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草木第八 6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蓝忘机周身如笼罩在一团冰霜气势之中,挡在了魏无羡面前。薛洋掷出霜华替他挡了一剑。两把名剑正正相击,各自飞回持有者手中,魏无羡道:“这是不是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蓝忘机道:“嗯。”

言毕,继续与薛洋交锋。方才是魏无羡被薛洋逐得东游西走,现在却是薛洋被蓝忘机逼得节节败退。他见势不好,眼珠一转,微微一笑。忽然,他将右手里的霜华一抛,换为左手接了,右手则从袖中抖出又一把长剑,天衣无缝地转为双剑进攻。

他那袖子虽然看似较窄,轻便灵活,但必然是经过改进的乾坤袖,可做储物之用。这把从中抽出的长剑锋芒森然阴郁,挥舞之时,与霜华清亮的银光形成鲜明对比。薛洋双剑齐出,左右手配合得如行云流水,顿时强势起来。

蓝忘机道:“降灾?”

薛洋佯作惊讶:“咦?含光君竟然识得此剑?何其有幸。”

“降灾”便是薛洋本人的佩剑。剑如其名,和它的主人一样,是一把带来血光杀戮的不详之剑。魏无羡道:“这名字跟你真配啊?”

蓝忘机道:“退后。这里不用你。”

魏无羡便谦虚地听取意见,退后了。退到门口,看看外面,温宁面无表情地掐着宋岚的脖子将他悬空提起,砸进墙壁,砸出一个人形大坑。宋岚也面无表情地反手抓住温宁的腕部,一个倒翻把他掀进地里。两具凶尸面无表情打得砰砰、咚咚巨响不断。双方都没有痛觉、不畏受伤,除非斩为尸块,否则断胳膊断腿也能继续战斗下去。魏无羡自言自语道:“这里好像也不需要我。”

忽然,他看到对面一间黑漆漆的铺子里,蓝景仪在向他拼命招手,心道:“哈,那边肯定需要我。”

他前脚刚走,避尘剑芒大盛,一刹那间薛洋溜了手,霜华脱掌而飞。蓝忘机顺势将此剑接住。见霜华落入他人之手,阴寒的怒光在薛洋眼底一闪而过,降灾直直斩向蓝忘机接剑的左臂。

一斩不成,他目光陡然凶狠起来,森森地道:“把剑给我!”

他越是心浮气躁,蓝忘机越是占尽上风,淡漠地道:“此剑,你不配。”

薛洋冷笑一声。

魏无羡走到众世家子弟那边,被一群少年包围了,他道:“都没事吧?”

“没有!”“都听你的,屏住呼吸了。”

魏无羡道:“没有就好。谁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再给他喝糯米粥。”

几名领教过味道的少年纷纷作呕吐状。忽然,四面八方传来擦擦的脚步声。

长街尽头,越来越多,已开始人影憧憧。

蓝忘机也听到了这声音,挥袖翻出忘机琴,琴身横摔在桌上。

他将避尘抛入左手,剑锋不弱,继续与薛洋缠斗。同时,头也不回地将右手一拨,在琴弦上一拨而下。

琴音铮铮然,远远传到长街尽头,传回来的则是走尸爆头的熟悉怪响。蓝忘机继续一手对战薛洋,一手弹奏古琴。轻描淡写地一眼扫过,再漫不经心地勾指拨弦。左右同时出击,气度从容不迫。

金凌忍不住脱口而出:“厉害!”

他看过江澄和金光瑶斩杀妖兽,只觉舅舅和小叔叔就是这世上最强的两位仙门名士,对蓝忘机从来是怕大于敬,只怕他的禁言术和怪脾气,此刻却忍不住为之风采心折。蓝景仪得意地道:“那是,含光君当然厉害,只是最不喜欢到处显摆。含光君可低调了,对吧?”

“对吧”是对魏无羡说的。魏无羡莫名其妙道:“你在问我吗?问我干什么。”

蓝景仪急了:“难道你觉得含光君不厉害吗?!”

魏无羡摸摸下巴,道:“嗯嗯,厉害,当然,好厉害。他最厉害啦。”说着说着,忍不住自己也笑了。

这惊心动魄、险象环生的一夜即将过去,天快亮了。而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天亮了,就代表,妖雾也要浓了。到时候,又是寸步难行!

若是只有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人,倒也不难办。再加一个温宁,也不碍事。可还有这么多活人在,一旦被大批走尸包围,插翅亦难飞。正在魏无羡思绪急转考虑应对之策时,那阵清脆的“喀喀”、“哒哒”的竹竿敲地声,响了起来。

是那名盲眼、无舌的少女阴魂来了!

当机立断,魏无羡道:“走!”

蓝景仪道:“往哪儿走?”

魏无羡道:“跟着竹竿响声走。”

金凌微微愕然:“你要我们,跟着一只鬼魂走?谁知到她会把我们带到哪里去?”仙门世家出来的子弟,第一时间总是认定妖魔鬼怪等阴邪之物绝不可信任。魏无羡道:“对,就是跟着她走。你们进来之后这个声音就一直跟着你们吧?你们往城里走,却被她一路在往城门外带,遇到了我们,她当时是在赶你们出去,是在救你们!”

那忽远忽近、诡异莫测的竹竿敲地声,则是她用来恐吓入城活人的手段。但恐吓的本意,却不一定是坏的。至于魏无羡当时踢到的一颗阴力士的纸人头,很有可能也是被她抛在那里、提醒和惊吓他们的。魏无羡又道:“而且昨晚,她明显是要告诉我们什么,表达不了。但是薛洋一来,她就立刻消失了。很有可能,她是在躲避薛洋,总之,和他绝不是一伙的。”

那竹竿声还在哒哒响着,似乎在等待,似乎在催促。跟着她走,可能会落入什么陷阱。不跟着她走,被会喷爆尸毒粉的走尸包围,也安全不到哪里去。众少年果断做出了抉择,和魏无羡一起循着敲地之声奔去。果然,他们移动起来,那声音也跟着移动,有时能看清前方薄雾里一个朦胧娇小的影子,有时却什么也看不清。

蓝景仪跑了一阵,道:“我们就这样跑了呀?”

魏无羡回头喊道:“含光君,交给你了。我们先走一步!”

琴弦崩的响了一下,听起来很像一个人在说:“嗯。”魏无羡噗的笑出声了。蓝景仪道:“就这样?不说点别的?”

魏无羡道:“不然还要怎样?说啥?”

蓝景仪道:“为什么不说‘我担心你,我要留下!’、‘你走!’、‘不!我不走!要走一起走!’应该有的呀。”

魏无羡捧腹:“谁教你的?谁跟你说应该要有的?我就算了,你能想象你家含光君说这种话?”

蓝家的小辈纷纷道:“不能……”

魏无羡道:“对吧。这种浪费时间又矫情的无聊对话。你们家含光君这么可靠的人,我相信他肯定应付得来,我做好自己的事,等着他来找我,或者我去找他就行了。”

跟着竹竿声走了半柱香不到,转了好几次弯,那声音忽然在前方戛然而止。魏无羡伸手拦住身后的少年们,自己往前走了几步,一座孤零零的屋子伫立在越来越浓郁的妖雾之中。

“吱呀——”

屋子里的门被谁推开了,沉默地等待着这群陌生人的进入。

魏无羡直觉里面一定有什么东西。不是凶险、会杀害人命的那种,而是会告诉他一些事、解答一些的谜团的东西。

他道:“来都来了,就进去吧。”

他抬起脚,迈进了屋子,一边适应着黑暗,一边头也不回地提醒道:“注意门槛,别绊着了。”

一名少年就险些被高高的门槛绊了一下,郁闷道:“这门槛怎么做的这么高?又不是寺庙。”

魏无羡道:“不是寺庙,但是,也是一个需要很高门槛的地方。”

三三两两,陆陆续续燃起五六张火符,摇曳的橙黄色火光,照亮了这间屋子。

地上散落着铺地的稻草,最前方有一张供台,供台下横着几只高矮不一的小板凳,右侧还有一个黑洞洞的小房间。除此之外,还摆了七八口乌黑的木棺。

金凌道:“这里就是那种义庄?停放死人的地方?”

魏无羡道:“嗯。无人认领的尸体、摆在家里不吉利的尸体、等待下葬的死人,一般都会放到义庄来。算是一个死人的驿站吧。”右边那个小房,应该就是看守义庄的人的休息处。

蓝思追问道:“莫公子,为什么义庄的门槛要做得这么高?”

魏无羡道:“防尸变者。”

蓝景仪愣愣地道:“做个高高的门槛,能阻止尸变吗?”

魏无羡道:“不能阻止尸变,但是有时候能阻止低阶的尸变者出去。”他转身站在门槛前,道:“假设我死了,刚刚尸变。”

众少年巴巴点头。他接着道:“才尸变不久,我是不是会肢体僵硬?很多动作都做不了?”

金凌道:“这不是废话吗?连走路都走不了,迈不动腿,只能跳……”说到这里,他立刻恍然大悟。魏无羡道:“对了。就是只能跳。”他并拢双腿,往外跳了跳,但因为门槛太高,每次都跳不出去,脚尖撞上门槛,世家子弟们见了大感滑稽,想象一具刚尸变的尸体这样努力地往外跳,却总是被门槛挡住的模样,都笑了起来。魏无羡道:“看到了吧?都别笑,这是民间的智慧,虽然土,看起来小儿科,但用于防低阶的尸变者,的确行之有效。如果尸变者被门槛绊倒了,它摔到地上,肢体僵硬,段时间内也爬不起来。等它快爬起来了,要么天快亮鸡快打鸣了,要么就被守庄的人发现了。那些不是世家出身的普通人能想出这种法子,挺了不起的。”

金凌刚才也笑了,立刻收敛笑容,道:“她把我们带到义庄来干什么?难道这个地方就不会被走尸包围吗?她自己又跑哪里去了?”

魏无羡道:“恐怕真的不会。咱们都站了这么久了,你们谁听到走尸的动静了吗?”

话音刚落,那名少女的阴魂便倏然出现在一口棺材上。

由于之前在魏无羡的引导下,他们都已经仔细看过了这名少女的模样,连她双眼流血、张嘴拔舌的状态都看过了,所以此刻再见,并没什么人感到紧张害怕。看来的确是如魏无羡所说,吓着吓着,胆子就大了,能镇定面对了。

这少女没有实体,灵体上发出淡淡的幽蓝色微光,身形娇小,脸盘也小,收拾干净了就是一个楚楚可怜的邻家少女。可看她的坐姿,半点也不秀气,两条纤细的小腿垂下来着急地晃荡着,那根充作盲杖的竹竿斜倚着棺木。

她坐在这口棺材上,用手轻轻拍打棺盖。末了又跳下来,围着棺木打转,对他们比划手势。这次的手势很好懂,是一个“打开”的动作。金凌道:“她要我们帮她打开这口棺材?”

蓝思追猜测道:“这里面会不会放的是她的尸体?希望我们帮她入土为安。”这是最合理的推测,许多阴魂都是因为尸体得不到安葬,这才不安宁。魏无羡站到棺材的一侧,几名少年站到了另一侧,想要帮他一起打开,他道:“不用帮忙,你们站远点。万一不是尸体,又喷你们一脸尸毒粉什么的。”

他一个人打开了棺材,将棺盖掀到地上。一低头,看见一具尸体。

不过,不是那名少女的尸体,而是另一个人的。

这人是个年轻男子,被人摆成合十安息的姿势,交叠的双手下压着一支拂尘,一身雪白的道袍,下半张脸的轮廓俊秀文雅,面容苍白,唇色浅淡,上半张脸,却被一条五指宽的绷带缠了一层又一层。绷带下原本是眼珠的地方却看不到应有的起伏,而是空空地塌了下去。那里根本没有眼睛,只有两个空洞。

那名少女听到他们打开了棺材,摸摸索索靠了过来,把手伸进棺材里一阵乱摸,摸到这具尸体的面容,跺了跺脚,两行眼泪从瞎了的眼睛里流出。

不需要任何言语和手势来告知,所有人都明白了。这具被孤零零地放置在一座孤零零的义庄里的尸体,才是真正的晓星尘。

阴魂的眼泪,是无法滴落的。那名少女默默流了一阵泪,忽然咬牙切齿地起身,对他们“啊啊”、“啊啊”的,又急又怒,极度渴望倾诉的模样。蓝思追道:“还需要再问灵吗?”

魏无羡道:“不必。我们未必能问出她想要我们问的问题,而且我觉得她的回答会很复杂,很费解。有大量不常用词汇。”

虽然他并没有说“怕你应付不来”,但蓝思追还是略感惭愧,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回去之后,我还得勤加修习《问灵》才是。一定要做到像含光君那样,倒弹如流,即问即答,随解随得。”蓝景仪道:“那怎么办呢?”

魏无羡道:“共情吧。”

各大家族都有自己擅长的从怨灵身上获取情报、搜集资料的方法。共情,则是魏无羡创的。其实并没有其他家那么高深。他这个法子谁都可以用,那就是,直接请怨灵上他的身,共情者则侵入怨灵的魂,以己之身为媒介,闻之所闻,观之所观,感之所感。若怨灵情绪格外强烈,还会受到悲伤、愤怒、狂喜等情绪的波及,故称之为“共情”。

可以说,这是所有的法门里最直接、最简便快捷、也最有效的一种。当然,更是最危险的一种。对于怨灵上身,所有人都是恐避之而不及,共情却要求主动来请,稍不注意,便会自食其果,玩火自焚。一旦怨灵反悔或趁虚而入,伺机反扑,最轻的下场也是被夺舍。

金凌抗议道:“太危险了!这种邪术,没一个……”魏无羡打断道:“好啦没时间了。都站好吧,赶紧的,做完了还要回去找含光君呢。金凌,你做监督者。”

监督者是共情仪式里必不可少的角色。为防止共情者陷入怨灵的情绪里无法自拔,需要与监督者约定一个暗号,这个暗号最好是一句话,或者共情者非常熟悉的声音,监督者随时监视,一旦觉察情况有变,立刻行动,将共情者拉出来。金凌指自己道:“我?你让本……你让我监督你干这种事?”

蓝思追道:“金公子不做的话,我来吧。”

魏无羡道:“金凌,你带了江家的银铃没有?”

银铃是云梦江氏的一样标志性佩饰,金凌从小被两家养大,一阵儿住兰陵金氏的金麟台,一阵儿住云梦江氏的莲花坞,两家的东西都带着。他神色复杂地把手伸进乾坤袖里,掏出了一枚古朴的小铃铛,银色的铃身上雕刻着江氏的家纹:九瓣莲。

魏无羡把它拿给蓝思追,道:“江家的银铃有定神清明之效,就用这个做暗号。”

金凌伸手夺回铃铛,道:“还是我来!”

蓝景仪哼哼道:“一会儿不愿意,一会儿又愿意了,忽晴忽阴,小姐脾气。”

魏无羡对那少女道:“你可以进来了。”

那名少女擦了擦眼睛和脸,往他身上一撞,魂魄整个儿的撞了进去。魏无羡顺着棺木,慢慢地滑了下来,众少年七手八脚拖了一堆稻草过来给他垫着坐,金凌紧紧捏着那枚铃铛,不知在想什么。

那少女刚刚撞进来时,魏无羡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这姑娘是个瞎子,我跟她共情,到时候我岂不是也成了瞎子,看不到东西?这可大打折扣了。算了,能听也差不多。”

一阵天旋地转,原本轻飘飘的魂魄仿佛落到了实地上。那少女一睁眼,魏无羡也跟着她睁眼了,岂料,眼前却是清晰明朗的一片青山绿水。竟然看得见!

想来,这名少女记忆中的这个时候还没有瞎。

魏无羡已经进入倾入她的魂魄,呈现在他面前的,是她记忆中感情最强烈、最想倾诉于他人的几个片段,安静看着,感之所感即可。此时,两人的一切感官通用,那少女的眼睛就是他的眼睛,她的嘴巴就是他的嘴巴。

这少女似乎坐在一条小溪边,对水梳妆。虽然衣衫破烂,但基本的干净还是要的。她用脚尖打着节拍,一边哼着一支小曲,一边挽头发。魏无羡感觉一根细细的木簪在头发里戳来戳去。忽然,她一低头,看到水中自己的倒影。

魏无羡在她的魂魄里,也随之低头,看到了此刻他的模样。溪水倒映出了一个瓜子脸蛋、下巴尖尖的小姑娘。

这个小姑娘的眼睛里没有瞳仁,是一片空洞的白色。

魏无羡心道:“难道这个时候她已经瞎了?可是我现在分明看得见。共情之时,无感和怨灵都是相通的。”

那少女挽好了头发,拍拍屁股一跃而起,拿起脚边的竹竿,蹦蹦跳跳地沿路行走。她边走边甩着那只竹竿,打头顶枝叶、挑足边石头,吓草里蚱蜢,片刻不停。前方远远有几个人走来,她立即不跳了,规规矩矩拿着那根竹竿,敲敲打打点着地面,慢吞吞地往前走,很小心谨慎的模样。过来的几个村女见状,都给她让开道路,交头接耳。这少女忙不迭点头道:“谢谢,谢谢。”

一名村女似乎看得心生怜悯,掀开篮子上盖的白布,拿出一个热乎乎的馒头递给她:“小妹,你小心点。你饿不饿?这个你拿着吃。”

这少女“啊”了一声,感激地道:“这怎么好意思,我、我……”

那村女把馒头塞到她手里,道:“你拿着!”

她便拿着了:“阿箐谢谢姐姐!”

原来这少女名字叫阿箐。

告别那几名村女,阿箐三两下吃完了馒头,又开始一蹦三尺高。魏无羡在她身体里跟着蹦,蹦得头晕目眩,心道:“这姑娘真能野啊?我明白了,原来她是装瞎。这双白瞳多半是天生的,虽然看着像是个瞎子,但其实能看得见,她就利用这个装瞎子骗人,博取同情。”她一个孤身流浪的小女孩子,多半是父母都不在了,装装瞎子,别人以为她看不到,自然放松警惕,但其实她都看得一清二楚,随机应变,倒也不失为一个聪明的法子。

但是阿箐的魂魄,又的确是瞎了的,说明她生前已经看不见了。那到底是怎么从真瞎变成假瞎的?

比如,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

阿箐在没人的地方就一路蹦,有人的地方就畏畏缩缩装瞎子,走走停停,来到了一处市集。

在人多的地方,她自然又要大显身手,把式做足,装得风生水起。一根竹竿敲敲点点,慢慢吞吞地在人流里走动。忽然,她朝一个衣着鲜贵的中年男人一头撞去,状似大惊大恐,连连道:“对不住、对不住!我看不到,对不住!”

哪里看不到,她根本是直冲这男人来的!

那男人被人撞了,暴躁地转过头,似乎想破口大骂。但一看是个瞎子,还是个有点漂亮的小姑娘,若是当街扇她一耳光,必然要被人指责,只得骂了一句:“走路给我小心点!”

阿箐连连道歉,那男人临走了还不甘心,右手不老实地在阿箐臀部上狠狠拧了一把。这一下等于是拧到魏无羡身上,感同身受,拧得他心里刹那间爬满了密密麻麻的一层鸡皮疙瘩,只想一掌把这男人拍穿入地。

阿箐缩成一团不动,好像很害怕,但等那男人走远,她敲敲点点走进一条隐蔽的小巷,立刻“呸”了一声,从怀里摸出一只钱袋,倒出钱数了数,又“呸”了一记,道:“臭男人,都这幅德性,穿得人模狗样,身上没几个钱,掐着晃都晃不出一个响。”

魏无羡哭笑不得。阿箐才十几岁,估计现在十五岁都没到,骂起人来却顺溜得很,扒人钱袋更顺手。他心想:“你要是扒到我,肯定不会这么骂了。当年我也曾经很有钱过啊。”

他还在感慨是从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穷光蛋,阿箐已经找到了下一个目标,装着瞎子出了巷子,走了一段路,故技重施,“哎呀”地撞到了一个白衣道人身上,又道:“对不住、对不住!我看不见,对不住!”

连词都不换一下啊,小美人!

那道人被她撞得一晃,回过头,先把她扶稳,道:“我没事,姑娘你也看不见吗?”

这人十分年轻,道袍朴素洁净,背上缚着一把以白布裹缠的长剑,下半张脸很是清俊,虽然略显消瘦。上半张脸,则缠着一条五指宽的绷带,绷带下隐隐透出一些血色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泼野第二 4第46章 狡童第十第117章 外二篇:香炉第10章 骄矜第三 5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117章 外二篇:香炉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11章 雅骚第四第33章 草木第八第70章 将离第十五 2第109章 藏锋第二十二 3骄矜第三 2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113章 忘羡第二十三 3第109章 藏锋第二十二 3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22章 阳阳第五 4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54章 绝勇第十一 4第11章 雅骚第四第69章 将离第十五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67章 优柔第十四 5第28章 朝露第七第19章 阳阳第五第65章 优柔第十四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62章 风邪第十三 2第112章 忘羡第二十三 2第51章 绝勇第十一第55章 绝勇第十一 5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08章 藏锋第二十二 2第22章 阳阳第五 4第10章 骄矜第三 5第49章 狡童第十 4泼野第二 3骄矜第三第33章 草木第八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25章 阴鸷第六 3第70章 将离第十五 2第20章 阳阳第五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68章 优柔第十四 6第70章 将离第十五 2第108章 藏锋第二十二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炉第21章 阳阳第五 3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15章 雅骚第四 5第107章 藏锋第二十二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25章 阴鸷第六 3第23章 阴鸷第六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72章 桀骜第十六第118章 外三篇:恶友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33章 草木第八第8章 骄矜第三 3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72章 桀骜第十六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67章 优柔第十四 5第63章 优柔第十四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64章 优柔第十四 2第112章 忘羡第二十三 2第20章 阳阳第五 2第73章 桀骜第十六 2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6章 雅骚第四 6第11章 雅骚第四第71章 将离第十五 3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117章 外二篇:香炉第44章 佼僚第九 2骄矜第三 2
泼野第二 4第46章 狡童第十第117章 外二篇:香炉第10章 骄矜第三 5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117章 外二篇:香炉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11章 雅骚第四第33章 草木第八第70章 将离第十五 2第109章 藏锋第二十二 3骄矜第三 2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113章 忘羡第二十三 3第109章 藏锋第二十二 3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22章 阳阳第五 4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54章 绝勇第十一 4第11章 雅骚第四第69章 将离第十五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67章 优柔第十四 5第28章 朝露第七第19章 阳阳第五第65章 优柔第十四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62章 风邪第十三 2第112章 忘羡第二十三 2第51章 绝勇第十一第55章 绝勇第十一 5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08章 藏锋第二十二 2第22章 阳阳第五 4第10章 骄矜第三 5第49章 狡童第十 4泼野第二 3骄矜第三第33章 草木第八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25章 阴鸷第六 3第70章 将离第十五 2第20章 阳阳第五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68章 优柔第十四 6第70章 将离第十五 2第108章 藏锋第二十二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炉第21章 阳阳第五 3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15章 雅骚第四 5第107章 藏锋第二十二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25章 阴鸷第六 3第23章 阴鸷第六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72章 桀骜第十六第118章 外三篇:恶友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33章 草木第八第8章 骄矜第三 3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72章 桀骜第十六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67章 优柔第十四 5第63章 优柔第十四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64章 优柔第十四 2第112章 忘羡第二十三 2第20章 阳阳第五 2第73章 桀骜第十六 2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6章 雅骚第四 6第11章 雅骚第四第71章 将离第十五 3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117章 外二篇:香炉第44章 佼僚第九 2骄矜第三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