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第一夫人

内室一般情况下是不容许下人进出的,但花家人同样很少在内室俩议事的。见父亲要自己去内室,花星心悬了起来,要是花蕊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可就后悔放过了黎胜华。哪怕是暂时放过他,自己也会很痛苦。但这也让他决定好好折磨一下黎家人了。

内室里就三人,他奶奶、父亲,母亲。

奇怪,他们的脸色虽然都凝重,可并不像老姐有什么意外啊。

“星儿,是不是要担心你姐?”苗英见到花星,神色更加缓和了。

“妈,老姐她没什么事吧?”花星小心翼翼地问道。

“混帐东西,你平时不是挺能的吗?怎么连自己亲人都保护不啊?”花子魁怒骂。

花星双眼一翻,以前他是敢还嘴的,可今天的确底气不足,花蕊就是在自己眼皮底下让人掳走的。无奈,只好把求助的眼神射向了一向喜欢疼爱的奶奶。

“子魁,好了,星儿也不想这样的。这又未免不是好事,可以让星儿吸取点教训嘛。”

“妈,老姐呢?她身上那毒应该解去了吧。”花星可是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要是处理不好,花蕊就毁在上面了。不过他知道自己母亲是苗族人,而且熟悉这方面的东西。

“唉!星儿,你也不是第一次接触这东西,除了一种方法外,没得解。”

花星闻言,差点没晕过去,双目杀机一闪,声音冷了下来,“妈,那准备找谁来解?”

“你!星儿,我们已经决定了,就是你最合适了。”老太太乐呵呵地说道。

什么?我没听错吧?花星使劲呼吸了两见新鲜空气,呆呆地望向苗英。

“星儿,其实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瞒着你,花家就你一代单传,蕊儿和兰儿都是我们收养的孤儿。这事除了我和你奶奶、爸爸外,就蕊儿和你三叔知道。”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一直以来,花星都梦想着花蕊不是自己亲姐姐。可现在忽然听说她真不是自己亲姐姐了,一下子却懵了,聪明无比的花大少顿时傻眼了。

“妈,是您说错了还是我听错了?”愣了一会,花星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呀,真是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内心在想什么吗?现在如你意了,你却不相信?既然是这样,那我找其他人得了,反正花蕊……”

“妈!我不是不相信,只是我姐她……”

“得了吧,蕊儿心中是有你的。不过星儿,你听清楚了,救了蕊儿后,她就是花家未来的主母,不管你以后找不找其他女人,她的地位无论是谁休想动摇!”

花星当场傻眼了,他什么都明白了,为什么从下到大包括奶奶在内,都宠着花蕊,感情就是为了今天啊。内心苦笑不已,自己早已经习惯了花蕊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同时,她也明白了,自己大夫人肯定就是花蕊了,不然自己以后那些女人怎能服她?这可是钦点的浩命夫人!谁敢不服?连自己都惧上三分,以后的日子有得过了。

“妈,您说到哪里去了?就我现在还敢不听她话吗?不过我不想这样和老姐她……”

“星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蕊儿中的不是一般催情咬,而是淫性极强的春药。是的,我也能配药解去,可是现在一是时间上来不及,二是用其它药不能断根,会留下后遗症的。你明白吗?蕊儿其实也不想这样跟你……咳,但这是没办法的事,你以后好好补偿她吧。”

忽然,红儿没敲门就冲了进来,这要是平时,即使她深得花星喜欢,也得按规矩来。但今天她竟然忘记了,可见有要事。果然,她一进来就惶惶说道:“不好了,大小姐她……她很痛苦,全身好烫,而且……而且……”

花子魁一叹,道:“去吧,星儿,我们希望明天出现在我们面前是一个欢蹦乱跳的花蕊。”

花星此刻也顾不得其它了,跟着红儿飞快离去。

领着花星到了花蕊房间,红儿小声道:“少主,您快去吧,红儿已经让天凤她们守在外面了,没有您的命令,谁也进不来。”

“红儿,你去吧,少主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花蕊身上竟然就穿了三点式,可能是为了不让她乱抓,双手居然给绑上了。

花星怒火高烧,他实在是不想这样占有花蕊,对她是不公平的。女人都很看重自己第一次的,但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由不得他了,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花蕊现在是面若桃花,双目赤红,晶莹剔透的娇躯微微的扭动着。而她此刻的感觉是内心犹如千万只蚂蚁在爬行一般,难受极了,尤其是自己的那更是痒得难受,好想伸手去挠,可是手却给绑着了,脑子中仅存的一丝理智没让她呻吟出声来。

虽然花星内心不是很愿意这样……但此时花蕊的魅力无疑完全绽放在他眼里。

花蕊的胸脯是特别的丰满,紧绷的胸罩勒出了深深的乳沟,平坦的小腹下面呈现出了成熟女性的诱人的神秘地带。不知是由于她内心的激动,还是因为她的愤怒,丰满高耸的酥胸急剧的起伏不停,仅仅覆盖着那桃园洞的遮羞布已经隐见湿润,身体的扭动频率逐渐加快了,花星将这一切都纳入了眼里,知道花蕊已经彻底动情了。

暗骂那该死的黎胜华,花星伸手去解花蕊身上的绸带。

本来已经沉沦在海洋中的花蕊淫荡叫了一声,搂向了花星。

花星内心激烈挣扎着,他真不愿意这样子。一咬牙,出手拍昏了花蕊,他要做最后一分努力,自己真不能这样夺走她的第一次。把另外一边也解开了,伸手抱着花蕊准备去浴室。却发现她的身体是越来越烫了,连自己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她体内的炽热火焰。除了苦笑还是苦笑,没想到自己这一生最喜欢的女人第一次竟是这样给自己的。

刚把花蕊抱回去放到床上,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清醒过来,一双美目放射出了足可以烧死人的欲火,显然她是让体内的欲火给烧醒的。花蕊猛地翻身将花星压在了身体下面,双手用力一撕,花大少身上那件浅色色的体恤衫顿时应声而裂,再一用力,那件倒霉的体恤衫马上就成了几大块,飘离了花大少的身体,慢慢的洒落在地。

花大少更加郁闷了,没想到一向高贵端庄的花蕊竟然疯狂成这样子,要不是自己了解她,还会以为……就在花大少胡思乱想的时候,花蕊突然张口咬住了他的嘴唇,咬得他疼痛不堪,可又不敢推开花蕊。花蕊的动作真的是疯狂绝顶了,似乎在渴求异性的安抚,竟然将自己丰满的乳峰紧紧压在花星现在已经是的胸膛上,使劲的摩擦着,小嘴里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喔……喔……声音,双手早摸上了花星裤子的皮带,刷的抽出,也不解纽扣了,也不拉拉练了,抓住裤腰用力一撕,花大少的裤子也让她给撕成了两半。

花大少彻底傻眼了,忙用力去阻拦花蕊疯狂的动作,谁知花蕊现在的力气大得惊人,竟然推不动他,想用力又不敢,不由得暗自苦笑,没想到自己今天晚上要遭霸王上硬弓了。

紧接着,花星的内裤也走到了它的终点,让花蕊给撕得稀烂扔向了空中,跟着就是花蕊自己所穿的胸罩内裤了,它们同样遭受到了与花大少那条一样的命运。

花蕊小手抓住了花星那早让自己刺激的发硬的大家伙,就往自己的塞去。然而,花星的那大家伙却不肯受她摆布,就是不肯归巢,高涨的她急了,嘴里的诱人呻吟更加急昂,身体的火热让她身体下面的花大少感觉到她内心的是那么的强烈,那么的渴望。

到了此刻,花星也没办法了,他清楚花蕊体内的药性太烈了如果自己不有所动作的话,花蕊只能让欲火攻心而死了。但这一刻,也注定了黎胜华一家人的命运。

竟然知道了花蕊不是自己亲姐姐,和自己也没有血缘关系,而且自己又喜欢她,花蕊似乎对自己也有那意思。

花大少再也没什么顾忌,翻身把花蕊压在身下,自己扶着自己那大大的家伙送进了花蕊早就洪水泛滥的玉门关,刚进一点点,就感觉遇到阻拦物。花星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唉!到了这种时候,一向好色的花大少竟然又迟疑了,就在他考虑要不要这样占有了花蕊时,她压着的花蕊自己倒迫不及待了,双手按着花大少的屁股用力一压,自己的屁股本能的迎合上了花星压下的动作,那瞬间刺穿只是让花蕊微微闷哼一声,身体就开始拼命的3扭动起来,双腿紧紧缠着花大少身体,双手在他身上肆意狂掠。

花星感受到了花蕊内心的狂热,自己的原始本能也让她疯狂的举动激发出来,当下也不顾她是刚被开苞的处子之身了,开始大力的动作起来……他也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消除花蕊体内的淫药,不然会让花蕊脑部受到严重损伤的,这是花星不愿意看到的。

殷红点点落下,梅花片片飞舞,花蕊嘴里发出了不知道是痛苦或是欢跃的呻吟声,只知道把自己的娇躯拼命的往花星身上贴去,似乎恨不得把自己整个身心都融入花星的体内一般,两人就在这床上翻云覆雨的折腾着……

花星的身体是算强了,但是现在的情况就不乐观了。花蕊身中烈性的淫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知道自己内心难受异常,需要异性来安抚。他越是卖力的动作,花蕊越是极度的兴奋与舒畅,兴奋中的花蕊手与嘴都在花大少身上留下了的痕迹,花大少轮番冲刺,几度强攻也攻克不了花蕊这浑身充满着的身心。

也不知道梅开了几度,花星才让花蕊泄了第一次身,花大少原本以为花蕊就此可以清醒了,可没想到她根本就没停止的意思,依然拼命的耸动屁股,身体狂扭,充血的小嘴更是在他身上寻找着发泄的部位。花星不由暗骂那该死的黎劲民,不知道他到底给花蕊下了多少淫药,幸亏自己身体好,否则还不让花蕊给活活的榨干啊。花大少阵阵苦笑,无奈之余,只好再次披挂挺抢跃马上阵,继续演绎男人最喜欢做的活塞运动……

为了让花蕊尽快的从迷失中清醒过来,花大少不再怜香惜玉了,开始了辣手摧花,手嘴齐动,配合着自己分身的动作上下齐攻花蕊各个要塞。霎时间,整个屋里荡漾着满屋春色,男男女女都熟悉的荡魄的娇媚呻吟声,让所有男人都为之喷血的床垫“吱嘎”声,让所有女人大为之陶醉向往的男人粗重喘息声,这三种声音糅合在了一起,组成了一曲美妙动人、勾人心魂的细腻交响曲……

梅开梅谢,几起几落,天色麻麻开出了亮口,花大少终于将花蕊送上了的至高点,两人携手共赴巫山颠峰,花蕊最后一次爆发后,软在了花大少怀里,两人相拥沉沉睡去……

“啊!”的一声近是乎恐怖的尖叫声划破了清晨的寂静,花大少由于昨天晚上实在是操劳过度,竟然睡死了,现在正做美梦呢,却让花蕊高分贝的尖叫惊醒过来,满脸苦笑的望着眼看就要发飙的花蕊,他什么也说不出,他又能说什么呢?

“你这大混蛋,大色狼,混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我是你姐啊!死星儿,我要告诉奶奶去,你欺负我!

臭星儿,你混蛋,不是人!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花蕊似乎忘记了自己昨天晚上的疯狂举动,抓起身边的枕头砸向花星。“哎!”花蕊顿时觉得浑身上下的骨头就像是散架了般疼痛,这时也发觉了自己那里传来了撕裂一般的锥心之痛,连打人的力气也没了,晶莹的泪珠慢慢的溢出了眼角,小嘴低声的抽噎着:“死星儿,你这大混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粗鲁的强暴我?你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你告诉我啊!”

天!花星闻言,差点昏厥过去,强暴?还外加粗鲁?玩强暴还得经过当事人的同意?到底是谁“强暴”了谁啊?到底是谁对谁“粗鲁”啊?花大少真的苦笑无语。不过,他也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花蕊是喜欢自己的,不然就凭他们现在的姐弟关系,花蕊绝对不是这样的表情。

“臭星儿,还赖在人家床上做什么?你给我滚起去啊,滚啊!”花蕊的确是很喜欢花星的,可以说比花兰还要喜欢他。但是,无论是谁她也不愿意像这样被自己所爱的人占有。第一次是什么滋味?女人的第一次代表着什么?

这是一个女人结束自己少女时代的象征啊!没错,她一直没有对花星表露自己的心意,可在平时的接触中,就凭花大少的经验,他应该是有所感觉的。本来,是准备等他大学毕业后,才向外公布这事的,可没想到……

花大少本来从小就对花蕊有些畏惧,此刻见花蕊蛮不进理,他也不敢不听,乖乖地爬起身。由于他的衣服跟裤子都让花蕊昨天晚上给撕拦了,所以只好用手捂着那又昂首怒立的老二奔向门口,躲在门后准备叫人时,可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这可是花蕊的房间啊!自己是清楚了和花蕊的关系,可花家府上的人知道这事的并不多啊,现在还不能这样出去。

花蕊目光突然定格了!她让花星身上那些血迹斑斑的抓痕给惊呆了,再一看地上那满屋子的衣服碎片,除了自己的那条内裤之外,就全是花星的了。这要是花星想强暴自己,他也不会撕拦自己衣服吧?暗自猜想的她猛然想起了昨天花星是去救自己的,自己让黎劲民那畜生给下了春药,在最危急的关头,是他带人赶到那里救出了自己。

花蕊立刻明白过来,不是花星强暴了自己,而是自己把他给强暴了。一张俏脸瞬间浮满了红霞,忍住那钻心的疼痛,拉过被子盖好了自己,很是温柔的叫道:“星儿,你过来,我有话给你说。”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何况自己还深爱着他呢!既然是这样,那就让他自己钻进来吧。她知道花星在外面有很当女人,但她得把大权握在自己手里。

花星见花蕊这么快就温柔下来,不由愣了一愣,确定她是在叫自己后,当即四下一瞧,捡起自己那撕成两半的体恤捂住要害部位,陪着笑脸来到花蕊身边。

“星儿,你是不是知道我不是你亲姐姐了?”花蕊眼里浮起了一层水雾。

“是的!妈都和我说了,不然我花星就是在无耻,再下流,也不会……”花星苦笑一下,那话还真不能继续说了,语气一变,小心翼翼道:“老姐,昨天晚上的事我不是故意的!我……唉!老姐,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哼!天知道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趁人之危呢?说吧,你准备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你总不会还把我当成你老姐姐对待吧?”花蕊眼里闪烁着极其慧黠的光芒,嘴角挂着难以捉摸的笑意。

“这……老……不,蕊……蕊儿,我……”花星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对花蕊说了。没错,他们都喜欢对方,可这变化也太快了点吧,毕竟这事以前他们还是名义上的姐弟啊!

“你装傻还是真糊涂啊,虽然我们不是亲姐弟,我对你呢也是有那么一点好感,可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给……给强暴了,你总得给我个交代吧,你总得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吧!”花蕊故意把粉脸沉了下来。她要的是绝对的权力!不然以后怎么管理自己那些姐妹?

可怜的花大少哪里知道自己老妈和奶奶她们与花蕊合起来修理自己呢,虽然他不能忍受其他女人这样咄咄逼人,但是花蕊却不一样。苦着脸结结巴巴道:“我……我冤枉啊我,蕊儿,我昨天晚上-的没有强……那个你呀,是你……你……唉!叫我怎么说呢。”

“哼!听你这口气,好象是我把你给那个了一般?说出去谁相信?你那么强壮,我一弱女子能抗拒得了你吗?

说!你到底负责不负责?你可别忘了,我是花家大小姐,奶奶最疼我。你要是敢对我不负责任的话,我就去告诉奶奶,哼哼……”你强暴我!”

“我的好姐姐,好蕊儿,你千万不要对奶奶乱说啊!咦,对了,我是奶奶他们叫我来为你解毒的,我没做错啊!”花星突然想起了什么,居然嘿嘿干笑起来。

“是吗?臭星儿,得了便宜还卖乖!奶奶他们是叫你来替我解毒没错,可没叫你用暴力啊!”

“我……蕊儿,我服你了!不过我有句得说在前面,我在外面还有女人,她们我是……”

“不会放弃是吧?我还知道你在打兰儿主意。这些我们现在不说,我问的是你准备把我搁哪里?我可不管,我是你用暴力占有的,我得享有一定的优先权,以安慰我这受伤的心。”

花星一听,就知道自己彻底败了,上当了。暗自一叹,想想也是,花蕊从小就了解自己,在她面前自己就像没穿衣服的婴儿一样。嗯……好像现在也没穿似的。

“蕊儿,我让你做大的,以后你说了算,这总成了吧。”花星已经知道花蕊是自己以后的第一夫人,这是改不了的,因为自己一旦成家,家里人都会花蕊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呢。

“臭星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我可没逼你哦,就这样决定了,你以后要是敢不疼我,哼哼……”花蕊得意地皱皱小鼻头,她多年的梦想终于如愿以偿了!她很清楚,虽然今天花星是被逼答应自己做大的,但她也清楚花星对自己的感情,这不会让他反感的,而且她更相信,就是自己不逼他,在将来这大夫人也非自己莫属,因为花星内心是最爱她的。

第五章淫荡的姐妹花第二十四章 媚人儿的妙处第四十一章我就喜欢玩强奸第九章一主四仆第十二章男朋友的朋友第五章谁更狠第六十三章特警队长一样吃醋第二十五章 蓝天夜总会第二十五章 蓝天夜总会第三十三章不欢而散第二十六章美女出面第三十三章我陪你洗澡第六章娇奴的淫荡本质第二十七章鱼水之欢第二十九章花兰的生日(2)第三十一章她们居然是好姐妹第五十六章没想要放过你第五十四章第四十九章我就是花星第十五章病房春色第四十五章第三十七章二美戏主第十三章美女之巧遇第二十三章 再爱我一次第六十章放浪形骸的警花第五十二章害羞的玉儿第十三章美女之巧遇第三十五章色狼撞上美女第十七章想吃咪咪第三十三章我陪你洗澡第二十四章 媚人儿的妙处第二十九章花兰的生日(2)第五十三章第四十八章第一章不可以第三十五章色狼撞上美女第五十三章第四十三章第三十一章花兰的生日(4)第四十二章第三十八章第五十四章俏皮的段红翎第四十七章第四十三章黛妮情动第五十二章害羞的玉儿第七章阴沟里翻船第六十一章美女也疯狂第五十四章第四十章我就是嚣张38-40第十五章病房春色第二十五章 蓝天夜总会第三十二章做我男朋友第五十六章伏击第五十二章害羞的玉儿第二十章 送我回家第四十章10-13第四十五章第五十六章没想要放过你第五十二章害羞的玉儿第五十四章钢管舞41-45第四十一章第六十三章天凤第十六章 月色下的春光第二十七章鱼水之欢第二十四章 媚人儿的妙处第三十八章第五十四章第三十四章美丽的丈母娘第六十五章吃了刘伊菲(上)第四十一章第二十三章 再爱我一次第十七章想吃咪咪第二十二章 香车艳事第五十六章没想要放过你第四十一章第五章谁更狠第六十二章你是我的女人第十章二美听房第三十三章不欢而散第四十六章不要惹我第五十四章俏皮的段红翎第五十章我们可是情侣第十六章 月色下的春光第五十一章我的女人你也敢动第三十一章她们居然是好姐妹第五十二章第二十三章 再爱我一次第四十八章第十四章绝对的准老婆第十一章中枪第五十八章赌约第五十二章第二十五章她是谁第二十章 送我回家第五十二章害羞的玉儿第三十八章
第五章淫荡的姐妹花第二十四章 媚人儿的妙处第四十一章我就喜欢玩强奸第九章一主四仆第十二章男朋友的朋友第五章谁更狠第六十三章特警队长一样吃醋第二十五章 蓝天夜总会第二十五章 蓝天夜总会第三十三章不欢而散第二十六章美女出面第三十三章我陪你洗澡第六章娇奴的淫荡本质第二十七章鱼水之欢第二十九章花兰的生日(2)第三十一章她们居然是好姐妹第五十六章没想要放过你第五十四章第四十九章我就是花星第十五章病房春色第四十五章第三十七章二美戏主第十三章美女之巧遇第二十三章 再爱我一次第六十章放浪形骸的警花第五十二章害羞的玉儿第十三章美女之巧遇第三十五章色狼撞上美女第十七章想吃咪咪第三十三章我陪你洗澡第二十四章 媚人儿的妙处第二十九章花兰的生日(2)第五十三章第四十八章第一章不可以第三十五章色狼撞上美女第五十三章第四十三章第三十一章花兰的生日(4)第四十二章第三十八章第五十四章俏皮的段红翎第四十七章第四十三章黛妮情动第五十二章害羞的玉儿第七章阴沟里翻船第六十一章美女也疯狂第五十四章第四十章我就是嚣张38-40第十五章病房春色第二十五章 蓝天夜总会第三十二章做我男朋友第五十六章伏击第五十二章害羞的玉儿第二十章 送我回家第四十章10-13第四十五章第五十六章没想要放过你第五十二章害羞的玉儿第五十四章钢管舞41-45第四十一章第六十三章天凤第十六章 月色下的春光第二十七章鱼水之欢第二十四章 媚人儿的妙处第三十八章第五十四章第三十四章美丽的丈母娘第六十五章吃了刘伊菲(上)第四十一章第二十三章 再爱我一次第十七章想吃咪咪第二十二章 香车艳事第五十六章没想要放过你第四十一章第五章谁更狠第六十二章你是我的女人第十章二美听房第三十三章不欢而散第四十六章不要惹我第五十四章俏皮的段红翎第五十章我们可是情侣第十六章 月色下的春光第五十一章我的女人你也敢动第三十一章她们居然是好姐妹第五十二章第二十三章 再爱我一次第四十八章第十四章绝对的准老婆第十一章中枪第五十八章赌约第五十二章第二十五章她是谁第二十章 送我回家第五十二章害羞的玉儿第三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