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

陆川和萧语柔从峨眉山回到成都,想着在成都找份工作,留在这个城市或许有机会寻找到资本之鹰。

成都是一个很休闲慢节奏的城市,它的风貌,环境和天气都与福州很接近,这令他们自然地产生一种亲切。

陆川通过58同城找了几家投资公司,面试了效果不是很满意,因为薪资达不到自己的要求,跟以前的相比落差太大。

刚好陆川在福州曾经工作的一家公司的老总,钱总,他计划在重庆开设一家分公司,也属于民间金融的。他得知陆川在成都那边,便问他是否愿意过去重庆帮忙。陆川跟这个老总的关系处得还是很不错的,而且这个老总为人很仗义和大度,在他下面工作,提升和锻炼的空间会比较大,说好听点呢,钱总很会放权,除了拍板钱的事几乎不管;说不好听呢,就是比较懒,懒得只管钱。所以他有钱。

于是陆川和萧语柔决定到重庆发展。重庆离成都很近,两个小时就到了,只要有资本之鹰的线索了再来成都。

重庆是一座山城,道路忽上忽下的,西南唯一的直辖市,经济发展不错,高楼大厦,鳞次栉比,高耸入云。

但重庆也是四大火炉之一,夏天的气温直达四十多度,走在路上,顶着炎炎烈日,有种被架在炉子上烧烤的感觉,如果放些孜然都有香味了。出门一趟,衣服就得被汗水湿透了,只有呆在有空调的室内会好些。

陆川和萧语柔来到重庆,人生地不熟的,只能先找到住处再慢慢了解重庆。但重庆真的很大,比福州大的多,容易迷失方向。他们在观音桥附近找了个单身公寓,价格比起福州却不高。但外面的物价如水果蔬菜之类的却比福州还贵。西瓜比福州贵了一倍的价格。所以吃的很不平衡,不倒时差倒地理差异。

钱总他们刚过来考察市场,决定在重庆开设分公司,但办公场地还处于寻找中。对很多打工的人而言,到一家公司上班的时候几乎一切都已经完善了,好像一切都本该如此,其实前期的付出只有老板才知道,搭建一家公司,一个平台哪有那么简单的。

陆川在这烈烈的夏日中跟着钱总到处看场地,深切的感受到这些不容易。出去一趟就得脱层皮,烤出了油。用钱总的话来说就是他妈的出个门跟去蒸桑拿一样,内裤都湿透了。

刚过来的一个月除了看看场地,也没其他事情做,陆川便和萧语柔呆在家里看看电视或者到观音桥的书城看看书,享受轻松惬意的两人世界。

陆川不想让萧语柔进入民间金融行业,民间借贷,目前还属于国家的模糊地带,**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的,做这行业有一定的风险。萧语柔的专业是服装设计的,做服装一直是她的一个梦想,在重庆发展的话就可能找家服装设计公司上班。

陆川有个大学时期的好朋友刘磊,以前因为工作的原因相互之间很少联系,刘磊在攀枝花跟他哥哥开了家美容院,投资了二十多万,效益不错,三个月就收回了本金,生活过得挺滋润的。

那段时间刘磊失恋了,得知陆川在重庆,就过来找他,当作是散散心,找一个人倾诉。

晚上,陆川陪他在楼下喝酒。

刘磊说,你说爱情为什么这么的脆弱呢?7年的感情啊,为什么说断就断了,她就那么的绝情。

陆川说,你们之间怎么了呢,不是好好的吗?

陆川认识他的女朋友,东北女孩,性格江南,温婉柔雅,待人和善,见到朋友都是露出白牙呵呵地笑,很好的女孩子,对刘磊更是没话说了,生活上照顾得无微不至,几乎言听计从,很爱他。变心了?

刘磊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这样了,开春我们还一起去看房子,准备在昆明把房子买下来就结婚的。

陆川说,会不会出现第三者了吗?

刘磊说,没有,据我所知还没有,她在女服装店上班,几乎接触不上其他男性。

陆川问,那她怎么说的啊?

刘磊说,她说她累了,不想继续下去了。

陆川说,在这之前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刘磊说,就是有几个晚上我给她打电话,凌晨两三点的把她叫醒来陪我聊天,她每天上班到晚上十一点。

陆川知道,在感情里刘磊是大男主义者,一般他说东,他女朋友不会跟他说西,现在不在身边了,成长了,想独立了,不想这样被压迫的生活了吧。

陆川对他说,可能你一直以来没有从她的角度去考虑她的感受吧,所以她反弹了。

刘磊说,哎,是吧,以前我那么的自我,可我是真的爱他的啊。都一起这么多年了。

陆川说,或许她是想给你一个空间让你反省吧。

刘磊说,但她现在不让我联系她了,也不见面,说暂时分开,哎,失去才知道痛苦啊。

说完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眼睛微红微红的,灯光下的影子有些摇曳。

陆川说,是啊,感情的世界里没有对与错,只有谁不知道珍惜谁罢了。

刘磊说,你说,女人心里到底想要什么呢?弄不明白。

陆川说,其实女人什么都想要,票子,车子,房子,虚荣,荣耀等等,但内心最需要的还是更多的爱和更多的安全感。如果她们觉得没有了爱和安全感,她们一定很恐慌吧。

刘磊说,是啊,现在分开了才知道自己做得是那么的混蛋,以前以为她付出的都是应该的。

陆川说,我们都好好努力啊,不断成长,把事业做起来,才能给心爱的人更好的未来。

刘磊说,你得帮我想想办法,怎么挽回这份爱情,她真的是个好女孩,我不能就这样就放弃了啊。

陆川说,先冷静一段时间吧,如果是真爱,还有缘分还会在一起的,时间会告诉我们到底是谁会跟我们一直走下去。

陆川记得一句话,不到白发苍苍,牙齿掉光,我还不确定你是我的人。谁能保证结局呢,命运还是时间。

刘磊说,哎,这能这样了,我现在也没心思做事情了,美容院那边交给我哥负责了,我也不想去昆明,想起过去一起的种种美好,心就揪着疼啊。

陆川说,好吧,我朋友在这边的公司即将开始,要不留下重庆一起上班吧。。

刘磊说,好,换个环境调整下自己。

陆川问,对了,你的美容院做得怎么样啊,这个行业怎么样?

刘磊说,还行,这个行业做好了还是很赚钱的,我们投资的前三个月就回本了。

陆川说,你觉得如果在重庆开家美容院怎么样?

刘磊说,这个城市这么大,美容院很多,竞争很大,不过这边的女人都很爱保养的,如果选择个好的地理位置好好经营应该不错的。

陆川说,我考虑一下,刚好手上有些钱想投资点什么。

陆川想开美容的心思有两点,一个是希望能给萧语柔提供一个平台,能够让她锻炼成长,二,当然是这个行业有前景能投资的。

陆川和萧语柔商量投资美容院的事情,萧语柔也同意,愿意尝试一下,于是决定九月份萧语柔先到一家美容院去实习,学点东西,找门面的事交给陆川和刘磊。

当要进入一个行业,就会发现原来在某个角落或就在你身边就有好多的美容院,很多的好地址早就被别人先下手为强了。即使有些店面的地理位置不错,但是人流量却偏少。

找到合适的门店真的很难,他们退而求其次看看有哪些美容院所处地段不错的,但经营不好需要转让的。

经过多方的搜索和考察,看重了两家美容院,转让费在十万左右的,他们更偏向于在观音桥写字楼上的那家,据说已经开了三年了,现在的老板竟是90后的美女,和朋友合开的,转让的理由是家里母亲生病,但具体的谁知道,现在的商家转让店铺的各种理由,但陆川知道一点就是这两个合伙人的关系不怎么样,而这个美女老板刚跟朋友合开了家鱼庄,投资近百万。

萧语柔也看了这家美容院,感觉还不错,200多平米,装修也还可以,店里还有三个美容师一个店长都可以了留下,有些老客户,向他们这种新手,有这些资源当然是最好的了。

经讨价还价后,最终确定接手过来。

因为考虑到萧语柔自己运营这家美容院,陆川和刘磊平时要在另一家公司,所以他们代理了个比较好的美容产品,全国连锁的,希望它们能够在管理和运作上支持。后来才晓得,这些品牌只有开业前几天派人过来帮忙指导产品的使用,后期都不闻不问的。

整个店铺盘下来,加上代理费,各种费用,其实已经超出了他们三个人的预想范围。

想想,青春,年轻真的好简单啊,一时的想法义无反顾的,认为很简单很容易,以为没有经验可以学,没有能力可以学。这就是创业的激情吧,总是四射的。

一个星期的筹备时间,美容院就隆重开业了,其实谈不上隆重。在陆川公司后一天开的业。美容院开业那天,钱总带着全体员工过来祝贺热闹一下,增添一些人气,送来了开业花篮。还有就是萧语柔在这期间认识的隔壁茶楼的老板燕子姐送来了开业花篮。

当时的他们是很兴奋的,不管怎么样,有了自己的一份事业,这种自有的感觉是很美好的。

美容院主要是交给萧语柔,陆川和刘磊在那边公司也忙得很。那时陆川的公司进入试营业,陆川的绝大部分精力和时间主要在公司,钱总把公司的事几乎交给他处理。

在钱总公司帮忙,陆川才真正体会和了解一家公司是怎么从无到有的,从租场地陆川就一直参与着,后来装修,到装饰公司需要买什么材料,买什么花草美化公司,还有安装电话线,网线,办营业执照等证件,当然有些是招聘了行政人员来做的。

陆川在开业之前就到人才市场给公司招聘了一个办事比较稳重的女孩李颖作为公司的行政,这个李颖是从诸多面试者中挑出来的,陆川觉得她作为搭档还是不错的。

从无到有共同参与了公司的形成,付出了心血和心思才会有感情,陆川和李颖甚至觉得这家公司是自己的孩子一样。所以陆川偶尔跟李颖开玩笑说,你可是我的原配啊。

陆川主要负责公司前期的人事招聘,钱总面试,偶尔陆川也代为面试。

在招来的新人里有几个特别的。

刘笑,是大学刚毕业的,一头披肩的头发,秀气的脸蛋,笑起来有两个大酒窝,很阳光明朗的女孩儿,她刚走进人才市场的时候陆川就观察到了,陆川笑容满面地把她招呼过来,给她介绍公司,没想刘笑的公司就在他的公司旁边,离的很近,走路才五分钟。稍微了解了下,刘笑投了简历便要走。陆川为了把她留下,便跟她说,同学,我去上个洗手间,你帮我看着这边下啊。刘笑挺单纯就答应了,坐到了陆川的位置上去。陆川到其它区去看看别的公司招聘情况怎么样了,没去洗手间,因为那天人才市场的人比较少。等陆川回来了看到刘笑在像模像样地给别人介绍公司,真是优质的业务苗子啊,陆川心里感叹。就这样刘笑是被陆川连蒙带骗地招到公司了。当然后期做业绩还是很厉害的。

陈梦梦,也是应届毕业生,性格比较内向,相对外人而言,来人才市场找工作都是朋友陪着来的,自己文文静静的,很少说话,会计专业,但用人单位一般不给别人提供积累经验的舞台,所以盲目地在人才市场找工作。当时她的朋友想到陆川公司来,陈梦梦也陪她过来面试了,顺便自己也面了个试,也留了下来。

这两人后来一直跟着陆川,直到陆川出了事,她们也一直陪伴着萧语柔等候着他。是萧语柔后来的闺蜜。

陆川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公司的,分不开精力在美容院,只有周末的时候到美容院帮帮忙,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刘磊到楼下拓展客户,发宣传单,悲催的老板。 为了给美容院来些客源,陆川鼓动自己公司的女员工来美容院消费,她们都挺支持的,特别是刘笑笑,李颖,陈梦梦等人。

美容院是一时的激情开起来了,但管理和运作得要跟得上,新的老板,员工的不够配合,店长的不积极,让刚出社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萧语柔压力很大。

最开始的一个月,她几乎每夜失眠,把陆川给心疼坏了,需要每天晚上给她讲童话故事才能睡得着,当然陆川的童话故事几乎都是他自己编的,漫无目的,也是这冗长的故事让萧语柔能快点入睡。陆川安慰她说,没事,你就当作个平台好好锻炼,不要太在意,我可不希望,开个美容院让你精神疲惫哦,这不是我的初心,亏了也就亏了,只要你通过这次创业能够有成长的话,同时我也相信你啊,你这么勤奋,这么有学习力,做人又好,美容院会起来的。萧语柔才稍微宽点心。因为他们把所有的积蓄都投下去了。真的有些疯狂啊,20多万。她怕自己没经营好,亏了怎么办啊,还有刘磊的股份,刘磊因为是陆川的好朋友,也相信她,对美容院几乎不参与管理,全权交给她。

最初美容院也会遇到一些事情,但陆川总会给萧语柔说,放心,一切有我呢。这句话给萧语柔很大的后盾和信心。

有一次,他们美容院前任老板和前前任老板有些纠葛没有理清楚,竟然到他们的美容院来闹事,一个女的跟泼妇似的,还带了两个男的,挺嚣张的,陆川得知了第一时间从公司赶过去,很成熟冷静地消除了这次风波。也让萧语柔有了更多的信心。

真正爱上一个人了,心思就很简单,保护她,爱惜她,让她在自己身边能快乐成长。尽可能不让社会的污渍伤害到她。陆川就算自己在怎么吃苦,怎么受累也不会让她受苦的。他就这样一个人。

把钱都投进美容院了,钱总那边公司每个月给的底薪也才三千多,业绩还没那么快起来,陆川留下些生活费,其它的钱就交给萧语柔。

有一回,陆川和刘磊回到陆川家楼下,想吃饭,发现兜里竟然连吃两碗面的钱都没有了,回到家里翻箱倒柜的才找到一些零钱,凑合着吃点东西。

青春就是这样,自己苦点累点无所谓,只要自己爱的人能开心地笑。

陆川在公司带领员工一直很努力地做些茶话会,牟足了干劲,希望能够快点得做出业绩,一方面公司需要出业绩,员工更有信心,另一方面,陆川自己也需要业绩起来,否则经济危机。

美容院没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各种需要钱,后期员工的工资都成问题,美容院一时半会也起不来。

一天,公司的另外一个老总找到陆川说,现在还不需要做茶话会,公司半年之内可以不出业绩,慢慢来。他能等得起,陆川等不起了。虽然很舍不得自己一手弄起来的公司,虽然舍不得这些伙伴,虽然很对不起钱总,但陆川最终选择了离开。

陆川和刘磊从公司辞职,到了另外一家公司,重庆本地的企业,做生态旅游的。是陆川在人才市场认识的人介绍的。业绩提成会比较高,而且重庆本土的企业相对会好做些。那时急需要一份工作赚钱,陆川他们也没好好考察,认为应该没啥问题的,毕竟是本地的。

然而就是因为这一步的走错,陆川的人生发生了重大的转变。可以说一切都变了。真是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这是一家生态旅游公司,总部在区县,分公司在重庆,为总部融集开发建设资金。这个模式在整个中国来说是非常正常的。关键是在于项目的运作。

陆川并没有时间把所有事情弄明白,而且作为打工的,觉得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他是市场部的经理,负责发展客户。其他的不负责。

但是这家公司比较复杂,有一定的虚假成分。但这个被隐藏的比较深,前期没被发现。

其实,在那个时候,陆川或许并没有多的选择,或许是命运的安排吧。

以前陆川在钱总公司带的比较好的几个业务员后面也出来跟着陆川在这边工作,如刘笑,张欣,陈梦梦等。当然陆川并没有叫他们离开那边的。

2014年,对于全球而言好像都不是一个顺利的年,各种事件频频发生,比如马航消失牵动了全球的心,对于陆川和萧语柔的世界也是不如意的一年。

春节他们没有回家过年,在年前回去参加了陆川弟弟的婚礼,然后回来重庆了,也是为什么陆川跳槽的原因之一,那时他们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了。从福州回重庆的时候,萧语柔为了节约钱买了两张回来的火车票,30个小时。陆川怎么舍得让萧语柔受这罪,他把自己手机苹果5给卖了,买了机票,让萧语柔把火车牌给退了。被萧语柔一顿谴责。

萧语柔的爸爸妈妈在海南因为生意的原因不能回福州老家过年,所以萧语柔便让萧天宇过来重庆一起过年。

除夕吃完饭,他们准备去电影院看贺岁影片。

最火的贺岁片有《爸爸去哪》《澳门风云》《大闹天宫》等。

萧语柔想看《爸爸去哪》而萧天宇想看《澳门风云》,最终决定分开看。陆川和萧语柔看《爸爸去哪》,萧天宇看《澳门风云》。

《澳门风云》比较早放映,萧天宇先去看。

陆川和萧语柔在外面的书吧咖啡厅等待入场,还有近半小时,他们坐在那边看书,陆川走在书架旁边看看有什么书可以看的,不经意间竟然看到了资本之鹰的新出的书《资本圈》。

这对于陆川而已莫过于新年的惊喜。人生的很多事似乎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左右着,推着往前走。

陆川离开成都刚好半年时间,机缘又现。他毫无犹豫地就把它买了。

一部综艺节目《爸爸去哪》改编的电影,本身节目做得非常的成功,电影的出现更是博得了大彩。很多的父母带着自己的孩子们来看,当然很多的青年,成年人也成双结对地来观看。或许现在都市生活节奏感的加快,生活压力大加大,越来越多简单的纯真的快乐,似乎我们越成熟离我们越远,只能在简单的儿童世界中体会得到。而简单的纯真的快乐总能够打动人心。

萧语柔和众多人一样每一期的《爸爸去哪》她都拉着陆川陪着她看。每个女孩子心中都充满着童真,希望可以有个童话故事般的世界。简单的,无忧无虑的,快乐地笑,快乐地闹。甚至想哭就哭,不必在乎。

《爸爸去哪》这部电影确实非常的不错,放映厅笑声阵阵,最后感动得泪流满面,最感动人的还是真情。

陆川回到家里就把书拿起来看,他是那么希望得到更多的知识,那么渴望能加入一个好的圈子。圈子决定人脉,人脉决定财脉,这点陆川还是懂的。

他的细胞被书中有关最新培训的内容给深深激活了。感觉很多的困惑在看书的过程中迎刃而解,秋风扫落叶。

老板培训班上,许量老师说:

“现金为王,让步于资源为王,资源为王又不得不让位于关系和圈子为王。其实,这一切都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从古代的治水而产生王的权力和国家,到现在,谁掌握了信息制造和传递的制高点,谁做圈主,谁就能够信息为王。”

“做放贷人很容易培养大老板的心态,但你也要强迫自己回到小老板的状态,前者是幻觉,后者才是现实。因为你经营的是钞票,来去的都是钱,钱多了人会变傻,很容易忘记这些钱并不是你自己的。”

“金融的核心和本质就是信用,做金融就是经营信用。阿里小贷公司重视数据,而不是依赖担保或者抵押,降低了小微企业融资的门槛,也让小微企业在电商平台上所积累信用的价值得以呈现。这是阿里巴巴实现自己客户的信用价值的最佳途径之一。”

“集资者未必就是放贷人,但一个好的放贷人一定是一个好的集资者。集资,最重要的是得人心者得天下,没有投资者的信任,那么你什么都不会有的。”

为了讲述投资的技巧许量还举例了一个历史典故,是关于“冒顿单于”的故事。

冒顿本来是头曼单于的大儿子——按照我们汉族人的习惯讲,也就是匈奴的太子。可是,到了公元前209年,年老昏愦的头曼单于又喜欢上了新娶的娇妻和他与新娶的娇妻的孩子,在娇妻的蛊惑下,千方百计的想废掉冒顿,重立宠妃之子为新太子。

头曼又不想做得那么明显让自己的大儿子冒顿看出来,于是他想出一条自以为很“高明”的办法:就是先把冒顿送到西边的临族月氏那里去做人质,然后派兵攻打月氏,想借月氏之手杀掉冒顿。这个时候,冒顿一下子就显示出他的出色才能了,他从月氏人手中偷了匹好马,逃了回来。这个行动使昏庸的头曼看到了自己儿子身上的不凡,不知是出于良心,还是出于想利用冒顿才干的心理,于是,头曼单于改变了主意, 他做出了第二个错误决定,让冒顿去统领万骑军马。

与他优柔寡断的父亲相反,从逃回来的第一天开始,冒顿就显示了他的决断、深虑、坚忍与长谋。他制作了一种响箭,名叫鸣镝(鸣为响声,镝为箭头,鸣镝就是响箭,它射出时箭头能发出响声),还号令他的部属,自己的响箭射到哪里,每一个部下必须跟着射到哪里,否则立斩无赦。

开始是在打猎的时候,冒顿间或抽出一只响箭射向猎物,有的部下没反应过来而没跟着射,冒顿就下令将这些部下斩首。接下来有一天,冒顿突然抽出响箭射向自己的爱马,有些“聪明”的部下一犹豫,心想冒顿是无意的吧,而没跟着射,又被冒顿拖出去斩首。再后来的某一天,冒顿做出了更不可思议的事情,他竟然用响箭射向自己的妻子,有些部下又犹豫了,而他们都无一例外地遭到了冒顿的立即处决。从此,部下们心中有了这样一个信念,无论冒顿做出多么不合理、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应该随着响箭齐射。

在一次出猎中,冒顿有意测试一下部属,用响箭向他父亲头曼单于的爱马射去,部下全部毫不犹豫地随之齐射,冒顿默然点头,知道时候到了。于是他带着部属随头曼出猎,并在出猎中用响箭射向头曼,顿时万箭齐发,头曼死于乱箭。射杀了头曼的部属再也没有回头之路,只有忠心跟着冒顿又杀死了他的后母、弟弟和不听从他的众臣。从此冒顿自立为匈奴的单于。

他用这个历史典故来阐述了资本运作者对于投资者的一个引导。一步一步,步步为营。这也是老板们权威的建设。

这次陆川从书中的线索知道,资本之鹰的官网是139e.com 。于是赶紧进入里面报名参加了第十九期的学习。他无法淡定了,再不参与进去自己就落后了。

时隔半年,终于能够接触上资本之鹰了。陆川内心充满喜悦和期待。

即使那时他们的资金很紧张,报名费花了近三万,卡里只剩下3000元,但是萧语柔非常支持他去学习。鼓励他,你好好去学习,学了才有方向,才知道自己路该怎么走,出路,出路,走出去才有路。

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
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