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套之王(9)

龙套之王<br>

(9)<br>

那么问题又来了,我上哪找个餐馆呀,谁肯借个场地给我呢?<br>

回横店后,有次上街,正当我一筹莫展之际,却见大智街中间有家歇业的快餐厅,门口贴有转让信息,从透明玻璃门看,里面一应器具齐全。<br>

见到此店,让我眼泪哗哗啦啦,就像哥布伦发现了新大陆,这不正是现成的餐馆吗。<br>

大智街往来人不多,门面也有很多空的,就是开门,但都买装俢器材。反正这家店不开,我跟老板说说,租用几天应该没问题,我们虽然演戏给我女友看,可也真的炒快餐,做生意,就算没什么赚头,总不会亏大太。<br>

我拨通店家的电话,说明意思,店家本不情愿的,我就用三寸之舌说服对方,以八十块一天的价格租我一个礼拜。<br>

与店家照面后,我给了五百六,押金五百,换来一串要匙,由于临时租用,并无合约,只口头协议。<br>

我火速呼朋唤友过来,让他们这几天内先不接戏。朋友都还仗义,原本不支持我的程昱胡升等人见我坚持,也就不再说什么。<br>

首先我问谁会炒菜,吴志怡说他以前在烹饪学校学了两三年。真是老天开眼呀,我泪流满面,示他为救星。<br>

周康说他要切菜,如此热情,我岂能拒绝。程昱自告奋勇,接下洗碗洗菜的脏活,我感动地抱着她久久没放开,直到孙小云说我这豆腐吃得没水准时我才放开。<br>

朱澄澄提议要做服务员,鉴于她的特殊形象,怕吓走客人,我就带她到门口站着。一连几个从她面前经过的人都像见了鬼似逃开。<br>

这己然证明,接待客人的服务员形象的重要性。朱澄澄一脸难过,我耸耸肩,撇撇嘴,表示很无奈,因此没答应,只叫她帮忙刷碗洗菜。<br>

剩下的服务员唯有让胡升来当了,她没反对。孙小云也一起收碗筷,扫扫地什么的。<br>

至于我怎么也是个老板,就该有老板的样,就收银一职,非我莫属。<br>

第一天我们就开业了,可我女友明日才来,我们只是先熟悉下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以免到时手忙脚乱,露出破绽。<br>

大家还真是手忙脚乱,以至于闹了很多笑话。<br>

比如周康宰鱼,双手按大鱼的头也按不住,大鱼使劲打挺,搞得水花四溅,周康湿了身。周康一摸脸,没说话,转身走开,一会又回头,抬脚就猛踩鱼,直到踩死为止。希望客人吃鱼时,不要闻到脚臭就好。<br>

再如朱澄澄,她简直就是汉子,担起杀鸡宰鹅的血腥工作。然而鸡鸭也并非那么好欺负的,刚从笼中捉出的鸡,马止就挣脱手,还跳到菜架上。朱澄澄岂肯罢休,跳起来手一伸,鸡没捉到,却把菜架带倒,弄得被压在下面,一身全是各种青菜,鼻孔两根葱,嘴巴塞了胡萝卜。<br>

她正起来,那知刚才架子倒下时,那只鸡飞跳起的鸡又扑下,不偏不倚,恰好落到朱澄澄面上。鸡爪好尖的,加上朱澄澄看不见,鸡人大战中,现场乱成一团。<br>

笑得旁边洗菜的程昱差点断气,人鸡大战终以朱澄澄擒住鸡而结束,但更让程昱笑破肚皮的是,朱澄居然用四条绳子将鸡的两翅和双脚绑着,分别向四个方向拴住。整只鸡就被固定成一个大字,朱澄澄头都顾不上梳好,身上的菜也没弄干净,就拿菜刀在鸡面前晃,边晃边臭骂,似乎不狠狠地把鸡虐个够,是难解心头之气了。<br>

又如吴志怡厨师,手法熟练,添油加醋,翻炒甩锅,动作不仅优美,还一气呵成。不想甩锅抛菜时,锅柄断了,锅和菜飞了起来。可吴志怡不慌不忙,右手迅速拿来一条毛巾,左手取碟,拿毛巾的手接锅边,用碟接菜,整个过程潇洒利落。<br>

当时见到的人都震惊了,孙小云更是又崇拜又激动,一手一个铝锅盖,像鼓掌一样,拍得铮铮响。<br>

由于吴志怡菜炒得可以,加上大家热力推荐,朋友的朋友不少来棒场的,加上便宜实惠,首日居然盈利四百多。<br>

我把钱分了,每人拿到六十多,我只亏十几块,但不用掏钱外面吃饭,算起来差不多而己。<br>

第二天我去义乌火车站接女友。我打扮得很隆重,喷了发胶,精神焕发。十二点多就见站出口拥挤的人群涌出。终于在人海中我看到了她,当下我便向前挤,不料人实在多,我被挤成肉饼不说,还摔倒一跤,搞得我衣衫褴褛,发型大乱,连手上的花也残得不像样。女友见我如此狼狈,扑哧一笑。<br>

女友只是来看看我,小住几天,非长期呆下去,所以行旅不多。<br>

她叫陈冕,清清瘦瘦,漂亮得体,短袖汗衫,及膝裙子,一直迷得我无法自拨。<br>

我微笑迎上,主动接过行旅,搭自己肩上:怎么想到来看我?<br>

陈冕说:我要是再不来,只怕你己经忘了我长什么样子啦。<br>

我说:那你要常来看看我才行。<br>

出了站,我们上了公交车,陈冕看着窗外的景色说:这里真不错,比我们那好多了。<br>

我点点头说:浙江自古以来就人杰地灵,名人辈出,有钱的多。<br>

陈冕侧过脸看我说:你做小餐馆的,在哪开不行,为何非要来浙江呢?<br>

这差点把我问住了,我说:浙商乃中国商界之狼虎,我这不是来向人家取取经的吗。<br>

陈冕颇无奈地说:算是理由吗?<br>

我还没想好措词来回答,还好车己到横店。<br>

下车后,我带陈冕回到出租房,在女友面前,我应该有风度:晚上你睡床,我睡地上可以了。<br>

陈冕没说什么,但肚子己饿,放好行旅,稍作休息,就来到餐馆。<br>

看到餐馆小有规模,陈冕比较满意:很不错呀,还请了这么多人干活。<br>

我一个人开这样的小食也要点本钱的,但女友知我没什么存款,所以不免有些疑惑。<br>

我拉她进去,把所有人叫来,逐一介绍,还说其实是和烧菜的吴志怡合伙投资。<br>

如此一说,女友再无二话。<br>

己是正午,店里也有些客人。我和女友就选偏角坐下,胡升过来问女友想吃点什么,我叫她去忙,不用管我们。<br>

女友喜欢吃白切鸡,浙江好像很少有餐馆做这道菜,但我早己叫吴志怡按家乡的方法做了份。再添个爆炒牛肉,炒个青菜,算是一顿不错的午餐了。<br>

菜还没上齐,我们正边吃边等边聊,这时进来一个少女,吃饭的,当见到胡升时便奇怪:喂,胡升,你怎么在这做服务员,你不做群众演员啦。<br>

我一听,暗想不好,横店大小了,真的随时会碰上以前一些一块跑过戏的朋友。<br>

陈冕耳尖,回头看看什么事。<br>

胡升瞬间有些紧张,我在心里对她说:别拆穿西洋镜,要随机应变,随机应变,你是演员,好演员。<br>

很快胡升就有了应对之词:那是以前的事啦,现在我深知做群演没出路,便改行做服务员,这个工作稳定,也不累呢。<br>

我本以为没事了,还暗赞胡升机智,不料担心才刚开始呢。<br>

那女客人说:可是你昨晚还在群里说要和几个朋友一起拍短片,要完自己的演员梦,怎么今日就做起服务员,这转变也大快了吧?<br>

陈冕用狐疑的眼光看我,我汗流夹背,不会被发觉了吧。<br>

见情况不对,孙小云过来解围:是这样的,她确实觉得群演非长久之计,但心中始终有个演员梦,就打算和朋友拍个短片,还自己一个心愿,之后就老实去找工作了,所以先来我…我们老板餐馆试试做服务员。<br>

女客人说:哦,原来是这样,那给我来份番茄炒蛋,打包。<br>

我舒了口气,好险呀。<br>

陈冕说:罗子皿,你餐馆的员工以前都做过群众演员吗?<br>

我说:不是呀,怎么可能,其实就胡升她做过而己。<br>

陈冕气正词严地说:听闻横店此地是全亚洲最大影视拍摄基地,素有东方好莱坞之称。你不会想着那种虚无漂渺,不切实际的明星梦吧?我告诉你,我可是最讨厌这样的人,群演有几个长息的,世上能有几个像尔冬升的导演,就算有,也不见得会遇上你。<br>

我讪笑说:刚开始我是有想过的,但你不同意,我就直否决了。可我认为在旅游区附近开餐馆好,游客多,又几乎是高消费群体,所以便找了吴志怡这朋友合伙开了食店。<br>

陈冕说:你能这样想就好,我并不限制你的想法,实在是群演的职业大不稳定,不够实际,我是在为我们将来打算呀。<br>

我点头说:我明白,你当初坚持不许我当群演都是为我好,为我们将来着想的。<br>

那女客人走后,店里陆续有客进出,却均不认识我们的。<br>

上午程昱洗菜,中午己经洗完,我去接陈冕,她就顶上我原来收银的位置,负责收钱。<br>

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位男客在结帐时,盯着程昱细看。<br>

我发现那客人的行为,以为他认识程昱,暗想不会又碰上熟人吧?<br>

程昱找钱给那男客,看到对的眼神便纳闷说:帅哥,有什么问题吗?<br>

那男客人终于掏出一张类似身份证的证件,对照程昱,一会才说:真巧,我刚在街上捡到张演员证,正愁找不着失主,没料到正是美女你呀。<br>

演员证非本人则毫无价值,通常捡到的都会还给失主。<br>

没有演员证在横店难接戏,且补办很麻烦。听到自己演员证丢了让人捡到,程昱一紧张,马上忘记自己正在演戏:什么,我看看。<br>

接过来一看,程昱才确定真是自己,也不知几时掉的:正是本人的演员证,大谢谢你,没有他我就接不到戏,谢谢呀。<br>

男客人说不谢,就走了。<br>

陈冕略带质问的语气说:你不是说除了胡升外其他人都不是群演吗?<br>

我支语一会,说:这个嘛,都是员工他们自己的私事,我也不完全了解。<br>

说完我转头装作刚知道一样,问程昱:程昱姑娘,原来你也在做群演呀,真没想到呢。<br>

程昱配合我说:嗯,那毕竟是我的理想,我可不想后悔一辈子,有梦想就去追求,成败与否倒不重要,重要是尝试过。<br>

这些话的意思她分明是对陈冕说的,希望陈冕会支持我的演员梦。<br>

但陈冕不为所动,好像没听进去。<br>

接着孙小云电话响了,他接电话,那边说是某某剧组的,看了他的资料,非常合适出演剧中的一个小角色,片酬一千五到二千,让他有空明天到渡假宾馆来,导演要见人。孙小云大激动了,一时忘了目前身份,答应明天去,挂了电话还大声说:大好啦,我终于接到小角色,梦想之路就要开始了!<br>

说完他才想起什么,整个人就定住了。<br>

我说:正如我刚才所说,员工的私事我很少过问的,不曾想孙小云也玩那行。小云,努力哦!<br>

最后句话我对孙小云说的。他笑得有点假,答道:好,我一定会的。<br>

说完还边收拾桌子边心情大好地唱起羽泉的奔跑:随风飞翔有梦作翅膀,敢爱敢做勇敢闯一闯,哪怕遇见再大的风险再大的浪,也会有默契的目光!<br>

陈冕有些不高兴: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事瞒着我。<br>

我说:你想多了,我明知你最讨厌人家骗你的,我还敢骗你干嘛呢。

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4)
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3)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1)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5)龙套之王(6)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2)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4)龙套之王(8)龙套之王(9)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7)龙套之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