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烟思熏

阴无尘脚尖一跃,便跳到槐树做成的木床上,盘膝坐下,吞息吐呐起来,闻见身下木床上传来淡淡的清香,顿时静下心来,专心修炼。

但是无论如何修炼都感受不到那传说中的武气,阴无尘也不厌烦继续修炼,虽然不好修炼但也是盼望有朝一日能够像烟大叔一样腾空而立,凌身飞行。

烟大叔是村里有名的老酒鬼,但相貌却像一个儒生,温文尔雅,有时疯疯癫癫和原本儒雅的外表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人大跌眼镜,烟大叔的名字叫:烟逸寒,平日对阴无尘是不错,经常在修炼上指点阴无尘,然而阴无尘就是不争气,教导得再好都不能凝聚出武气,烟大叔却孜孜不倦循循教导,时而唠叨几句,所以阴无尘便常常去他家玩耍。

烟大叔曾经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二人成婚没几天就诞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女儿,然而好景不长烟逸寒的媳妇生下女儿后便突然音讯全无,只留下摇篮里哭哭啼啼的女儿和一封告别书,之后烟逸寒就一蹶不振夜夜借酒消愁,最后给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取名:烟思熏。

烟思熏也是生的玲玲俏丽,小小年纪就身材妖挠,芳名远播,烟思熏七岁那年便突破武徒成就武士境界,此天赋堪称妖孽!

整个村子都知道`老酒鬼`有个漂亮女儿,几个村里的地痞青年倚靠着有几分实力就到烟逸寒家里想一吻芳泽,结果可想而知几个青年直接被烟逸寒一掌打成重伤,其中更有一个修为不济的直接倒毙,这件事在村里掀起了轩然大波,也为烟逸寒惹来了**烦。

不过从那时候起就没人敢打烟思熏的主意了,渐渐的随着年龄的增长阴无尘和烟思熏目染生情,也就你情我愿,在小角落里偷偷的私定终身,烟大叔对这事也是眼不见心不闻一副当我不存在的样子,只是天天靠在床边看着烟思熏修炼喝着闷酒,时而把酒望天长笑,时而闭眼潸然泪下,搞得阴无尘和烟思熏不知所以。

不知不觉天色已然阴沉,四处渐渐响起阵阵蛙声虫鸣。

阴无尘这才缓缓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全身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一边揉着发麻的双腿,呼出一口浊气,心中郁闷,还是没有感觉到武气,这么久的功夫又白费了。

果然还是看书有意思,随即滑下木床渡步走到床边一个墙角下,蹲下捂着嘴阴笑道:“嘿嘿,老家伙藏得这么有含量还不是让孙子给找到了。”

原来,为了让阴无尘认真修炼早日凝聚武气,不因看书而耽误修炼,阴无败就趁夜深人静时挖个地道把书藏起来,人老了干活也费劲,先后休息了十多次,还有一次出去拉粑粑足足半个时辰才恢复过来,直到凌晨才将地道挖好,藏好书,这才如释负重的呼了口气,却没发现被窝里阴无尘眯着眼笑嘻嘻的看着他一铲一铲艰难的挖完地道,就差没拍手叫好了。

摸索着眼前粗糙的地面再回忆阴无败设置的暗码。

突然,“砰砰砰”,阴无尘有规律的在地上的连续敲了三下,嫣然,地面震动一个只容一个人下的地道出现,幽深的洞口正对着阴无尘释放着寒气!看着洞口阴无尘得意一笑,不过转念一想,这地洞怎么会有寒气?正准备仔细再探一番。

突然,一旁的窗户闪过一道黑影,稍闪即逝,阴无尘眼神一扫,先是一惊,随即嘴角便勾起一丝弧度。

这些年阴无尘可没少中招,阴无败一直处心积虑的在训练他,要是晚上一不小心睡熟了,那肯定明天醒了就是在万千毒虫的万毒窟里了,所以渐渐也养成时刻警惕的性格,如今这黑影自然也逃不过他的眼睛,是名女子!

阴无尘没有丝毫紧张,随手将地道关闭,这才起身一脸淡然推开木门缓缓走出,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常。

皎洁月光,一道黑影从崎岖的山路极速奔跑,因为没有修为加上路上怪石磷徇难免踩空滑倒摔破几处伤口。

虽然没有修为不能飞行,不过他依旧一步步的往山峰上爬,全然不顾身上刺痛的伤口,因为那山峰上有人在等待着他,几年来的习惯,每隔一个月便会偷偷来这座山峰和烟大叔的女儿烟思熏在这里`培养感情`,村外好办事这次也不例外。

山峰上平坦的地面雾气萦绕,凉风习习,吹着地面上只剩几根枯草,四周静悄悄的毫无生气,然而一道曼妙的绿色倩影与头上的朗月相互映衬让本该寂寥的山峰却显得极为美好。

凉风渐渐大了将四周枯草的腰肢都压得弯下,少女浅青色衣裙猎猎作响,少女只是静静站着,一双慧眼淡淡看着深邃天空好似在思考着什么,脸上好似结起一层寒霜,面无表情,尽显一股冷艳的气质。

却不知远处另一座山峰上一个拿着酒葫芦面相儒雅的中年男子慵懒靠着巨石喝着酒此时呆呆的看傻了,拿着的酒葫芦源源不断的向下倒着酒水,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没有一丝酒水可喝了,不禁苦笑。

“哎哟,我滴妈呀,美女啊,瞧瞧这身段,这脸蛋,刚刚那下摔得真值啊...”,这时山峰的另一边一个极不协调的声音响起。

少女顺着声音的源头转身看去,一双慧眼好似看穿了层层云雾,看到一个笑得灿烂的少年。

渐渐,云雾散开只见一个浑身沾满血迹,衣衫褴褛的狼狈身影缓缓走出定格在视线里,正是阴无尘。

少女急急跑过去 没有之前的冷艳而是红着脸心疼的轻抚阴无尘身上的伤口娇怒道:“阴无尘!你以后再这样不好好保护自己小熏就不理你了。”

看着眼前精致的粉颜阴无尘不禁咧嘴一笑道: “熏儿,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媳妇原谅我呗...”,远处山峰上儒雅男子一口酒水喷出,无奈的摇着头喃喃道:好好的又让你小子给破坏了,淡色白袍轻轻一掀男子身形便在原地消失不见。

烟思熏只是嘟着嘴,甜甜一笑:“小子,没有以后了!小熏现在就不允许你以后再受伤!”

“嘿嘿,小熏,我只是太急了,你看咱都三个月没好好亲热亲热了,话说这几个月烟大叔也管太严了。”,阴无尘挠挠头嘿嘿笑道,另一只手已经挽到烟忘熏盈盈可握的***,一用力两人便贴在一起。

“没一点正经...”,烟思熏害羞的将头埋在阴无尘的胸口,手中却毫不留情的拍向阴无尘,哪知一下拍在阴无尘伤口上。

“嘶”,阴无尘疼的直咧牙,倒吸一口凉气,“啊”,烟思熏顿时惊叫一声:“哎呀,尘哥你没事吧...”

“哎哟,痛的撕心裂肺啊,好痛啊,痛死我了啊,咦,要不小熏给舔舔吧...哎哟,别打了,亲亲也行啊,脚下留情啊,美女这里不能踹的,要留着以后生宝宝呢...”

……………………………………

片刻,两人才闹腾完,相互依偎在一座巨大的青石下一起看着天空,月光映下烟思熏雪白的俏脸染上一层淡淡红霞,阴无尘则是一脸**嘴中咬着一根枯草,悠哉悠哉,方才施展了一下自创绝学`降龙伏虎十八摸`,果然不同凡响,那阵阵滑腻,至今难以悟透。

“尘哥,要是能一直这样靠着你就好了。”,烟思熏碧眼看着天空温柔说道。

阴无尘一愣,轻轻一笑坚定道:“熏儿,我不能再这样废下去了,我总要要离开村子去外面的世界磨练,我要变强,我要保护你和爷爷!”

烟思熏忽然转过玉颈,眼中闪过一丝泪花,楚楚动人,让人忍不住想拥过来好好怜惜一番,“尘哥,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会跟着你,尘哥不准丢下熏儿不管。”

望着烟思熏慧眼朦胧的样子阴无尘心中一暖,温柔安慰道:“嗯,我怎么可能会丢下熏儿不管呢,熏儿对我最重要了。”

突然眼中寒芒一闪接着道:“只是有一些事必须要我来解决,熏儿给我一些时间好吗。”

“嗯嗯,尘哥我知道我不能陪你出去,但是熏儿的心会一直陪着你!”,烟思熏说完便回过头继续仰望星空,身子却忍不住抽搐起来,发出一声呜咽,一滴水珠从眼角无声划落,凄楚可怜。

阴无尘露出一丝苦涩,他何尝又舍得分离,这世界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离别。

一条手臂轻轻从身后挽住烟忘熏,烟忘熏顿时趴在阴无尘胸口上放声大哭,“熏儿,乖了,不哭,我一定会回来找熏儿的。”,感受到胸口传来的阵阵温暖和湿润,阴无尘温柔说道。

烟思熏突然停止哭声,抬起早已哭成泪人的俏脸看着阴无尘哽咽声道,“熏儿...要你...保证!”

阴无尘缓缓起身悠悠走到一旁,找了一块小土包,一脚踩在上面接着朗声道。

“我,阴无尘保证一生不会抛弃烟思熏,一生守护烟思熏,直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额...鸡飞狗盗...鸟不拉屎...驷马难追!”

“哈哈,都什么跟什么啊,连词都不会还敢讲这么大声。”,烟思熏玉臂指着阴无尘,一手叉着腰哈哈大笑,咋一看就是个女汉子,只是脸上还残留着泪痕。

“嘿嘿,熏儿我这还是跟刘大叔向洪寡妇求婚时偷偷学的,讲的总觉得不太对味啊。”

“笨啊,这都不会还想泡老娘,真想不通老娘当时...”,突然感觉自己好像用词霸气侧漏,顿时连雪白玉颈都染上一层红霞急忙捂住脸不敢在看阴无尘。

阴无尘直接呆滞,嘴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这还是那个温柔贤惠,淑女矜持的烟忘熏?

不行得试探一下!

“咳咳,那个...熏儿,该吃药了”,阴无尘学着烟逸寒的嗓音缓缓说道。

“你妹,你才吃药,你全家都吃药!”,说完骨气腮帮气呼呼的走了。

“哟哟,生气了啊,走吧走吧,走了就别回来了,走呗,你咋不走了?走啊,你倒是走嘛客气什么...”,阴无尘嘚瑟的踩在小土包双眼看着天空大声说道。

只见烟忘熏收回刚踏出去的脚,停顿一会,转过身来俏脸上淡淡一笑,一丝危险的气息在空间中荡漾开来,仿佛被猛兽盯上...

碧影稍闪即逝便出现在阴无尘眼前,粉拳毫不犹豫往身上揍,嘴中娇喝着,“丫丫的,你不是很嚣张吗,你猪嘴倒是在喊啊,武气不行,相貌一般,你他妈人品也这么差,你丫还敢喊我...”

盛放着蛮神之血的翠绿的玉瓶`砰`的一声突然破碎,一滴带着玄奥符文的金色血液渗入阴无尘皮肤融入血脉!

烟思熏的话已经深深刺激到一个少年的尊严!

突然,阴无尘不知哪里来的一股蛮劲一把将烟思熏推开,烟思熏连退数步才止住这股力量,再次看向阴无尘眼中尽是震惊,自己可是武士三层修为,如今竟然被一个毫无修为的人推开数步,要知道普通人和修炼者完全是两个世界的。

阴无尘浑身缓缓散发出金芒柔和,初显黯淡,后来便越来越发刺眼,身形也在逐渐增高增大,直到变成一个金色巨人!

烟思熏急忙退出山峰远远的看着阴无尘明眸满是担忧,而且阴无尘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她感到很危险,有一种被举指可灭的感觉。

阴无尘感觉自己就是天地间的神!超越一切,是不可战胜无敌的存在!一股豪气迸发。

“我才不是废物!!”

吼声响彻云霄!

“砰砰砰”,金色巨人如山洪爆发一般一拳拳疯狂砸在山峰上,圈圈金色波纹荡开,山峰应声而碎,原本寂静的山林也变得热闹起来,各种鸟兽飞似的朝四面八方逃走,远处沉睡的村庄同样苏醒,几道身形用一种无法估算的速度超山峰赶来。

心中积郁多年的愤恨终于得以发泄,心里顿时变得苏畅许多,大脑也渐渐变得模糊了,眼皮也变得沉重,最后再也忍不住沉沉睡去,金色身影也恢复原貌,原本高大的山峰早已消失不在,剩下的只有狼藉的大地。

这时,几道身影终于破空而来……

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二章 槐树村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一章 阴无尘第二章 槐树村第三章 烟思熏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三章 烟思熏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二章 槐树村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二章 槐树村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一章 阴无尘第一章 阴无尘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三章 烟思熏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一章 阴无尘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二章 槐树村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一章 阴无尘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二章 槐树村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二章 槐树村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三章 烟思熏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三章 烟思熏第一章 阴无尘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一章 阴无尘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三章 烟思熏
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二章 槐树村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一章 阴无尘第二章 槐树村第三章 烟思熏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三章 烟思熏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二章 槐树村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二章 槐树村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一章 阴无尘第一章 阴无尘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三章 烟思熏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一章 阴无尘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二章 槐树村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一章 阴无尘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二章 槐树村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二章 槐树村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三章 烟思熏第六章 女儿心难懂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十一章 镇族之宝第八章 此脚只应天上有第三章 烟思熏第一章 阴无尘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五章 血脉变异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七章 第二份记忆第九章 剧毒武气第十章 不是懦夫第一章 阴无尘第四章 蛮神残魂,现第三章 烟思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