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槐树村

槐树村位于槐树岛的中心,此地槐树最为繁茂,越往深处四周的槐树越来越茂密越来越粗壮,一开始的几十人环抱还算正常,到后面竟然需要几百人才抱得过来,这些巨大槐树将整个村子环绕,不留间隙,紧密依靠。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寂静的村子,纵然外面外面阳光明媚,这里依旧是云雾缭绕,寂静悄然,槐树村的一切都是以灰色为主题四周一片灰蒙蒙如同混沌,一丝凉风吹过为这个小村子增添了一份阴森。

村庄前有一块椭圆的粗糙巨石立在一旁,雾气弥漫隐约间看见上面刻着“槐树村”三个扭扭区区血红大字,更显诡异恐怖,不过对于这一切阴无尘早已经习惯了,这里便是生他养他的村子。

粗糙的巨石旁灰蒙蒙的雾气散开只见有一个摇椅来回摇晃,好似无人自动仔细一看才发现上面赫然躺着着一个瘦得只剩下一架骷髅的灰衣老者,其脸上尽是被岁月侵蚀留下的痕迹,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有个骷髅在摇椅上呢。

这人阴无尘认得,而且很是熟悉,因为从小便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所以每次受委屈都会来找他倾诉。

这沧桑老者便是这槐树村的当任村长,村民一般都叫他鬼伯,记得阴无败说过自己壮年时期带着妻子云游误入槐树村便是被鬼伯强行扣留,那时鬼伯便是这幅样子了,如今两千年过去了依旧如此,可见这鬼伯的年纪有多大。

鬼伯平日也就是摇摇椅,不然便是指点村里的年轻人修炼,村里人也都很尊敬他,不过鬼伯脾气很是怪异,该开心的时候他偏偏生气,该生气的时候又显得极为高兴。

鬼伯还有个癖好,那便是喜欢小孩子,若是哪家生孩子了那还得让鬼伯先瞧瞧,不过这几年好似也不这么喜欢孩子了,只是对阴无尘特别好。

似乎感觉到阴无尘两人的到来,摇椅上鬼伯突然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不过阴无尘却知道鬼伯的眼睛早就瞎了。

“小败子,你命不长了啊,怕是撑不过今晚咯...”,摇椅上鬼伯嘶哑的声音清晰响起打破了沉寂,如同破旧的木门开关的吱哑声一样难听。

阴无尘却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冲上前去跪在地上扯着鬼伯的衣裳哭丧着脸道:“鬼伯爷爷,您对我最好了,我爷爷快不行了,您就救救我爷爷吧...”

见到阴无尘竟然跪下阴无败眉头微皱,身为幽州阴家子弟竟然给人下跪,这是耻辱!要是传出去,脸面无存啊...刚想训斥几句,但最后还是微微叹了口气,孩子长大了懂得关心自己这老头了应该开心才对。

鬼伯洋装发怒道:“都十五六岁了还没有凝聚出一丝武气,谁是你爷爷赶紧给我回去修炼!”,阴无尘眼珠一转嘴角勾起狡黠一笑随即装作委屈道:“鬼伯爷爷,曹得爽,张开缝又欺负尘儿了...呜呜...鬼伯爷爷要替我报仇...呜呜”。

鬼伯心中一软声音也变得缓和下来,无奈道:“呵呵,是小尘子啊,这几天都没听见你的声音,可又是掉山沟里去了?

阴无尘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这槐树村新生一辈修为就数他最弱了,到如今也没聚起一丝武气。村子里最笨的大傻也都在三年前凝聚出武气达到修炼的第一步达到武徒境界。

而他虽说看起来不笨,但其实比大傻还不如,所以经常被修为高的孩子欺负,上次便是和烟家妹妹`幽会`时,小姑娘也很是配合,眼看就要`啵`到了,哪知过于激动一脚踩空,掉到山沟里,在山沟里困了数个时辰,最后还是小姑娘给告诉村里的长辈,阴无尘才得救,但也是闹得全村人都知道。

“哈哈,不说了,不说了,小尘子要生气咯。”,鬼伯见阴无尘如此,便打哈哈笑道。

阴无尘一阵释然,又想到阴无败身上的伤势又面露焦急。

“嗯...小败子也是村子的一份子,鬼伯爷爷怎么会见死不救呢?”,鬼伯起身温和的看着阴无尘说道,纵然平日与鬼伯走得极近但也是看得阴无尘毛骨悚然,汗毛乍现,谁被一具长着眼睛的骷髅瞪着都会吓得屁滚尿流吧?

“谢谢鬼伯爷爷!”,阴无尘连忙起身退开几步脸上嘿嘿笑道。

鬼伯笑着摆摆手,顿时鬼伯袖中一道青芒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落在阴无败手中,随即再次躺下,摇椅又一次摇动起来,发出“笃笃”声。

阴无败摊开手掌一看赫然是一颗花生米大小的碧绿色丹药还散发出浓郁药香,闻上一口都感觉神清气爽,飘飘欲仙

阴无败看着手中的碧绿小药丸双手颤抖,阴无尘也是震惊,虽然修为他不行但却极好学习,早已将阴无败珍藏的天文地理,丹药,玄器介绍的书籍看得滚瓜烂熟,倒背如流了,其中便有一本名叫《万丹录》的书籍中说能散发出药香的丹药至少都是王品丹药,一颗王品丹药足以轻松买下数个小型国家,还会惊出强者抢夺!

如今一颗王品丹药就在手中,如何叫他不震惊,鬼伯淡淡的瞟了一眼惊喜的二人,缓缓说道:“你们走吧,炼化了这颗`回春丹`多活一两个甲子没问题。”

阴无败脸上布满喜悦恭敬对着摇椅之上说道: “谢鬼伯”,便转过身对着阴无尘温和一笑道:“尘儿我们走吧。”,随即两人也不多说话便踏入村子,因为鬼伯最讨厌多话的人。

村子内并没有灰雾,只是一切都是显得朦朦胧胧好似刚睡醒一般,一间间简陋茅屋整齐排列,茅屋分四排,每排有十间,第四排还空有三个空地,似乎等待着有人居住,从第一间走过只见门上赫然刻着鲜红的壹字,红色的字迹在黄色的木门上显得格外刺眼,这便是槐树村的住房编号。

槐树村没有多少装饰,最多便是村子中央的那棵上下七彩的巨树了,此树百年才开花,千年才结果,每千年都是十颗七彩果实不多不少,而果实都被鬼伯收取,听村里老一辈说这棵怪树的根茎贯穿了整个槐树岛!

一阵凉风扫过街道上一个人影都没有整个村子显得很是寂静凄凉,若不是那屋顶的袅袅炊烟,还真以为这是个荒芜的村子呢,不过阴无尘却是知道,村里人一般都在屋里修炼,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会出来的,而且村内人数也不多。

村子后面倚靠着一座巨大的青山,青山脚下一条翠绿的小河将村子和青山分隔开,那座青山村中每当大限将至便在这里闭死关寻求突破,但真正能突破的又有多少?也可以说这里就是村里先辈的坟墓。

阴无尘跟着阴无败缓缓来到一个标有血红的叁拾陆的木门,这里便是阴无尘的家,“吱呀”,阴无败缓缓将推开,顿时一股淡淡的清香飘出,让人心旷神怡,香味源头是一块圆形槐木桌子,见一个毫无雕刻的普通槐木瓶上一朵没有叶子的蓝色小花,香味便是从这里散发出的。

房间内也没有过多的摆设,简单的一张桌子,两把木椅,还有就是一张巨大的千年槐树做的木床。

阴无败抢先一步冲到桌子旁,鼻子使劲的嗅了嗅花香气,只可惜这并不是什么奇珍异宝只是一朵寻常的`百里香`罢了,阴无尘将其摘取来却是当宝了,不为别的,每次读书累了,闻一闻这香味立马能再战三百回合!

阴无败则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扫了一脸销 魂的阴无尘才咧嘴一笑,但还是掩饰不住脸上的一丝苍白。

“尘儿,赶紧去修炼吧,爷爷炼化了这颗回春丹便来找你。”,一个令牌化作流光飞到阴无尘手中,翻手一看,这令牌呈菱形,通体黑玉铸造,正中间赫然刻着一个霸气的`阴`字,四周有着数个鬼影围绕,面目狰狞,青面獠牙,阴森可怖!背面则是一个简单的`无`字,用手握住竟然感到手心暖暖的。

阴无尘一脸不解的看向阴无败,眼神中尽是疑惑。

“哈哈,尘儿,这便是我幽州阴家的嫡系族人的证明,爷爷是`无`字一脉的,所以令牌背后才有一个`无`字,这令牌妙用可多了,你今后得好生斟酌斟酌,现在滴一滴精血这块令牌就属于你了。”,阴无败一脸自豪的说道,好似在说一件多么光荣的事。

阴无尘一听顿时眼露精芒,爷爷这是让自己滴血认主啊,《玄器百科全书》中有云:凡玄器也,其主若死,尽可滴血夺之。难道这便是玄器?阴无尘还没见过真正的玄器,只看见书里说一些高级玄器能翻江覆海,甚至撕裂天地!于是便心中向往,看着手中的黑色令牌,这个疑似玄器的东西就在眼前了...

不加思虑急忙咬破食指,逼出一滴暗红的精血滴在令牌上,突然令牌一阵黑芒乍现,格外刺眼,照的双目刺痛,阴无尘急忙将令牌扔下用衣袖掩住双目。片刻黑芒才逐渐暗淡下来。

只见一个略沉的黑色令牌朴实的躺在地上,阴无尘俯身拾起,却没发现有何不同,顿时一阵失望。

收起令牌放入怀中,回过神来发现阴无败早已消失不见了,看来是去后山炼化回春丹的药力了。

第三章 烟思熏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一章 阴无尘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三章 烟思熏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三章 烟思熏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二章 槐树村第一章 阴无尘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三章 烟思熏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一章 阴无尘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三章 烟思熏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一章 阴无尘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一章 阴无尘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一章 阴无尘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三章 烟思熏第二章 槐树村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三章 烟思熏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三章 烟思熏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二章 槐树村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一章 阴无尘第三章 烟思熏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五章 血脉变异
第三章 烟思熏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一章 阴无尘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三章 烟思熏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三章 烟思熏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二章 槐树村第一章 阴无尘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三章 烟思熏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一章 阴无尘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三章 烟思熏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一章 阴无尘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一章 阴无尘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一章 阴无尘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三章 烟思熏第二章 槐树村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三章 烟思熏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三章 烟思熏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二章 槐树村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一章 阴无尘第三章 烟思熏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五章 血脉变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