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第三次介入

听着黑龙小姐无奈的叹息,莫迪尔身子下面的摇椅终于停了下来,老法师对天翻个白眼,有点没好气地开口:“你这不废话么——我原本制定好的冒险计划现在都搁置了,每天就看着眼前人来人往,听着他们回来跟我讲营地外面的新变化,怎么可能不无聊嘛。”

年轻的黑龙少女脸上露出为难神色:“这……我们是担心出现意外……”

“我知道我知道,”莫迪尔不等对方说完便不耐烦地摆摆手,“你们本质上就是担心在我那个正在从洛伦大陆赶过来的后裔赶到之前我一不小心死在外面嘛,修饰这么多干什么……”

黑龙少女的脸色顿时比之前还尴尬:“其实……我们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一点……”

“还因为我最近的精神状态越发不对劲,担心我和其他冒险者一起出去之后搞出大乱子呗,”莫迪尔倒是早就想明白了这些龙族所有的想法,他虽然嘴上不耐烦地说着,脸上乐呵呵的表情倒是始终都没有中断,“哎,别这么一脸尴尬被人猜中心事的模样,我都不尴尬你们尴尬什么。其实我也理解,你们这些顾虑一没恶意二没错误,所以我这不也挺配合的么——从上次跟你们那个首领见面之后我连这条街都没出去过,只不过平常无聊是真的无聊……”

一边说着,这位大冒险家一边忍不住摇了摇头:“哎,你们这边的娱乐项目还是太少了,酒馆那地方去几次就没了意思,赌钱吧我也不擅长,想找几个人打打牌下下棋,冒险者里面好像也没几个对此感兴趣的……”

听着大冒险家絮絮叨叨的念叨,站在一旁的黑龙少女脸上表情却渐渐有了变化,她眼皮垂了下来,语气中带着一声叹息:“娱乐么……现在的冒险者营地条件确实有限,但在曾经的塔尔隆德,我们可不缺各种各样的‘娱乐’——如果您能见到那时候的阿贡多尔下层区,恐怕您绝不会感到无聊了。”

莫迪尔抬起眼皮,看了这黑龙一眼:“你指的是那种能让人上瘾的药剂,还有那些刺激神经的幻觉生成器和角斗场什么的?”

黑龙少女眨了眨眼,表情有些意外:“您知道这些么?”

“冒险者注册之前都会看到有关巨龙国度的资料,我又不是那种拿到资料之后随手一团就会扔掉的莽汉,”莫迪尔摇了摇头,“尽可能提前了解自己要去的地方,这是每个冒险家必备的职业素养。”

“也是……您与其他的冒险者是不一样的,”黑龙少女笑了笑,随之脸上有些好奇,“既然这样,那您对曾经的塔尔隆德是如何看的?”

“我?我没亲眼见过,所以也想象不出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真正是什么模样,”莫迪尔耸耸肩,“但看到你们宁可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换来一片这样的废土,也要从那种境遇下挣脱出来,那想来它肯定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美好吧。”

黑龙少女一时间没有说话,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中,良久之后,她的表情突然渐渐舒展,一抹淡淡的笑容从她脸上浮现出来:“其实若仅从个体的‘生存’角度,曾经的塔尔隆德被称作乐土天国也不为过,但当你几万年、十几万年都必须生活在固定的轨迹下,甚至连日常言行举止都必须严格遵循一个庞大复杂而无形的框架的话,任何乐土天国也只不过是漫长的折磨罢了。您说得对,那不是个美好的地方。”

“我突然有点好奇,”莫迪尔好奇地注视着少女的眼睛,“我听说旧塔尔隆德时期,绝大部分巨龙是不需要工作的,那你那时候每天都在做些什么?”

“决斗。”黑龙少女淡淡地笑了起来。

“决斗?!”莫迪尔顿时惊讶不已,上下打量着对方看起来纤瘦单薄的身体,“你?你每天的事情就是跟人决斗?”

“那其实是一种……娱乐,我们把自己的脑组织从原本的身躯中取出来,放到一个经过高度改造的‘竞技用素体’中,然后驾驭着战斗力强大的竞技素体在一个非常非常巨大的容器中竞争‘目标物’和排名,其间伴随着不计后果的死斗和满场喝彩——而我是阿贡多尔极限竞技场里的常客,您别看我现在这样,那时候被我拆解的对手可是用两只爪子都数不过来的。”

“这……”莫迪尔努力想象着那会是怎样的画面,“那你们是要在赛场上争夺某种非常珍贵的宝物么?”

“并不,那通常只是一个工业制造出来的机械球,或者一个象征性的金属环,用来代表分数。”

“那……优胜者有很高的奖金?”

“奖金确实不少,但大部分参赛者其实并不在意这些,而且大部分情况下参加比赛获得的收入都会用于修复身上的植入体,或者用来进行中枢神经的修复手术。”

在说这些的时候,黑龙少女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莫迪尔却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那是一种他无法理解的生存方式,期间充斥的疯狂令他错愕:“那……你们图什么?”

“为了证明自己活着,以及缓解增效剂过量带来的中枢系统躁动综合征,”黑龙少女淡然说道,“也有一些是为了单纯的寻死——欧米伽系统以及上层神殿严禁任何形式的自我处决,因此各种建立在战斗竞技基础上的‘极限竞技’便是龙族们证明自己活着以及证明自己有资格死去的唯一途径……但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

“……好吧,我仍然无法理解,”莫迪尔愣了半天,最终还是摇着头咕哝着,“好在我也不用理解这种疯狂的生活。”

黑龙少女只是笑了笑,随后微微弯腰:“好了,我已经耽误您不少‘晒太阳’的时间,就不继续耽误下去了。”

莫迪尔一听顿时摆摆手,故意露出不耐烦的样子,黑龙少女则只是不以为意地笑着,转身走向了街道的另一侧。

“啧……我算是知道这帮龙族豁出去这么大代价也要‘砸碎一切’到底是图什么了,”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莫迪尔忍不住轻声咕哝着,“那真是从上到下都快疯了……”

说完他便在摇椅上来回动了动身子,让自己换成一个更舒适的姿势,随后仿佛真的沐浴在阳光中一般微微眯上了眼睛,椅子轻轻摇晃间,来自街道上的声音便在他耳畔渐渐远去……

这位大冒险家猛然睁开了眼睛,看到空荡荡的街道在自己眼前延伸着,原本在街上来来往往的冒险者和人形巨龙皆不见了踪影,而目之所及的一切都褪去了颜色,只余下单调的黑白,以及一片静悄悄的环境。

而在街道尽头,原本伫立在那里的建筑物和平直延伸的道路戛然而止,就仿佛这一区域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直接切掉了一块似的,在那道泾渭分明的边界线外,是熟悉的灰白色沙漠,高大的王座与祭坛,以及远方黑色剪影状态的城市废墟。

莫迪尔心中顿时一紧,但这一次他比以往要平静许多——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进入这个诡异的地方,尽管他仍然不知道这一切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但至少前两次平安返回的经验让他在这第三次里淡定了很多。

在确认自己的状态没什么异常之后,他迅速给自己施加了全套的防护法术,然后以盗贼般敏捷的身手躲到了旁边的建筑物阴影中,以防止那个坐在王座上的巨大“女士”发现自己,而几乎在他做完这一切的同时,那个慵懒却又威严的女声便在天地间响起了:

“不错的故事,大冒险家先生,而且这一次你的故事中好像有了很多新的元素?被封锁在古老王国中的强大种族,因长期的封闭而日渐堕落,沉迷于具备幻觉效果的药剂和疯狂的娱乐……而且下意识地追逐着自我毁灭,大冒险家先生,我喜欢这一次的新故事……”

正躲藏在附近建筑物后面的莫迪尔顿时愣住了。

那个慵懒威严的声音所描述的……不正是他刚刚从那位黑龙少女口中听来的、关于旧日塔尔隆德的情报么?!

老法师感觉自己的心跳陡然变快了一些,这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被那位女士发现,而且后者正在用这种方式戏弄他这个不够老实的“闯入者”,然而下一秒,预料中的威压并未降临到自己身上,他只听到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在王座附近的某处响起:

“我也觉得这次的故事还可以——您应该也猜到了,这故事也是我编的,而且是刚刚才突然从我脑袋里冒出来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构思出这么一套‘背景设定’来,但看您的反应……我编故事的能力确实是越来越高了。”

“唉,我的大冒险家先生,我可没有要夸你——虽然你的新故事确实不错,”那个慵懒威严的声音似乎有些无奈地说着,“我都有些怀念当初了,你那时候还坚定不移地秉承着‘冒险家的尊严与职业道德’,哪怕老故事重复再多遍也绝不用编造出来的东西来糊弄我,现在你却把自己的糊弄能力当成了值得自豪的东西。”

“因为现在我想通了,您想要的只是故事,您并不在意那些是不是真的,而且我也不是在编纂自己的冒险笔记,又何必执着于‘真实记载’呢?”

王座附近的交谈声不断传来,躲在建筑物阴影中的莫迪尔也渐渐平复下了心情,只不过他心中仍然存留着巨大的惊愕和无法控制的猜想——现在他完全可以确定,那位“女士”刚才提到的就是他从黑龙少女口中听来的情报,然而在这里,那些情报似乎成为了那个“讲故事的冒险家”刚刚编出来的一个故事……那个“讲故事的冒险家”还表示这故事是突然从他脑袋里冒出来的!!

自己在现实世界中听到的情报被映射到了这个世界?或者说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其实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投影?那是潜意识中的自我?还是某种灵魂层面的分裂?

这背后可能的猜测实在是太多,即便是知识渊博的大魔法师也不敢擅自揣测,莫迪尔甚至油然而生了一股冲动,想要从自己身处的“安全区域”跑出去,去那座王座下面近距离地确认一下,确认那个“女士”的真面目,也确认“自己的声音”到底来自何方,确认那个正在说话的人到底是谁,哪怕那真的是“另一个莫迪尔”……

然而心中的理智压下了这些危险的冲动,莫迪尔遵从内心指引,让自己在建筑物的阴影中藏得更好了一些。

也就是在这时,那“另一个莫迪尔”的声音也再次从王座的方向传来:“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女士,该您讲了——继续讲讲您的梦境也可以。”

“我的梦境……好吧,反正也没其他可讲的,”慵懒威严的女声似乎笑了笑,随后不紧不慢地说着,“还是在那座匍匐于大地上的巨城……我梦到自己一直在那座巨城徘徊着,那里似乎有我的使命,有我必须完成的工作。

“有许多身影,他们为我效劳,或者说追随于我,我不断听到他们的声音,从声音中,我可以了解到几乎整个世界的变化,一切的秘密和知识,阴谋和诡计都如阳光下的沙粒般呈现在我面前,我将那些‘沙粒’收拢在一起,如组合拼图般将世界的模样还原出来……

“又有另一个身影,祂在巨城的中央,似乎是城的统治者,我必须不断将拼好的拼图给祂,而祂便将那拼图转化为自己的力量,用于维持一个不可见的巨兽的生息……在祂身边,在巨城里,还有一些和我差不多的个体,我们都要把追随者们汇聚起来的‘东西’交到祂手上,用来维持那个‘巨兽’的生存……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这有些怪异,但说实话,我感觉还挺有趣的。”

那位女士不紧不慢地描述着自己在梦中看到的一切,而在她说完之后,王座附近安静了几秒钟,“另一个莫迪尔”的声音才打破沉默:“啊,说真的,女士,您描述的这个梦境在我听来真是越来越古怪……不但古怪,我甚至觉得有点吓人起来了。”

“大冒险家,你的胆子可不该这么小。你不是说过么?你连某些充斥着诡异恐怖气息的坟墓都敢下手挖掘,而我所讲的只不过是个梦罢了——我还以为在你面前这两件事是同样有趣的。”

“那不一样,女士,”大冒险家的声音立刻反驳,“我挖掘坟墓是为了从被掩埋的历史中寻找真相,这是一件严肃且心存敬畏的事情,可不是为了有趣才做的……”

“是这样么?好吧,大概我真的不太能理解,”女士慵懒的声音中带着笑意,“从被掩埋的历史中寻找真相么……我不太明白那些短促的历史有什么真相值得去挖掘,但如果有机会,我倒是挺有兴趣与你结伴,也去尝试一下你所讲述的那些事情的……”

第六十六章 球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史无前例第六百三十三章 计划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遗产第五百二十七章 达成第二十二章 仰望天空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北方的进展(求票)第八百七十九章 触及边界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反攻废土的道路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流火之日第一千一百章 最后一个环节第五百五十八章 民用方向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孩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带娃”第一百六十三章 新增人口与赫蒂的忧虑第一百九十四章 海妖提尔的大冒险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反应第五百三十一章 事故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计划变更第八百五十五章 雏形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意外与惊愕第八百六十六章 不朽者计划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临近的神第一百六十一章 集火那个……第六百九十七章 焚烧之后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机动荡与局势安排第四百四十三章 技术交易第八百五十五章 雏形第八十二章 应对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枪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第二次邀请第八百五十章 梅高尔三世的情报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机缘巧合第二百八十五章 卡迈尔和贝蒂第九百零四章 异常记录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园的人们第六十六章 球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寻找弱点第三百一十章 高文的改进计划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赠品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沐浴星光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起航者的“忤逆”第五十四章 野法师的遗产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曾记载的历史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办法”第四百三十五章 火月57日,宜炮击要塞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望向远方第九百八十九章 运转的塞西尔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废土-全面战争第四百四十七章 前景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消退?第二百五十八章 这话题有点不对啊第十三章 暗影界第一百二十五章 拜伦骑士的遭遇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喻令”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留下来的第一百二十一章 万物终亡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星海计划第九百六十二章 回响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灵阴影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闭环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夜女士非常活跃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举大事者第七百八十三章 真面目第七十六章 艺术的第一步第四百零二章 行尸走肉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家书第七百九十六章 合作的条件第六章 这是啥玩意儿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冒险者营地第二百二十一章 群星位置正确之时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皇家晚餐与雏龙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神之悬案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在雾中第四百一十七章 再次浸入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邀请与安排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园的人们第五百四十章 技术向前延伸第五百五十五章 乱麻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莽霸之间的共鸣第四百三十四章 抵近第五百二十九章 圣光与圣光第六百三十八章 最后一道墙第一百零三章 谈个球啊第二百三十六章 深层空间第二百五十四章 贝蒂努力学习中第四百三十二章 贵族美德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老年人上网前的准备工作第九章 焚烧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默契第五百七十二章 路第三百六十八章 局势变化第九百五十四章 各自安好第八百五十六章 与龙为友第五百三十五章 风云人物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古神的追逐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曾记载的历史第四百三十五章 火月57日,宜炮击要塞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血压忽高忽低的第四百五十五章 召见
第六十六章 球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史无前例第六百三十三章 计划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遗产第五百二十七章 达成第二十二章 仰望天空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北方的进展(求票)第八百七十九章 触及边界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反攻废土的道路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流火之日第一千一百章 最后一个环节第五百五十八章 民用方向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孩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带娃”第一百六十三章 新增人口与赫蒂的忧虑第一百九十四章 海妖提尔的大冒险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反应第五百三十一章 事故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计划变更第八百五十五章 雏形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意外与惊愕第八百六十六章 不朽者计划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临近的神第一百六十一章 集火那个……第六百九十七章 焚烧之后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机动荡与局势安排第四百四十三章 技术交易第八百五十五章 雏形第八十二章 应对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枪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第二次邀请第八百五十章 梅高尔三世的情报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机缘巧合第二百八十五章 卡迈尔和贝蒂第九百零四章 异常记录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园的人们第六十六章 球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寻找弱点第三百一十章 高文的改进计划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赠品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沐浴星光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起航者的“忤逆”第五十四章 野法师的遗产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曾记载的历史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办法”第四百三十五章 火月57日,宜炮击要塞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望向远方第九百八十九章 运转的塞西尔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废土-全面战争第四百四十七章 前景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消退?第二百五十八章 这话题有点不对啊第十三章 暗影界第一百二十五章 拜伦骑士的遭遇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喻令”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留下来的第一百二十一章 万物终亡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星海计划第九百六十二章 回响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灵阴影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闭环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夜女士非常活跃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举大事者第七百八十三章 真面目第七十六章 艺术的第一步第四百零二章 行尸走肉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家书第七百九十六章 合作的条件第六章 这是啥玩意儿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冒险者营地第二百二十一章 群星位置正确之时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皇家晚餐与雏龙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神之悬案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在雾中第四百一十七章 再次浸入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邀请与安排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园的人们第五百四十章 技术向前延伸第五百五十五章 乱麻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莽霸之间的共鸣第四百三十四章 抵近第五百二十九章 圣光与圣光第六百三十八章 最后一道墙第一百零三章 谈个球啊第二百三十六章 深层空间第二百五十四章 贝蒂努力学习中第四百三十二章 贵族美德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老年人上网前的准备工作第九章 焚烧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默契第五百七十二章 路第三百六十八章 局势变化第九百五十四章 各自安好第八百五十六章 与龙为友第五百三十五章 风云人物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古神的追逐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曾记载的历史第四百三十五章 火月57日,宜炮击要塞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血压忽高忽低的第四百五十五章 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