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草木第八 10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薛洋被蓝忘机一剑划过,非但在胸口划出了一道伤口,那只他藏在怀里的锁灵囊,也被避尘的剑尖挑了过去。

魏无羡道:“薛洋!你要他还给你什么?霜华吗?霜华又不是你的剑,凭什么说‘还给你’?要脸吗?”

薛洋哈哈大笑起来。魏无羡道:“笑,你笑吧。笑死你也拼不齐晓星尘的残魂。人家恶心透了你,你还非要拉他回来一起玩游戏。”

薛洋忽而大笑,忽而又骂道:“谁要跟他一起玩游戏?!”

魏无羡又道:“那你让我修复他的魂魄,是想干什么?”

薛洋这么聪明的人,该知道魏无羡是在故意扰乱他让他分神,让他出声,使蓝忘机可以判定他的位置从而攻击,但还是忍不住接了一句又一句。他恶声恶气地道:“哼!干什么?你会不知道?我要把他做成凶尸恶灵,受我驱使!他不是要做高洁之士吗?我就让他杀戮不休,永无宁日!”

魏无羡道:“咦?你这么恨他?那你为什么要去杀常萍?”

薛洋嗤笑道:“我为什么杀常萍?这还用问!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说要灭常家的门,就一条狗都不会给他留下!”

他一说话,就等于是在报出自己的方位,剑刃穿体的声音不断响起。可薛洋忍伤忍痛的能力异于常人,魏无羡在共情里早已目睹过,哪怕他被一剑穿腹,也能谈笑风生。魏无羡道:“那你为什么推迟了好几年才去杀常萍?你到底是为什么去杀常萍,你自己心里清楚。”

薛洋嘿然道:“那你倒是说说,我心里清楚什么?我清楚什么?!”

后一句他吼了起来。魏无羡道:“你杀便杀了,为什么偏偏要用代表‘惩罚’的凌迟之刑?为什么偏偏要用霜华剑而不用你的降灾?为什么偏偏还要挖掉常萍的眼睛?”

薛洋声嘶力竭地咆哮道:“废话!统统都是废话!复仇我难道还要让他死得舒舒服服?!”

魏无羡道:“你的确是在复仇。可你究竟是在为谁复仇?可笑!如果你真想复仇,最应该被千刀万剐凌迟的,就是你自己!”

嗖嗖两声,尖锐的破空声袭面而来。魏无羡纹丝不动,温宁闪身挡到他面前,截下两枚闪着阴毒黑光的刺颅钉。

薛洋发出一阵夜枭般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随即戛然而止,沉寂了下去,不再理他,继续与蓝忘机在迷雾中缠斗。魏无羡心道:“可惜!不上当了。这小流氓生命力太顽强了,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哪里受伤都没事一样。只要他再说两句,蓝湛多刺他几剑,我就不信砍了他的手脚他还能活蹦乱跳。”

正在这时,迷雾中传来一阵清脆的竹竿喀喀之声。

魏无羡心念电转,道:“蓝湛,刺竹竿响的地方!”

蓝忘机立刻出剑。薛洋闷哼一声。片刻之后,竹竿又在隔了数丈之外的另一个地方倏然响起!

蓝忘机继续朝声音来源之处刺去。薛洋森然道:“小瞎子,你跟在我背后,不怕我捏碎你吗?”

自从被薛洋杀害之后,阿箐始终东躲西藏,不让他找到自己。不知为什么,薛洋也没怎么管她这只微不足道的孤魂野鬼。而这时,阿箐却在迷雾之中,如影随形地跟在薛洋的身后,敲打竹竿,暴露他的位置,给蓝忘机指引攻击的方向!

薛洋身法极快,瞬息之间便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然而,阿箐生前也跑起来也不慢,化为阴魂之后,更是寸步不离、如诅咒一般紧紧贴在他背后,手中竹竿敲地不停。那喀喀哒哒的声响忽远忽近,忽左忽右,忽前忽后,摆不脱、甩不掉。而只要它一响起,避尘的锋芒也随之而至!

原先薛洋在迷雾之中如鱼得水,可藏匿还可偷袭,现下不得不分出心神来对付阿箐。他猛地向后甩手掷出一张符篆,而就是这一分神,伴随着阿箐古怪的尖叫声,避尘刺穿了他的胸腔!

这一剑,命中要害。虽然阿箐的阴魂已被薛洋用符篆击溃,再无竹竿敲地声暴露他的踪迹,但,薛洋的步伐已开始沉重,不能如原先那般神出鬼没、难以捕捉!

魏无羡抛出了一只空荡荡的锁灵囊,让它去抢救吸收阿箐的魂魄。迷雾之中,传来几声咳血声,薛洋走了几步,忽然伸手朝前扑去,咆哮道:“给我!”

蓝忘机一语不发,避尘蓝光劈下,斩断了他一条手臂。

血液喷涌而出,魏无羡的四周顿时血腥气四溢,前方朦胧的白雾里有一片似乎被染成了红色。

尽管仍是没有发出呼痛声,但有重重的膝盖落地声传来。

薛洋似乎失血过多,终于走不动,跪倒在地了。

片刻也不耽搁,蓝忘机再召避尘。正准备下一剑直接将薛洋头颅斩落,正在此时,白雾中却突然冒起冲天的蓝色焰火!

传送符的火光!

魏无羡目光一凝,心知大事不好,顾不得雾中凶险,冲了过去。

血腥气最浓重之处,地上满是断臂后喷出的湿漉漉的鲜血。

然而,薛洋的人影却不见了。

蓝忘机持着发出蓝光的避尘,走了过来。魏无羡道:“是那个掘墓人?”

薛洋被避尘命中要害,而且失了一臂,看这出血量,已是必死无疑,不可能还有多余的精力和灵力使用传送符。蓝忘机道:“应该是。我刺中那掘墓人三剑,正可生擒,大批走尸来攻,教他逃了。”

那个掘墓人身已中剑,却不惜再大耗灵力也要带走薛洋的尸体,究竟想干什么?

魏无羡凝然道:“……怕是他也识得薛洋。带走薛洋的尸体,是为了搜查他身上有没有阴虎符。”

薛洋被金光瑶“清理”之后,阴虎符的下落便不知所踪,传闻已失落。但现下看来,很有可能就在薛洋身上。义城里聚居着成百上千只活尸、走尸,单单是撒尸毒粉,也是难以控制的。只有使用阴虎符,才能解释薛洋为什么能任意号令它们听从自己的指令,前赴后继地攻击。

薛洋这种多疑又狡猾的人,一定不会把阴虎符安置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多半会选择藏在身上,时时刻刻都能碰到,才有安全感。掘墓人带走了他的尸体,九成可能,阴虎符会落到他们手上。

魏无羡道:“事已至此,只能期望,薛洋复原的那只阴虎符威力有限了。”

他心知此事非同小可,口气凝重。静默片刻,蓝忘机道:“尸体的右手,我已找到。”

魏无羡这才想起来,他们是被什么指引着入城的,道:“好兄弟的右手?你找到了?什么时候找到的?跟掘墓人打了一架,又被一群走尸包围,你还找到了那只右手?”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大力赞扬道:“真不愧是含光君!如此咱们就又抢先一步了。只可惜不是头颅……慢着,宋岚呢?”

薛洋的尸体消失之后,白雾流动的速度变快,似乎有些稀薄了,视物也不是那么困难了。正因为如此,魏无羡忽然发现,宋岚不见了。他心道:“温宁没有示警,就是说宋岚没有表现出攻击意图,莫不是他已经醒了?”

宋岚脑中的刺颅钉比温宁脑中的要细上许多,材料也不一样,可能薛洋当时没有找到适合的材料,因此,宋岚恢复得很快,比温宁快上许多倍,这也是很有可能的。想到这里,魏无羡回头,对温宁所在的方向吹了一声哨子。温宁低下头,闻声退走,身影在白雾中消失无踪。

链锁拖地之声逐渐远去,蓝忘机看了看他,收剑回鞘,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平静地道:“走吧。”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起回到义庄,大门是打开的,果然,宋岚就站在晓星尘躺的那具棺材旁,正低头望着里面。

诸名世家子弟都拔出了剑,挤成一团,堆在一旁,警惕地盯着这具凶尸。

魏无羡抬脚迈入义庄,为蓝忘机介绍道:“宋岚,宋子琛道长。”

蓝忘机轻提衣摆,姿势矜雅地迈过了高高的门槛,微微颔首。宋岚抬起头,目光转向他们。

他神智既已恢复,瞳仁也落了下来,眼眶中是一对清明的黑眼睛。

这双本是晓星尘的眼睛里,满是无可言述的悲伤。

不必再追问什么,魏无羡便知道,在被薛洋做成凶尸驱使的这段时间里,他什么都看到了,什么都记得。

再追问,再多说,只是徒增无奈和痛苦。

沉默片刻,魏无羡拿出两只一样瘦小的锁灵囊,递给他,道:“晓星尘道长,和阿箐。”

虽然阿箐是被薛洋杀死的,非常害怕他,但是刚才,她还是紧紧跟着他,让他甩不掉、躲不了。

她被薛洋一张符咒拍得几乎魂飞魄散,魏无羡东捡西凑,使劲浑身解数,好容易才捡回来一些。现在,碎得七零八落,也和晓星尘差不多了。两团虚弱的魂魄,各自蜷缩在一只锁灵囊里,仿佛稍微用力地撞一撞,就会撞散在袋子里。

宋岚双手微微发抖,接了过来,将他们托在手掌心上。

魏无羡道:“宋道长,晓星尘道长的尸体,你打算怎么办?”

宋岚一手小心地揣着那两只锁灵囊,另一手抽出拂雪,在地上写了两行字:“尸体火化。魂魄安养。”

晓星尘的魂魄碎成这样,肯定是再回不到身体上了,火化了也好。这具身体散去,只留下纯净的魂魄,慢慢安养,也许有朝一日,还可重归于世。

魏无羡又道:“今后你打算如何?”

宋岚写道:“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

顿了顿,又写道:“待他醒来,说对不起,错不在你。”

这是他生前没能对晓星尘说出来的话。

义城的妖雾逐渐散去,已能粗略看清长街和岔路。

蓝忘机和魏无羡带着一群世家子弟走出这座荒凉的鬼城。宋岚在城门口与他们就此别过。

他还是那一身漆黑的道袍,孑然一身,背着两把剑,霜华和拂雪。带着两只魂,晓星尘和阿箐,走上了另一条的道路。

不是他们来义城的那条路。

蓝思追看着他的背影出神了一会儿,道:“‘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不知他们二位,还有没有再聚首之日。”

魏无羡走在杂草丛生路上,正好看到一处草地,心道:“当初,晓星尘和阿箐就是在这里,把薛洋救回来的。”

蓝景仪道:“这下你总该跟我们讲,到底共情的时候看到什么了吧?那个人怎么会是薛洋?他为什么要冒充晓星尘?”

“还有还有,刚才那个是鬼将军吗?鬼将军现在到哪里去啦?怎么没见到他了?他还在义城里吗?怎么会突然出现?”

魏无羡假装没听到第二个问题,道:“这个嘛,就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了……”

一路走下来,他讲完之后,身旁已是一片愁云惨淡,再没有一个人记得鬼将军了。

蓝景仪第一个哭了起来,道:“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金凌大怒:“那个薛洋,人渣!渣滓!死得太便宜他了!”

那名窥看门缝时赞美过阿箐的少年捶胸顿足道:“阿箐姑娘,阿箐姑娘啊!”

蓝景仪哭得最大声,极其失态,这次却没有人提醒他注意勿要喧哗了,因为蓝思追的眼眶也红了,还好蓝忘机没有禁他的言。蓝景仪边鼻涕眼泪横流,边提议道:“我们去给晓星尘道长和阿箐姑娘烧点纸钱吧?前面路口不是有个村子吗?我们去买点东西,祭奠一下他们。”

众人纷纷赞同:“好好好!”

说着就到石碑路口那个村子了,蓝景仪和蓝思追迫不及待地跑了进去,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线香、香烛、红红黄黄的纸钱,走到一边,用土石土砖搭了一个防风灶一样的东西,一群少年就围成一圈蹲在地上,开始烧纸钱,一边烧一边碎碎念。魏无羡原本心情也很是沉重,路上俏皮话都没说几句,见状,忍不住对蓝忘机道:“含光君,你看他们在人家门口干这种事,也不阻止一下。”

蓝忘机淡淡地道:“你去阻止吧。”

魏无羡道:“好,我帮你管教。”

他便去了,道:“我没弄错吧?你们一个个都是仙门世家的子弟,你们爹爹妈妈叔叔伯伯没教过你们,死人是不能收到纸钱的吗?人都死了还要什么钱?收不到的。而且这是别人家的门口,你们在这里……”

蓝景仪挥手道:“走开走开,你挡风了啦。要烧不起来了,再说你又没死过,你怎么知道死人收不到纸钱啊?”

另一名少年泪流满面、满脸烟灰地抬起脸来,附和道:“就是啊。你怎么知道呢?万一能收到呢?”

щщщ_Tтkā n_¢〇 魏无羡喃喃道:“我怎么知道?”

他当然知道!

他死了的那几年里,根本没收到过一张纸钱啊!

蓝景仪又在他心口上插了一刀:“就算你收不到,那也肯定是因为没人给你烧的缘故。”

魏无羡扪心自问:“怎么会?难道我就如此失败?没有一个人肯给我烧纸钱吗?难道真的是因为没有人给我烧、所以我才没收到?”

他越想越觉得不可能,转头低声问蓝忘机:“含光君,你有没有给我烧过啊?至少你给我烧过的吧?”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低头拂了拂袖底沾染的一点纸灰,静静地眺望远方,不置一词。

魏无羡看着他安然的侧颜,心道:“不会吧?”

真的没有吗?!

这时,有一名村民背着土弓走了过来,不满道:“你们为啥要在这里烧啊?这是我家门口,好不吉利!”

魏无羡道:“看,被骂了吧?”

这些少年以前没做过这种事,不知道在人门口烧纸钱是不吉利的,连连道歉。蓝思追道:“这是您家门口吗?”

那村民道:“我家三代都住这里,不是我家还是你家?”

金凌听他口气很不客气,站起身道:“你怎么说话的?”

魏无羡把他脑袋一按,压了下去。蓝思追又道:“原来如此。抱歉,我方才的问题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们上次经过这户人家,在这里见到的是另一位猎户,所以才有此一问。”

那村民却愣愣地道:“另一位猎户?什么另一位?”

他比了个“三”,道:“我家三代单传!就我一个,没有兄弟,我爹早死了,我媳妇都没娶也没生娃,哪来的另一个猎户?”

蓝景仪道:“真的有!”他也站了起来,道:“穿得严严实实,带着个大帽子,就坐在你家院子里低头修弓箭,好像马上要出去打猎。我们到这里的时候,还向他问了路。就是他指给我们义城的方向的。”

那村民道:“瞎说!你真是看到坐在我家院子里?我家没这个人!义城那旮旯鬼都打得死人,给你们指那路?是想害死你们吧!你们看到的是鬼吧!”

他摇摇头转身走了。只剩下一群少年面面相觑。蓝景仪道:“确实是坐在这个院子的,我记得很清楚……”

魏无羡对蓝忘机简略说了几句,回头道:“明白了吧,你们是被人引到义城去的。那个猎户,根本不是这里的村民,是有人假扮的。”

金凌道:“那从一路杀猫、抛尸开始,就有人在引着我们往这里走?那个假猎户,是不是就是做这些事的人?”

魏无羡道:“八|九不离十。”

蓝思追困惑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

魏无羡道:“目前还不知道,不过今后你们千万小心。再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不要自己追查,先联系家族,多派人手,一起行动。如果这次不是含光君刚好也在义城,你们小命难保。”

想到万一落单在义城里,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不少人背上汗毛直竖。无论是被活尸包围,还是要面对那个活生生的恶魔薛洋,那情形,都令人不寒而栗。

蓝忘机和魏无羡带着一群世家子弟行了一阵,临近天黑之时,赶到了他们寄放狗和驴的那座城。

城中灯火通明,人声喧闹。

这才是活人居住的地方。

魏无羡对花驴子张开双手,喊道:“小苹果!”

小苹果狂怒地冲他大叫,随即,魏无羡听到一阵犬吠,立即蹿到蓝忘机身后。仙子也冲了过来,一狗一驴对峙着,相互龇牙。

蓝忘机道:“栓在这里。都去吃饭。”

他带着魏无羡,在茶生的指引下往二楼走去。金凌等人也要跟上,蓝忘机却回头,含义不明地扫了他们一眼。蓝思追立刻对其他人道:“长席和幼席要分开,我们就留在一楼吧。”

蓝忘机一点头,面色淡漠地继续往上走。金凌迟疑着站在楼梯上,不上不下,魏无羡回头嘻嘻笑:“大人跟小孩儿要分开。有些东西你们最好不要看到。”

金凌撇了撇嘴,道:“谁要看!”

蓝忘机吩咐人在一楼给一群世家子弟订了一桌,他和魏无羡则在二楼要了一间雅间。二人相对而坐,一番交谈,说清了许多细节。不一会儿,菜上来了,酒也上来了。

魏无羡看似随意地扫了一眼桌上的菜,几乎大半都是红辣辣的。他留意蓝忘机的下筷,发现他多动的是清淡的菜色,偶尔才伸向鲜红的盘子,入口亦是面不改色,心中微微一动。

蓝忘机注意到他的目光,问道:“怎么了。”

魏无羡慢慢地斟了一杯酒,道:“想人陪我喝酒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27章 阴鸷第六 5第53章 绝勇第十一 3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40章 草木第八 8泼野第二 3泼野第二 2第69章 将离第十五第62章 风邪第十三 2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109章 藏锋第二十二 3第23章 阴鸷第六第15章 雅骚第四 5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53章 绝勇第十一 3第62章 风邪第十三 2第112章 忘羡第二十三 2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泼野第二 4第109章 藏锋第二十二 3第69章 将离第十五第63章 优柔第十四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13章 雅骚第四 3第16章 雅骚第四 6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19章 阳阳第五泼野第二 2第69章 将离第十五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14章 雅骚第四 4第75章 汉广第十七 2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18章 雅骚第四 8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68章 优柔第十四 6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骄矜第三第46章 狡童第十第73章 桀骜第十六 2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120章 外四篇:夺门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泼野第二 4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泼野第二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18章 雅骚第四 8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63章 优柔第十四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泼野第二第113章 忘羡第二十三 3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120章 外四篇:夺门第68章 优柔第十四 6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46章 狡童第十第69章 将离第十五第62章 风邪第十三 2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1章 雅骚第四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67章 优柔第十四 5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118章 外三篇:恶友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66章 优柔第十四 4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73章 桀骜第十六 2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22章 阳阳第五 4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117章 外二篇:香炉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63章 优柔第十四第8章 骄矜第三 3
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27章 阴鸷第六 5第53章 绝勇第十一 3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40章 草木第八 8泼野第二 3泼野第二 2第69章 将离第十五第62章 风邪第十三 2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109章 藏锋第二十二 3第23章 阴鸷第六第15章 雅骚第四 5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53章 绝勇第十一 3第62章 风邪第十三 2第112章 忘羡第二十三 2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泼野第二 4第109章 藏锋第二十二 3第69章 将离第十五第63章 优柔第十四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13章 雅骚第四 3第16章 雅骚第四 6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19章 阳阳第五泼野第二 2第69章 将离第十五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14章 雅骚第四 4第75章 汉广第十七 2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18章 雅骚第四 8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68章 优柔第十四 6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骄矜第三第46章 狡童第十第73章 桀骜第十六 2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120章 外四篇:夺门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泼野第二 4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泼野第二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18章 雅骚第四 8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63章 优柔第十四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泼野第二第113章 忘羡第二十三 3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120章 外四篇:夺门第68章 优柔第十四 6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46章 狡童第十第69章 将离第十五第62章 风邪第十三 2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1章 雅骚第四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67章 优柔第十四 5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118章 外三篇:恶友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66章 优柔第十四 4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73章 桀骜第十六 2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22章 阳阳第五 4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117章 外二篇:香炉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63章 优柔第十四第8章 骄矜第三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