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圣诞节就要来临了,学校要求每个班级自己举行活动,这就给了每个班级很大的独立操作空间。班主任组织班委会开了个小会,讨论了一下该怎么举办好这个圣诞晚会。吴晴作为宣传委员当然也要听老班的一番安排,而苏舟一无业有名也理所当然的排除在外。事后老班又在班上将情况宣布了一下,大致是先从班上选一男一女做主持人,然后主持人协助班长,团支书确定节目单和流程,组织同学积极参加。宣布后大家都在叽叽喳喳的议论谁当主持人好,但都没有个结果。

晚饭后刚回到座位,李灵灵就叫道:“唉,吴晴做主持人挺好的,只是男生不好找。”

“你看我怎么样。”一听到“吴晴”两个字苏舟马上就机灵了,立马将头转向了李灵灵,差一点来了个亲密接触。

“你?”李灵灵显然没有看上苏舟,表示极其的惊讶,接着说道:“你平时和大家在一起倒是可以有说有笑,可是在台上你行不行啊。”

“谁第一次不紧张,这种事是可以锻炼的嘛。”苏舟说的信心满满。

“你真的行?”李灵灵显然还是不太相信苏舟。

“当然啦!”

“好,我这就跟班长说去。”李灵灵果然是个果敢的女生,立马就告诉了班长,班长答应的极其爽快,因为他正在为找不到人而烦恼,然后征询苏舟的意见,让他挑一个女搭档。

“不是吴晴吗?”这下苏舟有点疑惑了。

“吴晴?吴晴也可以,不知她是否愿意,你去跟他商量一下。”班长什么事都答应的这么爽快,因为班上的活动说了已经两天了,到现在还没有人来报名参加,积极响应一下。要不是苏舟开始误以为和吴晴做搭档,他也懒得来做主持人,不过自己请吴晴和自己搭档她应该也会答应的,果不其然,吴晴也是一口答应。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一阵忙碌,为了使班上所有的同学都参与到活动中,就必须挖掘每个人的才能。声音大的,嗓门粗的可以唱歌,平时幽默搞笑的就去演小品,相声,一本正经的就去朗诵,就算平时沉默寡言的也要找到一起搞个合唱。班委会对这次晚会的宗旨就是不在乎节目是否新颖,开心就好。经过一晚上的折腾,大家还是尽兴的疯了一把,就连回到了寝室,也还拿着银光棒一阵吵闹。苏舟也是第一次在非天气原因没有坚持与吴晴一起去跑步,不过吴晴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情况特殊,可以原谅。”

新的一年到来了,在辞旧迎新的晚上,一场大雪来的悄无声息。苏舟在元旦的早晨推开窗,顿时就领会到了毛**在《沁园春》的意境和磅礴气势,苏舟想给吴晴打个电话道声新年快乐,但想起吴晴上次说自己想堆雪人,于是决定给吴晴一个惊喜。

在没考虑吴晴是否在家的情况下,苏舟冒然坐了一个小时的车来到了吴晴的家门口。当紧张不安的苏舟看着打开门后激动不已的吴晴时,世上没有比这更完美的结局了。

吴晴带着苏舟在乡间的小路上“咯吱咯吱”的踩学,苏舟有时将把吴晴骗到树下,然后猛踢一脚树,淋得吴晴一身雪,但更多的是两人哈哈大笑。苏舟将自己的围巾给吴晴暖暖的饿捂上,吴晴将自己用毛线连着的手套分一个给了苏舟,两个人,两排向前的脚印和一段没有尽头的路。

累了,两个就找个饮料店不约而同的点了姜茶,乡村里有饮料店实属不易,两人也不在乎简陋的装修以及不断透进的寒风,看着窗外慢慢飘起的小雪,两只手捂着茶杯,谈论着各自的喜爱,探讨着人生的意义,畅聊着美好的未来,两人相约要双舟蓑笠翁,齐钓寒江雪;两人还相约有朝一日红泥小火炉,绿蚁新醅酒,晚来天欲雪,畅饮三百杯。

雪停了,新雪还未盖住旧脚印,新的脚印又添了上去。两人走到一块被雪覆盖的田地,冒昧的苏舟一脚踩下去,深雪立即吞噬了他的鞋子,惹得吴晴咯咯直笑。雪深一点更好,因为两人要在这里各自堆一个叫自己名字的雪人,谁堆的差就要受到惩罚。

吴晴很快取下了手套,扔掉围巾在那里滚起了雪球,苏舟也不甘落后。两人在堆雪人的时候还不忘拿小雪球砸一下对方,或者给对方的雪人来点小破坏。空旷的雪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但是欢笑声从未消失。很快两人就堆好了雪人,吴晴堆得秀气精致,而苏舟的则是粗枝大叶,吴晴只得来帮苏舟修剪雪人。

“吴晴,我的雪人你有一个地方无法修改。”苏舟突然认真的对吴晴说到。

“哪里啊!”吴晴没有注意到苏舟的表情,依旧在那里忙得不亦乐乎。

“他的心。”苏舟表面说的平淡,可是不停跳动的眼皮出卖了他。

“那确实,把心掏出来雪人不就垮了。”吴晴看了一眼苏舟,回答的有些躲躲闪闪。

“吴晴,你看着我。”说着苏舟双手搂住了吴晴的肩膀,使她不得不看着自己的眼睛,接着说道:“他就是我的心,你懂吗?”

“我不愿意懂。”

“吴晴,不要再欺骗自己了,好吗?我喜欢你,我与你有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追求,我爱你,我们在一起好吗?”说着苏舟摊开双手放在吴晴面前。

吴晴没有将自己的手放在苏舟的手心,沉默了一下,回道:“对不起,苏舟,在高考面前我没有理由去谈恋爱。”

“这不是理由,你不是那种人,你为了自己的所爱甚至可以抛弃一切。”苏舟无法相信吴晴的这个理由。

“谢谢你了解我,只是我们不太合适。”吴晴跟苏舟很坦白的说到。

“哪里不合适,我爱你,而且会直到永远,你不愿意相信吗?”苏舟有点无理取闹。

“我相信,只是在我心里我一直把你当做朋友,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我也会肆无忌惮,对不起,我没有把握好朋友的尺度。”吴晴说着有点委屈。

苏舟看着委屈的吴晴,再也无法言语,他看不得吴晴有一点点伤心,自己的眼泪也不争气的开始在眼睛里直打转。

“你的鼻子歪了。”吴晴更不愿意见苏舟伤心,转而继续修剪叫苏舟的那个雪人,她修剪的很仔细,她也希望苏舟变得更完美。

苏舟知道吴晴的心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不合适的人是不会走到一起去的,他更知道自己永远也没勇气再说出这番话。

“我走了。”苏舟伤心的说到。

“我送你。”吴晴总是有她温情的一面。

“不用了。”苏舟想走的更潇洒,更彻底。

在空旷的田野上,只留下一个黯然伤神的女生和两个雪人,其中一个叫苏舟的雪人心里藏着一个纯银戒指,那是苏舟想送给恋人的第一份礼物,却被永远的留在了心底。

苏舟回家躺了三天,然后以一个正常人的姿态回到了学校,没有忧伤,没有难过,因为他知道吴晴不希望看到这些,他更不希望自己的伤心让吴晴难过。不到三个星期就要期末考试了,苏舟再一次发誓要好好学习,这一次他坚持了很久,一直坚持到期末考试。生活还是如此的平静,吃吃喝喝,打打闹闹,玩玩学学,对苏舟来说唯一的不同就是晚上不再去跑步了。

苏舟也是到学校将近一周才和吴晴讲话,他找不到和吴晴讲话的理由,唯恐自己的造访会让吴晴感到讨厌,他怕唐突佳人,吴晴一句简单的谢谢也将两人的距离拉远了,并不是以前吴晴不对苏舟说谢谢,而是现在说的如此客气,那份理所当然的接受不存在了。苏舟没有机会再和吴晴畅聊谈心,更加没有心思去看那些课外书了,他现在只能用学习来填补空虚的时间。苏舟真的认真学习了,他是如此的认真,更多的时候是专注。那是苏舟从未有过的精神状态,即使初中升高中苏舟也不曾这么疯狂的学习。苏舟很满意自己这种状态,所以他坚持了一天,两天直到期末。虽然成绩未曾公布,但苏舟能确定自己考得不错,他也是第一次独自去了车站回家。

这个冬天的雪下得很大,很大,它压垮了树木,阻碍了道路,可苏舟无暇欣赏更无暇嗔怪。一个月的寒假对他来说是一个漫长的等待,漫长的等待里除了思念就只有无法忘怀,他无法忘怀和吴晴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因为这一切太过于美好。他恨吴晴,恨吴晴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他也欣赏吴晴,欣赏吴晴在感情面前绝不将就。一个人心中只能有一个挚爱,吴晴是苏舟的挚爱,而苏舟却不是,他能理解吴晴,开始对吴晴的愤怒也早已释然。

春节来了,苏舟想给吴晴送去新春的问候,在这个高中生还没有手机的年代,写信俨然成了朋友间问候的方式。苏舟心有千言,下笔却无一字,望着淡紫色的信纸,苏舟很郑重的写道:

吴晴:

新春快乐。

苏舟

苏舟连日期都没有附上,在农村里一封平信收到的可能性不大。然而仅仅过了一个星期,苏舟就从一个可亲可敬的邮递员叔叔手中收到了回信,内容和苏舟的一模一样,只是称呼和落款做了调换,这是苏舟与吴晴间的第一封信,苏舟将它藏在了自己最保密的地方,因为吴晴到底还是给他回信了。

寒假的苏舟继续没看完的四大名著,一个偶然的机会又让他接触到了王小波和王朔,于是也开始一本一本的翻阅。他很想知道此时的吴晴在干什么,但他能想象吴晴可能正坐在台灯下,品读那催人泪下的宋词。苏舟与吴晴的一个很大区别就是一个感情细腻,体贴入微,一个大大咧咧,感情粗犷。不同的性格注定他们会走上不同的道路。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日的骄阳,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苏舟也是在这个冬天才听到这首《光阴的故事》,并迷恋上罗大佑吉他里弹出的青春的苦闷和无奈。

寒假在拜年,寒暄中热闹的过去了,正月十六,苏舟早早的来到了学校,一个年让女生变化了不少。头发拉的直直的,衣服也更加的成熟稳重,不再有初中生那种害羞的稚嫩。这不一大群男生围成一团正在探讨着班上女生的变化,谈的甚是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这时吴晴走进了教室,苏舟故意响荡教室的笑声并没有引起吴晴的注意,而是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座位,这让苏舟很失望,难道看自己一眼都不行吗?苏舟觉得吴晴昂首走过的姿态就像一只骄傲的公鸡,傲气,苏舟心里又在犯嘀咕。可苏舟将一切都隐藏的很深,不细心的人根本无法注意到,而且很快就从沉思中晃过神来,继续与“狐朋狗友”谈天说地。可过了一会儿,吴晴又朝着苏舟这堆人走过来,看着吴晴双手靠在背后,面带微笑,大大方方的朝这边走来,苏舟的心也在砰砰直跳,“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苏舟觉得自己越来越难看透吴晴的心思。

吴晴在苏舟面前停了下来,依旧抿着嘴朝苏舟直笑,身体也在不停的晃动,终于开口了:“新年快乐,听说你考的不错,这个橙子奖给你,以示鼓励。”

苏舟还没来得及开口说句谢谢,吴晴就转身离去,留下一个背影给还没晃过神来的苏舟。

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苏舟既然接受了吴晴的东西,苏舟也乐意请吴晴吃,两个人也经常一起分享零食,吴晴总说好东西要一起分享才更好吃,而且每次都是以询问的口气问苏舟,苏舟除了一个劲的点头就是说“嗯嗯”,不敢有任何异议。元旦的事情似乎从未发生过,新学期似乎也是接着圣诞节在继续。苏舟有时候很欣赏两人的默契,总能将该忘掉的忘掉,总能将美好的事物连成一串。可那层纸捅破了,即使修复,依旧会有裂痕,也许只有时间才能将裂缝慢慢填补,苏舟不再与吴晴散步,不再送吴晴回寝室,即使任何亲昵的动作,他都可能瞬间僵硬在原地。

春江水暖鸭先知,吴晴就是那只鸭,在寒意刚刚离去,花儿还不敢探出头时,吴晴就已经感觉到了春的气息,吴晴喜欢自然,也热爱自然。她喜欢站在高处,张开双手,拥抱远方,不顾迎面的风吹散整齐的头发,也不顾身后的苏舟在深情的注视着她。淡雅,自然,清新,脱俗,静谧,用这些词一起来形容吴晴都不过分,因为她在苏舟眼里是无可挑剔的,苏舟相信只要吴晴愿意和他在一起,他可以不顾一切,放弃所有,只要吴晴天天开心,只是吴晴总是在幻想远方的梦,却忽视了身边的人。

“苏舟,有朝一日我要驾着骏马在呼伦贝尔任意的驰骋。”吴晴又在说梦话了。

“会的。”苏舟除了赞同别无他法。

“苏舟,有朝一日我还要站在珠穆朗玛峰,像现在一样拥抱天地,”

“会的。”

“苏舟,想象一下你十年以后在干什么?”

“十年后的我娶妻生子,我是一乡村农夫,劈柴喂马。”在吴晴面前苏舟只有讲话说的更文艺一些。

“嗯,像海子一般也挺好的。”吴晴对苏舟的回答很满意,只是不知道这是苏舟讨她开心的话罢了,苏舟怎么会甘心做一个农夫,他心中有自己的梦想,只是在吴晴面前,苏舟的一切梦想都变得虚无缥缈,苏舟只想永远的和吴晴在一起,吴晴又接着说道:“要是能像梭罗一样,在瓦尔登湖畔筑一小屋,永远的住在那里,聆听清风,生活该是多么的美好。

看着吴晴一副陶醉于幻想的表情,苏舟实在是忍不住了,大声说道:“吴晴,你的愿望太过于遥远了。”

“遥远好啊,这样才有挑战性,我可以慢慢的实现啊。”吴晴一副无所谓的姿态。

“可是你难道没有发现吗,这些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苏舟对吴晴的无所谓态度有点不耐烦。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实现,我就是要去实现它。”吴晴不搭理苏舟,倔强的像头牛。

“有理想,有梦想是好的,但我们也要正视面对生活的环境,你不觉得自己总是生活在幻想之中吗?”苏舟苦口婆心的教给吴晴那些自己认为有理的大道理。

“我怎么就生活在幻想中,那是你自己没有理想,不敢去实现罢了。”吴晴完全反驳了苏舟的大道理,留给苏舟一个“哼”和一个气冲冲的背影。这是苏舟与吴晴第一次在思想上产生了分歧,它就像条无法跨越的沟渠横跨在两人面前,他们也都在两边相互努力,希望能在中点汇合。

好在年轻人没有记恨的习惯,况且还只是几句拌嘴,一节课足以将他们所有的不愉快都释然,一切都恢复平常。苏舟的期末考试真的不错,差点进了前十名,可还是比吴晴少了几分,吴晴也不断以苏舟学习的榜样帮苏舟分析哪里还有进步的空间,一切都其乐融融。

第一节第四节第三节第四节第七节第二节第五节第七节第三节第一节第一节第四节第四节第五节第八节第二节第一节第八节第七节第九节第一节第四节第六节第四节第三节第三节第四节第一节第一节第六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七节第九节第一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二节第七节第四节第五节第九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五节第三节第四节第二节第二节第九节第四节第三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二节第七节第二节第四节第一节第六节第七节第四节第七节第六节第七节第七节第八节第八节第八节第八节第七节第七节第八节第四节第四节第六节第二节第八节第三节第七节第九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二节第二节第七节第一节第二节第四节第七节第六节第二节第七节第二节
第一节第四节第三节第四节第七节第二节第五节第七节第三节第一节第一节第四节第四节第五节第八节第二节第一节第八节第七节第九节第一节第四节第六节第四节第三节第三节第四节第一节第一节第六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七节第九节第一节第三节第九节第二节第七节第四节第五节第九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五节第三节第四节第二节第二节第九节第四节第三节第二节第六节第二节第七节第二节第四节第一节第六节第七节第四节第七节第六节第七节第七节第八节第八节第八节第八节第七节第七节第八节第四节第四节第六节第二节第八节第三节第七节第九节第三节第六节第二节第二节第七节第一节第二节第四节第七节第六节第二节第七节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