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起床了,开始搞军训了。”在杨小荣连拉带扯的摇晃中,不知昨天自己怎么到床上的苏舟终于醒了,只是脑袋一阵迷糊。糟了,苏舟突然意识到吴晴的书还在自己枕头下,要是吴晴发现自己的书不见了该怎么想,她不会报警吧!苏舟自己将自己吓得一惊一咋。不过就算不见了,她也不知道书在哪里,等室友都穿戴整齐离开寝室时,苏舟找了个借口落在后面,将书藏进了衣柜深处。

到了教室,吴晴果然正在翻箱倒柜的寻找,苏舟很淡然的亲切又关心的问道:“在找什么呢?”

“《茶花女》。”说完又继续找,补充说道“就是我昨天看的那本书。”

“我知道,小仲马写的嘛,讲一个妓女的爱情故事,没吃过猪肉也要去看看猪是怎么跑的。”苏舟一口气得意的说到。

“结局非常的凄美,但是在玛格丽特的生命中她至少得到过绽放,怎么你看过这本书,我第二遍看还没看完呢。不知怎么就不见了,你说要不要告诉老师。”

“不用,不用。”苏舟慌忙的摇头,跟拨浪鼓似的,然后又解释道:“高中老师不赞成看课外书的,他们只希望学生一门心思死读书,变成机器人就好。”看着吴晴打消了这个念头,苏舟心里总算释然了。但是瞧见吴晴黯然伤神的表情以及楚楚可怜的眼神,苏舟心里有些内疚,甚至一阵酸苦,顿时产生了怜爱之心,就说道:“我那里也有本《茶花女》,要不要我借给你,反正看完了,在那里闲着也是闲着。”

“好啊!”吴晴脸上顿时熠熠生辉,怎么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那你中午拿给我吧,”吴晴有点急不可耐。

这下该苏舟困苦了,其实他哪来的书,只不过是大男子主义在心中作怪,所以就夸下海口,这下又吹大了。只好自圆其说的说道:“中午要午休,我还是晚自习带给你吧。”这样也为苏舟争取了时间去买本书来凑合。

上午的军训终于结束了,吃完饭后,苏舟顾不上洗个澡,直接奔向了学校图书馆,可恨的是这里除了资料书啥课外书都没有,苏舟在心里直骂“破书店”。看来必须到校外去买了,可是走到校门口,根本不让出去,高中就是比初中严格多了,就算是这个破私立学校也还有几个保安在门口值班,苏舟开始对书店的恨升级到学校。

“不行啊,我必须出去买本书,要不以后还怎么做人,唉,没事我充当什么英雄。”苏舟现在又焦急又自责。站在门口,看着不断进出的人,苏舟很是好奇,细细一听,大喜,看来自己出去有望了。苏舟一口气跑回寝室,洗个澡,换身衣服都堪称神速,然后拿出自己的双肩包,大摇大摆的朝门口走去。

“站住。”刚到门口就被凶神恶煞的门卫大叔给拦住了。

“我已经毕业了的,这不大学快开学了。来看看老师。”苏舟说谎的能力已经炉火纯青。

“你说你已经考上大学了。”这还真由不得门卫大叔相信,苏舟的脸上太稚嫩了,要是苏舟知道自己三年以后会被人当做无业游民拒之门外,不知现在该作何感想。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抗日已经抗了小半,解放则解放的差不多了。岁月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模样。

“我是刘银珍老师班毕业的,不信我叫她过来。”刘银珍是苏舟现在的班主任,他知道班主任上一年教毕业班,所以就用她来唬唬门卫,门卫大叔果然有点相信了。

“小伙子看上去挺小的,对了,考的什么学校。”门卫大叔也很关心苏舟。

“中山大学。”苏舟说的很肯定,还带有一丝丝自豪。

“哦,难怪咯,真是年纪越小读书越厉害。”门卫大叔终于给苏舟放行了。

校外的书店品种还是蛮丰富的,修真网游,武侠言情应有尽有,苏舟找了本封面精致的《茶花女》,然后又买了些水果就回来了,在门口又被大叔给挡住:“小伙子,怎么又进来了。”

“刚看完班主任,这又去看一下其他的老师。”表情也换成了那副小人得志。你怎么也无法想象,十几分钟前在这里等着出去的苏舟会是怎么一副老实的嘴脸。

门卫大叔看着苏舟这样子心里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只是不好发作而已。苏舟又拿出一个苹果递给大叔,说道:“大叔,来,吃个苹果,别看这九月份的苹果有点青,里面还甜着呢。看人也不能只看表面。”苏舟这人就是这样,总会有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要是他哪天成为个暴发户,还真不知会是怎么样。还好大叔大度的很,接过了苹果,没有继续和苏舟较劲。

苏舟拿着书躺在床上越发觉得不对劲,心里想着还应该在上面做点手脚,于是在首页上写上购买日期,只是将时间提前了半个月,然后又随意翻翻,使得看起来有使用过的痕迹。这下总算满足了,枕着书沉沉的睡去。

高中的军训总让一些不谙世事的小毛孩异常兴奋,口号也是喊得异常响亮,而且还服装整齐,动作规范,教官训练起来就一个感觉“真他妈爽”。在大学苏舟经历的军训多少有点稀稀拉拉的感觉,而且还都是以老油兵条子带一群老油条学生,你也油,我也油,大家一起油才开心。白天军训结束后,晚上还要继续上晚自习,主要是教官讲一些国防知识,然后就是唱军歌。苏舟在晚自习的时候将书给了吴晴,但是吴晴看都没看,只是简单的道了声谢谢,然后就跟着教官唱歌。

“寒风飘飘树叶,军营是一朵绿花,亲爱的战友啊,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妈妈……”教官正在教大家唱这首歌,这首歌苏舟以前听过,但一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对于此时刚刚离开初中那不堪回首的学校,来到这还算满意的高中,穿上肥大的军装,绿军装的褶子还没有抚平,更谈不上对家的思念。只是看着大家都唱的认真,也不好违背众意,就跟着大家认认真真的唱。唱着唱着苏舟觉得鼻子开始发酸,接着眼睛一热,只是泪水没有流下来。后来他知道这首歌叫《军营绿花》,此时的苏舟还体会不到一片树叶被风扯落枝头的感觉。三年后,当望着昔日的恋人渐渐消失在眼里,或天涯海角,或咫尺天涯,只留下又三年的等待,望着这片被风扯落的树叶,苏舟是多么的无可奈何。

下课了,吴晴一直没有提书的事情,匆匆忙忙就离开了教室,苏舟看着这个第一个离开教室的女孩子,心里在不停的琢磨,她到底哪里不一般了,不过苏舟还真觉得她两条长长的辫子挺好看的。反正吴晴就是让苏舟觉得不一般,但就是说不上理由。

过了会儿,苏舟也离开了教室,在商店买东西付款时发现吴晴正排着长长的队伍站在那里,原来是跑来打电话,只是别的人来的更早,而且还拿着个话筒唧唧歪歪的说过不停,所以十来分钟还没打上。苏舟走上去好心的说道:“我有IC卡,要不要借给你去邮局打。”学校的邮局只能打IC卡,还是邮局实在是太破陋了,学校才允许它装个电话,抓点收入,稍稍改善一下邮局的状况。

“谢谢啦!”吴晴笑道,她的笑容是那么的迷人,精致的五官更是让人怜爱,她还真是个可爱的人儿。

来到邮局,苏舟朝老板喊道:“阿姨,给我拿张10元的电话卡。”

“你没有卡啊,那你还借给我。”吴晴说着有点不高兴。

“买了不就有了嘛,反正我也要打,来,先借给你。”说着将卡递了过去。

吴晴看了一眼,没有接,冷冷的说道:“用不着,阿姨,也给我来张。”后半句的语气明显的热情温和,一句话能说的这么炉火纯青也是了不起,苏舟还在思索这句话的艺术性时,吴晴已经拿着自己买的卡开始拨号。

苏舟看着吴晴的态度也淡淡的说道:“你的我的还不是一样嘛。”

“那不一样,你的就是你的。”吴晴在等电话那头接的时候回了一句。

“我没说你的我的,我只是借给你。”

“你借的我还不了,我用不着别人的施舍。”话说的如此的倔,这时电话通了,吴晴也开始和她妈妈开始寒暄,脸上堆满了笑容,声音带有丝丝甜意,甚至还有点撒娇,这让受了冷淡对待的苏舟有种恍如梦境的感觉,这个女人真是捉摸不透,丢下句“傲气的女人”就回寝室了。

“傲气,傲气,傲气……一个女人这么傲气干什么”苏舟在这个纠结的问题中睡着又醒来又睡着,终究到最后还要醒来。还是接着军训,立正,稍息,向右看齐,齐步走,一天又一天的重复这些内容,真不知那些军人怎么受得了这么苦逼的日子。搞军训休息时还可以与班上的女生说说话,解解闷。而部队里可是清一色的男人,搞基的肯定也是一大片,想一个茶壶配四个茶杯更是痴人说梦话。苏舟正在想着这些无聊的话题,发现吴晴朝他这边走过来,手里还端着一杯水,苏舟朝四周看了看,看着四周没人才确定吴晴还真给自己送水,接过水后有点受宠若惊。“女人心还真是海底心,昨天还对自己那么冷淡,好像要拒之千里之外,今天又送水来表示朋友的关心,这个女人还真不能用常人的眼光来看。”苏舟心里想着。

吴晴先开口了:“刘老师说再过几天要进行军训汇演,每个班要有个代表在前面领队,你说我们班谁去好呢。”本来苏舟想开口说句谢谢的,只是他向来没有说谢谢的习惯,再加上经常泰然处之的接受别人的帮助,这就更加的理所当然了。好在吴晴并没有在意一句谢谢的问题,苏舟连忙说道:“你去就可以,身材高挑,加上两条长长的辫子,在前面一定非常的好看。”吴晴的身材虽然算不上高挑,但至少还是削瘦,有点点骨感美。

吴晴被苏舟盯得有点不好意思,笑着打到:“你就没有句正经话,我问你了。”

苏舟心里当然知道吴晴想去领队,只是自己不好意思说而已,或者说还是有点胆怯,不习惯站在前面被人观看,就说道:“说真的,我觉得你挺好的,只是看你自己敢不敢站在前面领队。”

“我有什么不敢。”吴晴说到。

“好,你说的哦,我这就跟老师说去。”苏舟就起身向老师走去,吴晴并没有跟来,班主任听了苏舟的话,在问了吴晴情况后爽快的答应了。

接下来的军训,吴晴果然大大方方的站在前面,看着吴晴的认真劲儿,苏舟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个女生与自己的确不同,自己是个吊儿郎当的人,最不愿的就是被别人领导,或者做一些机械而没有挑战性的事情。而吴晴却是安安静静的,还是个循规蹈矩的好学生,只是这个女生的傲气令苏舟很不舒服。

晚自习还是唱歌,要么自己随便看看书,了解一下高中的课本。这时吴晴终于拿出了苏舟买的那本《茶花女》,摸着精致的封面忍不住赞叹道:“这本书的封面真好看,比我的那本精致多了,看不出你一个男生还这么心细。”

“你喜欢,那我,我就借给你多看看,反正我已经看完了。”苏舟本想说将这本书送给吴晴,但想到随即而来的肯定是无情的拒绝,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你是不是很喜欢这种类型的书啊。”苏舟问到。

“嗯,是的。”这次吴晴倒是从书中抬起了头,用朋友聊天的方式开始与苏舟交谈。

欣喜若狂的苏舟当然愿意与吴晴更深的交往,继续问道:“这些书都是世界名著,我怎么看不出它们好在哪里。”

“那是你看的不够,遇到喜欢的书,看到那些空灵的文字,它们都像小精灵一样在你的面前跳动,你的心也会随之跳动。”吴晴说着这些苏舟听起来很纯真的话,脸上无邪的憧憬的确非常的美。

苏舟就这样盯着吴晴,直到吴晴颔首咬唇苏舟才再次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接着说道:“其实我以前也疯狂的看过书,只不过是一些杂七杂八的,我不管什么名著,只要好看我就看。”

“我也是只要好看我就看。”吴晴很赞同苏舟的观点,“只不过读书时时间太少,没时间看。”吴晴说的有点惋惜。

“我也是用上课时间看的,其他时间玩都玩不过来,哪有时间看小说。”苏舟越说越起劲。

“你上课看小说,那考试怎么办。”吴晴有点担心苏舟的成绩。

“都来英才了考试还能怎么办,不过我当时要是再努力点考上个省重点就好了。”苏舟虽然说得有点无所谓,可还是后悔当初为什么自己不努力点。

“我初中都是努力学习,可还是没有考上省重点,别担心,这个学校也还是挺不错的。”吴晴倒是开始安慰苏舟。

苏舟心里暗暗发笑,想不到自己会被这个小姑娘安慰,也信心满满的说道:“嗯,到了高中就要好好学习,争取以后考个好大学。”这是苏舟在高中第一次要求自己好好学习,之后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直到第N次。

“你要好好学习还跟我讲话。”说着便把头转过去又开始看书,正在苏舟思索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时,吴晴又把头扭过来,狡黠的说道:“我跟你开玩笑的。”苏舟的思索又从上一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

接下来两人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相谈甚欢,下课铃声却不知趣的响了起来,吴晴像苏舟问道:“你的IC卡还在身上吗?”

“在啊,干嘛。”

“借我打个电话,我的忘在寝室了。”

“给谁打电话哦。”苏舟坏坏的问到。

“给我妈。”吴晴的回答不容置疑。

“好的,我也要去打电话,一起去吧。”

“昨天我,我说的有点,有点过分,你不要在意。”吴晴结结巴巴的为昨天的那句话开始向苏舟郑重的道歉,这让苏舟有点感动。这也只是因为吴晴现在还不了解苏舟,苏舟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不记仇,在大的恨过几天他也会忘记,记在心里太费劲了。

“没事。”苏舟也是豪爽的一甩手,两人一起走向了邮局。

打了电话后,吴晴顺便在邮局拿了自己的信,苏舟趁机快速的瞥了一眼,看那小如米粒的字,看来是一个女生写的。吴晴打完电话后并没有急于离开,而是在等待苏舟打电话,这让苏舟有点猜不透,脑袋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与父母寒暄,结果因话不投机,就匆匆挂了。

苏舟放下电话后,吴晴便开始往外走,苏舟也跟着走了出来,出了门吴晴说到:“我回寝室了。”

“嗯。”苏舟点点头,看着吴晴走出两步后也跟了上去,但还是保持着两步的距离。

在这样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一男一女就这么默默的走着,没有一句言语,他们的默契使他们始终保持着两步的距离。这一刻永远的留在了苏舟的心里,一定也是吴晴无法忘怀的。

“我到了。”吴晴在女生宿舍门口停了下来,没有和苏舟道别就匆匆的走了进去。

苏舟一直在想,为什么那晚他会勇敢的追上去,他们认识还不到一周,难道是苏舟的一见钟情。可是苏舟怎么会迷上这个傲气的女人,他只是让苏舟觉得不同于其他女生而已。可是苏舟的的确确的追上去了,换来的是一辈子无法忘怀的回忆。

如果记忆可以尘封,苏舟愿意将它永远的停在那个晚上。可是这只是如果,生活还在继续。

第一节第一节第八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五节第四节第五节第二节第八节第五节第六节第九节第六节第七节第三节第二节第四节第五节第九节第八节第五节第九节第八节第一节第二节第五节第二节第七节第六节第九节第五节第七节第八节第四节第八节第六节第五节第五节第五节第五节第一节第四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七节第六节第一节第九节第一节第九节第八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三节第一节第六节第六节第八节第六节第七节第二节第三节第三节第五节第五节第四节第四节第二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一节第八节第一节第六节第一节第六节第七节第三节第六节第四节第二节第四节第二节第二节
第一节第一节第八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五节第四节第五节第二节第八节第五节第六节第九节第六节第七节第三节第二节第四节第五节第九节第八节第五节第九节第八节第一节第二节第五节第二节第七节第六节第九节第五节第七节第八节第四节第八节第六节第五节第五节第五节第五节第一节第四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七节第六节第一节第九节第一节第九节第八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三节第一节第六节第六节第八节第六节第七节第二节第三节第三节第五节第五节第四节第四节第二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一节第八节第一节第六节第一节第六节第七节第三节第六节第四节第二节第四节第二节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