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钱钟书说男女之间的爱情很多就是以借书还书开始的。苏舟看着那几本书痴痴地傻笑。

之后的日子,苏舟便开始了看文艺小说的生活。先是中午午休的时候看,接着课间休息也看,再后来是语文,政治等一些不重要的课看,到最后只要有时间就看。他在这些书中渐渐的看出个理所然,当然看了之后也经常和吴晴交流几句,彼此说说自己的心得,与一个有共同语言的人聊天谈心真是神仙般的生活。而且吴晴的思想还真不是常人所能及,总是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这是苏舟最为钦佩的。现在的他们完全是心灵的朋友,是共同的爱好使他们联系在一起,他们也愿意永远保持着这种最纯真的关系。

每天晚自习后,苏舟也是以两步的距离跟着吴晴,从不开口打破那种默契的宁静,吴晴也从不回头,只是到了宿舍门口她会停下来说一句“我到了。”,然后各自回寝室。两人就是如此的有默契,甚至在出教室时也会默契的一个走前门,一个走后门,出了教室后仅仅几秒钟,相隔又不过两步之距。苏舟后来每念及此总会叹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时间行如流水,既过的潇洒又一去不复返,马上大家就迎来了高中的第一次考试。从大家的叹息声可知,他们都还没有准备好,甚至还有些害怕高中的考试。说实在的,苏舟从国庆来基本上就没有翻过书,自己买的两本书看完了,苏舟又去图书馆借了好几本,当然这一系列动作都瞒过了老班的眼睛,而且自己还花了大手笔贿赂同桌的李灵灵,让他帮忙看着点,老师来了提个醒。李灵灵还真是够意思,将一系列任务完成的滴水不漏,所以苏舟上课基本上就是一本一本的看这些课外书,为了看得心安理得,苏舟一直以只看世界名著来安慰自己.

然而考试的情况并不妙,该背的没背,不要背的又不会做,加上苏舟本来的底子就不好,结果是考的一塌糊涂。不过在考试后,苏舟并没有露出一丝沮丧,而是谈笑风生的和吴晴一起去了车站,然后各自回家享受四天的假期,临别时还不忘让吴晴记得带点书来。看来苏舟看书是中毒已深,只是不知有没有解药。

回到家后,苏舟向父母多要了一百块的生活费,说是买书用。苏舟没有说是买什么书,而大多数父母都会以为是资料书,再说苏舟父母都是开明的人,所以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正因为父母的开明,所以苏舟从来都不会欺骗父母,哪怕是善意的谎言他也不愿意说,正如他这次就是避重就轻的说,但至少还是没有说谎。

苏舟回到学校的时候成绩已经出来,看着那些分数还是有点伤心,该考好的没考好,不该考好的更加就没有理由考好了,总之成绩是惨不忍睹。吴晴这次考得不错,只是物理稍差一点而已,但是语文和英语的优势让她考进前几名绝不是问题。

正在为成绩恼着,吴晴满面春风的朝着苏舟走来,看着吴晴的笑容苏舟的烦心事去了大半,而且苏舟知道吴晴的笑容不会有任何嘲讽之意,只有无尽的真诚。

“考的怎么样。”吴晴关心的问到。

“自己看吧。”说着苏舟从课桌里拿出一堆卷成一团的试卷。

“我看一下。”吴晴从旁边搬过一条凳子坐下,然后将苏舟的试卷一张张展开,抚平,再折好。接着说:“我也只是那些要背的科目比你考得好一点而已,其他的咱俩差不多。”

“别安慰我了,咱俩差的太多了。”

看着苏舟沮丧的表情,吴晴还想再说点什么,只是这时上课铃响了,她也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这几天苏舟上课没有看课外书,就连吴晴从家里带来借给他的也被他收进了课桌深处,而且晚上也没有默契的一起回寝室了。

秋后的阳光总是令人不舍,想着即将而来的隆冬,大家都不愿意放弃再享受一下阳光的机会。在英才学校里有片后山,那片山的斜坡上是蜿蜒的小路,坡上长满了草,池塘边的几棵柳树让秋天不再那么萧瑟,池边的八角亭是个闲坐聊天的好地方。

这天中午,苏舟和吴晴中饭后,买了点水果一起到后山走走,八角亭人满为患,吴晴又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于是一起坐在坡上的草地上享受这午后的阳光,太阳温和的不能再温和了,可还是晒的人懒洋洋的。

吴晴躺在草地上,半闭着眼睛朝苏舟问道:“苏舟,你是觉得晴天好还是雨天好。”

“随便,差不多。”苏舟随口一答。

“我还是喜欢雨天,我喜欢听雨淅淅沥沥落在地上的声音,我也喜欢雨中烟雾朦胧的世界。”吴晴就这么躺在阳光下大谈对雨的喜好。

“天晴也好啊,你就可以到处走走,雨天就只能呆在家里。”苏舟不想随便赞同吴晴的观点。

“但是你不觉得雨比太阳更有诗意吗?”吴晴反问到。

“诗意?有什么诗意,天晴下雨还不是一样。”苏舟从未觉得雨是有诗意的,他没有关心过这些东西,他更是没有这份细腻的感情去品味这些东西。

“那你就不懂了,这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吴晴有点得意的说到。

苏舟听着吴晴的这句话有点不悦,他最不喜欢别人小瞧他,他刚想反嘲几句。立马就忍住了,说道:“作为朋友有几句话我觉得应该与你说。”

“什么话,说吧。”

“我总觉得有时你讲的话容易让人误解,有些话听起来很骄傲。”在苏舟眼里吴晴是有点傲气,但是他说的还是有点委婉。

“嗯,这个我知道,这一点我自己也觉得不好,但是总是改不了,不经意就又流露出来,你不也说我是个傲气的女人嘛。女人?我有那么老吗?”吴晴娇嗔的责怪到。

“我哪有说啊,打死我也不敢说。”苏舟死不承认,脑袋却在飞速的运转,猜想吴晴怎么知道自己说过这句话。

“不承认也是没有用的,你的眼睛背叛了你的心。”说着还唱起了郑中基的这首《你的眼睛背叛了你的心》。

“你能看到我的心,看懂了吗?”苏舟试着询问到。

“我不愿意懂。”吴晴低下了头,轻声的说到。

“这算不算吴晴拒绝了你。”大叔打断了苏舟的思绪。

“这怎么能算是拒绝了,不过感情这东西也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年轻人期待轰轰烈烈的爱情,那是因为他们喜欢冒险,生活充满激情。年长一点的希望有个稳定的家庭,因为他们身上肩负着责任,那句话说的好,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苏舟与这大他30来岁的大叔聊起感情来还是有一套的。

“那算不算是拒绝。”大叔有点不耐烦的问到。

“那就算吧,不过也不用担心,后面的故事才是更精彩的。你看过那些偶像电视剧嘛,结局都是男女主角经历千辛万苦终于走到了一起,然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电视剧就大结局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戏了。”苏舟的话把大叔逗乐了。

“不过那天的阳光却比今天舒服的多。”说着又陷入了沉思。

“咦,我看到好像有个女孩子……”

“别讲话,先听我说咯。”苏舟不耐烦的打断了大叔的话,接着自己的故事。

苏舟在这个晚上之后更不好意思送吴晴回寝室了,他也很快忘记了期中考试后要好好学习的誓言,再次醉心于课外书。不过这些世界名著比起苏舟以前看的书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此时的苏舟还不明白,多年以后他才知道,正是这些世界名著构成了他的价值体系以及对人生的态度,还陶冶了他的情操,使他不再那么暴躁,可以说这些世界名著让苏舟完全拥有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和另一种人生,而对他起决定性改变的正是吴晴,这让苏舟有什么理由忘记吴晴呢,吴晴已经不是他心中的记忆,而是伴其成长的影子。

十一月最热闹的莫过于运动会,老班的口号是“全班总动员,创优争先我第一”。苏舟由于从小骨骼精奇,热爱体育运动,所以信心满满的报了个3000米,而吴晴文弱的外表也说明是个安静的人,所以也愿意做好自己的啦啦队。

在校运会开始的那天,操场上像个菜市场一般热闹,各个班级摆几个课桌占地为王。校长在主席台上简单的讲了几句话后就宣布运动会正式开始。苏舟的比赛安排在第二天,所以现在无所事事的他和几个同学坐在自己班上的大本营聊天。这时吴晴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叫道:“哎,你们都坐在这里干嘛,那边在进行铅球比赛,快过去加油去。”

“我们班有谁报了铅球吗?”苏舟一脸疑惑的问到。

“朱福林”吴晴没好气的回到。

“哦,胖子虽然有160的体格,可他那是虚胖,不可能得名次的。”苏舟一脸无所谓的说到。

苏舟的话虽然有些嘲讽的意味,但他也是与朱福林玩过几次,知道这小子比自己的力气大不了多少,再加上苏舟与朱福林的关系也只是一般,所以并不想去为他叫上几句。但是既然吴晴来叫他了,那就不一样了,一起陪吴晴看看比赛也是蛮好的。

“我看朱福林就很厉害,肯定没问题,我说你了,你到底去不去。”吴晴着急去看比赛,所以说话也有点急了,而且嗓门也大了不少,双眼直盯着苏舟。

“去吧,去吧,再不去有人就要发脾气了。”旁边的同学开始起哄。

“我们的吴大小姐别看表面斯斯文文的,原来还是很泼辣的。”这话是对吴晴讲的。

吴晴看苏舟坐着没动,哼的一声气呼呼的就走了。

“苏舟,我看这小妮子有点喜欢你,要不要兄弟们帮你追到手。”室友杨小荣给他出主意。苏舟与寝室几个哥们都玩的不错,这种事承认了就不是那么回事,而不承认他们又会刨根问到底,只好故作深沉的说道:“兄弟们的好意,小弟心领了,不过生孩子,娶媳妇我还是想自力更生。”

不过这天还真爆出了冷门,朱福林这小子不知喝了什么牛奶,突然劲大如牛,一口气扔出了十米六的距离,勇冠三军,吓退无数挑战者,轻轻松松得了个第一。一群女生如迎接凯旋而归的英雄,将胖子簇拥回到了自己班上的大本营,这边端茶送水,那边捏肩捶背,胖子还一副享受的姿态,最让苏舟可恨的是吴晴也夹杂在这些女生中间。吴晴还特意跑来告诉苏舟朱福林得了第一,看来不像故意来气苏舟的样子,苏舟也只能在表示恭喜后惊讶再惊讶,这天他也终于尝到跌落下巴的感觉。

晚上同学们依旧处于兴奋的状态,都在忙着写广播稿,为明天的比赛加油,吴晴也向苏舟问道:“怎么样,没压力吧。”

“我把鸭梨(压力)放进冰箱都变成冻梨(动力)了。”苏舟幽默了一把,其实他心里一点谱都没有,而且他还真的没有认真的跑过一次3000米,他只知道自己行,但是到底跑的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

“这么自信,那我现在就把鼓励的话说完,就不写广播稿了。”吴晴调皮的说着。

“那不行,你在这里说只有我听到,在广播里就不一样了,全校人都可以作证了。”

“全校人听我就更不写了,放心吧,明天比赛的时候我会在你身边为你加油的。”

“嗯,这还差不多。”说着满意的点点头。

苏舟的比赛安排在上午,所以早晨他也只敢喝点稀饭,虽然比赛前装的自信满满,但真的上跑道时还是有点紧张,主要是以前将自己吹得太厉害了,要是连一个名次都没有拿到那就丢大了,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只有尽全力开始跑吧。

苏舟起跑就紧随第一名的后面,暂列第二。这是因为苏舟对自己还是缺乏信心,不敢跑第一,另外就是紧随一个目标,不容易感觉到疲劳。可是三圈过后体力还是开始下降,被一名紧随其后的选手超过,落到了第三名。好胜心差点使苏舟与那个选手叫上了劲,但一想到现在还没有跑一半,苏舟就冷静了下来,专心保持着自己的第三。旁边的同学在不停的喊加油,由于跟第二名跟的太紧,苏舟的脚下也开始有踩棉花的感觉,不过看第二名似乎想远远地甩开自己,苏舟也只好要紧牙关不让距离拉开。当跑到第七圈时,苏舟实在是撑不住了,于是不自觉的放下了脚步,这时后面的一位同学马上又超了过去,苏舟顿时火大,“老子刚慢下来你就超过去,什么意思啊。”这次苏舟跟这个暂列第三的较上了劲,只是对方也是个不示弱的人,两人开始拼命的摇着脑袋在跑到上踩棉花似的你追我赶。耳边的呼声一阵高于一阵,苏舟一直在寻求吴晴的声音,但一直没有响起那个熟悉的声音,自己与第三名也还差上两三步的距离。就只剩下不到一百米的直道了,想着吴晴没有来为自己加油,内心的怒气和好胜心使得苏舟闭上眼睛开始拼命的狂奔。周围的欢呼声越来越高,也有许多熟悉的同学的声音,但就是没有自己最愿意听到的,突然苏舟感觉到自己撞到一堵软墙,速度也瞬间停了下来,整个身体也快趴到地上,然后又被一群手抬起。苏舟睁开眼睛,看着一群正在托起自己的人,他们脸上带着异常的兴奋。从他们口中苏舟才知道,由于自己刚才跑得过于迅猛,一不小心变成第二了,但还是有人在惋惜为什么苏舟不早点加速,这样也许还有可能得第一。苏舟不想打破这些人的幻想,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第二来的多么辛苦,而且还是带有很大的运气成分。

苏舟被簇拥到了自己班级的大本营,在那里还是没有见到吴晴,于是问旁边的人现在是否还有其他的比赛,知道现在并没有比赛,又问班上还有一些女生哪里去了。原来老班为了得个道德风尚奖,将大家都组织去捡垃圾去了,吴晴肯定也在其中。苏舟是很不屑于这种奖的,所以更加不可能去捡垃圾,看见吴晴不在这里,苏舟悻悻的回寝室洗洗睡觉了。

刚躺下又觉得无聊,外面闹哄哄的,虽然比赛已经结束,可闭幕式和颁奖仪式在下午三点,苏舟只好又到自己班大本营走走。吴晴看到苏舟走来就连忙说道:“不好意思啊,没给你加油,不过听说你得了个第二,嗯,这个还不错,这个棒棒糖就奖给你了。”说着还真从口袋掏出个棒棒糖给了苏舟。

苏舟看着这个一会一本正经,一会又调皮捣蛋的吴晴,开始的误解早已烟消云散,也关心了问了问吴晴她们捡垃圾的情况。

吴晴指着校园转了一圈说道:“你看,哪里还有垃圾,我们实在是找不到了,要不是垃圾堆有人把守,我们就把垃圾堆的垃圾直接装袋去登记了。”

苏舟看了看校园,的确比以前干净了许多,看来运动会不仅可以鼓励学生锻炼身体,还可以美化校园,而且只要给他们少许精神上的奖励就足矣,那些为荣耀而努力的人真是太容易满足了。

“我们班的情况怎么样,”苏舟问到。

“还行吧,不过一班的比我们多。”吴晴有点沮丧,接着说:“要是上天再赐予我些垃圾就好了。”

听着吴晴这个无理取闹的要求,苏舟再也无法去生吴晴的气了,而且还开始帮着吴晴一起去捡垃圾。这人还真怪,刚刚还不想做的事情,因为一个人他又变得对这件事情无比的热情。于是苏舟与吴晴再叫上几个人一起来到了教职工楼,然后一家一家的敲门收垃圾。家属们看着这些陌生的敲门人先是一怔,当得知来意时变得无比的真诚,连家里一些收藏好多年都没舍得扔的东西都给了这群上门收垃圾的学生,临走时还热情的问家里还有一些剩菜剩饭是否需要。苏舟班上最终也凭借垃圾的袋数荣获校运会道德风尚奖。

虽然晚自习两人不再有默契的回寝室,但是吃饭还是结伴而行。吴晴有饭后吃水果的爱好,慢慢苏舟也有了这个习惯,两人也轮流着请对方。吴晴每次买水果都是精挑细选,即使苏舟每次都嫌她婆婆妈妈,可依旧“我行我素”。苏舟其实心里还是喜欢吴晴精挑细选,从这里至少可以看出吴晴不是个对生活很随便的人,但苏舟每次还是忍不住责怪几句。随着两人一起吃水果的次数增多,苏舟也渐渐发现他们一起吃的水果上花样也是越来越多,当然这一切都是吴晴的杰作。吴晴总是用水果雕一些花样,即使在坏掉的地方吴晴也能雕出一个简单的图形,苏舟为此实在是忍不住,问道:“吴晴,吃东西有必要这么麻烦吗?你雕刻的再好看,吃了还不是没有了。”

“那不一样呀,我在水果上雕这些东西我一点都不觉得麻烦,反而我很喜欢这样做。”

“嗯,小姑娘对生活的态度很好,有些东西不要讲理,自己喜欢就好。”苏舟老气的说到。

“嗯,可是大叔你对生活的态度就是很随便。”吴晴也学着苏舟的口音说到。

“随便嘛,随随便便不好吗,哪要受那么多的清规戒律的约束。”

“你又不做和尚,哪用受清规戒律的约束。”

“你知道我在金庸的武侠中最喜欢谁吗?”苏舟神秘的问到。

“嗯,我猜猜。”吴晴用小手撑着下巴开始思索,过了会儿说到:“令狐冲。”

“wonderful。”苏舟朝吴晴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又戏谑道:“师太,你太了解我了。”

“讨厌,你才是师太。”说着吴晴的小拳头落在了苏舟的身上。

“你是不是以前吃东西都这么,都这么婆婆妈妈。”苏舟本来想说都这么注重生活的方式,但临时却改了口。

“那也不是,以前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与你一起吃东西后就更加在乎了,我可不想让别人认为我是个粗手粗脚的人。”

听着这些话,苏舟心里甜滋滋的,原来吴晴是因为自己才改变,而且还是朝着好的方向改变。多年以后苏舟才知道,原来两人正是因为对方使自己的成长完全走上了不同的道路,说不上非常的好,但绝不是坏的,两人都为自己选择的道路相互珍惜,因为这是他们在最美好的年华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

第八节第九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一节第二节第五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三节第五节第八节第八节第五节第四节第五节第七节第六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一节第三节第四节第四节第三节第八节第四节第三节第二节第八节第九节第五节第九节第三节第二节第一节第八节第四节第七节第二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一节第六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一节第二节第九节第一节第一节第五节第六节第八节第九节第七节第三节第八节第九节第六节第五节第九节第六节第一节第八节第四节第四节第三节第三节第九节第六节第五节第四节第八节第四节第四节第七节第八节第七节第三节第七节第九节第九节第二节第七节第六节第四节第八节第九节
第八节第九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一节第二节第五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三节第五节第八节第八节第五节第四节第五节第七节第六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一节第三节第四节第四节第三节第八节第四节第三节第二节第八节第九节第五节第九节第三节第二节第一节第八节第四节第七节第二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一节第六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一节第二节第九节第一节第一节第五节第六节第八节第九节第七节第三节第八节第九节第六节第五节第九节第六节第一节第八节第四节第四节第三节第三节第九节第六节第五节第四节第八节第四节第四节第七节第八节第七节第三节第七节第九节第九节第二节第七节第六节第四节第八节第九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