

“秦小姐,不打扰您雅兴了。”小倩笑着对秦如烟说完,转身就走。

小倩转身的时候,脸上得逞的笑还没浮上脸,秦如烟如丧考妣的哭声就直插自己的耳朵。

这声音,绝对比她的琴声更有杀伤力。

“秦姑娘,麻烦你放过我们行么?就看在凤公子对我家公主才是真正的情有独钟的份上?”小倩无奈的转头,哀求的看向秦如烟。

秦如烟哭泣的动作瞬间止住,她安静的看着小倩,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我说凤公子喜欢我家公主,如果不是凤公子没了,我还真期待他们能在一起呢。”小倩不无遗憾的说道,他们这群跟着瑶光来到大庆的人,都看着公主和凤子楚斗法,都看得出,凤公子也是真心的能让公主开心的人。只是可惜,一切还没开始,就已经匆匆结束。

“你既然对凤公子有情,就该知道珍惜他珍惜的人,爱惜他爱惜的事,是不是?”小倩见秦如烟好像听了自己的话,不由得兴奋说道。

秦如烟终于没在言语,在小倩离开的时候,她很坚定地点头,小倩见她神情坚定,终于放心的离开。

小倩不知道的是,她的话语中,真正打动秦如烟的不是凤子楚对瑶光的感情,而是后面那句珍惜他珍惜的人,爱惜他爱惜的事。

所以,等瑶光睡下以后,楚云阁再次遭了大难。秦如烟不知道凤子楚喜欢什么,只是觉得楚云阁是凤子楚的寝殿,里面的东西,自然都是他喜欢的,所以,所有东西,她都堆到一处,付之一炬。

等府中的人发现楚云阁有异常的时候,楚云阁已经在一片火海中了。

瑶光的好梦,终究还是被人打扰,她懒得起身,听了外面小倩的禀报之后,只吩咐了一句:“把她随便带到一个地方先休息一晚上,等我明天睡醒了再说。”

瑶光说完之后,就将人埋进了被子之中,秦如烟那个只有痴情没有脑子的女人,实在不值得她兴师动众,只要人没事就好,楚云阁,她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谁让他是凤子楚的寝殿呢,只要想着以后住在凌云殿中,每日都要朝夕以对,她的心就堵得厉害,那个祸害一样的男子,不管他是生是死,只要她想起来,就烦的厉害。

如果他在自己面前还好,不在,她所有的烦闷都无处发泄,留在心里,剩下的全是委屈。

她也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她来大庆是为了美好的生活,可是自己在大庆的这些日子,比在北国的哪一天都累。

这一切,也都是凤子楚的错,如果不是她,自己现在还在北国皇宫,好好的做自己的北国公主,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身在远方,还惦念着北国皇宫。

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凤子楚,她按照他想要的样子走了过来,他不是应该在么?他又去了哪里?

凤子楚,等我见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我也让你备受煎熬,也要让你生不如死,也要让你娶个母鸡,和她过一辈子。

瑶光暗地发狠,只是已经不确定,自己到底是恨是怨,或者,此刻的她是梦是醒。或许真的是在梦中,因为清醒的她,从来都不会想起一个叫凤子楚的男子,那个人白衣飘飘,如谪仙一般,却有着温和的笑容,有着勾魂摄魄的眼睛。

此刻心里分不清是爱是恨的还有凤子楚,他依然躺在暗室之中,神色凝重,孙大夫不停地在他耳边提醒,千万别生气,千万别生气,万一毒发,性命可就没了。

可是此刻的男子却完全不受控制,他低声的问了一句身边的暗卫:“王妃怎么说?”

“王妃说累了,一切等天明之后再说。”那暗卫无奈的言道,他只是负责禀报事情,可是这件事情王妃的处理确实有些草率了,毕竟楚云阁中有太多王爷的机密文件,还有一些暗中往来的信函,就这样被秦如烟那个没脑子的女人付之一炬,凤子楚当然会生气。

更可气的瑶光那个女人竟然置之不理,她当真是生气了?

“王妃白天都做什么了,还累了?”凤子楚不由得轻声问道,晚上要来禀报情况的薛连城迟迟不来,问孙大夫,孙大夫也是语焉不详,他实在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暗卫求助一般的看着孙大夫,孙大夫只是暗暗地摇头。

“说。”凤子楚见那暗卫脸上为难的神色,更是笃定有什么自己不希望的事情发生。

那暗卫低头跪在那里,始终一言不发。

“暗卫一是为保护,再者就是打探情报,你现在保护不了楚云阁,已经是罪不容赦了,如果白天的时再不好好说,那你知道等待你的会是什么。”凤子楚的神色平静,但是话语已经带了几分的威胁。

孙大夫看着为难得面红耳赤的汉子,终于忍不住轻声的说了一句:“你先下去吧,我和他说。”

那暗卫赶紧逃命一样的离开,孙大夫走到凤子楚跟前,问了一句:“你想知道什么?”

“白天发生的事情。”凤子楚一字一眼的说道,他的心里还是恨恨地,自己只不过中毒几日,薛连城几个人就愈发的不成样子,好像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死人一般。

“你的还是瑶光公主的?”孙大夫轻声的问道。

凤子楚平静的看着孙大夫,他没有言语,他认为,白天,不可能出现和自己相关的事情。

孙大夫笑着说:“那就先说你的,瑶光公主做主,让秦如烟和你拜堂成亲了,所以秦如烟住进楚云阁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凤子楚一脸的不相信,和秦如烟拜堂,那是自己办的事情么,自己一直在这里躺着,他清楚瑶光任命的和一只鸡拜堂,当然也知道那只被当成是王爷的鸡逍遥的走过了贤王府的大半府邸。

但是他对府外的了解仅止于此,这也已经是他能够承受的极限,因为现在的王爷,是在暗室外躺着的那个,他一个下午都在幸灾乐祸的想,只要瑶光不对着他下手,就可以。

其实他这也是自我安慰,因为事情已经出了,他只能听之任之。

可是后面的事情,没有人告诉他,他只能在这里等着消息,可是传递消息的人却始终没有出现。

“你能让府中的人对着一只鸡喊王爷,瑶光公主当然有办法让府中的人对着那只鸡喊公子的大名。”孙大夫之前也以为这不可能,可是亲眼见了瑶光的本事,说起这话来也就理所当然了。

“就在公主要和那只鸡拜堂的时候,秦如烟出来了,求公主成全她,她也想和鸡拜堂。”孙大夫言简意赅,几句话就将事情讲的简洁明了。

说完话之后,还轻声的说了一句:“公子千万不要生气,如果毒发,老朽也无能为力。”

凤子楚连呼吸都不敢,他怕自己呼出一口气,就再也没有进的气了,他只想着让瑶光难堪,却没想到,瑶光这个丫头……,很多话,孙大夫不会告诉自己,但是瑶光能做出的事情,远远不是几句话这么简单。

凤子楚脑海中全是瑶光得意的样子,或者大笑,或者闭眼不语,或者破口大骂,想着,他只觉得眼前一片花白,整个世界,再次陷入混沌之中。

和凤子楚一样陷入混沌中的瑶光,终于在天光大亮的时候醒来,她起身开门的时候,小倩他们都已经严阵以待等在了凌云殿的门口。

梳洗打扮的功夫,瑶光轻声的问了一下昨晚的事情,然后就吩咐人请秦如烟过来。

“公主,楚云阁都让她烧了,咱们还是让她离开贤王府吧,不然哪天,她觉得这贤王府也是凤公子喜欢的,一把火烧了给凤公子送去,那咱们怎么办?”小倩想起昨天秦如烟那痴情的样子,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心底当然是想离她越远越好。

“她昨天都和凤公子拜堂了。”瑶光安静的说道。

“可是她算什么凤公子的未亡人呀,凤公子很讨厌她好吧?”小倩有些不明白,瑶光为什么会这么在乎凤子楚未亡人的这个身份。

瑶光当然不会告诉小倩,此刻她心里最恨的就是这个身份,什么未亡人,就是做给自己看的,就是给她添堵的,给她在贤王府美好的日子添堵,如果不是她,自己现在应该就是贤王妃了,上面没有公婆,身边没有贤王的其他女人,下面也没有烦人的子侄,这样的日子,真好让她吃喝玩乐,可是她这么美好的未来,硬生生的被秦如烟给毁了。

自己还得起床处理这件虽然不大,却也非常棘手的事情。

瑶光正在头疼该怎么和秦如烟说这件事情,秦如烟却低眉顺眼的来了,手里还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是一杯茶。

“公主,不管如烟做错了什么事情,今天都是如烟嫁给凤公子的第二天,您是王府的主子,如烟理应给您奉茶。”如烟一副知错的样子,瑶光见了,心顿时一软。

她伸手接过秦如烟手中的茶盏,笑着喝了一口,然后将茶重新放回托盘,轻声的说了一句:“以后在贤王府不比在秦府,要三思而后行,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以后安分一些,别让凤公子亡灵不安。”

瑶光安静的看着秦如烟,见她低头又轻声啜泣起来,瑶光看着不由得一阵头痛,她闭上眼睛,说了一句:“我让人先给你找个地方住着,以后你看王府中有什么你喜欢的地方,你和总管说一声,搬过去就行。”

瑶光说完就转身离开,秦如烟虽然对凤子楚痴情,可是和自己真是不对盘,自己只要和她在一起,总会感觉气不打一处来,或者说,因为见到她,瑶光总情不自禁的想起某个人,淡淡的笑着看向自己。

那个人,即使是死都要丢给自己一个磨人的包袱。

瑶光懊恼的想着,对着小倩大声的喊:“我饿了,我要吃饭。”

贤王府的饭菜显然要比丞相府还要精致,有些菜很合瑶光的口味,瑶光吃的开怀,等发觉吃饱了的时候,已经动弹不了了。

“小倩,我昨晚上没睡好,先去睡会儿,我不醒不许叫我。”没了秦如烟,瑶光觉得自己美好的生活真的开始了。

只是这美好的生活,不应该仅仅是在睡梦之中那个,可是瑶光好像将睡眠当成了最美好的生活,因为从吃完饭睡着以后,知道第二天的早晨,瑶光都毫无声息的在凌云殿的寝宫中睡着。

虽然有瑶光的命令,不能叫醒她,可是她睡了一天一夜,倩如几个都担心她会饿,终于忍不住在她寝宫外轻声的叫着,里面半点声音也没有。

小倩猛的高声喊了一声:“公主,炖了扒蹄,快点来吃呀,可香了。”

瑶光依然没有动静,小倩看着倩如,两人顿时都僵在了那里,他们是瑶光的贴身丫鬟,自然也知道,瑶光对扒蹄是没有丁点的抵抗力的。

小倩和倩如终于大着胆子闯进了瑶光的寝宫,瑶光依然安静的睡在床上,倩如缓缓走近,轻轻地触碰瑶光,瑶光依然躺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反应。

“公主,扒蹄做好了,咱们快去吃吧。”小倩凑到瑶光的耳边,高声的喊道。

瑶光依然拥着被子睡着,面色潮红,没有任何的反应。

小倩碰了下瑶光的脸,是热的,可是瑶光依然没有动静,只是安静的在那里睡着。

“公主,你醒醒,你醒醒呀。”小倩高声地喊道。

“公主,你怎么了?公主?”见瑶光依然没有动静,倩如也着急的喊了起来。

“快点去请大夫,公主病了,公主病了。”小倩说话的时候,眼泪已经涌了出来,她跟随公主多年,公主还真的就跟铁打的一样,从来都没有病过,这次病了也不言不语,只是睡觉,可是如果就这样睡过去,再也醒不了了可怎么办呢?

倩如安静的看着瑶光,伸手,缓缓抚上瑶光的脉搏。她转身看向小倩,很认真的说了一句:“公主中毒了。”

“中毒?”小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在贤王府,公主是贤王府的当家主母,谁不想活了,竟然让公主中毒。

“我父亲是大夫,我多少懂点。”倩如看着瑶光潮红的面色,轻声的说道。

“毒有解么?”小倩轻声地问道,话语中的着急都映到了脸上。

倩如为难的看着小倩,许久,脸色一片红潮,说了声:“先让公主睡着吧。”

莫离猛的出现在他们的身后,轻声的问了倩如一句:“是梦合欢?”

倩如缓缓点头,小倩一脸茫然,莫离的神色已经多了恼怒,他猛的点了瑶光的穴道,然后扛起瑶光就走。

“你带公主去哪里?”小倩着急的问道,现在公主的毒还没发作,莫离这样带走了,万一毒发要怎么办呢?

“离开贤王府。”等莫离说完话,房间中已经不见了莫离和瑶光的踪影。

倩如看着着急的小倩,轻声的说了一句:“咱们回丞相府,这里有人给公主下毒,已经不安全了。”

小倩和倩如一走,昨天跟着瑶光浩浩荡荡住进来的众人也在不长的时间就收拾自己的东西往丞相府赶。昨天受了一天打击,恢复了一天,终于有了精神的薛连城刚进贤王府,就见到了一队队搬家的人马,他搞不明白,为什么短短一天时间,贤王府要鸟兽般散了?

“公主中毒了,已经回丞相府了,我们是伺候公主的,我们要回去。”一个背着行礼面色恼怒的男子对着薛连城高声喊道。

“谁中毒了?”薛连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瑶光公主中毒了?那个在片刻之间就将贤王府上下耍的团团转的瑶光竟然中毒了。

“严重不?”他好奇的问道,那人连看都没看薛连城一眼,只是很淡定的说了一句:“你最好祈祷我家公主没事,不然,贤王府上下会死的很难看。”

薛连城看着说完话就急匆匆离去的那个男子,心底不由得赞叹,这瑶光公主的气场就是强啊,一个小小的侍卫,都敢威胁他薛大公子。

不过,这应该算是个好消息,他带着这个消息去见凤子楚,估计凤子楚对自己的脸色会好上许多。

薛连城甚至后悔,那天就该给瑶光下毒,那样的话,婚礼当天晚上和昨天他也不用躲出去想办法,他早就乐颠颠的来汇报自己的成果了,可是这念头只是在他脑子里存在了片刻的时间,因为在他将瑶光中毒的事情告诉凤子楚之后,凤子楚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么欢愉。

“什么毒?谁下的?”凤子楚听到瑶光中毒之后,瞬间,只说了六个字。

薛连城一无所知,轻声地对凤子楚说了一句:“这样她不就离开贤王府了,也好。”

凤子楚躺在那里,猛的伸手,将床盘的杯子扔向薛连城,薛连城躲闪不及,杯子正好落到薛连城的脸上。

“会毁容的。”薛连城哀怨的对凤子楚喊道。

“马上去查,谁下的毒,什么毒。”凤子楚好像没听到薛连城的话一般,轻声的吩咐道。

薛连城一脸惊喜的看着凤子楚,问了一句:“你的手能动了?什么时候的事?”

凤子楚当然不会告诉薛连城,那天他知道瑶光的事情之后被气的一阵昏迷,等醒来之后,他的上半身已经渐渐有了知觉,当然凤子楚自己都没想到,刚才自己的手竟然能动,而且扔出去的杯子准确无误的砸到了薛连城的脸上。

“你听不到我说的话,是吧?”凤子楚的愤怒已经写到他一直以来温和的脸上。

薛连城不敢再说话,看着凤子楚,一边缓缓走向暗室门口,一边轻声地说了一句:“她做主,让秦如烟嫁给了你。”

凤子楚看着薛连城,在他的背后阴测测的说了一声:“你最好尽快给我查到下毒的人,不然你的下场绝对不会比那个人好。”

听了凤子楚威胁的话,薛连城再也没有了看热闹的心思,赶紧的走去暗室,去查整件事情。

在薛连城离开之后,凤子楚安静的坐起身来,轻轻地触动了手边的机关,孙大夫只是片刻的功夫就在暗室的角门走了出来。

“公子,您有什么吩咐?”孙大夫看着凤子楚冷凝的脸色,轻声的问道。

“马上去丞相府,看看瑶光公主中了什么毒,不惜一切代价,解毒。”凤子楚轻声的说道。

“千雪山的雪莲已经取来了,我先试着给你解一下千金散的毒,等你毒解了,我马上就去。”孙大夫看着凤子楚阴郁的脸,轻声的说道。

几日前贤王府就派人去取千山雪雪莲,花了很大代价,才在千雪山老人那里得到了世间唯一的千雪山雪莲,不知道跑死了多少匹骂才在今天赶了回来,孙大夫研究多日,就想尽快让凤子楚能健步如飞。

“马上去丞相府,这是当务之急。”凤子楚的话语不容置疑,他安静的看着孙大夫,他的话是命令,必须执行的命令。

“可是……”

“我不让她有任何的可是,尽全力解毒。”凤子楚不想听孙大夫的话,他前天夜里的时候就知道了,他上半身虽然已经能动,但是毒已经浸入了肺腑心脉,如果不及时去处,可能性命难保。

可是此刻,他最担心的却不是自己,是那个被人带走的能惹自己发怒的女子,她现在怎样了,她……

(本章完)

第七十七章 果真有雷???第三十八掌 身体力行的报复第十四章 被调……戏了第八十七章 要偷皇宫第六十二章 一吻第一百零三章 搅局第五十三章 死给你看第五十八章 所谓的危机四伏第六十一章 寒山寺第九十一章 再见第四十七章 “情敌”第一百一十二章 太子的真实身份第十二章 真相第六十五章 当家主母第四章 求娶第四章 求娶第二十五章 进府第十五章 虎落平阳第一百零二章 买卖人口第五十七章 被绑架了第二十八章 植树造林第一百零七章 差点被非礼第一百一十七章 墨君荣第八十一章 倾尽天下第十九章 烧纸钱第一章 冤家路窄第三十二章 天作之合第八十章 凤公子的打算第九十二章 不离不弃第一百一十章 遇难??第十八章 贵妃有孕第六十九章 天子剑第一百一十三章 违背凤子楚的意愿第八章 言出必行第八十四章 真相第九十三章 泄露的天机第一百零九章 赌注第一章 冤家路窄关于更新的说明第七十九章 梦合欢第二章 寿礼第二十三章 拒之门外第一百章 乞丐第六十三章 搜寻第十八章 贵妃有孕第六章 心病难医第一百零八章 没有解药第六十九章 天子剑第八十二章 找出真凶第九十四章 目的地不是北国第六十一章 寒山寺第三十七章 一劳永逸的办法第六十七章 黑龙令第一百一十五章 生死不离第三十九章 扯平了……第一百零五章 恶灵散第六十一章 寒山寺第三十五 瑶光的威胁第十七章 同仇敌忾是……几个意思?第六十七章 黑龙令第一百一十四章 解毒无门第八十七章 要偷皇宫第四十章 兴师问罪第五十五章 我保护你第一百章 乞丐第八十四章 真相第七十八章 一只名叫凤子楚的鸡第八十二章 找出真凶第三十三章 赴宫宴第一章 冤家路窄第二十四章 天降灾星第七十九章 梦合欢第七十四章 无理要求第三十章 被嫌弃了……第七章 牢狱之灾第五十六章 皇后的许诺第七十七章 果真有雷???第三十三章 赴宫宴第二十六章 美人计第二十三章 拒之门外第九十章 真相第八十五章 杀人诛心第三十四章 信口胡说……第六十二章 一吻第四十四章 “当众剥衣”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证第八十六章 天子剑的秘密第六十八章 向皇上示威第五十三章 死给你看第四十二章 声名狼藉第七十六章 凤公子家醋缸莫名倒了……第三十六章 烂泥太子第九十一章 再见第一百零五章 恶灵散第七十九章 梦合欢第一百一十二章 太子的真实身份第三十章 被嫌弃了……第三十七章 一劳永逸的办法第一百零三章 搅局
第七十七章 果真有雷???第三十八掌 身体力行的报复第十四章 被调……戏了第八十七章 要偷皇宫第六十二章 一吻第一百零三章 搅局第五十三章 死给你看第五十八章 所谓的危机四伏第六十一章 寒山寺第九十一章 再见第四十七章 “情敌”第一百一十二章 太子的真实身份第十二章 真相第六十五章 当家主母第四章 求娶第四章 求娶第二十五章 进府第十五章 虎落平阳第一百零二章 买卖人口第五十七章 被绑架了第二十八章 植树造林第一百零七章 差点被非礼第一百一十七章 墨君荣第八十一章 倾尽天下第十九章 烧纸钱第一章 冤家路窄第三十二章 天作之合第八十章 凤公子的打算第九十二章 不离不弃第一百一十章 遇难??第十八章 贵妃有孕第六十九章 天子剑第一百一十三章 违背凤子楚的意愿第八章 言出必行第八十四章 真相第九十三章 泄露的天机第一百零九章 赌注第一章 冤家路窄关于更新的说明第七十九章 梦合欢第二章 寿礼第二十三章 拒之门外第一百章 乞丐第六十三章 搜寻第十八章 贵妃有孕第六章 心病难医第一百零八章 没有解药第六十九章 天子剑第八十二章 找出真凶第九十四章 目的地不是北国第六十一章 寒山寺第三十七章 一劳永逸的办法第六十七章 黑龙令第一百一十五章 生死不离第三十九章 扯平了……第一百零五章 恶灵散第六十一章 寒山寺第三十五 瑶光的威胁第十七章 同仇敌忾是……几个意思?第六十七章 黑龙令第一百一十四章 解毒无门第八十七章 要偷皇宫第四十章 兴师问罪第五十五章 我保护你第一百章 乞丐第八十四章 真相第七十八章 一只名叫凤子楚的鸡第八十二章 找出真凶第三十三章 赴宫宴第一章 冤家路窄第二十四章 天降灾星第七十九章 梦合欢第七十四章 无理要求第三十章 被嫌弃了……第七章 牢狱之灾第五十六章 皇后的许诺第七十七章 果真有雷???第三十三章 赴宫宴第二十六章 美人计第二十三章 拒之门外第九十章 真相第八十五章 杀人诛心第三十四章 信口胡说……第六十二章 一吻第四十四章 “当众剥衣”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证第八十六章 天子剑的秘密第六十八章 向皇上示威第五十三章 死给你看第四十二章 声名狼藉第七十六章 凤公子家醋缸莫名倒了……第三十六章 烂泥太子第九十一章 再见第一百零五章 恶灵散第七十九章 梦合欢第一百一十二章 太子的真实身份第三十章 被嫌弃了……第三十七章 一劳永逸的办法第一百零三章 搅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