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花样校园

2006年的9月1日,陆川在他爸爸的带领下坐上了北上的火车,不是去旅游度假,也不是闯关东,而是前往他的大学时代。说是爸爸带领,其实他老爸也是第一次北上,因为考虑到陆川从小没出过出生所在市的范围,担心他这大儿子有啥闪失,于是决定亲自“护送”他去学校。如果只是在福建省内的学校或者附近的省份学校,陆川他爸就不会送他去报道了。但这次去的是遥远的东北,东北偏远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哈尔滨商业大学。

其他的同学朋友,很难想象为什么陆川选择的大学要那么的遥远, 好好的南方城市不呆,反而去冰天雪地的东北。

因为大家都听说东北那边有多冷,有人说,在东北的冬天你在室外撒尿,尿还没着地就结成了冰条,落地上就成了尿碎片。。。还有人说,在东北一不小心,耳朵冻坏了,一碰就掉下来,,,好像那里不是人生活的地方。

然而陆川的回答是,就是因为它的远和冷。高考的失利,本是一本的希望,却是得了个二本的结局。内心失落得很,所以填择校表时他填的都是北方的院校。想离家远一点。陆川心里想的是有朝一日一定要荣耀而归,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成就。不能让失败成为一种常态,在遥远的哈尔滨,只要自己身处这边,只要别人问自己为什么来这么远上大学,就可以时刻提醒自己要东山再起,名落孙山的失败是暂时的。陆川记得在《羊皮卷》中的一句话:“成功的定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失败的定义只有一种就是没能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大二开始虽然陆川的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但他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人生目标,自己的人生目标是成为一位杰出的人。

坐在火车上,座位靠着窗户,看着窗外的景色向后倒去,慢慢地远离了这个生活了20年的故乡,陆川内心有些不舍,有些感伤。去往一个未知的未来,一个令人期待,向往的大学生活,不知命运会做什么安排,自己的人生会有什么样的精彩。

对面坐着一男一女,不是夫妻。男的50多岁的样子,一脸的和平宁静,陆川爸爸上来就跟他交流了起来,对方是一位工程师,同时也是个非常虔诚的基督教徒。。。女的30岁的左右样子,脸上还有尚未退却的青春味道。听她自己说是一名高中老师,打算去北京看望男朋友。谈吐言行确实有老师的风范。

男基督徒确实很忠于自己的信仰,同时希望能够借助旅途的这些时间传道。他看陆川是个大学生,于是跟他聊天。

“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啊?去大学报到吧?”

“恩,是的,我叫陆川。”

“这是去哪上大学啊?”

“哈尔滨。”

“哦,很远的城市,哈尔滨挺不错的。哈尔滨哪所大学啊?”

“恩,哈尔滨商业大学。”

。。。。。。

“小伙子,你知道主耶稣基督吗?伟大的上帝。”

“知道啊,听说过。”

“那你相信上帝不?”。

“知道点,但谈不上相信的。”

确实,在农村几乎都信佛的,每家每户都烧香拜佛,这也是中华的文化之一吧,陆川家里的供台上还供着三国时代武侯关将军威武的铜像,他妈妈也经常上香祈祷。但信仰上帝的少,几乎没有。

关于上帝,陆川在《羊皮卷》中看到关于他的思想和信仰,但至于自己的信仰是什么,陆川自己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或许他更愿意相信自己吧。

这位虔诚的基督徒从包里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圣经》开始对陆川布道,从神的来源说起,。。。。。陆川爸实在听不下去也听不懂只好到车厢的中间的部位去抽烟,而那位女校师,开始还偶尔附和几句,到后面听得哈欠连连,直接睡了过去。无奈的陆川在基督徒虔诚狂热的眼神下做出似懂非懂的神情以作配合。后来大学期间,陆川却是经常跟着朋友到教堂去参加教会,给他的影响挺大的。

因为福建那时还没有直达哈尔滨的火车,只能到北京转车。经过了23个小时漫长的车程,列车慢慢地往北京西站驶进,看着窗外的风景从层峦叠景的山景到一望无际的平原,因高考失利的心慢慢地淡开,感觉窗外的景色别有一番的风味,广阔的平地种着绿油油的庄稼,在微风中摇曳着光,北京这座伟大的城市建筑慢慢呈现出它的高大。

那位女教师应该也是第一次来北京,心情激动兴奋,竟然一不小心爆出一句:“他妈的,不到长城非好汉!北京我来了!”。。。对面的陆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被惊呆了,困惑地看着她,这是真的高中老师吗,这也太狂野,太霸气侧漏了吧,哈哈。。。不过,他的心里也在呐喊:“北京,天安门,我来了!”这是只能在课本中知道的城市,这是多少农村里的孩子渴望向往的地方。虽然只是路过,但陆川内心也是很激动

在北京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坐上了前往哈尔滨的火车。在北京的那晚,陆川爸爸带他去了天安广场,站立在**的天安门下,看着大城市的灯火辉煌,看着偌大的马路车来车往, 看着飘动的五星红旗,陆川心道:“这就是北京啊!”突然感觉自己并没有那种刚到大城市的生疏感,反而内心理所应当地认为自己本属于这样的城市。陆川握紧双拳告诉自己,早晚有一天自己会在这个城市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又经过了10多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在第二天的早上来到了目的地哈尔滨,从福建龙岩到哈尔滨,跨越了中国好多好多的省,随着纬度的增加温度跟着下降,下了火车一股冷风吹来,感觉像刀片一样的刮过,让人生疼。陆川紧了紧自己的衣服,这就是接下来要生活的城市了。

在学校工作人员的接待下,他们坐着学校的校车来到了哈尔滨商业大学。**大气的校门,来来往往的新生,来自全国各地,****汇聚在此。

陆川爸爸带着他报名,交了学费,这学费是爸爸随身携带过来,为的就是节约手续费。办完手续,他们来到了大学的学生公寓,一个四十多平米的房间,有床位六个,上面是铺位,下面是电脑桌,此时寝室只有两个室友,都是河南人,见到自己即将共度四年的室友,都有些的兴奋,叽里呱啦的一顿交流,只可惜,一方是操有浓重福建风味的普通话,一方是操有浓重河南特色的普通话,大家一高兴都忘了降低语速,最终的结果是,鸡同鸭讲,指手画脚的,无法沟通。只能等以后漫漫岁月中相互了解了。陆川爸爸也跟他们的家长简单地认识了一下。因为没有吃早饭,陆川和他爸爸便先到食堂吃早饭。

大学的食堂很大,有三层楼高,每一层都有几百平米。东北的早餐几乎是包子馒头之类的面食品,都不是陆川爱吃的,但既然来了就得好好适应。陆川爸爸吃着包子跟他说:“吃完饭我就做火车回去了,你自己在这边照顾好自己。”

陆川说:“爸,这么急回家啊,难得来趟哈尔滨呢,多呆几天吧,逛逛。”

“不了,送你过来就是了,早点回家去,你妈妈自己一个人在家,农活也多忙不过来。”

“哦。。。”陆川知道,父亲送自己过来就是因为自己第一次出远门,才亲自护送,父亲自己却舍不得花钱多呆一天。

“你自己在这大学要好好学习,既然来了就好好努力,争取拿奖学金和读个研究生。”这是陆川爸爸对陆川的期望。

“恩。。”陆川低头喝着粥,不愿让他爸看到他自己眼眶中的眼泪。父亲的爱总是这样默默地表达。

“我回去了,自己照顾好自己,跟同学室友处好关系,有什么事给家里打电话。”陆川爸爸踏上学校开往火车站的大巴前回头跟他说道。

“恩,知道了,爸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保重身体。”

看着大巴车开车了校园离开了视野,陆川知道自己爸爸回去了。擦了擦眼睛,陆川打算回寝室收拾床铺。。。

陆川回到寝室时,室友几乎到了,竟然达到一种平衡,6个人,2个是河南的,2个是福建的,2个是黑龙江的。 感觉都挺不错的,天南地北的聚在一起就是一种缘分。相互之间很快就熟络了一起。福建另外一个人是泉州的,也是一口的福建味。看来这个寝室的沟通要达到畅通无阻,还需要时日啊。河南的两个,一个叫年玉根,一个叫范亚磊。黑龙江的两个,一个叫张海龙,一个叫岳磊。

另外一个福建泉州的叫陈斌,不过在军训期间扛不住了,回去复读了,说是水土不服。

南方的人到北方上大学,有很多人都是奔着看雪来的。在军训期间,10月初的一个傍晚,哈尔滨下起了大雪,像白色的羽毛一样从空中慢慢滑落,那时还在上晚自习,南方来的学生一看到窗外飘着的雪,个个都发出了尖叫声“下雪了”、“下雪了”于是也不管什么自习时间了,呼啦呼啦地冲出教室,往广场奔去。在东北学生的眼中这些人是农民进城,山炮的感觉。他们的习以为常却是别人的惊喜万分。一些女孩子疯狂地在广场跳着,闹着,宣泄心中的激动和兴奋,同时拍照留影或是赶紧发个照片给家乡的家人,朋友告诉他们“这边下雪了”,“我终于看到了雪啊”。。。。。

世界上有种力量叫作惯性,很多人在大一的时候还是能够保持高中时代的优良学习传统的,每日三点一线:宿舍—食堂—教室。陆川寝室更是一群积极分子,即使回到寝室都是在学习的。寝室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到声音。有一次,岳磊的一个同学李帅走进他们寝室,看到寝室的人都在学习,静悄悄的像个无人寝室,只能默默地离开。

大学里有种文化:“60分万岁,多一分浪费”。慢慢的大家就不会那么在乎成绩了,更何况奖学金也少得可怜。

于是在大二开始,大家心思涣散,注意力集中不了就会发散出去。像无数条射线一样往各个方向发射。在大学里能够集中焦距的就是异性了。正好大家都是青春期,荷尔蒙分泌都比较旺盛的。看到一个个昨天还形单影只的今天却出双入对了,一两个还可以接受,多了就感觉自己要是不赶上潮流就out了。当然陆川寝室里的雄性激素也开始蠢蠢欲动。。。。

最早有女朋友的是海龙,因为他是我们寝室最帅的,班草一棵。每次出门之前要整理半小时发型,终于在他的人格魅力下吸引了一个小妹妹。但他还行,不算高调。最高调的是范亚磊了。他是寝室公认的奇葩,他的女朋友也是奇葩。为什么这么说呢。

先讲讲他这段感情的发源吧

那是大一下学期结束了放假回家,亚磊坐的是哈尔滨回河南的火车,在火车上邂逅了周蕊,很好听,很美丽的名字。据说,当时她坐在他旁边,晚上睡着了,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他把自己的外衣披在她身上。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就这样开始。于是乎,这女孩下车后留下了他的手机及寝室的电话号码。开始主动追范亚磊。要做他女朋友。亚磊开始没答应,但这女孩明显非常的执着,大二开学了还是是穷追不舍。经常往寝室打电话。

有一次打电话过来,陆川接的。

电话“叮叮叮”响,陆川正在寝室看书,其他人都不在寝室。他走过去拿起电话,“ 喂,您好,请问找哪位?”

“喂,您好,请问范亚磊在寝室吗?”对面传来的是个柔柔的,酥酥的年轻的女声。听得人,心神荡漾的。

“哦,找亚磊啊,他不在寝室呢,您是哪一位啊,他回来了,我给他说一下。”

“他不在啊。。”对方明显有些失落,“麻烦您告诉他,我是周蕊,谢谢啊!”

对方说自己是周蕊,陆川就知道是亚磊在寝室说的那位了,可惜没见过面,不过听声音感觉应该长得可以。陆川心里有点羡慕,咋就没有女生主动追求自己呢,郁闷啊。

亚磊回来寝室了,陆川把这事告诉他,他竟然淡淡地说知道了,而没有回电话的意思,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对她没啥感觉啊,哎,,,烦啊,,,,这哥们不会嘚瑟吧,,,,寝室的人还真以为他不会接受周蕊,毕竟不在一个城市,对方在牡丹江,远水难救近火。。。。

没想到啊没想到,过了两个星期,范亚磊在寝室公布,他决定和周蕊在一起了,刚开始大家还是很恭喜他的,毕竟不容易啊,有总比没有强吧。但是他们进展的速度太快了,赶得上动车的速度,没几天就“亲爱的”“老婆”“宝贝”“darling”,,,整个寝室就像被倒了一大桶的醋一样,酸气冲天。鸡皮疙瘩像瘟疫一样在寝室蔓延,瞬间覆盖所有人的肌体。

更可气的是,这家伙,白天打电话还不够,每晚打电话还都选择在寝室熄灯后,从十点打到12点,可恶的不仅仅在于严重影响大家的睡眠,更可恶的是竟然把寝室唯一的电话霸占了,把电话抱在床上躲在被窝里面打。

每当其他人在十一点半提醒他该挂了,要休息了,他就开始和对方说拜拜,从十一点半到十二点的告别时间,依依惜别,你侬我侬的,跟生离死别一样。快把寝室人折磨疯了,差点成了哈商大第一个疯人宿舍。

奇葩的是这哥们的手机铃声“不要在寂寞的时候说爱我。。。”“一个人的寂寞,两个人的错。。。”,寝室的其他兄弟实在受不了他的电话粥,就把寝室电话线都拉断了,于是亚磊跟他女朋开始用手机,办的是长途漫游很省的那种,寝室的室友们后面只要一听到他的手机铃声,就很抓狂,有种要杀人,自杀的冲动。集体精神状态出现了边缘化,犹如在悬崖边上被风吹啊吹的,。。。。。。

作为情侣的哪有不约会,哪能忍受长期只是电话的慰藉,心灵的抚摸,偶尔还是需要更深入的沟通了解的,身体的抚摸也是需要的。

亚磊难得抓住一个放假的机会,收拾行囊,告别了舍友,风萧萧兮地去牡丹江见他的情妹妹去了。寝室的兄弟们一个个羡慕嫉妒恨啊。。。。都祝他一路走好,小心腰。

过几天亚磊从牡丹江回来了,大家发现他的精神状态不错,好像吃了糖果一样的喜悦,舍友们一副了然的表情,看着他都贼贼的笑。而他自己一脸傻笑的说道:“干啥干啥?我脸上又没有花。” 玉根嘿嘿的说道:“有没有。。。。嘿嘿。。嘿嘿”。其他人也一脸内涵地看着他,他摆摆手说道:“想啥呢,龌龊。。。我们可是很纯洁的呢。。。”“我操,你他妈还纯洁啊!说,到底有没有。。。。。”岳磊脾气暴道。亚磊咬牙切齿说道“没有!”不过,明显肾气不足。

在后来,寝室的舍友们发现了一个现象,每当亚磊要去牡丹江见周蕊,这丫的竟然提前两个星期做俯卧撑!!!!美其名曰锻炼身体,此地无银三百两啊!!!从此被一顿鄙视。他却把所有的鄙视在微笑中弹指灰飞烟灭,继续他那灵与欲的爱情事业。

那段时间寝室的人都想着要找个女朋友,以摆脱亚磊散发的精神上的折磨,尤其是岳磊,最是痛苦。可惜他从来没有处过对象,从来没有追过女孩子,相当于恋爱方向的250。所以他惆怅地暗恋着他班级里的一女生,寝室里岳磊是国本六班的,这女孩叫周小倩。也仅仅局限于暗恋,表白的勇气都没有。每次回到寝室都是唉声叹气的。他伤心难过就抽烟,把寝室抽得烟雾缭绕,乌烟瘴气的。只能听到烟雾中阵阵的叹息“哎。。哎。。”

舍友们决定帮助他,于是跟他协商,帮他表白,但是如果在一起了,要请全寝室的人吃饭。他高兴地答应了。寝室里玉根,海龙,陆川的文笔比较好,而且前两位比较有恋爱方面的经验。他们开始通过岳磊的QQ号跟那女生表白:

“小倩,晚上好,在忙什么呢?”

“在看电视呢。”

“小倩,有些话我一直想给你说。”

“什么事啊?”

“我喜欢你,每次看到你,我就很紧张,没见到你我就会想念,每当夜里就会想象你的容颜,每当早上起床就对新的一天充满期待,因为可以见到你。因为有你,感觉生命都充满了意义。。“

“啊。。。不会吧。。。”

“是的,一颗心为你跳动着,一颗心因你而懂了思念,能给我个机会陪伴在你身边守护你吗?”

“可是,可是,我对你没有感觉啊,我还没有谈恋爱的冲动。。。。”

“哦,虽然,你这么说我心里会难受,但是,感觉是在相处中培养出来的啊,我不相信一见钟情,我相信的是日久生情。”

“额。。。。。。。”

“小倩,给我一次机会吧,你开心了我陪着你开心,和你一起笑,你伤心难过了,我伴着你,哄你开心,你需要一个肩膀了就往我怀里靠靠,你需要一个人倾听了,我一定是最忠实的听众。。。。我喜欢你!”

“。。。。。。。。”

“ 我知道你可能一时难以接受,也没法一下子反应过来,不过没事的,我就是告诉你我喜欢你,如果不说出来,我怕我会疯狂的,我希望自己后悔。” “我这颗心永远地为你跳动!”

对方没有回复,看得岳磊那个紧张的啊,双手握在一起,一直搓“怎么办,怎么办啊?她不会拒绝了吧。没脸活了,没脸见到她了。。。。”海龙看他这样,一脸鄙视 “瞧你那熊样!寝室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我来吧。”他代替玉根坐在电脑前,十指开始在电脑的键盘上飞快地跳动着。

“小倩,做我女朋友吧!即使你现在不答应,我会继续追求你的,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三次不行四次。。。。”

“。。。。。”对方回了个省略号,“好吧,我们尝试在一起看看。”

“哦也!!!成功了!成功了!哈哈哈,,,,”这胖子兴奋的手舞足蹈,抱着陆川一顿跳,把他搂得一顿咳嗽“放开,放开,快被你整死了!”“呵呵呵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太高兴了。。。。”就这样周小倩同意了他们在一起。岳磊也实现了他的承诺,请他们寝室哥们到饭店大搓一顿,那天他把他女朋友周小倩也带上了。在他们一句一句大嫂的恭维下脸红的不行,而岳磊这胖子却是心花怒放的,饭后还甩给大家几张百元钞票让大家自由活动。

。。。。。。。。

小日子晃啊晃,寝室有三个有对象的了,玉根的女朋友是初中时代马拉松的爱情,对方因为高考没考好,复读一年,终于在第二次进攻下,成功来到了哈尔滨师范大学,在同一座城市。

一个月还没结束,一天,岳磊一脸苦瓜的样子回到寝室,趴在床上,唉声叹气的,长气短出。我问他“怎么了?”他抑郁“哎。。。黄了。。。就这么黄了。。。。”“什么黄了啊。看你一副死人的样子。”玉根问道。“我的爱情就这么黄了,一个月没到就这么夭折了啊,天啊,为什么啊?让我一下子从天堂跌到了地狱。。!”。。。“怎么回事嘛?说来听听,哥几个帮你诊断诊断。”“不用诊断了,彻底没戏了。。。”“说说怎么回事”“她说我不够体贴,不会说话,不懂女孩子的心,她说那天电脑上的表白不是我说的,说我笨手笨脚的不可能说出那么感人的话,还让我当场重复几句,我就被打回了原形。太他妈难受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亚磊插口道”没有复合的可能性了吗?”“没了,没了,她让我别打扰她。。。啊 啊 老子嘴都没没亲上,房都还没开啊。。。。太难过了。。”“啊。。。”集体石化。这哥们估计是因为这些伤心欲绝的吧。于是当晚,岳磊又有请大家吃了顿大餐,称是分手宴,可惜女主人公没有出现。他喝了很多酒,醉的一塌糊涂,说了很多没头没尾的话,最后还在舍友的帮助下扛回了寝室。

他从此对女人失去了追求的信心,把对女人的兴趣投入在看岛国动作片上。

而陆川的大学爱情路,跟万里长征一样漫长啊,很难走到终点的,一直在走却没走出一朵花来。

陆川性格比较内向,并不善于跟女生打交道,见到女生都是脸红透到耳根的人。记得初,高中的时候暗恋一女生,那可把他囧的,每次碰到面了,心速就蹭蹭往上增,没说话脸就红透了,说话了也是结结巴巴的语无伦次。有一次,见面打招呼,本来是问,“你吃饭了没?”,可话一出来就成了“饭吃了你没?”。。。造成瞬间真空般沉默了几秒钟,好尴尬啊。。直到初中毕业了也没勇气说“我喜欢你”,后面女孩考到了县一中,而他自己却不幸留在了原校三中读高中。终于有一次鼓起了勇气写了封情书过去,但最终如同雨点如大海般无声无息。后面他回想起来,才知道怎么个回事,地址只写了个县一中某某收,收的到才怪呢。。。

大一的时候,陆川费尽千辛万苦从其它渠道获得了她电话号码,却不敢打电话过去,不知道说什么,害怕她一说话自己就紧张得说不出什么来了。

一次酒后,陆川抱着视死如归的精神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我喜欢你!我是陆川”却很久没有回复,他躺在床上心如死灰,快要睡着的时候,“滴滴”手机收到了信息,一看,“额。。。。”对方竟然回这个。把陆川给郁闷的。他又发一条“我喜欢你,从初中开始就暗恋了你,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当时的感觉很有狼牙山五战士的感觉,反正豁出去了。。。“这个,我不想早恋耶,现在还不考虑这个事情。。。。”。。。“早恋??早恋??”,,,现在都大一了,大家都成年了,还是早恋吗?陆川的脑袋瓜有点当机了。。。他手脚并用地发信息:“额,我们已经大一了,不属于早恋了,我确实很早就喜欢上了你,看到你的一颦一笑都是一种幸福。。”陆川差点跟她说道,老子都长胡子好几年了,怎么能说现在属于早恋呢。哎,,,,早熟的心伤不起啊,,,,,那女生回复道:“可是我对你也没感觉啊,同时我觉得自己比较冷血吧,对感情的是不感冒。。。”简直是刀子啊 ,**裸的,往他的心窝里撮。。。。那时候非常流行一首伤感的歌《秋天不回来》:“初秋的天,冰冷的夜 回忆慢慢袭来 真心的爱就像落叶 为何却要分开 灰色的天独自彷徨 城市的老地方 真的孤单走过忧伤 心碎还要逞强 想为你披件外衣 天凉要爱惜自己 没有人比我更疼你 告诉你在每个 想你的夜里 我哭的好无力 就让秋风带走我的思念 带走我的泪 我还一直静静守候在 相约的地点 求求老天淋湿我的双眼 冰冻我的心 让我不再苦苦奢求你还 回来我身边。”陆川觉得这首歌唱到了自己的心坎里。

大一的时候一门心思就是读书,做作业,考试,心里想的是考个好成绩拿奖学金。虽然奖学金少得可怜,特等奖学金1200元,一等奖学金1000元,二等奖学金800元,三等奖学金600元。一年一次。虽然钱少可也是钱啊,大学期间能赚一点是一点。只有那些富家子弟比如岳磊之类的就对奖学金嗤之以鼻,他可是生活费一个月一千以上的人啊,所以学校这种激励的措施对个别从穷乡僻壤出来的家境贫寒的人来说才有点作用的。

陆川寝室,大一结束,有三人拿了奖学金,玉根是一等奖学金,陆川是二等奖学金,亚磊是三等奖学金。当拿到这笔算是意外之财的时候,陆川还是小小地激动了下的,毕竟这可是自己大一一年努力学习的结果啊!但没过几天,中国发生了一件震惊全世界的事:汶川大地震!这个消息就像狂风暴浪一般席卷了中国的每个角落,当然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哈尔滨商业大学也不例外了,,,,,那段时间大家心情都非常的沉重,悲痛,,看到一条条从一线报道回来的新闻和拍摄回来的照片,触目惊心,感叹,明天与意外不知哪个先来;感叹,人的生命在自然力面前是那么的脆弱,不堪一击。让陆川他们感受切身痛苦的是,陆川用生活费积攒起来炒股买的股票有两只竟然是在震灾区的公司,一只禾嘉股份,一只宏达股份。特别是宏达股份,是只矿业股,停盘了一年多了,在地震发生前的一个星期才复盘的,他从45元追进去的,那时那个势头啊,他心里都灿烂得花花的啦,想象着money money 进口袋。没想到,汶川地震,把宏达公司的矿产几乎震没了,公司损失惨重,股民遭殃,特别是他这种散户中的散户。这只股票从45元连续几个跌停跌到了8元,8元啊!!!!陆川真的是欲哭无泪,,,,他心里在呐喊:为什么我离得这么远也得受伤啊 。。。

所以当5月19日全国为汶川哀悼,默哀2分钟的时候,陆川听着校园外长鸣的汽车喇叭,看着窗外操场上坑洼里的积水,想到汶川那些受灾的人们,想到自己股市里的钱在急速缩水,,,他流泪了,,,,复杂的眼泪从眼角流出经由脸颊滑落,心也在一滴一滴地流血。。。

后面学校组织了向汶川灾区捐款,大家踊跃地捐,不在于多,而在于心意。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国人被震醒了,被震得团队一致了。那天,陆川一咬牙一跺脚把奖学金的800元全捐了出去,成为全校学生捐款最多的一个。他不图什么最多的名头,心里想:“妈的,股市都亏损那么多了,也不差这800了,反正以后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吧。!”。。。。。。从此他也不去看那惨不忍睹的股市了,让它自生自灭吧。

大二开始,就没有那么勤奋地读书了。平时除了上课,听听老师在上面讲,自己在下面看着自己的课外书外,陆川还是参加了学校组织的许多活动的,参加过主持人大赛,演讲比赛,英语演讲比赛,还有辩论赛。之前参加的所有的比赛在初赛的时候就被光荣地out了,让他郁闷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自己觉得表现还可以的,不就是有点紧张,两腿发抖,跳街舞了嘛。大家都会紧张啊,怎么初赛第一轮就把我拿下了呢,起码让我走到第二轮,真是的,他一直愤愤不平。直到后来参加了辩论赛。

辩论赛是怎么个情况呢,那时由每个系里选出种子选手四人,然后参加全校的辩论赛。陆川参加的是贸易经济系的种子选手的选拔赛,辩论赛的辩题是“人才是德大于才”还是“才大于德”,他的小组有四人,三个女生一个男生,男生自然是陆川了,他们是正方,“人才是德大于才”。。。参加地址在一宽大的阶梯教室了,有老师做评委,许多同学来观看。。。。那天他自认为是发挥很好的,为啥,因为那天几乎自己一人独挡一面,以一敌四,纵横捭阖,辩得唾液横飞,昏天暗地,那个激烈,陆川都觉得跟上战场差不多了。真的,最后对方四人被他辩得没有招架之力了。。。。但最后的最后,他也还不是作为种子选手代表系里参加比赛,而他当时小组里面一个女生表现平平的反而去参赛了。。。。。

深深的挫败感,跟被人强奸了般难受,虽然陆川不知道真正被人强奸的感受如何,但应该是一样的屈辱吧,,,,好一段时间,他都是低迷地走路的,连抬头的心情都没有。

直到有一天,那个去参赛的女生遇到陆川,他才直到怎么回事。。

“陆川,怎么看你最近心情这么的低迷呢?”

“没事,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嘛。。。”

“对了,辩论赛结束了。”

“哦,”他抬了下眼皮,“结局怎么样”

“还行,我们系拿了第三名。”女生回道。

“哦,。。第三啊”他心想:“还可以啊”

“其实,你辩得很好,很有思路,很有重点,而且你的思维反应敏捷。”“但你知道为什么你没能代表系里参加决赛吗?”

“为什么”

“因为,因为你说话语速快了,你那浓重的福建风味普通话就出来了,大家很难听明白。其实你真的很优秀,大家都知道的。”女生小心翼翼地说道。

“哎。。。。”陆川只能重重地叹口气。没想到一年过去了,乡音还是那么重啊。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在寝室里交流非常麻烦,特别是福建的跟河南的两地特色普通话遇到一起的时候,你说得快我也说的快,像两挺机枪,又像两条不没有交集的射线。反正你听不懂我的我听不懂你的。当然现在好多了,还是不够好啊。

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章 资本之鹰
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章 资本之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