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3

在明亮的客厅里,披散着秀发的段红玉身着薄如蝉翼的吊带丝裙,打着赤足,斜*在沙发上,双腿微微弯曲着,双手懒散地搁在膝盖上面,手里还拿着电视机的遥控器,洁白丰润的下巴搭在手背上,明亮的双眸心不在焉的盯着电视里面那无聊的肥皂剧。

过了一会,段红玉实在看不下去了,索性关了电视机,抓起了茶几上面的女性杂志。

没一会门铃就响了起来,段红玉表情一下子欢跃起来,信手将手里的杂志扔得老远,就那样打着赤足跑到了门后,从门上的猫眼看了出去,果然是花星。段红玉乐了,打开了门锁,自己却站到了门后,脸上挂着俏皮的笑容,静静地等着花星进来。

门被推开了,花难星探头进来一瞧,去没有看见自己想要见到的人儿。先是一愣,马上嘿嘿笑了,“玉儿老婆,别玩了,你老公我看你来了呢!”花星钻了进来,却还是没看见人。

蓦地,一股熟悉的香风扑鼻而至,花星坏坏一笑,反手搂住了侧面扑上来的段红玉,奸笑道:“玉儿老婆,别闹了,送给你的,喜欢吗?”花星将藏在身后的玫瑰花递到了段红玉面前,嬉皮笑脸地说道:“玉儿老婆,想我没?我可是想死你了!来亲一个!”花星将段红玉抱到了自己面前,嘴巴就凑了上去,另外一支手也不老实地钻进了段红玉丝裙里面。

“去你的!恶心死了,坏老公!”段红玉娇嗔,抢过了花星手里的玫瑰花,溜下了花星身体,笑嘻嘻地跑了。花星嘿嘿干笑着,几大步走到了沙发边一屁股坐了下去。

“老公,喝点什么东西吗?”段红玉见到了花星很是开心,走到了花星身边坐了下来,温柔地问道。“嘿嘿,老婆,我想喝奶!”花星这话可是很认真地说出来的。

“喝奶?现在哪来的……老公,你……坏老公!你又逗人家了!”段红玉开始还当真了,可等她看到花星那逐渐流露出来的猥琐表情时,她才知道花星是在调侃她呢!

“呵呵,老婆,这样才有情调嘛!对了,翎儿去哪里了?怎么她晚上不回家的吗?”

“翎儿一个同学今天过生,她好像说她今天晚上就不回来了。”段红玉躺进了花星怀里。她现在可不管那么多了,反正自己都已经是花星的人了,何况家里就他们两人呢。

“同学?男的还是女的?”花星马上神经质地嚷了起来,那段红翎可是自己预定了的老婆,怎么能随便在外面过夜呢!“呵呵,你紧张个什么劲啊?翎儿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这做姐姐的都不担心,你操的哪门子心啊?是女同学过生!不然翎儿才不会去呢。”

“嘿嘿,你说我能不操心吗?我怎么说也是翎儿姐夫吧!当然得管管咯。”

“咯咯,你就臭美吧,谁承认你是她姐夫了?”段红玉小脸一红,轻拧了花星一下。

段红玉那如嗔似怒的表情让花星看得一呆,内心的呼的一下让段红玉那娇羞的模样撩了起来。花星这个时候才顺着段红玉脸蛋看了下去,呼的一下,花星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奔向了脑门。原来,段红玉上面竟然是真空的,那两点嫣红正若隐若现呢。

“大色狼,看什么看,不许你看了!”段红玉更加娇羞了,双手欲掩还露地捂上胸脯。

“嘿嘿,老婆,你看这是什么啊?”花星突然从兜里掏出了那黑色的蕾丝胸罩。

“啊!坏老公,原来是你拿去了啊,还给我!这是我的东西耶!”段红玉小脸红得快拧出血来了,一把抢过了花星手里的胸罩。可是,她这手一抬,胸脯就完全卖给了花星。

花星猛地低头吻上了段红玉小嘴,右手挠起裙摆伸进了段红玉怀里,掠过平原,直攀高峰。瞬间,段红玉那丰满的就落入了花星魔爪之中,花星用力揉了起来。

段红玉“嘤咛”一声,主动张开了自己柔软的红唇,四片唇瓣紧密地吻合在一起,花星翻身把段红玉在了沙发上,两人都动情的热吻着,似乎彼此都想融进对方的体内。

缠绵中的二人就在柔软的沙发上翻滚了起来,两人极有默契的激情拥吻,互相吮吸,花星的双手在段红玉身上流连徘徊。花星喘着粗气,伸手就想拉下段红玉丝裙。段红玉媚眼横飞,小脸是春情荡漾,不过她却伸手按住了花星企图褪下自己纱裙的大手,娇喘着浪声道:“坏老公,人家不要在这里做嘛,抱我进里面去吧,老公,人家不习惯在沙发上做这事嘛!”

花星不为所动,淫笑声音连连,在花星挑逗下,段红玉半推半就地让花星扒下了她那薄裙。段红玉全身上下就仅着一条暗黑色的小内裤了,雪白的呈现在花星眼前,她仿佛就像是一只半卧着的小羔羊。花星看得是欲火高涨,张口就衔住了那绽放、坚挺的蓓蕾,时而轻咬,时而吮吸,而他的手同样在段红玉那诱人的花园圣地肆意地撩拨起来。

花星那煽情而又细腻的吻从段红玉的耳垂、颈项、酥胸、肚脐、大腿一直到脚趾……十分钟不到,段红玉那凝如羊脂的柔嫩肌肤已烙满了花星嘴巴“到此一游”的印记。

段红玉此刻已是娇喘吁吁,虽然她强力的在抑制在自己奔放的,但挑人心弦的喘息声还是由她嘴角潺潺流出,一阵接一阵的酥痒感觉伴随着花星的灵舌贯穿了她整个身心。

段红玉那仅有的那条黑色小内裤也离她而去,早让花星舌头、魔手燃起内心的段红玉情焰高涨,放浪形骇的双手撕扯着花星身上的衣服,在花星的配合下,段红玉也瞬间将花星剥了个清洁溜溜。手,灵巧地抚弄着花星那男性的骄傲,虽然动作比较生疏,可仍然让花星兴奋不已。花星也卖力到吻着段红玉,手更是段红玉那花园门外抠挖着。

没一会,段红玉那花园圣地就已经是春潮泛滥,有些急不可耐的段红玉感受到了花星那火热与坚挺的宝贝,泛滥的段红玉双手按住花星臀部使劲地压向自己了小腹。段红玉内心的肉欲一发不可收拾,她,迫切的需要花星进入自己体内来充实自己内心的空虚。

花星淫笑着,他同样感受到了段红玉内心的欲火是那样的强烈,那样激情澎湃。花星继续又挑逗了段红玉一会,在段红玉娇吟声中,花星终于挺枪跃马,挥戈直伐。

花星在段红玉身上大力征伐起来,他那疯狂的动作似乎想把身下的段红玉无情地撕碎。花星那强悍无比的猛烈冲击,让段红玉享受到了男女欢爱的最高快乐。

没一会,在花星强力冲刺下,媚眼如丝的段红玉已是香汗淋淋,四肢瘫软,任凭花星在自己身上耕耘。可人类原始的本能却依然使得段红玉竭尽全力去迎合花星的一抽一插。

花星那强而有力地冲刺带来的快感让段红玉飘飘欲仙,她,已经步入了快乐的天堂。

蓦地,正享受着畅快淋漓快感的段红玉突然感觉自己体内流淌着一股热乎乎的液体,正顺着花星那宝贝向外面奔腾而去。“老公,我来了!舒服死了,老公,我爱你!”

“老婆,我也爱你!让老公我好好地爱你吧,老婆!”花星是更加用力了。

段红玉很快又达到了欢爱的,不禁又起来,“老公,你真棒!爱死你了。”

段红玉搂着花星,嘴角漾起了所带来的欢悦与兴奋,“老公,你的那宝贝今天好象比那天还要厉害耶!我好喜欢哦……老公……你再用点力吧……我要……死了!”

花星听了段红玉的浪声淫语,无疑就像是打了强心剂,搂近了段红玉,嘴巴也吻上了段红玉小嘴,动作也更加的疯狂了。顿时,段红玉再次了起来……

霎时,整个客厅都荡漾着不堪的暧昧气息,只有那诱人遐想的喘息与呻吟声回荡在其间。这是何等的美妙!这是何等让人兴奋啊!花星和段红玉已经沉沦在的海洋中了。

段红玉彻底让花星的强悍给征服了,花星那熟练的技巧,强而有力的动作又一次把她送上了最快乐的颠峰。段红玉痛快淋漓的娇吟一声,她体内再次犹如缺堤的黄河狂泄而出……段红玉娇慵无力地搂着花星,她感觉到了花星那宝贝在自己身体里面仍然是那样的坚硬和火热。不觉羞涩地看了花星一眼,道:“老公,你让我休息一会,再来吧。”

“老婆,你真好!那你好好休息一下吧。”花星的确是还没有满足,他真还想再做呢!花星翻身把段红玉抱到了自己身上,让段红玉能够好好地恢复一下体力……

段红玉感觉自己的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又腻到了花星怀里,小手摸向了花星那滚烫的宝贝。花星暗乐,马上吻上了段红玉胸脯,两人又纠缠在了一起。

“哼……老公,抱我进屋吧,床上够宽的。”段红玉大动门楼紧了花星。

“好呀!我们一会再战上三百回合,看看我们谁更厉害一些!”

“坏老公!明明知道自己比人家厉害,还在这里损人家!”段红玉嘴里是这样说,可双腿却夹紧了花星,直向花星腰下坐去。花星先让自己进入了段红玉身体,然后抱起她走向卧室。段红玉感觉很爽,双手挂在花星脖子上,低头吻住了花星嘴巴。

两人的战场最终然由客厅转移到了床上乎所以的两人连卧室的门都忘记了关上,双双倒在床上,两人就死死纠缠在了一块,忘我地享受着欢爱带哦来的快感。

在花星的一番猛攻强干之下,段红玉很快就溃败在的中,尽管是满脸疲惫,可她的表情是那样的开心,那样的满足!那样的幸福!

花星看得既是心疼又是得意,搂过了香汗淋淋的段红玉,嘴巴一张,就准备说话。可段红玉却伸手按住了花星的嘴巴,含情脉脉地说道:“老公,你有什么一会再说吧,我现在只想和你!”段红玉无限娇羞地说完,翻身骑到花星身上,缓缓坐了下去。

花星没想到段红玉今天竟是这样的开放,当下也乐得放松放松了。双手扶住了段红玉小蛮腰,段红玉盘根跃马,在花星身上畅快地驰骋起来……

一辆出租车在段红玉家楼下停了下来,一男一女扶着段红翎下了车。

“翎儿,要不我们扶你上楼吧,看你都醉成这样了。”那女子说道。

“不用了,我没醉!那点酒算什么呀?我还能再喝呢。你们先回家吧,不要耽误了你们的时间啊,一刻值千金呢!”段红翎小脸微红,调皮地笑道。

“去你的!胡说什么呢?那好,你自己上去吧,我们先回去了。”

段红翎和那对男女道过别后,就微微摇晃着爬上了楼。本来她是不打算回家住了,可后来去了一个她不想看见的家伙,所以才临时决定回家住。

段红翎打开了房门,钥匙还没来得及取下,目光就自然到溜进屋里,她马上就惊讶地愣住了。落入她眼帘的是一条黑色的小内裤,旁边还放着一条揉得皱巴巴的睡裙。那不正是她姐的吗?姐怎么把这玩意扔在这里?段红翎很是不解,连门都没关上,就马上走过去捡起了小内裤,的!段红翎小心肝莫名其妙跳了一下。

段红翎目光又在屋里溜转起来,还大一束鲜艳的玫瑰花!难道是花星那家伙来了?

蓦地,一种让她脸红心跳的喘息声和呻吟声飘进了她耳朵。那是什么声音?段红翎奇了,顺着声音的来源望过去。天!那不是姐姐的卧室吗?段红玉的卧室内,那高低交替、绵绵起伏的的娇吟不时传来。凭女人的直觉,段红翎感觉到了那呻吟声中蕴含着无数春情。

段红翎先是一呆,心中立即就有些明白了,一定是花星来了,而且那家伙正在屋里和自己姐姐干着什么勾当呢!小脸一红,她轻轻退了出来,又轻轻关上门,然后又蹑手蹑脚地走向了段红玉卧室。见姐姐的卧室门正大大开着,而姐姐那呻吟声是越来越响亮了。

段红翎蓦地感到自己小脸在发烧,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探出了脑袋望了进去。

天!花星平躺着,段红玉跨坐在花星腰上,上半身完全匍匐在了花星身上。只见段红玉雪白浑圆的翘臀在不停耸动着,花星的屁股也迎合着段红玉的一起一落……

他们在!段红翎瞬间面红耳赤。她没想到自己姐姐竟是这样的放浪形骸,也没想到花星那宝贝竟是那样的庞大!更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偷看自己姐姐和花星。

段红翎心跳加速,脸颊就像被烈火烧烤似的,灼热无比。不能再看了!她转身就想逃开,可是未走几步,又转了回来。段红翎虽然平时是很活泼开朗的,但她仍然是处子之身,对男女间的事根本就是朦朦胧胧的,而且也没见过真正的男女之事。而现在段红玉和花星两人所做的事,正是她从没有看到的,尤其表演的女主角是自己的亲姐姐,男主角却是自己很有好感的花星,那种感觉让她觉得很是刺激,所以她止不住好奇,想再看几眼。

段红翎强压自己那怦然跳动的心,伸出了脑袋望去,花性和段红玉又换了个姿势,花星压着段红玉,在段红玉身上肆意折腾着,段红玉却哼哼唧唧地迎合着花地攻击冲击。

正在床上酣然大战的花星和段红玉哪里会想到有人在外面偷看他们这场真人秀呢,依旧忘我的在床上奋战不停……而那最香艳、最刺激撩人的结合部位却毫无保留地落入了段红翎眼中。段红翎突然觉得心头像有千万只的虫子爬过一样难受,体内起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异常躁动。

飘飘欲仙的段红玉哪里会想到自己的妹妹今晚会回来呢,更加不会想到会让自己的妹妹撞上自己的闺房艳事。依然忘情地呻吟着,一双莲藕似的玉臂死死的绞着花星后背,脸上的表情满足极了,突然轻吟出声,“老公,再用力一点……啊!我死了……”段红玉再一次泄身,再一次攀登上了快乐的颠峰。随着花星的身体上下抬起落下,他那特大号的东西彻底出卖给了段红翎眼睛,天!好粗大的东西!居然可以在我们女孩子那里进出?那大家伙塞到里面去我那里会痛吗?我的那里能够容纳下他那粗大的家伙吗?段红翎看着花星那超大的东西在段红玉私处进进出出的,不由心中展开了各种各样的遐想……

段红玉的身体猛然狂颤了几下,四肢缠紧了花星,腻声道:“老公,你真的太厉害了!对不起啊,我不能让你得完全地发泄,等我休息一会我们再做好吗?”段红玉微微喘着,不胜娇羞的脸上浮起了后的满足与欢悦之后的快感。

“傻丫头,我要是不这么厉害,你会这样满足吗?老婆,你今天也蛮厉害的哦!”花星满脸奸笑,双手在段红玉那丰满的臀部上抚摸着。

“大坏蛋老公!还好意思说呢,哼!把人家都折腾死去活来了,不过我喜欢!”

“嘿嘿……可你也很满足,很爽啊!”花星淫笑着,身体又用力一顶,段红玉“嘤咛”一声,张口咬住了花星嘴唇,眼看两人又要开始第二轮肉搏战了。

呆呆的段红翎猛的惊醒过来,不敢弄出一丁点响动,悄悄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耳朵终于听不到那让自己脸红心跳的诱人无边呻吟声了,段红翎长吁了一口气,刚才目睹的那香艳的一幕还在脑子中久久盘旋呢。而更羞人的就是,段红翎发觉自己那里湿透了,而那里面更是难受,为什么会这样?俏丽的粉脸布满了红霞。

此刻的段红翎心神不定,脑子中全是刚才那香艳的一幕。她诧异姐姐的快乐幸福,花星的勇猛强悍,还有就是花星那雄厚的男人。姐姐真幸福!不知为什么,段红翎心中忽然有一点酸酸的感觉。羡慕,嫉妒,抑或是渴望?她心中翻到了五味瓶。

唉!要我是姐姐就好了!啊!我在想什么呀?她是我姐姐啊,我应该为她感到高兴才对呀!段红翎心中大惊,我怎么会这么想?她强迫让自己冷静了下来,那是她姐姐啊!

只是,段红翎越是想让自己静心来,可脑子中花星的模样就越说清晰明显了。一阵涟漪在段红翎心底荡漾开来,平静的心湖掀起了阵阵旖旎的波澜……

段红翎和段红玉是非常相像的姐妹,她们的心之所属也隐隐相通。自己姐姐能够喜欢的人,自然在无形中也代表着段红翎心中的白马王子。可惜,那是她的姐姐喜欢的人,自己是不能和姐姐争抢的。段红翎迷茫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段红玉的卧室内,依然荡漾着迷人的春色,在花星的凶猛的重击之下,段红玉终于彻底崩溃,彻底投降了,而花星也不再控制自己了,和段红玉一起攀上了的天堂……

“老公,你真强啊!人家的骨头都让你给拆散了,抱我去洗洗吧!腻死了。”

“好!我们先去洗洗,然后我们叫消夜吃,好不好呀?”

“好呀!老公抱我。”段红玉娇羞地搂上了花星,点点头。她经历连番,即使平日锻炼再多,体力再好,可短暂的时刻也恢复不过来。她任由花星抱着,两人进入浴室……

浴室里春光再起,花星无比温柔到替不胜娇羞的段红玉搓洗着。看着这未来的花家主人竟是这样的温柔,段红玉真是爱死花星了,死而无憾!

浴室里传来了段红玉娇笑声,花星抱着赤条条香喷喷的美人儿出来了。

“啊!她怎么会回来了?”段红玉忽然惊叫出口,瞬间又捂住了自己小嘴。

“瞧你,谁回来了?这样大惊小怪的?”花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甚是奇怪地问道。

“翎儿回来了!那是她的鞋,她怎么回来了呢?”段红玉小脸又是一片嫣红。

晕死!那小丫头系怎么回来了?我还没想让她这么快知道我上了她姐姐呢?希望她没有看见我们刚才那事才好,不然我还怎么泡她呢?花星这家伙抱着光溜溜的段红玉,心中却惦记着段红翎了。唉!色狼就是色狼啊,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想着田里的。

“喂,你还愣着干什么呀?抱我进屋啊!”段红玉嗔道,可她哪里会知道花星在想什么呢。

段红玉这话正合花星意思,他抱着段红玉迅速奔向段红玉的卧室。

可那边的段红翎确让段红玉的惊叫声从遐思中惊醒,她也不清楚发生什么情况了,不过她还是怕自己姐姐出了什么事,飞快跑了出来。段红翎目光所到之处,却见到一对白白的大屁股,还有那高大魁梧的身体。这还用说吗?那自是花星无疑了。

段红翎两颊发烫,表情羞涩,就准备退回自己的屋,可花星那身影已经消失在卧室。但就在那一刹那,她注意到花星还抱着一个人,不用想就知道那是自己姐姐了。

显然,他们刚才出来就知道她回来了。段红翎望着花星那伟岸的背影怔住了。片刻后,才回到了自己屋里,呢喃着低语:“姐,你真幸福!翎儿真心祝愿你了。”

段红玉的卧室,她和花星都迅速穿好了衣服,并且把“战场”也清理干净了。

“也不知道翎儿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你这家伙,要是让翎儿看见了,哼!”

“嘿嘿,这好像不能怪我吧,要不你过去看看翎儿怎么样了。”花星贼笑。

段红玉闻言,稍稍一顿,马上就明白了花星意思,想想也是,要是段红翎早回来了,她就准听见甚至是看见他们在床上那疯狂镜头了,这能让花星去吗?显然不能!想到这里,段红玉小脸再次红了,狠狠瞪了花星一眼,然后去了段红翎卧室。

在段红翎门前犹豫徘徊了一会,段红玉还是咬牙走了进去,却见段红翎正迎面躺在床上,两眼望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翎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你喝酒了?”

段红翎一惊,马上反射似的坐了起来,满脸通红的段红玉就站在她的面前。段红翎乐呵呵笑了,目光在段红玉身溜来转去的,那眼神,那表情还真不是一般的暧昧!

“姐,你真幸福!我好羡慕你,花星,不!我现在应该叫他姐夫了。”看着段红玉那娇羞中隐隐流露出来的幸福表情,段红翎心中闪过了一丝莫名失落,可很快就消失了。段红翎小脸露出了真诚开心的笑容,拉着段红玉道:“姐,我们出去看看我那姐夫怎么样了?”

段红玉一听段红翎的话,就知道段红翎刚才真地看见了自己和花星做那事了,心中不禁大羞,也不敢说话,就任凭段红翎拉着她走了出去。

客厅的电视机早打开了,花星就坐在沙发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就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似的。这家伙的脸不仅长得帅,而且脸皮也同样不是一般的厚!

“翎儿,跑哪去了,我都来了老半天了,怎么就不见你来迎接我呢?”花星这家伙也真想得出来,他想试试看段红翎有没有看见他和段红玉那风流韵事呢。

“小星儿?哦,不对了,我现在应该叫你姐夫才对了!咯咯,星儿姐夫,你给我带什么见面礼来了啊?”段红翎满脸戏谑地望着花星笑道,将段红玉推到了花星身边。

花星不是傻子,一听就知道段红翎刚才看见了自己和段红玉做床上运动了。尴尬一笑,把早拿过来放在身边的玫瑰花递了过去,“翎儿,这个喜欢吗?下次再送别的吧!”

段红翎同样不是白痴,当然知道花星手中的玫瑰是送给她姐姐的了,但是她心中仍然是一片甜蜜。娇笑着接过了花星手中的玫瑰,小手轻轻地抚摸片刻,使劲嗅了嗅,然后又递到了段红玉手上,冲花星贼笑道:“星儿姐夫,你着花的主人我可是知道的!这次当然不算了,为了表示你的诚心,下次再送吧!姐姐,那不会生我姐夫的气吧?”

花星打了哈哈,干笑着说道:“翎儿,这可是我特意买来送给你的呢!”真是睁眼说瞎话!也亏花星这家伙说得出来。“那我也不能要啊,现在只有我姐姐才配拥有这花呢!”

“说不过你,我以后买两份就是了,这总成了吧!”花星还真有些头疼了。

“这还差不多!姐,你们也应该饿了吧,要不我打电话叫吃的?”段红翎这话可是话中有话呢,花星和段红玉都听出玄机来了,两人都不禁让段红翎闹了个大红脸。

“我早叫了,一会有你吃的。”

“哦,是吗?那再让他们送两瓶红酒来吧,我刚才还没喝够呢。”

“翎儿,你还要喝啊?不要再喝了。”段红玉首先就不同意了。

可段红翎已经铁了心,扭这花星直闹,花星没办法,只好又打电话要了两瓶红酒。

没一会,花星定的消夜和红酒都来了,段红翎可兴奋了,和段红玉将消夜点心摆好了,亲自打开了酒瓶,给三人满上后,道:“姐,姐夫,翎儿祝你们永远幸福快乐!”段红翎说完,也不理会段红玉和花星两人的尴尬表情,仰头一饮而尽。

花星和段红玉无奈,也只好一口干了杯中的红酒。

本来段红玉是想制止段红翎的,可段红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今天晚上的酒兴特足,一杯接一杯地灌着花星和段红玉。花星酒量本来就大,倒也不惧。只是段红玉就不行了,喝了几杯后,就粉脸酡红,两颊飘晕,双眼朦胧了。

第一瓶红酒很快就让他们三人给干得底朝天了,段红翎动作娴熟地打开了第二瓶,再替花星满上后,站了起来,娇声说道:“星儿姐夫,翎儿敬你这杯不为别的,就为了我姐姐。我知道,我姐姐比你大了几岁,但只要你对我姐好,翎儿真心祝愿你们!你要是真心对我姐,你就喝了这杯酒。姐夫,翎儿先干为敬!”段红翎仰头一气喝干了杯中的红酒。

见段红翎是这样的豪爽,花星倒愣住了,目光望向了满脸红晕的段红玉。

段红玉是满脸羞涩,可美目中的眼神却充满了幸福地渴望。花星读懂了段红玉眼里的含义,不再犹豫,“咕噜咕噜”两声,杯中的红酒全然到了花星肚里。

见花星喝了杯中的酒,段红玉立即陶醉在了幸福的海洋之中,连段红翎那怪异的神色也没有注意到。她,现在只知道,花星已经当着自己妹妹的面,承认是真心对自己的了。

段红翎似乎也喝多了,可她仍然不肯罢休,又为花星倒上了一杯,然后大声说道:“姐夫,我姐姐可是的大好人呢!你在外面就是打着灯笼也难找,你就敬我姐一杯吧!”

花星一听就乐了,马上掉头望着段红玉,深情地说道:“老婆,翎儿的话也就是我花星的话!能遇上你是我花星前生修来的。老婆,我敬你,先干为敬!”花星又是一饮而尽。

花星这番话既不算什么浪漫地表白,也没什么动情地述说,可在段红玉听来,那就不一样了。段红玉神色一片激动,一双美目见噙满了幸福的泪花,呜咽着说道:“星儿,我知道你对玉儿好!玉儿一定会好好对你的!”段红玉此刻可叫不出老公那俩字来,害羞呢。

“咯咯,不对哦!姐,姐夫都叫你老婆了,你也应该叫姐夫老公啊!”段红翎捉狭地王着段红玉,小脸上的神色是莫测高深,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段红玉似乎也喝多了,闻言稍一迟疑,就脱口而出,“老公,我也敬你!”

段红玉和花星两人碰了一下杯,然后同时一干而尽。

段红翎拎起了酒瓶,只要花星和段红玉两人杯中的酒完了,她就马上替他们两人没,满上,不停的狂敬花星和段红玉,仿佛不把他们俩灌醉就不罢休似的。

那第二瓶红酒在三人你劝我,我劝你中,在互相祝愿,互相敬酒中给干了个底朝天!

花星并没有感到醉意,可那俩佳人就不一样了。姐妹俩都感觉飘飘欲仙了,虽然说不上醉,可似乎也就是神智还有一丝清醒罢了。

“姐,姐夫,我还要喝酒!我还要喝嘛,姐夫,你再叫两瓶酒来,好不好嘛?”醉眼朦胧的段红翎忘记了段红玉就在花星身边了,双手拽起了花星胳膊。

无意间,花星胳膊碰到了段红翎那已经丰满的胸脯,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感觉瞬间冲击着花星那微妙的感觉神经,花星心神一荡,不禁伸手将段红翎搂进了怀里……

段红玉制止无效,花星阻止无力,在段红翎腻声撒娇中,花星脑子中突然闪过了一个荒唐的念头,马上打电话再叫了两瓶酒。不过这次不再是红酒了,而是昂贵的人头马酒。

在段红翎不耐烦的吵闹声中,两瓶人头马酒终于来了。

段红翎好不开心,摇晃着站了起来,就准备去拿酒,可她刚一起身,就一个趔趄栽倒在花星怀里。这下可好,花星来了温香软玉抱满怀。只是,花星现在还不敢当着段红玉的面轻薄段红翎。温柔地将段红翎放在沙发上,然后拧开了瓶盖,满满倒上了三杯。

“酒来了,姐,姐夫,我们再喝!今天晚上我们不醉不罢休,谁也不能耍赖!”

也不知是怎么了关,段红玉现在也不制止段红翎了,媚笑着端起了杯子,与花星和段红翎两人一碰杯,仰头可喝了下去,仿佛那不是酒而是白开水一样。

三人又狂喝猛干起来,谁也不甘落后,争着替另外两人倒酒,好不快乐!

喝完第一瓶人头马酒时,连花星都感觉到自己快醉了,就更不用说段红玉姐妹俩了。

其实谁都清楚,这酒最好是不要喝混合酒,那样是最容易醉的!

没有犹豫,花星又打开了第二瓶,三人现在喝起酒来,就如同是在喝白开水了,咕噜咕噜的声音彼此起伏着,他们实在是忘乎所以了,不过表情还真不是一般的痛快!

终于,这第二瓶人头马酒也钻进了花星三人的肚子里面去了,花星晕乎乎地坐到了沙发上。段红玉马上就软绵绵地*了上去,她实在是喝得太多太多了,不过她的表情很幸福。

而段红翎今天晚上是三人喝酒喝得最多的了,不仅在同学的生日会上喝过,回来也没比花星少喝。此刻,她早已经是星眸迷蒙,头重脚轻了。

“姐夫,把你的肩膀也借我**吧!”段红翎喃喃地说着,踉踉跄跄地来到了花星身边。

“翎儿,你真喝醉了!”花星很自然地张开了手臂,就等着美人儿入怀了。

段红翎看来是真喝醉了,花星手臂刚一张开,她马上就歪倒在花星怀里,而且不是她所说的*,而是整个身体都偎依进了花星怀里,就坐在花星腿上。

“星儿,我今天真开心!星儿,抱紧我!”段红玉也许没有看见段红翎就坐在花星怀里,螓首*在花星肩膀上面,半闭着美眸,小嘴冒着丝丝酒气,呢喃着小声说道。

“老婆,我也很开心呢!翎儿,你开心吗?”花星也渐渐不胜酒力了,明明是段红玉让他抱紧她,可这家伙不仅抱住了段红玉,同时也搂紧了怀里的段红翎。而他搂着段红翎的手正好隔在了段红翎那乳峰下面,只是,这三个看似醉得一塌糊涂的家伙都没有注意到。

“开心呀!姐夫,你的怀抱真温暖,真舒服!”段红翎不自觉的就溜嘴而出。

“嗯!就是,姐姐就喜欢星儿抱着的感觉,真是很舒服!”段红玉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娇慵无力大说道。花星心中自是高兴,他可明白着呢,但是他现在又不想这样占了段红翎。花星这家伙早把段红翎当成自己老婆了,他不想让段红翎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交给自己。那样的话,既伤害了段红翎,也伤害了段红玉,那可不是花星希望发生的事。

“翎儿,玉儿,你们姐妹俩怎么没好父母住一块呢?”花星岔开了话题。

“我们爸妈都住在保原市呢,他们都在那边工作。我们现在住的这房子是我们姥姥留下来的,姐工作在这边,我也一直在这边读书,这不,马上就要去天龙大学上学了。”段红翎不觉双手搂上了花星脖子,连在一旁的段红玉也不去理会了。

天龙大学?怎么又是天龙大学啊?*!都比我拽呢。

“是啊,星儿,我们在天都可没有什么亲人,你可不能让别人欺负我们姐妹啊!”段红玉一手穿过了花星背后,仍然是醉醺醺地说道。

“这你们就放心了,我花星的女人是没人敢动坏脑筋的!”花星这话可有两层意思,一是他把段红翎也当成自己女人了,而是不着痕迹地告诉这姐妹俩,他还有其他的女人。只是,这姐妹俩都醉懵了,哪里能够听出花星话中的意思呢。

“姐夫你对姐真好呀!不过我也有主意了。”段红翎突然俏皮地笑了。

“你有什么主意了呢?”花星眉头一皱,你这丫头千万不要跟我说你有喜欢的人啊!

“姐夫,我的主意就是找一个好姐夫你一样的男人做我老公,不然我就不嫁人了!”

花星一听暗乐,段红翎这不是明摆着喜欢上自己了吗?有戏!

“翎儿,像你姐夫我这样的人可不多了耶,难找哦!”花星满脸奸笑。

“哼!要是好找的话,我早就嫁人了,还轮得到你这色狼吗?”段红玉娇嗔道。

“就是就是,姐夫还真不是一般的色呢!”段红翎大表赞同。“姐夫,翎儿要是真不能找到你这样的男人,我可就真嫁不出去了,你和姐可得养我一辈子啊!”

“翎儿,放心吧,有姐在他不敢不管你的!”段红玉抢在花星前面说道,她根本就没有听出段红翎那话中的玄机来,更没想到段红翎日后的地位比自己还要高。

我可没说不管呢!别说是一辈子了,就是生生世世我花星也愿意啊!花星暗自得意。

“不嘛,我要姐夫亲口答应翎儿呢!”段红翎醉眼迷离,缠着花星撒起了娇,小翘臀也不安分地扭动起来,她丝毫没觉察到她那结实紧绷的正摩擦着花星那宝贝呢。

“翎儿,姐夫当然会照顾你们姐妹啦!放心好了,有我花星在一天,就不会让你们姐妹吃苦!相信我,玉儿,翎儿,我花星是说到做到,绝对不会食言的!”

“我们相信你!”姐妹俩异口同声地说道,段红翎是更加妩媚了,双眼朦胧,自是美到了极点。你看她,醉眼迷蒙,双颊嫣红,眼角含春,嘴角挂笑,春情荡漾,好一个醉美人!

花星看着美人儿撒娇的媚态,感受着怀中佳人身上那略带酒味的体香,不禁看得呆了。这段红翎的美本来就不在段红玉之下,而且隐隐有超过段红玉的趋势,能不让花星看痴吗?

醉眼迷离的美人腻坐在怀,勾人心魄的妩媚散发出诱人的气息,感受到了怀中佳人身上的灼热肌肤,花星那宝贝“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正好抵在了段红翎的峡谷中间。

花星的宝贝一动,段红翎就立刻感觉到了自己臀部起了变化,什么东西抵住自己那羞人的地方了,而且还有一种火热的感觉。“姐夫,那什么东西在顶我那里啊?”段红翎呢喃着嘀咕了一句,小手滑了下去,隔着花星裤子一摸,仿佛是个圆圆的家伙。

段红翎虽然没见过真正的男人那玩意,可在学校读书时从书本上知道了一些,再加上刚才那场临时观摩,她立即知道那是什么了,马上笑嘻嘻地说道:“姐夫,我姐在呢,你就不老实了啊?大坏蛋星儿!”这还像是一个醉酒的人吗?花星都糊涂了。

“喂,大色狼,你想什么呢?翎儿现在可是你小姨子了耶!”段红玉闻言睁眼看了过去,见段红翎正面对面地坐在花星怀里,心中甚觉不是滋味,可很快就荡然无存了。她可是从小就非常疼爱自己这个调皮的妹妹了,段红玉一放开,也就没有多想了,伸手拧了花星一把。

“喂,老婆,这好像不能怪我吧?这可是男人本能呢!再说了,谁让我们的翎儿这样漂亮动人呢?”花星咧嘴干笑,他的手也没有离开段红翎的意思。

“是吗?姐夫,我真地很漂亮吗?”段红翎心中荡起了一阵兴奋地涟漪,媚眼如丝,含情脉脉地凝视着花星双目。这一刻,她早忘记花星是她姐夫了。

“当然是真的了!你们姐妹在我花星眼里就是世界上最漂亮,最美丽,在动人的女孩了!什么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都不能与你们姐妹相提并论了。”这家伙的嘴还真甜,连姐妹俩一起夸了,也不知道脸红。

“姐夫,那你喜欢翎儿吗?”段红翎让花星一夸,心中感觉美滋滋的,脱口而出。

花星和段红玉均是一呆,这丫头未免也太直接了吧!可两人心中的想法却不一样,花星是暗暗得意,段红玉是惊讶中略带酸意,这不明摆着段红翎也喜欢上了花星吗?

“我当然喜欢翎儿了!”花星表情却是苦苦的,他这是掩饰自己内心地兴奋呢,干笑道:“翎儿,你就不要摸了,姐夫难受着呢!”原来,段红翎那小手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开花星那家伙呢!可惜,现在段红玉在身边,花星不敢造次,可那种难受的滋味真不是人受的。

“哦!是吗?姐夫你哪里难受了?是这里吗?”段红翎真是胆大啊!段红玉还在身边呢,她就抓住花星那涨硬的家伙莞尔笑道,手上却用力握紧了花星那宝贝……

第十三章美女之巧遇第二十七章老子报警第二十四章 媚人儿的妙处第五十四章俏皮的段红翎第二十四章 媚人儿的妙处第十六章 月色下的春光第三十四章恐吓第三十章三P之战(下)第六十章放浪形骸的警花第五十四章俏皮的段红翎第三十六章第二十二章 香车艳事第五十一章第四十章我就是嚣张第五十一章这算是强奸吗第二十九章花兰的生日(2)46-50第九章来者不善第六十二章你是我的女人第四十八章第十八章偷情的感觉第二十章 送我回家第十五章病房春色第二十二章 香车艳事第一章美女 我来了第三十章三P之战(下)第八章再遇黑衣人第三章淫贱的芬奴第六章第一夫人第十一章中枪第九章来者不善第十六章 月色下的春光第二十四章异变第二十二章 香车艳事第五十九章美女 你输了10-13第二十一章做我女人吧第三十三章我陪你洗澡第四十一章10-13第六十一章美女也疯狂第二十二章 香车艳事第二十六章美女出面第二十八章花兰的生日第五十三章第三章 花蕊失踪第六十章情动第四十章第三十七章第五十一章第十五章病房春色第二十五章她是谁第六十四章老公爱我第六十四章老公爱我第五章淫荡的姐妹花第五十五章黑夜跟踪第十九章 谁的湿内裤第二十一章做我女人吧第四章灭口第六十四章老公爱我第四十三章第四十三章第五十五章黑夜跟踪第三十七章二美戏主第五十九章美女 你输了第五十六章伏击第九章来者不善第五十四章第三十一章花兰的生日(4)第二十七章老子报警第九章来者不善第十六章 月色下的春光第四十九章我就是花星第四十三章黛妮情动第十二章男朋友的朋友第三十七章第三十一章她们居然是好姐妹第五章淫荡的姐妹花第一章美女 我来了第二十三章 再爱我一次第二十三章 再爱我一次第四十七章第五十二章害羞的玉儿第五十七章驯服智奴第六十四章护花使者第三十四章美丽的丈母娘第三十一章她们居然是好姐妹第六十章放浪形骸的警花第三十六章美女示威第十六章 月色下的春光第四十五章有人找麻烦了第四十七章38-40第二十七章鱼水之欢第十章二美听房第六十四章老公爱我第四十二章第五十一章第四十一章第五十四章俏皮的段红翎
第十三章美女之巧遇第二十七章老子报警第二十四章 媚人儿的妙处第五十四章俏皮的段红翎第二十四章 媚人儿的妙处第十六章 月色下的春光第三十四章恐吓第三十章三P之战(下)第六十章放浪形骸的警花第五十四章俏皮的段红翎第三十六章第二十二章 香车艳事第五十一章第四十章我就是嚣张第五十一章这算是强奸吗第二十九章花兰的生日(2)46-50第九章来者不善第六十二章你是我的女人第四十八章第十八章偷情的感觉第二十章 送我回家第十五章病房春色第二十二章 香车艳事第一章美女 我来了第三十章三P之战(下)第八章再遇黑衣人第三章淫贱的芬奴第六章第一夫人第十一章中枪第九章来者不善第十六章 月色下的春光第二十四章异变第二十二章 香车艳事第五十九章美女 你输了10-13第二十一章做我女人吧第三十三章我陪你洗澡第四十一章10-13第六十一章美女也疯狂第二十二章 香车艳事第二十六章美女出面第二十八章花兰的生日第五十三章第三章 花蕊失踪第六十章情动第四十章第三十七章第五十一章第十五章病房春色第二十五章她是谁第六十四章老公爱我第六十四章老公爱我第五章淫荡的姐妹花第五十五章黑夜跟踪第十九章 谁的湿内裤第二十一章做我女人吧第四章灭口第六十四章老公爱我第四十三章第四十三章第五十五章黑夜跟踪第三十七章二美戏主第五十九章美女 你输了第五十六章伏击第九章来者不善第五十四章第三十一章花兰的生日(4)第二十七章老子报警第九章来者不善第十六章 月色下的春光第四十九章我就是花星第四十三章黛妮情动第十二章男朋友的朋友第三十七章第三十一章她们居然是好姐妹第五章淫荡的姐妹花第一章美女 我来了第二十三章 再爱我一次第二十三章 再爱我一次第四十七章第五十二章害羞的玉儿第五十七章驯服智奴第六十四章护花使者第三十四章美丽的丈母娘第三十一章她们居然是好姐妹第六十章放浪形骸的警花第三十六章美女示威第十六章 月色下的春光第四十五章有人找麻烦了第四十七章38-40第二十七章鱼水之欢第十章二美听房第六十四章老公爱我第四十二章第五十一章第四十一章第五十四章俏皮的段红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