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套之王(7)

龙套之王<br>

(7)<br>

我们群演充当人肉背景,在街上闲逛,具体不知演什么,只知副导怎么说大家就怎么做,作为龙套演员,你根本无权知道大多。

休息的时侯,很多人或坐或躺,或把妹或刷微信。我却尽量接近导演,看你怎么工作,如何教人去演好一个角色,慢慢居然让我摸到了一些门道。<br>

但也有时碰上麻烦事,例如我偷师入迷时,有一回就无意间用头顶到一位剧组中很胖的大姐。那胖大姐怒将手伸,爪在我脸上,她手劲特别大,我竟无法挣脱。<br>

还有次导演现场要求演员演一个极度yin荡风骚又很娘的表情。这个难度有点大,我听了导演,就顾自地躲在一旁学,不想有位群演在放水给他看到,我很尴尬。

陈紫函来的时侯,还在现场复习台词,化妆师一边忙着补妆。一位群演的兄弟刚好站在她旁,扮演卖花的路人甲。<br>

这位兄弟也不识时宜,陈紫函正忙着,他还上去打招呼:你好,陈小姐,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哦,很高兴能够见到你。<br>

陈紫函也不耍大牌,说:嗯,好好拍戏哦。<br>

看得出她真忙,说完便又埋头练台词了。<br>

那兄弟还想跟她多互动下,然而此刻实在不是时侯,只好作罢。<br>

一阵间,副导过来招手说:陈小姐,等会开始,你就从那慌张跑到卖花这,对上台词,有没有问题?<br>

陈紫函点头说没问题,最后又看了下台词,提脚要走开,谁料她穿的连衣裙较长,被旁边刚向她打招呼的兄弟踩住,身子前倾,险些跌倒。<br>

那位兄弟并非有意,这时方知不好,立马松脚。<br>

没想到松脚反而让陈紫函失控,自然要跌倒的。化妆师正好在面前,身上随带着化妆的各种东西工具和用品,陈紫函摔倒时连同化妆师扑倒,化妆工具用品掉了一地。<br>

副导急忙扶陈紫函起来,见她胸口一大片衣服被血染红,慌道:快来人,陈小姐受伤了。<br>

陈紫函摔得很痛,还没喘过气,正要开口说什么,已让工作人员抬上了她坐来的专用商务车。<br>

演员受伤,导演也着急,因为可能会影响拍摄进程,优其是戏份多的女一号,当下大声说:快点送医院!<br>

我一个旁观者发现地上的地小摊血,尚有个装假的皿具口朝下,顿然我明白了,陈紫函是沾上这东西,并非真受伤。<br>

本想告诉大家真相的,但无所谓了,只怕车已到医院,迟早会发现的。<br>

我也不知陈紫函那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本人估计是这样的:陈紫函喘过气来,拼命说自已没事,但陪同的工作人员并不那么认为,让她别说话,而且大家着急异常,整个车上不得安宁。<br>

拍摄现场离医院很近,几分钟就到,男医生立即到位,二话不说,粗暴地撕开陈紫函的上衣,一看胸口上面皮肤只是染了点红,当下愣住。陈紫函奋力挣开安住自已的护士,坐起就赏了医生一记狠狠耳光,再摘下口罩穿衣服。<br>

这当然仅是个人的想象而己。<br>

那位间接使拍摄进程中断的兄弟被当场轰走,后来我两也做了朋友,他叫吴志怡。<br>

一个偶然的机会,王东回陕西那边的一剧组做了跟组演员。<br>

跟组就是长期服务在剧组的群演,一般按月结工资,通常要跟到那部戏杀青,剧组解散才行,老实说跟组能学到不少东西,我一直在找机会呢。<br>

很快我的处女作剧本已完成,只有四千字右左,但拍短片足够了。<br>

朋友阅后拍觉得不大像剧本,倒似小说多点,不过故事连贯,笑点颇多,却少了些能让观众值得思考的东西。也就是娱乐性足,艺术性方面差强人意。<br>

我解释说,由于篇幅有限,所以我只写自已擅长的一些笑料,因此成了单纯的喜剧。<br>

胡升说:如果你自已导的话还好,别人可导不了。看来剧本方面的基本功你都没过关。<br>

我说:我承认这点略有不足,以后会更努力去学的。<br>

朱澄澄说:话说你真不错,自写自编自导自演,后期你是不是还要自己剪缉呀,然而不知你拍出来的东西像不像东西。<br>

人生就是这样,不管你走哪条路,总有会不看好你,而且还在你没有在那个领域取得任意成果前,所以我懒得理她,也没说她生儿子不像人的话来反击。<br>

孙小云说:现在很多横漂都拍短片和微电影,水平的确不高,但能缎练演技,也可以学会很多东西。<br>

程昱说:想法决定出路,当然要有行动才行,问题首先得弄台摄像机。<br>

我说:那是,我已经在群里发了消息,有几个朋友很感兴趣,其中一位有台单反摄影机。<br>

新认识的朋友吴志怡说:拍这个赚不到钱,又浪费时间,如果丢下工作来做,我们肯定饿肚子。<br>

我说:这点我早想过了,有戏时大家当然跑戏,没戏就搞短片,两不误。<br>

吴志怡有个哥们,叫周康,今天也来参与我们的讨论大会。此人个子矮小,貌不出众,却阻挡不住他热爱表演这个行业,再说演戏不一定要高个子,高颜值的。<br>

他与其他朋友初识,因而话不多,这时才启齿:在横店混了几个月,相信大家都明白,群演就活道具,是无法完我们表演梦的。虽然有极少机率能碰上尔东升这样的导演,可是哪个能长远敖下去呢?所以我认为罗子皿朋友想法很好,主动出击。说不定你能拍不错的片子来,让某个大导演发掘,那便可开启梦相之路了。<br>

这跟我前面的英雄造时势理论差不多。<br>

我说:其实我拍这个短片初衷主要是将自已的喜剧天分显示出来,以后去应娉角色拿出来给导演看,就是最好的自我介绍,成功被选上机会自然高些。<br>

胡升端盆冷水泼给我说:不是我非泼你凉水,我是就事论事,导演都很忙的,哪有空看你的大作呢?<br>

我一点都不觉冷,说:凡事总有列外,也不是所以导演都看还起群演的。肤浅的导演往往认为群演出不了明星,这种导演怕是无法拍出大作。而那些真正大导演呢,总能把不可能变有可能,化腐朽为神奇,看待东西永远那么全面。纵然我的作品真的入不了任何导演的法眼,可至少我试过,努力过!<br>

最终我获得众朋友支持和帮助,算是迈出成功的一步。<br>

一天胡升收到消息,说是某剧组招十几名跟组群演,在艺校操场现场试镜,我们都去。<br>

跟组以前也有招,但不是人够就是不合格,只王东一个去过。<br>

剧组有时要转外地拍戏,有些地方甚至非拍摄基地,难招群演,所以就用跟组的。跟组更多机会接触剧组,学东西快,而且有些剧组为省钱,须要些演小角色就从跟组群演选,不另加钱,尽管如此,很多人认为发展空间大,都不在意工薪问题,故跟组也十分抢手。<br>

我们到的时侯人还真多,选角的工作人员说,大家可以多人组合,自选戏服,自由发挥,不限台词情节,但要古装剧情,最好有创新,励志,正能量的表演。<br>

准备时间有两个小时,自已去的可以找其他伙伴搭戏。<br>

我们几个素以本人主意多,大家便问我演什么好。<br>

我灵光一闪,说:不如来一段《倚天屠龙记》张无忌抢亲,剧情是张无忌去峨眉派抢老婆。<br>

得到大家一致同意后,我挑了比较适合张无忌这个角色的衣服,程昱合适周芷若一角,朱澄澄演灭绝师太,胡升饰丁敏君,孙小云就当杨逍,吴志怡扮范遥,周康当然是韦一笑的不二人选了。<br>

我简说剧情发展过程,台词大家临场自拟。<br>

最先上场的是三个人,他们演少年包青天之黑面判官。<br>

演包公的那人真敬业,宋朝官服,还把自已化得一脸黑,另外两人则是演农民百姓。<br>

选角副导让开始,包公便坐公堂上(其实就是一副普通桌椅),脱个鞋子当惊木堂一拍:堂下何人?<br>

农民甲:张三。<br>

包公指着另一位说:那你李四了。<br>

农民乙说:谁规定姓李的就一定排四,我在家排行老二,却叫李寻妹。<br>

包公说:我去,差这么远。你两何事闹公堂?<br>

张三说:我们两家的牛打架,我家的死了,七八亩地全指望这条牛来耕呢,太人,你说他该不该赔?<br>

李寻妹说:他的牛是我家牛打死,不是我打死的,我赔什么,再说我哪有这么多钱赔。<br>

包公说:切,小意思,死牛宰了同分,活牛同耕两家地,ok!<br>

两人皆服。<br>

李寻妹说:包大人真是铁面无私,公平公正。<br>

张三给了李寻妹一记耳光,说:你傻呀,包大人那叫黑面有须,什么铁面无丝。<br>

包公摇摇头说:没文化真可怕。我下班了,都给我滚蛋!<br>

演出到此结束。<br>

副导比较满意这种恶搞类的喜剧,让助手登记他们的联系方式。<br>

我终于明白了,以前我们总不能被选上,大多与选角导演的要求无法一致,这次定要投其所好,才有机会拿到名额。于是我又跟几位朋友说按我的方式演,大家一致通过。<br>

第二组上场,演的是三国之刘备借荆州,共七人,分别有刘备、诸葛亮、赵云、关羽、孙权、周瑜、鲁肃。<br>

旁白:话说曹操率八十万大军南下,让孙刘两家联合,瑜亮之计火攻,败于赤壁。刘备却采纳诸葛亮方略,趁势窃取荆州。<br>

关羽说:军师真是神机妙算,我们拿下荆州不费吹灰之力。<br>

赵云说:我们总算有处立足之地了。<br>

诸葛亮完全没有任何喜悦:赤壁一战,全懒吴军,我们却抢了最大的好处,只怕孙权不肯罢休呀。<br>

关羽:军师莫忧,孙权那黄毛小子不服又如何,我们还怕他不成?<br>

刘备:二弟有所不知,如今虽说曹操大败,但综合实力还在我们与孙权两家之上,我们两家仍要再联手抗曹,而要保持孙备联盟,就非得交出荆州不可呀。<br>

关羽:哼,我不管,反正荆备绝对不能拱手让给姓孙的小子。<br>

赵云遥见一行人走来,说:主公,孙权来了。<br>

刘备等人理亏,急忙迎上。<br>

孙权一伙一肚子气,个个脸拉得比身长,就连刘备的问侯也不回礼。<br>

孙权瞟了刘备一眼说:刘玄德,好样的呀。<br>

刘备谦逊说:玄德不敢。<br>

周瑜更是臭脾气:不敢?我看你们没什么不敢的。与曹贼交手,我东吴兄弟浴血奋战,你们倒好,竟然偷偷地窃取荆州,是何道理?<br>

鲁肃还好说说话点:玄徳呀,你们这么做确实有欠公道。<br>

诸葛亮还想说什么,可是选角的副导己喊停了:好,下一组吧。<br>

我觉得他们演得还行,每个人都能够把所演角色的性格表达出来,但导演不喜欢,更不须要这种表演方式。<br>

终于我们上场了。<br>

先是演明教人出镜。杨逍急忙走到我面前说:教主不好啦。<br>

我抬手就给他一记耳光:本教主吃得好,睡得香,妹见妹爱,车见车载,哪里不好?<br>

杨逍说:不是,教主,我是说你的未婚妻周姑娘被灭绝师太强行带了。<br>

我又惊又怒:什么?身价钱都给了三十六块,难道那老秃尼想悔婚。<br>

一旁的范遥火冒三丈,气急败坏,好像新婚是他的一样:王八蛋,敢放我鸽子,士可忍,哥不不忍,就算踏平峨眉派也要把新娘抢回来!<br>

我说:范右使息怒,新娘是我的。<br>

范遥说:不是我的吗?<br>

我抬手想给他一巴掌,他躲开了,说:知道了教主。<br>

我说:老婆不能丢,我们去峨眉派要人。韦蝠王,你是鸟人,飞得比天宫二号还快,就先行一步,送上本门拜贴。

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9)
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