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套之王(4)

龙套之王<br>

(4)<br>

下面来欣赏下,一开始,胜潘安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带有节奏感般的步伐向前两步。猛地一脱衣服,只脱一半的样子,然后大跳三十秒热舞。<br>

这身材配如上这舞姿,硬是有种让人喷饭的感觉。眼镜女导演右边的一助理就把刚喝到嘴的茶急喷出来。<br>

那会他又正侧身对着眼镜女导演,毫无疑问,眼镜女导演右边脸被弄得满是茶渍。<br>

女人都爱干净的,这让眼镜女很郁闷。<br>

表演完了后,摄影师让胜潘安留了联系方式,也就是说有点看头。<br>

接着各色人物份份登场,表演方式那更时五花八门,其中不乏有创意和特别的。<br>

最后我们几个还有另外三个一组进去,别说我还真有些紧张。<br>

孙小云先上,他哼哈两声,打了两招中国功夫作铺垫再铿锵有力地说了那句台词。<br>

这一表演还过得去,被留了联系号码,我们都为他高兴。<br>

再到王东,他人长得一般,留有鼠胡,所以演猥琐的那种。<br>

开始就见他猥琐地笑,色眼迷离向前,头侧着往前伸,再挤出一抹奸笑说了台词,还自作主张改了下:你的时间很值得钱,要玩就玩英雄世界!<br>

眼镜女想了想,终于没留他联系方式便让他下去了。<br>

王东出门前,小声给我们打气: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加油!<br>

程昱的表演也让大家眼前一亮,她用脚尖立起,急转两圈,干净利落,再摆个介绍东西的姿势说了台词。<br>

非常不错,得到眼镜女肯定。<br>

本来到我了,但朱澄澄抢着上去,我就让让她。<br>

我以为朱澄澄要选第三种猥琐型的,哪知她演的是第一种阳光时尚型。<br>

朱澄澄也跳一段风骚的劲舞,让大家忍不住捂嘴笑,但不敢笑大太声。未了,朱澄澄还靠近摄影机镜头,风骚地说:你的时间非常值钱,当然只玩英雄世界了,亲!<br>

说到这个“亲”字,还风情万种地做个亲吻的动作,由于离镜头大近,加上她的招牌香肠嘴的作用效果,竟让摄影师砰然倒地,让看显然器的眼镜女导演也直接从椅上摔下来。<br>

眼镜女导演从地上爬起,头发有点乱,眼镜也歪了:好,记下她的联络方式,下一位。<br>

终于轮到我上场了,镜头前站好后我礼貌性地说:各位老师好,我叫罗子皿,我要表演是第一种阳光时尚型的,请多指教。<br>

摄影机师美女说:可以开始了。<br>

我点点头,呼了口气。以时装模特的步伐走几步,再以波浪起伏般地扭动身姿,最后侧身伸手直指前方,装得酷酷:你的时间非常值钱,当然只玩英……<br>

说台词,我模仿星爷的口吻,把英字拉得特别长。但眼镜女导演似乎不看好我这样的演译方式,我都没说完台词就叫停下。<br>

她说:好了,下去吧。<br>

原以为我被破格录用,谁想眼镜女导演直接踢我出局。<br>

我表示不服审判,提出上诉:导演,我还没说完呢,这段表演我已酝酿好久,绝对要你好看。<br>

眼镜女导演连看都不看我,挥手说:下一位。<br>

无奈我只得怏怏而去。<br>

试完我们就回打道回府,一路上孙小云有意无意亲近程昱,朱澄澄却对孙小云有好感。<br>

帅哥就是抢手,不知道这种三角恋会是怎样的结局,但愿皆大欢喜吧。<br>

我们住所都不同,分道时,孙小云说要送程昱回去。<br>

和程昱住一起的胡升装作老大不高兴的样子:姓孙的,你不知道我和程昱合租吗,为什么就说送她回去,而不是送我们回去?<br>

孙小云讪笑说:好,我送你们回去,能够做两位护花使者,是我的荣幸。<br>

朱澄澄何样人等,当然尽力争取机会:孙小云,我也是黄花大闺女,而且一个人回去,你为何送她们不送我。说,你是不是对她们有什么企图?<br>

孙小云哑口无言,被说破心思更不知如何圆场。<br>

程昱也看得出孙小云对自已很关照,其中之意,自然明白,但她这枚海底针,让大家难捉摸,不知她怎么想的。<br>

她说:那你就送送朱澄澄吧,天还早,我们两个作伴,没事的。<br>

话说到这个份上,孙小云只好不大情愿地送朱澄澄。<br>

朱澄澄心里美滋滋的。<br>

事后听孙小云说,朱澄澄十分热情,不仅要孙小云陪自已逛街,还一起去k歌。明明朱澄澄没有音乐细胞,却硬要当麦霸,听得孙小云数度想自杀。<br>

第二天我们几个谁都没有被选上,不仅颇觉失意、落魄,还有人变得消极,好像世界已将我们遗忘。<br>

很快过去一个月,钱没赚到,更没半点成就。<br>

我说:有时侯我们连自已都不知道自已这样坚持下去到底有没有意义?<br>

胡升说:是呀,我们走这条路完全看不见,猜不着尽头有什么。<br>

王东说:那我坚持走下去就知道了。<br>

孙小云说:如今戏少人多,一个月就赚一千多,甚至不足一千,我们一个月住宿费四百,加上伙食,怎么也得一千多。我看还没走到路尽头就已饿死在路上。<br>

程昱说:为梦想,我会一直走下去,就算死在路上,至少曾经努力追求过,也没遗憾啦。<br>

程昱一说话,孙小云又改了观点,立刻响应:不错,二三十年后,当你回首往事,并不因为自已没成功而后悔,而是因为自已不敢去勇于追求而落下遗憾。放心程昱,我会一直陪你走到最后的。<br>

朱澄澄说:或许群演的路对于很多像我们这样的横漂来说是没有结果的,然而我既爱这行就干到底,不在乎有无收获,只在意参与的过程,心态好,同样能收获中间的乐趣。<br>

胡升说:我本来要打退堂鼓的,听你们这么说,我决定与大家继续自已的梦,不求得到,只求爱过。<br>

我说:原本我也在进退之间摇摆,现在看来,也不要落下遗憾了。可时势能造英雄,但真正的英雄却能造时势的。与其坐等机会,不如自已创造机会呀。<br>

我的英雄造时势论得到大家一致赞同。<br>

胡升说:嗯,真理!有时想法决定出路,态度决定高度。真英雄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把问题弄得没问题,让不可能变可能。<br>

于是大家就追问我怎么去创造机会,我煞有介事,当大家把头向我靠过来要听时,我说还没想好。<br>

搞半天也只空口说大话,尚无应对之策呀。<br>

我与跟我住的那位朋友梁平一日接到场抗日剧。梁平想法和我不同,所以还不如我跟王东、孙小云他们好。<br>

现在拍的都叫抗日神剧,除《亮剑》外再无经典。<br>

抗日剧最幸苦,有时一天死好几次。拍共军死完,换衣服后满血复活,又拍鬼子,搞不好还得扮百姓,再死一次。<br>

不过扮死人另加钱,演戏而己,没什么不吉利的说法,群演也有职业操守的。<br>

有交火场面,爆炸时都来真的,我们经常被炸得灰头土脸,一身是泥。<br>

这日我们前半天都是在冲锋,跑得脚都断了。<br>

群演戏有时就是累,而且乏味,以致不少人生了退缩之意,或偷奸耍滑。<br>

中午吃完饭,梁平对我说:兄弟,我累坏了,要去休息下,收工记打我电话,反正人多,没有谁注意的。<br>

我郑重其事地说:梁平,我选择这行就该热爱他,好好去演,要有职业道徳。如此消极怠工,就算哪天机会来到身边,你未必能把握,能把握你也未必能办好。<br>

梁平被我说得不好意思去躲着休息。<br>

革命尚未成功,下午继续抗日。<br>

副导说等下有场文戏,但背影打过仗,有一敌人的死尸要躺很久,谁认为自已可以装得久的站出来。<br>

我第一个自告奋勇举了手。副导一看说行,就用我。<br>

快开始时,我问副导要不要化妆。副导一小盆番茄酱向我泼来说ok,你可以死了。<br>

我躺地下,雷打不动,演员已开始对戏,其间,有只小强似乎闻到番茄汁味,爬到我脸上,搞得我好痒。<br>

但我忍住了,可是小强得寸进尺,还爬进我衣服,我依然忍了。心想,不就是小强嘛,小意思啦,你也大低估我的耐力了,哼!<br>

小强去后,不料紧接着来了只小恐龙,当时我想哭的心在抗议:妈呀,须要玩得这么大吗?<br>

恐龙在我衣服里穿来钻去,简直让我奇痒无比,但我不能重蹈星爷出演喜剧之王一次扮死尸时怎么死都死不了的复辙。<br>

所以戏没结束,我必定遵守死尸不能动的规则,把心一横,硬撑到最后。<br>

老天爷似乎要挑战我的底线,恐龙刚走,尼玛又来只老鼠,且是特大的那种,直接就钻进我衣服里搞搞震。<br>

我是侧脸对着镜头,眼晴不上镜,所以睁开也没事。此时此刻,我的内心几乎崩溃,歇斯底里地呼叫:噢,买嫁!上帝呀,主呀,耶稣呀,你们是不是非要玩死我才甘心?请宽恕我吧。<br>

老鼠咶咬着我身上的番茄酱汁,我的表情十分夸张,心想世界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了。<br>

再忍忍应该就能听到卡的声音了,可这老鼠也大过份啦,居然往我下身钻,这还得了,万一给我大炮咬上一口怎么办。<br>

当下我忍无可忍,诈尸般跳起来,拼命甩弄衣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并嚷嚷乱叫:有老鼠,有老鼠,我的妈呀!<br>

这个镜头无疑穿帮了,那副导很不爽,上来就喝斥我:你不说最能装死吗?老鼠而己嘛,有什么好怕的?一个大男人还怕老鼠,真是的。<br>

那老鼠已从我脚下窜出,我看着它又钻到副导身上,只是副导没发现,还在发牢骚。<br>

我好意提醒他:副导,老鼠呀。<br>

副导还没发觉,还理解错我的意思:够啦,你是男人吗,不行就早说,浪费大家时间。老鼠算什么?<br>

一旁的场务也看见老鼠,说道:副导,老鼠…在…在你裤子上。<br>

副导一惊,上身紧急后缩,老鼠趁机就钻进他衣服内。当副导已感觉有东西在身上爬时,发出一连串尖叫,转来转去,跳得更夸张,怎么弄老鼠就是不出。<br>

副导这反应算让我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男子汉了。那动作,那表情,那惊叫声,方方面都比我厉害十倍不止。<br>

大家都在看,也没办法帮忙。<br>

出于好意,我大声说:你把衣服脱光,老鼠便无处可藏。<br>

副导还真听话,急忙脱掉,把衣服扔地上才见老鼠从衣服里逃走。<br>

副导舒了口气,如鬼门转一圈回来,还死要面子:幸好你跑得快,不然定将你挫骨扬灰。<br>

这时围观的群演和部分剧组人员均捂嘴想笑,最后终于没忍住,哈哈大笑。<br>

副导才意识到自已的没穿衣服,这本不算什么,但内裤上贴着苍井空的一张**写真的秘密就公诸于世了。<br>

我汗呀,原来副导和王东一样喜欢苍老师,不知道王东有没有这么一款内裤呢。

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5)
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