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抵达终点

银瑶郡主背部出现了斑驳的漆黑,巴掌那么大,像是被泼了墨汁。

这和在猴园见到的那个蓝色制服员工如出一辙,区别在于,蓝色制服背后的黑斑,已经扩散覆盖整个背部。

银瑶郡主则是刚刚出现,尚未扩散。

然而,就在张元清观测的时间里,巴掌大的印记,悄无声息的晕染开来,扩散到两个巴掌大。

“怎么了?”银瑶郡主警惕的把小喇叭一举,“你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绝症病人。”

“你不是绝症病人,但你快完蛋了。”止杀宫主提点一句:“伱后背黑了。”

银瑶郡主先是一愣,然后意识到了什么,脑袋“咔嚓”一声拧到身后,低头看了眼背部.

她咔嚓把脑袋转了回来,一把拉住张元清的衣袖,小喇叭传出急促的声音:

“快,让血蔷薇替我。”

郡主好怂!张元清脸色凝重的点头:

“我会的,不过我觉得你和血蔷薇都还可以抢救一下.嗯,你自己有感觉哪里不对劲吗。”

银瑶郡主摇头:“身体和灵魂都很正常。”

“你没感觉,不代表没事。”止杀宫主绕着银瑶郡主打转,红色的裙摆拖曳在地。

说来奇怪,她拖着裙摆在动物园东奔西跑,愣是没沾上污迹。

这件裙子似乎有避尘效果。

止杀宫主转了一圈后,道:

“园子里应该有某种污染,受到污染的人会黑化,变成某种怪物,比如黑衣员工,比如王明明。

“你没感觉到异常,才是最大的异常。王明明不也觉得自己很正常吗,猴园里见到的那名蓝制服,他似乎也不觉得自己被污染了。”

张元清心里一动,想起员工手册第八条:

请牢记,熊猫是一种软萌憨厚的动物,如果不是,请对着员工牌,大声念出你的名字。

“银瑶,你的名字,大声念出你的名字。”他低喝道。

这句话仿佛触发了某种开关,银瑶郡主猩红的双瞳,忽然呈现呆滞,喃喃道:

“我的名字,我,记不起来了.”

这一瞬间,张元清注意到,她背后的黑色印记,如同墨水般迅速晕染,很快占据半个脊背。

侵蚀加剧了?张元清心里一沉,双掌亮起纯正霸道的淡金色光晕,抵在银瑶后背。

“墨汁”的扩散得到肉眼可见的扼制。

银瑶郡主红瞳呆滞,喃喃道:

“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我不记得了.”

止杀宫主眸子浮现虚幻的光芒,走到银瑶郡主前,与之对视,让红瞳也亮起虚幻之光。

催眠!

“你是银瑶郡主,你是银瑶郡主”

止杀宫主一遍遍的重复,声音轻柔,带着让人安心的力量。

但是没用。

银瑶郡主梦呓般的呢喃着,没有找回自己,而她背后的墨汁,在受到短暂压制后,开始疯狂反扑,“嗤嗤”声不断传来,一股股黑烟蒸腾。

张元清感觉双手就像探入油锅的鸡爪,邪异污浊的力量在抵消在日之神力,试图反向侵蚀他。

污染之力位格太高,他现在半吊子日之神力无法压制,等银瑶郡主彻底“黑化”,她就完蛋了。

“催眠不管用吗!”张元清一边取出破煞符,一边喊道。

——破煞符已经所剩不多。

止杀宫主沉吟一下,道:“催眠似乎没效果,也可能是,我没有说对她的名字。”

原来银瑶是郡主的封号?她居然还是一个有封号的郡主.张元清激活破煞符,短暂压制墨汁侵蚀。

但他有些犯难,银瑶郡主从未透露过自己的名字。

该向谁问呢?

历史里或许能查到郡主的名字,毕竟她是有封号的,博学多才的夏侯傲天和李淳风肯定能查出来,可动物园屏蔽了一切信息,这件规则类道具连观星术都能屏蔽。

就算北斗卫星手机来了也不管用啊。

“她是明代郡主,姓朱!”张元清看向止杀宫主。

不知道全名,但可以呼唤姓氏,实在没办法了,也只能试一试了。

如果还是无法唤醒银瑶郡主,那只能牺牲血蔷薇。

止杀宫主冰雪聪明,立刻意会他的意思,话锋一转:“你是银瑶郡主,你姓朱.”

乐师的声音有着强大的魔力,再配合催眠能力,就是石头也能被唤醒。

银瑶郡主空洞呆滞的双眸,绽放出了一点灵光,转瞬即逝。

“你是银瑶郡主,你姓朱.”

一遍遍的重复中,空洞眼神里的灵光不断绽放,越来越强盛。

“我,我是.朱徽瑶。”银瑶郡主眼中灵光霍然绽放,猩红的眸光宛如两盏小灯泡,她高举小喇叭,如同燃烧小宇宙的热血漫主角:

“我是朱徽瑶!”

张元清看见她背部的黑斑“嗤嗤”作响,化作大股大股的黑气,消散在夜空中。

你爸妈可真是取名鬼才,大名叫猪会咬,封号叫淫药.张元清如释重负的笑道:

“猪会咬,不要叫得这么大声,你会引来工作人员的。”

银瑶郡主身体僵了一下,她猛地准身,把小喇叭凑到张元清耳边,纠正道:

“朱徽瑶,朱徽瑶,是朱徽瑶!”

旁边的止杀宫主,深深皱眉,用一种冷漠无比的语气说道:

“你俩是在打情骂俏吗。” 银瑶郡主很忌惮她,立刻偃旗息鼓。

止杀宫主冷哼一声,警惕的环顾周遭,他们处在“熊猫园”和下一个园区之间,身边是大片的绿化植物,脚下是铺着石板的小路,路边还有两张公共长椅。

她收回目光,语气严肃:

“有些不对劲,我们遭遇的危险太频繁了,如果这是常态,园区早就乱套了,管理员得不停的补充新的工作人员,不停的掐灭那些黑化的员工。

“但事实上,这件道具在松海二十多年,一直很稳定。”

这一路走来,几乎没有一处园区是安全的,开局就遇到规则组合,随后的猴园、熊猫园,他们都遭遇了危机,受到了污染。

张元清早就注意到这个细节了,皱眉思索片刻,试探道:

“有没有可能,问题出在我们身上?”

止杀宫主眸光暗沉,微微颔首:“我就是这个意思,我们被针对了,可能是器灵,可能是别的东西。”

“器灵的针对吗,故意让园内的异常变得无比活跃,让我们步步惊心?”张元清陷入思索。

这时,银瑶郡主举起了小喇叭:

“我有不同看法。”

张元清和止杀宫主同时看向她。

银瑶郡主的御姐音忽地低沉:

“我体验过污染的力量,我有发言的权力。”

“说。”张元清和宫主异口同声。

银瑶郡主措辞道:“你们还记得猴园的规则吗。”

张元清回答,“园里的猴子不会说话。”

银瑶郡主握着小喇叭,点点头:

“刚才元始天尊差点变成猴子,这么凶险的危机,却没有给出解决办法,员工手册的存在是为了让员工尽职工作,对抗诡异,而不是给诡异送伙伴,所以为什么不写出解决方法呢。”

不等张元清和止杀宫主回答,她继续道:

“这只有一种可能,污染的力量是缓慢的,在不知不觉中影响身体和思想,却不会直接致命。蓝衣员工们会在巡逻途中不知不觉的受到污染,但只要及时发现和处理,就不会有问题。

“只有极个别的员工在巡逻过程中出差错,没有按照员工手册执行工作,才会加深污染,转化为黑衣员工。

“可我们刚进入这里,明明从未被污染过,为什么跳过了‘积累’阶段,直接污染爆发呢?”

不管是元始天尊的异化,还是她的黑化,都是致命的。

这显然是污染达到极限后的爆发,很不合理。

听到这里,张元清终于下了判断:“除非我们早已不知不觉被污染了。”

说完,三人陷入沉默,把进入动物园后的所有细节都回顾了一遍,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污染的?

张元清的念头不够纯,只想了十秒不到,便放弃刨根问底,他的主线任务是救魔眼,压力最大,没办法心无旁骛的思考。

“先别.”

刚想说先别想了,救魔眼要紧,便见止杀宫主面具底下的美眸绽放精光:

“我们忽略了一个细节。

“王明明的笔记有问题,寝室的门被锁住了,王明明回不去自己的寝室,所以他才去敲其他寝室的窗户,宿舍的员工因此一个个死去。

“可我们看到的笔记里,清楚的记录着每一晚都有人失踪,这里是不是自相矛盾了?”

张元清心里一寒,进不去寝室,所以才“杀人”,那么笔记本里就不该记录着一条条失踪笔记是谁写的?

艹,原以为宿舍的剧情已经结束了,没想到搁这儿等我呢?

张元清看向两名女伴,她们也在看张元清。

无声的沉默中,身为核心的张元清说道:

“这或许是一种诅咒,等级很高的诅咒,但我应该已经没事了。宫主目前还没有遭遇厄运,应该是你等级足够高,抗住了诅咒的侵蚀,至于郡主的话.”

他不敢说银瑶郡主已经排除隐患,哪怕她刚刚接受破煞符的洗礼。

毕竟诅咒能影响拥有日之神力的自己,说明破煞符搞不定,除非日游神出手。

“为什么修为提升后,反而觉得自己更弱了!”银瑶郡主向主人发出控诉。

我以后尽量不掺和主宰层次的争斗,尽量张元清心里嘀咕一声,“时间不多了,我们继续前进。”

队伍沿着蜿蜒的观赏小径飞奔,两三分钟后,前方出现一片人工湖。

水面漆黑平静,泛着一层薄雾,湖水中央长着一株粗壮的樟树,枝叶亭亭如盖,藤蔓如帘垂挂。

密密麻麻的藤蔓之间,隐约有一道脑袋低垂的人形轮廓。

魔眼天王!

张元清心里大喜,正要冲到湖畔,他从灌木丛中奔出,视野的余光里,忽然瞥见岸边趴着一只健壮威猛的白狮。

一个急刹!

“躲起来躲起来.”

他带着宫主和银瑶郡主藏回灌木丛后。

两人一尸谨慎的探出脑袋,打量那头英姿不凡的白狮。

它姿态慵懒的卧在岸边,眯着眼,似在打盹,时不时扫动的尾巴,预示着它并没有沉睡。

“白狮什么水准?”止杀宫主看向张元清,如果只是7级水准,那她就要强杀了。

“我不清楚,我从未见过它出手,最开始我以为它是外围的守护者,但看完员工手册,不出意外的话,这只白狮应该是园区最强者,我甚至怀疑狗长老都不一定干得过它。”张元清压低声音。

止杀宫主愣了一下,想了想,说:“倘若如此,那就只有引开它了。”

张元清点点头,忽然说道:

“乐师擅长传播声音,有没有在不惊扰白狮的情况下沟通魔眼?比如超声波次声波什么的,这家伙被困在园区数月,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

“白狮听不见的声音,魔眼一定也听不见。”宫主否决了他的异想天开,歪着头思索一会儿,道:

“但确实有个联系魔眼,但又不会被白狮发现的办法。”

第429章 潜入计划第44章 范围扩大第253章 元始天尊:官方行者,到此集结第101章 元始天尊意外身亡第937章 破庙第1000章 容纳娲皇遗蜕第1007章 辅助第511章 抵达终点第312章 小圆,我想.....第374章 搜寻第一步第494章 神秘强者第66章 前往目的地第475章 人均高玩第194章 意想不到的名字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338章 争执第83章 心疼哥哥第558章 家族反骨仔第186章 元始天尊的战术解析第71章 夏侯父子第459章 真舒服第136章 斗智斗勇第32章 大事件第883章 三招三条命第457章 交流第648章 惊悚信息第734章 夜会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20章 以德服人第297章 双杀第516章 立功第48章 S级难度第59章 侦探推理馆(完)第832章 问答第504章 故人来电第173章 危机来临第947章 小爱神之弓第759章 拖延时间第141章 结算和回归第559章 天罚的贵客第417章 商场偶遇第201章 cpu运转速度第792章 地狱难度第540章 怀孕第16章 未曾探索之地第879章 当死则死第113章 选择道具第492章 炼制阴尸和主角的求援第338章 争执第788章 博物馆二楼第627章 蟹家半神第42章 三道山娘娘第320章 击退第309章 寇北月——危第330章 神话体系第289章 降临现实第70章 冲突第946章 反制第176章 捷报第807章 杀敌第553章 生意第159章 我是守序职业黄金盟感谢单章——感谢宅菜大佬的打赏。第68章 请半天假第575章 方氏采沙场第22章 夜游神会议第838章 惊喜第62章 来自过去的谈话第59章 侦探推理馆(完)第556章 认罪?第422章 是敌是友?第993章 隐秘第440章 案件新进展第146章 直指灵魂的拷问第345章 魔君的遗物第563章 晚宴第485章 杀伐果断第6章 山神庙的故事第174章 苦肉计第559章 天罚的贵客第552章 一百多年前的教会第470章 不一样的副本第25章 手无缚鸡之力第726章 一个不留第119章 解救人质第256章 浓雾(祝菜总生日快乐)第130章 团灭危机第129章 猫第18章 通关s级试炼任务第857章 象征身份的东西第405章 千鹤组的秘密第411章 傅青阳的操作第807章 杀敌第592章 美神协会的高层第2章 失踪第240章 人脸比对结果第858章 国都第137章 大BOSS第428章 境外职业汇总第762章 十面埋伏
第429章 潜入计划第44章 范围扩大第253章 元始天尊:官方行者,到此集结第101章 元始天尊意外身亡第937章 破庙第1000章 容纳娲皇遗蜕第1007章 辅助第511章 抵达终点第312章 小圆,我想.....第374章 搜寻第一步第494章 神秘强者第66章 前往目的地第475章 人均高玩第194章 意想不到的名字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338章 争执第83章 心疼哥哥第558章 家族反骨仔第186章 元始天尊的战术解析第71章 夏侯父子第459章 真舒服第136章 斗智斗勇第32章 大事件第883章 三招三条命第457章 交流第648章 惊悚信息第734章 夜会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20章 以德服人第297章 双杀第516章 立功第48章 S级难度第59章 侦探推理馆(完)第832章 问答第504章 故人来电第173章 危机来临第947章 小爱神之弓第759章 拖延时间第141章 结算和回归第559章 天罚的贵客第417章 商场偶遇第201章 cpu运转速度第792章 地狱难度第540章 怀孕第16章 未曾探索之地第879章 当死则死第113章 选择道具第492章 炼制阴尸和主角的求援第338章 争执第788章 博物馆二楼第627章 蟹家半神第42章 三道山娘娘第320章 击退第309章 寇北月——危第330章 神话体系第289章 降临现实第70章 冲突第946章 反制第176章 捷报第807章 杀敌第553章 生意第159章 我是守序职业黄金盟感谢单章——感谢宅菜大佬的打赏。第68章 请半天假第575章 方氏采沙场第22章 夜游神会议第838章 惊喜第62章 来自过去的谈话第59章 侦探推理馆(完)第556章 认罪?第422章 是敌是友?第993章 隐秘第440章 案件新进展第146章 直指灵魂的拷问第345章 魔君的遗物第563章 晚宴第485章 杀伐果断第6章 山神庙的故事第174章 苦肉计第559章 天罚的贵客第552章 一百多年前的教会第470章 不一样的副本第25章 手无缚鸡之力第726章 一个不留第119章 解救人质第256章 浓雾(祝菜总生日快乐)第130章 团灭危机第129章 猫第18章 通关s级试炼任务第857章 象征身份的东西第405章 千鹤组的秘密第411章 傅青阳的操作第807章 杀敌第592章 美神协会的高层第2章 失踪第240章 人脸比对结果第858章 国都第137章 大BOSS第428章 境外职业汇总第762章 十面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