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灵根!

“小景,豆角和白菜洗好了没有,时候不早了,该吃饭了。”

“洗好了,吴嫂,我这就来了。”颜景拿起帕子擦了擦手,抬头看了眼天色,已是近午十分,于是麻溜把帕子往盆子一扔,端起洗好的菜,转身进入厨房。随后一阵烹炒之声响起。

她麻利的炒完几个菜端了出去,吴嫂笑吟吟的接过整齐的摆放在桌面上。

“小景长大了,会做菜了,要是你父母看见,不知道得多高兴。”吴嫂将碗筷摆好,脸上抑制不住的欣慰和喜悦,感叹颜景懂事勤快。

“吴嫂……”颜景似触碰到了伤心处,喉咙里的下半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眼神里满是伤心和思念之色。

“你看你,说什么呢!”一名40岁上下的男人带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子走进屋内,见到颜景的神色,埋怨的喝住吴嫂。

吴嫂连忙看了看颜景神色,心知自己说了不中听的话,惭愧的捏着围裙。

“没事,吴叔。”颜景将神色中的哀伤隐藏起来,漏出个甜美的笑容出来,连忙圆场这尴尬的氛围。

“景姐姐,今天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小孩也发现了颜景的神色,一进门就拉着她的手,稚嫩的童音亲昵的唤着姐姐,让人越发觉得小孩可爱可人。

颜景咽下心里的酸楚,见着小孩,摸着他的头,打趣道:“你这个小馋猫。”

这小孩是吴嫂的孩子,名叫吴平,生的虎头虎脑,最是讨她喜欢。

吴叔叹了一口气,难为颜景这孩子这般懂事,和蔼的招呼颜景坐下吃饭。

颜景双亲在几年前失踪,留下这孤女一人,让人可怜。到今天已经第六个年头了。吴叔思及此处也不免同情颜景无依无靠,只盼望着颜兄夫妇二人早日回来。念及颜兄当初的神采,眼内流露出敬佩。

“来,忙了一上午,多吃点。”吴嫂心中恼火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抱歉的往颜景碗里不停夹菜。

“吴嫂,你别尽顾着给我夹菜,尝尝我今天做的新菜式。”颜景甜美的笑了笑,夹了一块包菜放在吴嫂碗里。

自从早些年双亲失踪,要不是这对善良的叔嫂照顾,恐怕她早就饿死。吴嫂家只是平常的农户,平日里靠打猎种地为生,养活一家人已经不易,更何况还照顾她。她心里感激吴嫂夫妇二人的帮扶,平日里经常做新菜式或者做些家务活,力所能及报答夫妇二人多年来的照顾。

“景姐姐最近手艺又提高了,我现在都不想吃娘做的菜了。”王平眨了眨圆溜溜的眼睛,嘴里吃着饭菜,稚嫩的声音有些囫囵不清。

吴嫂听闻,也不甚在意,笑道:“你吃惯了你景姐姐的饭菜,倒是嫌弃起娘亲的手艺了。”

一顿饭有说有笑的吃完,颜景懂事的帮着吴嫂收拾了碗筷,便提着木桶到河边洗衣服去了。

日复一日,父母离开已经五个年头,她也从少不更事的孩子长成了十六岁的大姑娘,想起娘亲在时的记忆,似乎是上辈子的事情,遥远而模糊。

颜景穿着一身干净的蓝布衣服,有力的锤着衣服,动作熟练而自然。她的身子有些瘦弱,皮肤也有些黑,但清澈的双眸带着一抹聪颖,只是皱着的眉头,使得聪明内敛,神色中多了一份茫然。

一阵微风吹皱了溪水,今日吴嫂说的话到底还是入了她的心里。

“我还能看见娘和父亲么?”颜景抬头看着蓝天。父母留下她孤身一人,吴嫂到底也不能照顾她一辈子。

“平凡度过一生,找个地道老实人嫁了?”颜景苦笑,坐在这安静的河边,看着手上的木锤,神色茫然越来越深。对于人生的迷茫,不知晓以后的路在何方。

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长大了,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可又怕自己走了,父母若有天回来找不到自己怎么办?

这些问题没有答案,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来说,这样的迷茫仿佛一张无形吞噬人的大口,让她感到害怕。

呆呆看着蓝天数十息,颜景这才低下头,她的眼内余光好似看见一条金色光亮从头顶过去,她没甚在意。深呼吸一口气,目光漏出坚定。

“不管未来如何,总要……好好生活下去。”颜景性格本就如此,聪颖中带着坚强,若非如此,早年双亲离开,她也不可能独自活到现在。

“小小年纪,心志倒是坚定。”

就在这时,颜景身后传来一道男声,这声音缥缈而冰冷。让颜景身子一僵,她在这里生活多年,村里老老小小的声音都十分熟悉,这声音一传来,她就知这人不是村里人。

颜景转过身一看,是一个面色苍白,看不出年纪的男子,身着蓝色长袍,细看之下,那长袍不似凡间布料,竟有淡淡光华流转其上。

男子站在不远处面无表情的看着颜景,他相貌英俊,只是那煞白的面孔,阴寒的气息,在这盛夏时节,却让颜景有种深处寒冬腊月的感觉。

男子打量着颜景,突然冰冷的眼神闪过一抹惊异:“天灵根!”

这声音落在耳中如寒冰摩擦,尤其是男子那双眼睛仿佛带着某种奇异的力量,让颜景看一眼,全身立刻冰冷,仿佛在这男子面前没有丝毫秘密,被看透了全身一般。

话音还在耳边回荡,不知什么时候男子已经突然站在了颜景身旁,几乎惊喜道:“居然是木属性天灵根!”

如此千年不遇的资质,居然能在此处遇到。

男子似乎极为惊喜,看着颜景的眼神仿佛看着一件寻觅已久的宝物。

“喂喂喂,你谁……!”男子奇怪的话语和古怪的眼神让颜景身子颤抖,神色紧张,也不管这男子是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身边了,连忙后退。

还没等颜景话说完,只见男子大袖一挥,顿时一股白色的烟雾瞬间卷起颜景,在颜景的惊呼声中,随着那男子直奔天空而去,刹那间便没了踪影,只有这大青山依旧伫立,溪水依旧流淌,而那放在溪边的木桶随着黄昏渐渐沉入黑夜。

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
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第一章 天灵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