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聆听光年之外的声音

静谧的夜空如巨幕般笼罩着这个世界,即便大地上辉煌的人造灯火让那些闪烁的群星显得比以往暗淡了一些,然而那些清冷的星光本身并不会在意大地上的灯火——它们将一如过去的千百万年,安静地俯瞰着众生,在广袤而黑暗的太空中注视着一个又一个可能有文明繁衍生息的世界。

那些遥远的星球上此刻正在发生什么?恐怕最优秀的剧作家穷尽自己的想象力也无法勾勒出来吧。

然而一些比光还要迅捷的信息却可以带来6.12光年之外的问候,让此刻正仰望星空的人知晓,在远方也存在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

提尔仰起脖子,静静地注视着那些闪烁的星光,暗淡的银辉洒在她漂亮而细腻的鳞片上,让这位海妖竟凭空多出了许多优雅恬静的感觉——高文很少能搞明白这个平日里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的深海生物都在想些什么,尤其此刻。

“你在想什么?”他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多漂亮的星空啊……曾经那么陌生的景色,现在看起来也相当熟悉了,”提尔轻声说道,“我们已经注视这片星空上百万年,你说,在这百万年里有多少文明是在我们的注视下消亡的?”

“……在光年的尺度上,文明的消亡尚不及星星的一次闪烁,我认为在我们掌握星海遨游的能力之前,讨论这种话题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说的也是,”提尔笑了笑,“我们是应该思考一些更实际的东西。”

“说到更实际的东西,关于‘苍星’的发信者我刚才突然又冒出来个想法,”高文脑海中思绪飞转,新的猜测渐渐成型,“你说……他们会不会并没有真的掌握超光速通讯技术?”

“哦?”提尔扬了扬眉毛,语气中带着疑惑,“你是怀疑我们的通讯技术专家判断出了差错?误将普通的信号识别为了超光速通讯?”

“不,我相信你们的专家,我只是怀疑‘苍星’的发信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高明’,”高文摇了摇头,说着自己的猜测,“他们之所以用超光速通讯发送那么简陋原始的信号格式,或许根本不是有什么高明长远的打算,而是因为……他们只能发送那些东西。”

提尔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

“我不太确定超光速通讯在整个宇航技术中属于哪一‘层级’的东西,但我猜这个层级肯定不低——毕竟连塔尔隆德的巨龙都不曾掌握这种东西。而技术的发展往往环环相扣,虽然也存在个别领域超前发展的情况,但总体上一个文明的各项技术高度应该是大致平衡的,一项技术的发展往往意味着大量相关领域的跟进,各种技术互为基础、互相补充方为常态,”高文不紧不慢地说着,“所以,如果苍星的发信者完全掌握了超光速通讯技术,那他们多半已经不是一个固守在自己母星上的种族,甚至有可能已经成为……另一个‘起航者’。”

“有道理……”提尔慢慢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嘀咕着。

“除了苍星发出来的那些‘问候’之外,你们的天线阵列有在星空中捕捉到其他的超光速通讯么?”高文一脸严肃地问道,“哪怕仅仅是一声短促的杂波?”

“没有,”提尔立刻摇了摇头,“安塔维恩那边在确认了SK-32-A所发送的信号为超光速通讯之后还特意扫描了天线系统能够覆盖到的整个天空,但没有发现第二个超光速通讯……”

“所以,苍星的发信者多半不是一个完整掌握了超光速通讯技术的文明——否则他们附近的星空中不可能如此‘安静’,你能想象么?这就像有一个种族掌握了生火的技能,然后几百年过去了,这个种族所生存的地区连一缕额外的青烟都没冒出来过……”

提尔瞬间反应过来:“除非那‘火把’不是他们的,他们既不知道该怎么升第二堆火,也不知道这‘火把’除了打信号之外还能干什么!”

高文点了点头,语气低沉地慢慢说道:“这只是个可能性。”

“……那这根火把是谁的?”提尔下意识地问道,“这……这可是一根能够在光年尺度的太空中以超光速传递信号的‘火把’啊……”

高文一时间没有作答,只是抬起头静静地仰望着星空,而事实上真相已经呼之欲出,甚至提尔自己,也在若有所思中想到了这个问题最有可能的答案——除了起航者,还能是谁?

高文想到了他在苍穹站的日志中所看到的那些信息,心中不免有所感叹:星空中的遗产……看来果然不止一处。

提尔不知何时已经把目光落在高文身上,她静静地盯着眼前这个“人类开拓英雄”看了很长时间,突然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真难得。”

“是啊,如果情况真如我们猜测的那样,一个还未能冲出母星的文明却得到了一个超光速通讯装置,那这确实是挺难得的……”

“我不是说这个,”提尔摇了摇头,“我是说你,真难得。”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我?”高文一脸错愕地指了指自己,“我有什么难得的?”

“我很少能在陆上人中间找到能够谈论这些话题的对象,我没有歧视或嘲讽的意思,但陆上人对宇宙的了解……确实不多,而你是个例外,你不但能够跟上这些话题,甚至有很多自己的思索,这非常难得,而且直到今天你仍然保持着在这方面的旺盛好奇心和灵活头脑……这是更难得的,”提尔一脸认真地说着,“我认识的陆上人不多,但我听姐妹们描述过许多陆上的君主或统帅,他们中不乏具备卓然眼光和渊博学识之人,但他们总要被大地上的事物不断纠缠,政治,军事,民生,国家层面的威胁与利益……都是这些我听一听就会头疼的东西。

“你也需要面对这些‘纠缠’,我亲眼可见,但令我惊讶的是,你对星空的关注和对未知的探索欲竟从不曾消退过。”

高文有些惊讶地看着此刻正露出一脸严肃神色的提尔,他平日里听对方说这么多话的机会可不多,这家伙今天全部的清醒时间恐怕都用在这场交谈上了:“……这算是夸奖么?”

“相当高的夸奖,”提尔认真地点了点头,“能被我这么夸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那我深感荣幸,不过我有个疑问,”高文特认真地说道,“你平常每天不都在睡觉么?哪来的时间思考这么多复杂的事情?”

“你不知道么?海妖睡觉的时候也是可以思考问题的——我们的精神活动永不停歇,换句话说,一旦停止思考,海妖也就死掉了,”提尔一边说着一边摇了摇尾巴,“毕竟我们本身就是个比较迟钝的种族,再不把时间都利用上,那可真就一无是处了……”

“你们在睡觉的时候也在进行清醒的思考活动?!”高文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这真是他此前从未听说,更从未想到的事情,是提尔平日里与人类无异的外表让他产生了错觉,总以为海妖是一种虽然拥有变形能力,但本质上和人类差不多的智慧种族,而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这个本质上是元素生物的族群和人类之间有着多么巨大的差别,“那也就是说……你们是不会做梦的?”

“作为个体的普通海妖确实是不会做梦的——当然,我们也可以强行将那些过于沉浸的‘睡眠思考’当做是海妖在做梦,但这就有点牵强了,”提尔摇晃着尾巴尖,一脸正经地解释着,“真正能够做梦的海妖只有一个,那就是伊娃……”

“伊娃……”高文回忆着关于这个名字背后的知识,若有所思地说着,“我记着这是你们的那个‘种族之灵’?”

“种族之灵么?这么理解倒也没错,”提尔笑了起来,“伊娃是所有海妖的集合,你可以把她视作是一个最大的、无形的海妖,是我们作为水元素整体的‘元素之核’。一些外族人并不能理解这样一个无形的存在,但对我们海妖而言,伊娃就是个切切实实的个体,而且她也是唯一能够‘做梦’的海妖。在海妖之间,那些具备特殊天赋的个体能够感知到伊娃的梦境,这些个体通常包括最强大的潮汐主宰以及深海女巫,当然还有我们的女王——女王几乎总是能看到伊娃的梦境,有时候她还会与我们分享她在梦境中看到的奇妙风景……”

高文认真听着提尔所讲述的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良久才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你们这个种族还真挺不可思议的……”

……

海浪声如一曲温柔的歌谣,顺着涌动的水流传入了宽敞而考究的卧房,佩提亚从沉睡中苏醒,在一个由纯水凝结而成的元素之球中睁开了眼睛。

银白色的长发在纯水之球中飘动着,但很快便在其主人的控制下尽数收至脑后,佩提亚从纯水之球中游动出来,身上的衣服随之变幻为一袭华贵却不影响行动的浅蓝长裙,她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深海侍女罗莎莉亚几乎在同一时间乘着一股水流出现在她面前。

“陛下,”罗莎莉亚向前游了两步,“您今天比往常醒来的迟一些。”

“我又看到了伊娃的梦境,”佩提亚说道,“她最近似乎很喜欢做梦。”

侍女罗莎莉亚脸上顿时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伊娃的梦境?您都看到什么了?”

“具体的内容有些模糊了,我只记得自己看到一望无际的海,像是故乡那样无穷无尽的海,海上没有陆地,还有许多生命在海洋中繁衍生息,其中包括像海妖一样的生物,也包括……我不认识的种族,还有一些像是古代遗迹或者纪念物的巨型结构漂浮在海洋上……”佩提亚揉了揉额角,“就这些了,都是莫名其妙的景象……毕竟只是个梦。”

“或许是伊娃在梦境中看到了远方的同胞所看到的风景呢?我们在伊娃的梦境中同为一体……”罗莎莉亚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着宽慰般的话语,“不管怎样,您所看到的似乎也不是什么糟糕的景象。”

“远方么……”佩提亚轻声说道,并被这个字眼所提醒,“超光阵列那边有什么进展么?”

“仍然没有收到来自任何一艘移民舰的信号,”罗莎莉亚轻轻摇了摇头,“此外对SK-32-A的监听仍在进行中,距离上一次收到信号已经过去了三天多,按照已掌握的规律,下次出现超光通讯应该就在十几分钟后了。”

“嗯,”佩提亚一边点头一边向走廊的方向游去——这里是安塔维恩的皇家区,整个区域都位于深水屏障内部,来自故乡的海水充斥在每一条走廊和每一个房间中,出门当然只能靠游动,这对海妖而言是十分便利且舒适的环境,“对周围天空的扫描呢?”

“没什么发现,”罗莎莉亚摇头说道,“只收到了零星几个非常微弱的低频呼叫,是依靠光波或类星脉冲发射的常规信号,它们可能已经在这片太空中飘荡了数万甚至数十万年之久,在恒星系统所形成的囚笼内不断兜着圈子,而发射它们的文明已消亡多年了。”

“……即便它们没有消亡,我们也没什么可做的,”佩提亚叹了口气,“只能接听无法发射,这是个无解的问题……谐振晶体还没有眉目么?”

“很遗憾,海瑟薇大师表示她也无能为力——谐振晶体损毁的非常彻底,而这颗星球缺乏重新熔铸晶体所需的关键材料。塞西尔人分享给我们的能源技术和符文知识虽然好用,但他们这两项技术对于修复超光速通讯阵列并无帮助。另外我们还尝试了最近从深海中发掘出来的几种天然材料,也都不符合要求……”

“好吧,这种事急不来,”佩提亚轻轻点了点头,“让深海女巫们尽力而为就好。”

“是,陛下。”

艾欧大陆金色沙滩,安塔维恩号搁浅区域,一座结构复杂的通讯高塔伫立在这艘巨型移民星舰的尾部甲板上,高塔底部的基座大敞四开着,暴露出了其内部精密的组件以及正在某些结构深处微微闪烁的系统灯光,作为技术人员的“深海女巫”们在这座高塔内外忙忙碌碌,检查着刚刚修复没多久的接收模块,调整着尚不稳定的核心系统。

而在这座高塔上方,已经恢复运转的几个通讯组件正在无形力场的托举下漂浮起来,在塔身周围缓缓旋转,流线型的合金结构高高指向天空,在清晨的阳光下,其金属外壳被映的一片金红。

佩提亚来到甲板上,望着正在高塔周围忙忙碌碌的海妖,以及最近才出现在这一区域的、正跟着深海女巫们学习机械维护技艺的娜迦们的身影,随后她的目光又落在那座高塔上,一声微微的叹息从她口中传出。

第五百二十章 往南方去第九百七十章 夜幕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自另一岸来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巡航”第七百一十四章 贝尔提拉的情报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暗旋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与进取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回归现世第八百四十四章 来到未来第三百七十一章 索尔德林的订单第七百四十五章 龙与龙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救援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寻找弱点第一百八十七章 海妖是什么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异常区域第三百六十四章 第一份报纸第二百七十九章 魔导技术研究所第九百四十二章 宝贵的知识第一千零六十章 关于元素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呼啸第六百九十八章 赶不走的“住客”第一百一十五章 旋转的轮与轴承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在直面群星之前第一百五十四章 领地的建设第六百四十三章 国王的代价第八百七十七章 无形第七十四章 什么玩意儿在发光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弥尔米娜的“规划”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尔德林的新任务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笔交易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兰家族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那就没问题了第六百零三章 废土边缘的日常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巡航”第六百零八章 卑微第五百五十七章 新锐第四百三十六章 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第八章 重见天日第七十九章 瑞贝卡的成功,以及魔力的疑问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前往北方的冒险者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听第七十六章 艺术的第一步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尔商会的成立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打招呼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这什么情况?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崛起第九百四十四章 时空裂隙第一千四百章 拿着弹弓的老阴比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凛冬已至第三百一十八章 回家第五百零四章 乱葬坑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传递消息的稳妥方法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国时代第八百二十五章 送别与礼物第七百三十三章 梅莉塔的答案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缔约堡的工程第八百一十六章 现实防线第二百八十六章 他们从何而来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琥珀的希望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统一波动猜想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与火焰第五百三十八章 脑机接口第三百九十四章 轰隆第七章 那些古老的事情第三十五章 达成第五百九十五章 历史的车轮第六百一十八章 铁王座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涌泉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书页已经泛黄第六百二十三章 坠落之龙第九百七十九章 傍晚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这个世界的恶意第九十九章 关于宗教第七百八十六章 葛兰领的小帕蒂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黄昏序曲第二百八十六章 他们从何而来第十二章 阴影第九百九十一章 奇迹第八百三十三章 塞西尔方块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新起点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塔拉什会议第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见第二百三十八章 最后的幸存者第二百四十九章 离经叛道与信仰第九百六十五章 那些错过的第七百五十六章 时代的步伐第二百八十五章 卡迈尔和贝蒂第八百六十七章 重新启程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统一波动猜想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植物人大战植物人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海”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双重阴影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未来与当下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帕拉梅尔天文台的冬夜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贝蒂和恩雅第一千一百章 最后一个环节第二百三十一章 另一种人才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尚存于世的贤者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起身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第二类越界和观察者放逐
第五百二十章 往南方去第九百七十章 夜幕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自另一岸来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巡航”第七百一十四章 贝尔提拉的情报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暗旋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与进取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回归现世第八百四十四章 来到未来第三百七十一章 索尔德林的订单第七百四十五章 龙与龙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救援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寻找弱点第一百八十七章 海妖是什么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异常区域第三百六十四章 第一份报纸第二百七十九章 魔导技术研究所第九百四十二章 宝贵的知识第一千零六十章 关于元素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呼啸第六百九十八章 赶不走的“住客”第一百一十五章 旋转的轮与轴承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在直面群星之前第一百五十四章 领地的建设第六百四十三章 国王的代价第八百七十七章 无形第七十四章 什么玩意儿在发光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弥尔米娜的“规划”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尔德林的新任务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笔交易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兰家族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那就没问题了第六百零三章 废土边缘的日常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巡航”第六百零八章 卑微第五百五十七章 新锐第四百三十六章 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第八章 重见天日第七十九章 瑞贝卡的成功,以及魔力的疑问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前往北方的冒险者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听第七十六章 艺术的第一步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尔商会的成立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打招呼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这什么情况?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崛起第九百四十四章 时空裂隙第一千四百章 拿着弹弓的老阴比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凛冬已至第三百一十八章 回家第五百零四章 乱葬坑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传递消息的稳妥方法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国时代第八百二十五章 送别与礼物第七百三十三章 梅莉塔的答案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缔约堡的工程第八百一十六章 现实防线第二百八十六章 他们从何而来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琥珀的希望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统一波动猜想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与火焰第五百三十八章 脑机接口第三百九十四章 轰隆第七章 那些古老的事情第三十五章 达成第五百九十五章 历史的车轮第六百一十八章 铁王座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涌泉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书页已经泛黄第六百二十三章 坠落之龙第九百七十九章 傍晚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这个世界的恶意第九十九章 关于宗教第七百八十六章 葛兰领的小帕蒂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黄昏序曲第二百八十六章 他们从何而来第十二章 阴影第九百九十一章 奇迹第八百三十三章 塞西尔方块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新起点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塔拉什会议第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见第二百三十八章 最后的幸存者第二百四十九章 离经叛道与信仰第九百六十五章 那些错过的第七百五十六章 时代的步伐第二百八十五章 卡迈尔和贝蒂第八百六十七章 重新启程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统一波动猜想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植物人大战植物人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海”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双重阴影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未来与当下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帕拉梅尔天文台的冬夜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贝蒂和恩雅第一千一百章 最后一个环节第二百三十一章 另一种人才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尚存于世的贤者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起身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第二类越界和观察者放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