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套之王(1)

龙套之王<br>

(1)<br>

15年中,随着**名导尔东升的《我是路人甲》上映,让很多人知道浙江影视名城_横店。<br>

我也同样怀着一个演员的梦想从桂南搭上到横店的火车。旅途中就晚上睡的时候最难受,旅客们的各种奇葩睡姿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经过二十多个小时车程,终于到了离横店最近的义乌火车站。<br>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br>

初到贵地,我一片茫然,不知怎么才能成为一个临时演员。但横店只是一个小镇,很容易就能撞到同行。<br>

我的行旅就一个大背包,出门在外,一切从简嘛。在旅游客运中心坐公到江南一镇站(其实不知道坐到哪里,就随便下了车),正当不知怎么办时,迎面走来一哥们。<br>

此人长得脸长尖腮,有几分奸相,三十上下。他一看到我的这身行头就大概知道我是来干嘛呢的,并主动上来搭讪。<br>

尖腮男微笑招手道:兄弟好呀,你是来当演员的吧?<br>

我下意识认为对方是同道中人,正好向他打听有关于做群演的一些问题:嗯,大哥你也群众演员吗,可以带我不?<br>

尖腮男拍胸说:你算找对人了,我零九年就来横店当演员,大小角色不知接了多少,这里的群头跟我老熟了,我引见给你认识,以后接戏就容易多啦。<br>

我一听大喜,心想出门遇贵人:那真是大感谢你了大哥。<br>

尖腮男显得十分得意:客气什么,我看哥们与我投缘,这点忙是要帮的。废话不多说,你刚来,头等大事自然是找房子,然后办银行卡,手机卡,暂住证,演员证。<br>

听完我傻了眼,跑个龙套这么麻烦呀。<br>

要本地号码自然是为了方便联系,这也无可厚非。横店的临时演员统归演员工会管理,合法合理,同时能保护横漂的利益,所以要演员证。至于暂住证是要走法律程序而己,没什么作用。<br>

在尖腮男的带领下,走了好久,来到较偏的一家农户,然后和我说:想当演员不容易,要想混长久等待机会关健是三个字,省省省!这的房子虽然破旧,但便宜实惠。<br>

这时房东出来,好像跟尖腮男熟悉的,直接跟我说:小伙子你运气不坏,我这刚好剩下一间房,便宜点租给你,二百一个月,押金一百,水电费另算。<br>

我看了下所谓的出租房,不,应该叫茅草房差不多,当即就又傻了眼:这房还要二百一个月?<br>

此时尖腮男没了耐性:房子反正替你找到,租不租随你,可小费还是要给。<br>

我一听就懵了:什么,这也要小费?<br>

尖腮男:那肯定,不然我吃什么。<br>

毕竟人生地不熟,不知他还有没有帮凶,怕事情闹大,我只好认栽:算我倒霉了,小费多少?<br>

我准备掏钱,对方说一百,把我吓一大跳:什么?你这小费也大太了吧?<br>

这时不知从哪窜出一条大狼狗,向我猛叫,似乎在等主人一声令下就发动进攻。<br>

好男不跟狗斗。我什么都没说,给了尖腮男一百块,心里好生气愤。他招手让大狼狗回去,然后离开。<br>

房东说:让人办事就给钱,很正常的。对了房子还租吗?你真想租的话,给你再算便宜点,一百八。<br>

我仍工薪族,身上钱不多,被坑掉一百心中不快,想想那狗是从房东家出来的,瞎子都看得他们是一伙,于是更火大,就踹了脚那几间铁皮屋:这种房子是人住的吗,只怕打个咕噜都会塌,不租了!<br>

果然随我的话音刚落,哗啦啦几下,房子塌掉,看得我再次傻了眼。<br>

结果是我被那条大狼狗追了几条街。<br>

还好我跑得比刘翔快,摆脱大狼狗,我也累得半死。找个馆子想吃点东西,就进了间“好又来”食馆。<br>

馆内客人不算多,我随便找空桌空,一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过来说:欢迎光临好又来食馆,墙上都是能吃的,你看看要点什么。<br>

墙上满满是菜单,明码标价。我不禁要问:这墙能吃吗?<br>

女服务员只好陪笑:我意思是本店菜单都打在了墙上。<br>

我煞有介事:嗯,好的,清蒸鲈鱼,红烧牛肉,醋排骨,辣子鸡…<br>

女服务员迅速写下我说的菜名,一直写了四五只,觉得奇怪便问:你是还有别的朋友来吃饭吗?<br>

我说就我一个。<br>

于是服务员更纳闷:你一个人吃这么多?<br>

我说:我只是念了下菜单,没说点菜呀。<br>

服务员感觉有点被戏耍,出于顾客是上帝的理念,没说什么:那你是要吃点什么呢?<br>

我随便要了个便宜的,吃完一看表快到下午五点,要快点房子才行,不然晚上就要天为被地为床了。<br>

不知是冤家路乍,还是横店镇小,出门又碰到尖腮男。<br>

在这地方混惯的尖腮男也不怕我,我当然不能拿他怎样,就说好歹收了我的钱,再给指条路,哪有便宜又好的房源,离接戏地方近的。<br>

似乎尖腮男觉得坑了我的钱,心里过意不去,便告诉我往前一直走,第三个路口左拐那几家胡同叫三条街,大把房子,离接戏的老公会最近。<br>

本来找房子也不难,就怕住得大远,而己租好房子再退房也没钱退,所以…<br>

我想他应该不会骗我,按他所说,我去了三条街,这边是有房租,但不知是否如尖腮男所说离接戏的地方近。<br>

附近的房子都比较陈旧,却比刚才的好多了,时不时还看到有衣着光鲜暴露的女子坐在门口。<br>

我深入巷中,想找个清静点的,经过一门口,一浓妆艳女笑着就拉我进屋,说什么小伙子上来看看呗,包你满意。<br>

以为她是房东,要领我去看房子,我就没反抗:老板,我要舒服点的…<br>

女老板边拉我上楼,边呵呵地打断我的话:舒服,一定让你舒舒服服,而且还不贵。<br>

我心想这房东虽打扮得艳丽,着装前卫,一身烟脂粉味,但为人多好呀。<br>

上了二楼,进了间房子,房东就关好门,脸上笑容依旧:小伙子,你是要快餐呢,还是套餐?<br>

我心想又不是吃饭,什么快餐套餐,可随之又想,也许各地说法不同,我便理解成快餐就是指临时住宿,套餐就是长期住宿吧。<br>

我说:那就套餐吧…<br>

本来我还问多少钱的,谁知道女老板真热情,一听套餐更乐,主动来给我脱衣服。<br>

虽时近九月,浙江仍高温天气,别说我还真好热,可让房东帮我脱衣服我觉得挺难为情的,就说:我自己来好了。<br>

女老板见我脱上衣,以为一单生意马上就要谈成,也三两下除了簿衫,露出伟岸双峰,好像要撑爆可怜的罩罩。<br>

我流着鼻血说:老板,你这是干嘛?<br>

女老板说:你不说要包夜套餐吗?<br>

顿时我全明白了,提上行旅,拿起衬衫就飞奔下楼,在夺路中,撞倒不少楼梯旁的东西。<br>

女老板追到楼下:小伙子,怎么走了,不是说好的吗?<br>

但己不见了我的踪影。<br>

走到大智街,看见不少楼下都贴有房租广告,我正想打电话咨询,却碰上一位前不久去银川认识的朋友。<br>

这位朋友是湖北荆州的,叫梁平,他嘴巴最损:你小子还没死呀?<br>

我那个汗:我一直以为你早就投胎了。<br>

这家伙一见面就想损人,不料被我反击,只好讪讪笑罢。我也回了呵呵大笑。他嘴巴臭但人不坏,建议我先跟他挤挤。<br>

原来他也是来做群众演员的,己经干了半个多月。<br>

在他的指引下,我很快办好相关手续。接下来就是等通告跑戏了。<br>

犹记得第一次跑群演的戏是翻拍古龙名著《飞刀又见飞刀》。这场戏在横店外的方岩山景区拍的,剧情是武林大会,众门派高手论剑深龙潭,主人公李坏技压全场。估计得拍四五天。<br>

那天没见到男女主角,只有男女主角的武替,可拍摄现场的各种新鲜的东西让我感到惊奇,总算是开了下眼界。<br>

我们百几号人就扮江湖人士和各大门派弟子等等。群演真不容易,戏服不仅破烂,且味道比汪涵代言的老坛酸菜面还酸爽。<br>

第一次穿这种没洗过的戏服有点反感,然而更多的是新鲜和好奇。<br>

换好戏服,副导说原地休息,不允许去现场影响拍戏。很多新人跟我一样都觉大好玩又新奇,于是各自扮起符合自己衣服的角色,过把戏瘾。<br>

先是一穿着华丽富豪模样的中年,似模似样地指旁边一位穿着家丁戏服的说:癞痢头,过来,替爷把马桶倒了。<br>

穿家丁戏服的小子虽知大家是开玩笑,但他就想为何拿我来寻开心,当下自拟台词也来秀一段,从而借机反唇相讥:老爷,我没空,你女儿叫去和她啪啪啪呢。<br>

啪啪啪是当下流行之语,大家都知其意,笑得更欢。<br>

接着穿花花公子戏服的一朋友进入大家的视线:泡尽天下妞,玩遍世间女,要问我是谁,西门氏子庆。<br>

这人特别逗,欢笑声此起彼伏。<br>

有位穿武士戏服的朋友看不惯,便问:包括你妈吗?<br>

这一问更惹大家哄堂大笑。<br>

真是没完没了,跟着一位高大汉子,手持道具长刀跳出来,怒目相凶,指着我喝道:大胆淫贼,你这禽兽不如东西,快把邻家的老奶奶交出来。<br>

意思是说我这口味很重,把邻家奶奶怎么样了。<br>

大家笑得前俯后仰,要看我如何临场反驳。<br>

我说:邻家奶奶说他家的八头母猪怀孕了,就是你干的好事。<br>

全场爆笑。<br>

好戏轮番上演,一终极丑男穿的乞丐戏服也来秀演技,对着穿侠士戏服的妹子风情万种地说道:我对你一见钟情,你为何却说我长得不行。<br>

风趣的台词,影帝般的演技自博得全场沸腾。<br>

这场面一开始根本停不下来。男同胞虽活跃,女同胞也不甘示弱。一穿劲装戏服少女,提刀在手,直接耍起大刀来,别说还真有两下。<br>

一段耍完,还摆个结束式的造型:女人才是最棒的,不服来战!<br>

这个现场秀不搞笑,但赢得热列掌声,事后才知那女的学过武术。<br>

大家来演戏,对表演都有一份热枕。紧跟着一穿僧衣戏服的光头冲着穿尼姑戏服的大妈说:师太,你就从老纳吧。<br>

说得多情真意切呀。<br>

一阵大笑后,“师太”也入戏了:我才不想呢,因为我九十岁的师父说,你的铁棒己经磨成针了。<br>

其意各人想想即懂,众人边笑边要看看“花和尚”的铁棒是否真的磨成针了。<br>

都是影帝!都是人才!都是喜剧之王呀!<br>

继续还有不少影帝份份现艺,时不时欢声一片。<br>

闹了会,副导拿着扩音器过来:各位影帝,该你们上场了。<br>

终于拍到群演的镜头了,不少新人为露个脸争先恐后,很是积极。老群演却见怪不怪,没有当初的冲劲啦。<br>

那副导目测也就三十几岁,颜值虽然不高,却非很差,但偏就不爱打扮。一副老花眼镜,遮阳帽并不时尚,穿着很宽松,给人一种很随意的感觉。<br>

有时候真的搞不懂这些搞艺术的人,也许他们只注重内涵,非看外表,与时下光鲜的明星形成对比。<br>

集合完毕,副导说:鹰爪门的弟子出来。<br>

群头(带领群众演员的人)也帮忙催,让大家配合点。<br>

于是几名穿着灰色粗布衣服的群演走出来,这几人装束看着有点奇葩,有点让人想笑,头还带了头巾套。

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8)
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