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完了(6000)

阵法?赵城隍眼皮一跳,眼见水火交缠的阵法成型,见多识广的他想也没想,朝水火之外狂奔而去。

不能被困在阵法里。

赵城隍收起小泥人,化作残影,不到一息便冲到水火大阵边缘,旋即撞在一堵看不见的气墙上。

嗡!嗡!嗡!

他绷紧腰背肌肉,手臂如传动杆,推动着拳头,疾而快的捶在气墙上。

在他能打裂钢铁的暴力摧残下,气墙荡起一圈圈水波般的,又快又疾涟漪。

赵城隍脸色微变,改拳为爪,乌黑锋利的指甲抵住气墙,猛的一划拉。

气墙涟漪再次加速,但没有出现崩溃、破裂的征兆。

赵城隍心里一沉,他的利爪可以堪比一些破甲道具,却对屏障无可奈何。

“嗬嗬~”

突然,嘶哑的笑声从身后传来。

赵城隍迅速取出小泥人,托在掌心,有些缓慢的回身戒备,看到一道由火焰凝成的人形,五官模糊,手里托着一把窄口长刀。

而在另一边,则是一道由虚幻水流凝成的人形,缓缓显化。

这,这是什么道具,竟然能同时展现火焰和水两种能力,元始天尊本人在哪里.鬼化状态的赵城隍,冷冷的审视两个具元素人。

观众席“哗”的一声,在场的官方行者不淡定了。

同时具备两大职业特性的道具非常罕见,在专属灵境中基本没有,在多人灵境里才会出现,但属于凤毛麟角,比有智商的火师还要少。

唯有学士职业能制造类似的道具,但难度高,产量低,价格高昂,且很少有功能强力的。

元始天尊这件道具,能演化阵法,明显是件极品。

同时,他们纷纷记起昨日元始天尊击败青松子时,曾经使用过水鬼的被动,这意味着阵法并非此道具唯一的功能。

水鬼和火师呼吸突然急促。

一件同时具备了水鬼和火师双重职业的道具,完全是他们的克星。

以火克水,以水克火,不管水鬼还是火师,被困在这样的阵法里,都得惨败。

但如果是他们使用这件道具,则能将道具的威力发挥到最大,因为金木水火土五大守序职业,虽是普通职业,但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

主场优势!

比如,任何一位巅峰职业,都很难在江河中战胜同等级的水鬼。

因此,如果是水鬼或火师拥有阴阳法袍,水阵、火阵就是他们的主场,展开阵法后,战力直接飙升。

赵城隍寻找片刻,没发现元始天尊的踪迹,他凝视火焰人片刻,忽然觉得对方有些神似元始天尊,脱口而出:

“你是元始天尊?”

鬼化后,他的声音阴翳森冷。

这具火焰人发出怪里怪气的笑声:

“有几分眼力,不用白费劲了,阵法一旦展开,十分钟内没有人能出去。赵城隍,准备好被老子踩在脚底了吗。”

他真的是元始天尊,居然能化身元素赵城隍露出愕然之色,旋即,他心里一动:十分钟?!

“蠢货!”

那尊虚幻之水凝成的人形,发出尖锐的怒骂:

“身体虽然变成了火焰,但脑子不能变成火师,你怎么能把关键的信息就这样透露出去,老子要被你气死了!”

火焰人一愣,继而反应过来,骂咧咧道:

“艹,大意了,我现在的智商被拉到火师的水平线了。”

观众席的喧哗声忽然静了几分,各大职业的灵境行者们,偷偷把目光投向身边的火师。

火师们或嘴角抽动,或额头暴起青筋,一副随时都会下场群殴元始天尊的姿态。

火焰人骂完,身体倏地崩解,赵城隍身后的火焰“嘭”的炸开,凝成人形。

火行!

在火焰阵法里,张元清可以随时随地出现在任何地方。

火焰人挥舞双臂,窄口长刀削向敌人脖颈。

“嘭!”

赵城隍没有动,掌心的小泥人,撑起一道灰蒙蒙的光幕,窄口长刀砍在其上,如同砍在沙包,砍出沙状的光屑。

等遭受了攻击,赵城隍才“后知后觉”的转过身,一爪拍向火焰人。

但他拍到的只是一团膨胀的火光,火焰人再次以火行遁走。

“嘭嘭嘭”

火焰人围绕着赵城隍游走,一刀接一刀的斩在光幕上,砍出密集的沙状光屑。

每当赵城隍反扑时,他便利用火行移动方位,从身后或侧方偷袭。

在火焰主场里,火焰人如鱼得水。

而托举着泥人的赵城隍,动作变的异常缓慢,肩膀如同扛着大山。

这是道具的代价,土怪职业的防御道具,代价普遍都是“沉重”。

眼见护体光幕越来越不稳,掌心的小泥人也出现摇晃,赵城隍心知这件道具的防御,不足以抵挡战刀的锋芒,当即果断收起小泥人。

“找死吗?”火焰人嚣狂大笑,一刀斩来。

赵城隍两脚一错,避开刀锋,乌黑的双爪罩向火焰人的头颅。

嘭!

他硬生生捏爆了火焰人的头颅。

失去头颅的火焰人挥刀横扫,在赵城隍腰腹斩出见骨的伤痕。

双方一触既分。

“愚蠢,我是无视物理攻击的。”火焰人猖狂大笑。

赵城隍脸色阴沉,深吸一口灼热气息,腰腹的伤口迅速蠕动,愈合。

鬼化之后,他的生命力、自愈力都有巨大的增幅,只要不被摘掉脑袋,即使心脏被破坏,也能苟延残喘很长一段时间,足够等来生命原液的救治。

咚!

火焰人往前重重一踏,握着窄口长刀的手臂狠狠刺出。

赵城隍行动敏锐,侧身避开,乌黑锋利的爪子探出,紧紧握住刀身。

火焰人收臂抽刀,但赵城隍死死握住,他的手掌当即涌出殷红的鲜血,利爪在刀身抠出一道道白痕。

夺刀?

火焰人冷哼一声,正待发力,忽觉刀身莫名多了一股力量,协助赵城隍夺刀。

视线挪到刀尖,这才看到协助赵城隍夺刀的是一个嘴唇乌黑的白瞳灵仆。

灵仆是有控物能力的。

身体化作元素的张元清,虽然不惧灵仆攻击,但也失去了对付灵仆的手段。

窄口长刀一点点脱手,火焰人双脚一点点滑向赵城隍。

正帮助亡者一号对付阴尸的水分身冷笑道:

“废物,早说了这把刀要给我,伱看你,人没干掉,刀还被夺了。”

火焰人大怒道:

“闭嘴,老子做事用你教?”

说罢,一口烈焰吐在刀身,将其炙烤成通红的烙铁。

“嗤嗤~”

赵城隍双手腾起青烟,焦臭扑鼻,他脸庞一阵抽动,痛不可遏。

“还不松开!”火焰人张开口,又是一道灼热的火焰喷出,这次是火焰是烧向赵城隍。

霎时间,赵城隍头发、眉毛、衣衫全部窜起火焰,青黑的皮肤布满焦痕。

火焰持续燃烧,他的皮肤一点点碳化,亮起红色光泽。

终于,一声怒吼中,赵城隍撤了爪子,飞快倒退,退出火舌炙烤区域。

抓住机会,火焰人紧跟上去,窄口长刀横劈竖砍,在赵城隍身上砍出一道道露骨的伤口,青黑色的皮肤泛着金属光泽,可在刀锋之下,脆如纸张。

若非张元清不懂刀法,此刻已将赵城隍斩于刀口。

观众席,太一门的人霍然起身,朝着长老席位叫道:

“犯规,他犯规了!”

“这特么是圣者品质的道具吧。”

“使用这种品质的道具就是作弊,只能被动挨打,根本没办法还击。”

“长老们说句话啊。”

太一门的夜游神急了,怎么也没料到,元始天尊竟有如此神异的道具,把赵城隍逼的险象环生。

这和他们想的不一样,在他们的认识中,这会儿应该是元始天尊险象环生,赵城隍碾压敌人。

五行盟这边,大家都很激动,但压抑着喝彩,纷纷望向长老席。

在他们看来,这件道具确实逆天了些。

覆甲剑客高声道:“肃静!不要影响比赛。”

这话就等于为元始天尊背书,道具没有犯规。

阴阳法袍是在超凡阶段的灵境里获得,它确实不是圣者境的道具。

“哈哈,赵城隍小儿,你的死期到了,跪下来喊爷爷吧,爷爷就饶你一命。”

火焰人“嗨”到不行,挥舞着窄口长刀穷追猛打,时而操纵火焰引发爆炸,给予敌人双倍压力。

见到元始天尊打的如此狂放不羁,观战的火师们微微颔首,颇有认同感,便原谅了他刚才的辱火之言。

赵城隍又挨了一刀,但此时,他已经退到了水火交融的边界线,眼见火焰人再次挥刀砍来,他纵身越过火焰边界。

刹那间,虚幻的水流奔涌而来,推撞在胸口,明明是虚幻之水,却有着真实的触感和冰凉,抚平身上的灼痕,带来沁人的舒爽。

火焰人止步在边界线,没有杀过来。

见状,赵城隍勾起嘴角,道:

“刚才我就一直奇怪,为什么长老们不喊停,为什么这么强的道具都不违规。现在我明白了,它确实是超凡品质的道具。

“你的这件道具,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水火无法交融。两具分身各管一个区域,泾渭分明。”

他和火焰分身打了半天,哪怕是夺刀的时候,水分身都没有出手阻止,可见是有限制的,水分身无法触及火焰区域。

火焰人怒道:“这又如何!”

赵城隍道:

“攻击不行!超凡阶段的水鬼和火师,攻击力有限,任何一位都奈何不了我,真正对我产生威胁的,是你手里的那把刀。

“所以,你的阵法只能困住我,根本伤不了我。这就是长老们没有喊停的原因。”

火焰人沉默了。

“你看不起我?”水分身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赵城隍身后,一拳打向后脑。

赵城隍双膝一沉,身子矮了十几公分,避开袭向后脑的拳头,同时旋身挥爪,将水分身拦腰扫断。

“哗啦~”

水身份崩解成虚幻的水流,从四面八方笼罩赵城隍。

水无形,却致命。

另一边,处在挨打中的4级阴尸,缓缓开口,声音嘶哑:

“夜游神生命力强大,即便不呼吸,我一样能坚持很长很长时间,坚持到你的阵法结束。”

火焰人怒道:

“换位置!”

它抬起脚,重重一踏。

水火大阵如磨盘般转动,水火易位。

原本处于水阵的赵城隍,以及两具阴尸,出现在火焰缭绕的区域中。

火焰人拎着刀,追杀赵城隍和阴尸。

后者根本不和他交手,带着阴尸狂奔入水阵,淡淡道:

“这没有任何意义!

“我不会再跟你战斗,刀只有一把,火焰分身掌握刀,我便避开火,水分身掌握刀,我便避开水。你能威胁我的,永远只有一边。

“这就是你的破绽。”

说话间,赵城隍退出了鬼化状态,大口喘息,他的体力无法再维持这种状态,但是没关系,他已经看破了元始天尊的路子。

接下来的时间里,赵城隍利用这个规则,在水火阵法里反复横跳,挡而不攻,避而不战。

直到十分钟结束,虚幻之火、灼热之火回归空中的阴阳法袍内。

阴阳法袍落下,张元清身体显化而出,探手接住袍子。

两具阴尸各自收手,退回主人身边。

见状,太一门的夜游神们,如释重负。

太危险了,赵城隍竟然差点输在元始天尊手中,幸而他机敏的窥破那件道具的破绽,化解了这次危机。

“呼,虚惊一场,元始天尊这下没招了吧。”

“赵城隍受伤不轻,能把他逼到这个地步,元始天尊也不容易了。”

“这便叫否极泰来。”

孙淼淼、茅山术士等人没有说话,但也微微松口气。

酆都鬼王、阴姬等圣者,则露出满意之色,身为太一门的中流砥柱,他们也不希望赵城隍败在元始天尊手中。

而五行盟的行者们,除了买赵城隍赢的,大部分人脸上难掩失望。

元始天尊的应对可以说非常出彩,以战甲提升阴尸,对抗赵城隍的最大依仗,再以那件袍子展开阵法,反打“鬼化”的赵城隍。

以弱击强,还能牢牢压制对手。

换成其他人,面对如此强大的赵城隍,早就落败认输。

“可惜了,这个赵城隍很聪明,不好对付。”安妮惋惜道。

“不对,你要换个思路。”比尔先生却笑了:

“是元始天尊成功化解了赵城隍的那种可怕状态,你看,赵城隍受伤不轻,那种状态让他负担极大,而元始天尊气定神闲,基本没有消耗。”

安妮一愣,凝神审视微微喘息的赵城隍,美眸一亮:

“确实如此。”

比尔先生正色道:

“赵城隍的状态,他自己最清楚,所以,接下来他会用杀招,不会再跟元始天尊缠斗了。”

场内。

可惜了,没能在十分钟内干掉他张元清抖开阴阳法袍披在身上,满脸惋惜。

水火分身的状态下,既不怕物理攻击,又不畏灵体偷袭,几乎克死了赵城隍,直接让他的神秘灵仆砸在手里。

可以说是击败敌人的最好时机。

但正如赵城隍所说,阴阳法袍是有极限的,有破绽的。

输出不够就是最大的破绽,尤其在道具被限制在三件的情况下,光靠水火异能,当初打李显宗都勉强,得依靠道具辅助。

何况是鬼化状态的赵城隍。

能在短时间内看出阴阳法袍的破绽,这赵城隍是有几把刷子的。

“这是你的杀手锏吧。”赵城隍轻呼一口气,气息完全紊乱,如同剧烈运动后的普通人。

他的体力下滑了至少四成。

鬼化对身体负担太重,加上阵法中受的刀伤、火烧,修复伤口同样是在透支细胞活力,短短十分钟,他已经很疲惫了。

“是的!”

张元清颔首,没有否认。

“那该换我使杀手锏了。”赵城隍微微喘息,冷冷道:

“你应该知道我有一只很少使用的灵仆,但你肯定不知道,我为什么不用它。”

“为什么?”张元清顺势问道。

赵城隍目光骤然锐利:“你很快就知道了。”

话音落下,他伸手从物品栏抓出一只长宽高皆为1米的青铜盒子,盒子表面雕刻着两军对垒的画面,刀戈相向,甚是惨烈。

一股难言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见到这只盒子,坐在张老席的覆甲剑客愕然道:

“兵偶收纳盒?”

五行盟诸位长老闻言,愣了一下。

隔着不远的位置,赵长老笑道:“一件仿品罢了。”

覆甲剑客深深看他一眼:“就算是仿品,如果具备偃师的特性,那就是违规!”

赵长老笑而不语。

此时,赵城隍深吸一口气,喷出一股太阴之力。

这股太阴之力袅袅娜娜的飘到他脑后,凝成一道身披破烂长袍的虚影,虚影就像故事里的神,漂浮于空中,张开双臂。

“哐!”

青铜盒子打开。

赵城隍背后的虚影目光微微一垂,凝视着青铜盒,它的十根指头喷涌出一道道纤细虚幻的黑线。

黑线瀑布般冲入盒内,俄顷,一具人形物体从青铜盒中跃出。

这是一具青铜傀儡,五官类似兵马俑,竖眉瞪眼,身躯和手脚都由青铜铸造,布满铜绿,各关节生锈已久,它摇摇晃晃的站稳,关节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它的手里拎着布满铜锈的战刀。

在场的夜游神可以看见,青铜傀儡脑后,连接着一条虚幻的黑线,黑线的尽头是赵城隍身后的灵仆。

一道又一道身影跃出青铜盒子,十具,二十具,三十具总共三十具青铜傀儡。

它们有着一样的面孔,提着一样的制式长刀,摇摇晃晃的站着,它们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披着破烂长袍的灵仆双臂微微一震。

“咯吱~”

所有青铜傀儡脑袋一歪,齐刷刷的盯着张元清。

明明没有表情,却透着一股的阴森可怖。

赵城隍冷冷道:

“我之所以不用这只灵仆,是因为它的功能太单一,只能操纵没有生命的傀儡,必须找到想匹配的道具,才能发挥它最强的威力。”

长老席,狗长老脑袋一转,怒视赵长老,道:

“无耻!你这和使用了偃师特性有什么区别?”

以灵仆操纵三十具傀儡,等于三十人围殴元始天尊,这让他怎么赢?

赵长老笑道:

“如果是用了偃师的能力,那么一具傀儡,就足以斩杀元始天尊。你不能因为我曾孙的灵仆能操纵傀儡,就说他违规吧。”

偃师是7级斥候的技能,该技能名称就叫“偃师”,拥有操纵兵偶的能力。

一位偃师,便等同于千军万马,等同于一支军队。

兵偶收纳盒是白虎兵众一位长老的道具,该道具只有偃师才能使用,不然里面的兵偶等同于死物。

所以覆甲剑客才说,如果使用了偃师的特性,那便等于作弊。

但赵城隍确实没有作弊,灵仆操纵傀儡的能力,与偃师的能力不一样,只是都能控制傀儡的表现形式一样。

这只灵仆的操纵手法,在长老们看来,粗糙又简陋。

可对超凡阶段的行者来说,这没法打。

赵城隍还有这一手?

看着密密麻麻,多达三十具的青铜傀儡,在场观众瞠目结舌。

这还是擂台赛?

这是欺负人吧。

比尔先生脸色微变:“God,完了......”

白虎卫所在席位,傅青阳斜后方的七次郎,怒道:

“艹,五年的经费没了。”

有凤来仪等人沉默不语。

“赵城隍的灵仆是这个啊.”坐在孙淼淼身边的茅山术士笑出声,乐滋滋道:

“孙淼淼,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早些告诉我,我就加注了。”

身为元始天尊的手下败将,他乐得看到赵城隍碾压“仇人”。

孙淼淼斜他一眼:“我又不知道,这东西多半是赵长老托学士家族连夜打造的,赵城隍以前都没用过。”

“啧啧,有个主宰级的爷爷就是幸福。”茅山术士说道。

这时,面带微笑的赵长老,听见左手位置的孙长老,用痛心疾首的语气说:

“完了,这下完了”

赵长老扭头看去,略感诧异,皱眉道:“你不是挺不待见这个元始天尊的?”

孙长老没好气道:“我是说你曾孙的杀手锏完了。”

这话一出,红缨长老等人,也转头看了过来。

“老孙,你什么意思?”

第395章 纯阳掌教出手第299章 一脸衰相第530章 邀请红鸡哥第949章 仆人和原始之神第640章 太阴回归卷尾总结+请假第891章 冻结一切的深渊第814章 殇第945章 副本核心机制第282章 金乌降临第788章 博物馆二楼第193章 见魔眼第989章 坍塌的人际关系第504章 故人来电第446章 元始献宝第963章 擂台赛第266章 老实人元始天尊第707章 船长室里的情报第663章 开主线任务第748章 503号房间第1008章 苦战第432章 组队下副本第598章 一日一夜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卷尾总结+成绩汇报第59章 侦探推理馆(完)第14章 探索东院第979章 要求第743章 三个嫌疑人第846章 一波三折第388章 送了一个徒弟第62章 来自过去的谈话第709章 日记第699章 我杀我自己第328章 道心种魔第109章 绝境?第281章 星斗五签第381章 你看清楚我是谁第408章 渣男的双线操作第725章 秒杀第402章 情报第946章 反制第523章 大棋手第590章 热闹的论坛第501章 比强权更强第14章 探索东院第281章 星斗五签第229章 逃第20章 以德服人第438章 狡猾的敌人第281章 星斗五签第123章 窥探宫主第909章 卡bug第555章 不借第994章 落后一子第795章 灵拓的目标(七夕快乐,单身狗们)第978章 星辰之主第926章 精灵部落第376章 六天已过第933章 半人半神第76章 杀敌第283章 可怕的注视第80章 身份曝光?第731章 支付代价第744章 扶乩第359章 击杀boss第918章 满载而归第25章 手无缚鸡之力第809章 坦诚布公第735章 潘神迷宫第569章 南明市第850章 各自谋划第297章 双杀第853章 舞蹈团的正确用法第75章 调虎离山第421章 湖底石门第543章 摸索规律第361章 回归现实第577章 分钱第485章 杀伐果断第165章 道德值结算第691章 教廷藏宝库第859章 刚出狼窝,便入虎口第597章 帮派成员回归第63章 错综复杂的内幕第622章 退休教师第157章 灵魂创伤第2章 失踪第544章 零伤亡计划第229章 逃第742章 女巫第23章 凶杀案第269章 浓雾中的危机第900章 黄葫芦第64章 谢家千金第755章 大生意第909章 卡bug第869章 灵仆第812章 父亲的死因第914章 血族
第395章 纯阳掌教出手第299章 一脸衰相第530章 邀请红鸡哥第949章 仆人和原始之神第640章 太阴回归卷尾总结+请假第891章 冻结一切的深渊第814章 殇第945章 副本核心机制第282章 金乌降临第788章 博物馆二楼第193章 见魔眼第989章 坍塌的人际关系第504章 故人来电第446章 元始献宝第963章 擂台赛第266章 老实人元始天尊第707章 船长室里的情报第663章 开主线任务第748章 503号房间第1008章 苦战第432章 组队下副本第598章 一日一夜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卷尾总结+成绩汇报第59章 侦探推理馆(完)第14章 探索东院第979章 要求第743章 三个嫌疑人第846章 一波三折第388章 送了一个徒弟第62章 来自过去的谈话第709章 日记第699章 我杀我自己第328章 道心种魔第109章 绝境?第281章 星斗五签第381章 你看清楚我是谁第408章 渣男的双线操作第725章 秒杀第402章 情报第946章 反制第523章 大棋手第590章 热闹的论坛第501章 比强权更强第14章 探索东院第281章 星斗五签第229章 逃第20章 以德服人第438章 狡猾的敌人第281章 星斗五签第123章 窥探宫主第909章 卡bug第555章 不借第994章 落后一子第795章 灵拓的目标(七夕快乐,单身狗们)第978章 星辰之主第926章 精灵部落第376章 六天已过第933章 半人半神第76章 杀敌第283章 可怕的注视第80章 身份曝光?第731章 支付代价第744章 扶乩第359章 击杀boss第918章 满载而归第25章 手无缚鸡之力第809章 坦诚布公第735章 潘神迷宫第569章 南明市第850章 各自谋划第297章 双杀第853章 舞蹈团的正确用法第75章 调虎离山第421章 湖底石门第543章 摸索规律第361章 回归现实第577章 分钱第485章 杀伐果断第165章 道德值结算第691章 教廷藏宝库第859章 刚出狼窝,便入虎口第597章 帮派成员回归第63章 错综复杂的内幕第622章 退休教师第157章 灵魂创伤第2章 失踪第544章 零伤亡计划第229章 逃第742章 女巫第23章 凶杀案第269章 浓雾中的危机第900章 黄葫芦第64章 谢家千金第755章 大生意第909章 卡bug第869章 灵仆第812章 父亲的死因第914章 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