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

被送进重庆xx看守所,过好几道门,才到里面的监室。后来陆川算了算,总共有7道门,这让他联想到韩寒的一本小说《三重门》,恩,就给这个地方定义‘七重门’吧。

刚进来的犯罪嫌疑人都被安排在临时监室里,也称为过渡室,在这个监舍呆一段时间就会被转移到其他舍房。看守所的都叫未决监室,就是在检察院,法院未作出裁决前呆的地方。

陆川进了一个临时监舍,这里的人比云南那边多,当然房间也是比较大的。云南看守所的监舍8个人左右,这边有其两倍多。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人,少的壮的老的都有,统一穿着看守所的识别服,这个不是监狱的囚服,是为蓝色的统一无袖T恤衫。背后印有某某看守所的标志,前面有编号。

陆川的衣服编号是520,恩,我爱你,但这个你,不是看守所,我一点不爱这个地方。

他们的神情各式各样,有凶神恶煞的,有冷漠淡然的,有嬉笑哈哈的,有迷茫困惑的,有朦胧恐慌的,有小心翼翼的,有忧伤难过的。。。。

有新进来了‘同事’,他们抬头瞅瞅,好事者过来问你犯了啥事,怎么进来了,其他人各自干嘛干嘛。

陆川看着这二十多个犯人,心中难免有些紧张和恐惧,会不会被招待一番,以前看电视,看书,或是听别人讲的,到这里面来了,很多时候是需要接受一番洗礼的。

大学时候,隔壁班有个人把一同学给打了,打得挺严重的,被打那人报了警,这个人被抓了进去,被拘役了一段时间,本应属于刑事案件的,但考虑到他是学生,才从轻处罚,并赔偿医疗费用。那同学出来后给陆川说过,在里面被修理了,经常挨打,里面很残酷。

陆川想起这事,心里有点发毛,因为在里面被打,可不是一个人打你,而是一群人冲过来揍你。

不过现在国家提倡文明监舍管理,对这一块管理比较严,严厉打击牢头狱霸,欺负新人,虽然也会有打人事件,但已经很少发生了,除非进来的新人欠打,欠教育类型,陆川看过几起。

但在里面打架是经常发生的事情,进来的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旦语言冲突就发展为身体冲突,打架跟家常便饭一样。即使死人也是很正常的。

虽然进来了没有被打,但陆川一直是小心翼翼的,因为还不懂这里面的游戏规则。他刻意地跟这些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说话,沉默在自己的世界里。

最开始的日子是最煎熬的,陆川不担心自己会怎么样,即使处境再坏他也能够面对承受,他最牵挂担忧,思念的是他的女友萧语柔。在一起以来,两人的世界里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简单的笑,简单的闹,自娱自乐的同时还能娱乐别人。即使偶尔也会有些小风小浪的,但都是平稳安全地度过了。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陆川从来没有离开过她的身边,即使是出差或是去学习,两个人都保持紧密的联系,分享自己的成长与喜悦,每个晚上都是要讲着童话故事哄她睡觉。

一直以来小心地呵护着她,像个宝宝一样的宠着,现在出了这么大的意外,这么大的落差,仿佛风平浪静的湖面突然来了一场暴风雨,狂风暴浪的袭来,她一定很恐慌,很无助吧。想到这些陆川的内心就非常的痛苦难耐,渴望能快点出去回到她身边。

陆川相信她是很坚强的女孩子,她本有一颗很坚强的内在。她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坚强,既然能在事发第二天就赶回来了重庆,找朋友,找关系,找律师,难以想象她有多勇敢,这勇敢背后对自己多深的爱。

陆川很欣慰的一件事就是帮助萧语柔培养了喜欢看书,坚持看书思考的习惯,因为他知道,通过看书她就会找到能量来面对现在的困难的。他骄傲和安心的也是,萧语柔告诉他,这几天她通过看书让她内心变得更加的勇敢和坚强。

在看守所里每个星期只能寄一次信,这是唯一给外界保持沟通的途径。陆川是那么地想他的宝贝,非常害怕她会着急无助,他每天晚上给她写信,告诉她自己很好,很坚强,在里面没人欺负自己,告诉她要坚强,会没事的。

前两个星期,陆川写了很多很多,跟日志一样,因为他想跟她说的话实在太多了,他想告诉她自己很好,不用担心,让她自己照顾好自己。他写了有16页的信纸,正反面都写了。但是却没有被寄出去因为超重了。

但陆川认为一点也不多,他想说的话可不止这些,小小的信封怎么能装得了自己沉厚的想念。寄信的第二天,他的管教过来跟他说,写信不要写那么多,你写小说呢,给你检查都累。是的,他只是旁观者,他怎么会明白当事人的感受,除非在里面的是他。

看守所里面的每个监舍都有一个管教,就是管理监舍的警察。每个监舍的人数大概在十五人左右,除了过渡舍的人会比较多点。每个监舍里面会有个寝室长,就是所谓的老大,是由管教选出来的,而且都是能够hold得住又不会经常惹事的。这叫以夷制夷。

陆川在临时监舍呆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被调到了另一监舍,进去这个监舍的时候,陆川就明显感觉到很不一样,因为过渡舍里面大部分都是新进来的,情绪状态都各种各样的,而这个监舍都是在这里面呆的时间比较长的,心态已经稳定下来,气氛就更平静,但这种平静反而是陆川作为新人的压力。

这个寝室的老大是一个体型健壮的中年男子,国字脸,黝黑黝黑,满脸的胡须,没有凶神恶煞,并且还带着一副眼镜,跟人说话的时候也是面带笑容的。

但当你看到他脖子上一处十多厘米的刀疤,你看到他前胸是凤凰,后背是双龙戏珠的纹身时,你就得很谨慎,很小心,绝对不能冒犯他。因为这样的人,一般不怎么发火,但一旦爆发起来,绝对很恐怖。这是陆川后面总结的。

这个男人叫孟涛,四十岁,有人叫他涛哥,有人叫他老大,陆川叫他涛哥,陆川总结,在里面戴眼镜的人几乎是叫他涛哥,而那些江湖气息比较重的人叫他老大。他在外面时也是很风云的人,但现在永远出不去了,贩毒,无期徒刑,他的同案里有两个死刑的。

陆川曾问他怎么走上这条路的,他说,因为生活,现实生活中,如果单靠打工那点钱怎么够,养房,养车,养家,养孩子等等都需要钱。他做过很多行业,做过钢材生意,做过管理,做过传销,绑架过人,最后走上了贩毒的路,一路到黑,回不去了。

陆川没有问他会不会后悔,但他偶尔会自言自语:“党啊,我错了,我投降了,坐累了。”常常会看到他对着铁窗外面的天空发呆,背影散发着淡淡的哀伤。

他曾经有个家的,有个女儿,现在快十岁了吧,但是自从他走上贩毒的路,妻离子散,家里只剩下一个老母亲,偶尔来给他上账。老母亲有70多了。他的枕头下面放着一封他母亲写给他的家书。

孟涛平时也是很爱看书的人,整个监舍就他跟陆川看的书最多的。他平时待人很温和,对人也很礼貌,如果他需要别人帮忙,不会要求不会命令,他会说“请帮忙。。”如果别人帮了他,他也会说“谢谢你。。”他跟陆川说过,他的性格不是一直这么温和的,以前性格暴躁,极端,脖子上的刀疤就是代价,跟别人打架,被划了一道,好在没有割破大动脉,否则这世间就没有他这个人了。经历多了性格就沉稳了。

孟涛平时温和,但不意味这他允许别人挑衅他的威严,或者在寝室里滋事。在陆川的记忆中,曾经有两个人被他修理,当然如果老大出手了,几乎是近十人一起出手的,孟涛在寝室的权威不仅仅是他是老大,而是他的付出。比如,陆川进来这个寝室,没有床垫子,陆川只带了个被子,是孟涛给陆川的床垫子,比如新进来的没有衣服换洗了,他把自己的衣服给他,比如,有些人的家里头给送被褥了,他会帮助别人把被子褥好。

所以他在寝室是很有威望的,陆川觉得他是个好人,只是走了道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而代价就是永远的失去自由,这世上有些人是犯人,但心地并不坏,只是犯了法;外面有些人没犯法,却是内心险恶得很。

孟涛很幽默,寝室有个是90后的年轻人,在外面的时候经常随身携带一把小型的砍刀。一次舍友问他,为什么出门随身携带一把刀,他说防身呗,这时角落里悠悠传来一句“身为一名刀客,出门不带二两铁,浑身没有安全感。”大家往声音发处一看,原来是孟涛。

七重门,隔断的不仅仅是生与死,更是阻断了你所有的自由,成为了一个囚徒。无论你曾经在外面是多么的叱咤风云,多么的风光无限,多么的要风得风要雨的鱼,多么的了不起,进来了,是龙,就得圈着,是虎也得卧着。在这里面只有想办法保护好自己,好好活下去,生存是最基本的能力。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在法律面前太自信和太侥幸了。历史及里面的这些人证明了,太自信和太侥幸的结果都不会好的。

陆川寝室有一个企业家,很年轻,才三十一岁,高材生,四川政法大学毕业的,学的是计算机,曾经在韩国的三星集团总部工作过两年的时间,回国后自主创业,开了一家科技公司,投资了许多的项目,有宾馆,有工程建设,有服装公司。可惜他的科技公司从事的是短信群发,***的业务,群发短信不犯罪,但群发****,造成近万人的通讯短路就是犯罪了,虽然短路的时间很短,也就几秒,但是属于破坏电信秩序罪。

他总结到,是自己太侥幸了,以为擦边球,没什么事,以为自己操作的谨慎就没事了,但因为做人做事的太张扬,被小人记恨,被举报了。

他说,进来后才知道世界上没有侥幸的事情,否则最终都会变成不幸。

陆川经常看到他看着自己的老婆和1岁女儿的照片默默发呆,思念成灾。

许多的人触犯了法律是由于法律意识的淡薄,或是对法律的轻视,直到进来这高强铁网了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有些人还有机会,而有些人却永远没有机会了,像孟涛,过一年时间就送往监狱了,将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陆川觉得,一旦一个人从自己的世界里被剥离了出来,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家人,与外界的一切事物都没有了关联,被外面慢慢地习惯了消失,习惯了不存在,时间长了就跟死去了一样,留给原来世界的只是一些记忆罢了。

陆川不怕死亡,不怕伤痛,不怕煎熬,但是他怕被习惯遗忘,被消散在记忆中,他只想好好地守护在爱人身边。

中国民间借贷这块的法律体系还是不健全的,模糊的东西太多,关于这领域的法律法规还是在以前制定的,并没有随着经济的发展,民间金融的成长而与时俱进。并且不同的地区对待民间借贷,看法,太多,做法又是不同的,每个地方有自己的规则,就比如浙江的温州,作为中国第一个民间金融的试点中心,有相关的地方政策《温州民间借贷管理条例》,还有云南昆明的昆交所,是由云南省金融办联合成立的民间借贷组织,在中国的一些省市还有这由**部门发起的民间借贷服务中心。而作为重庆的直辖市却还没有。到底什么是非法集资,什么是合法集资,**还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标准,如果是按照法律的定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指未经中国银行批准,擅自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行为。那么什么是不特定对象呢?怎样的存款才是公众存款。?以及如何界定,刑法并未明确规定,也没有相应的司法解释。如果按定义,中国除了金融机构外,没有中国银行批准的都属于违法,那么***总理鼓励中小型企业走民间融资不又矛盾冲突了吗?

陆川记得许量老师说过,慈不带兵,悲不借贷。从事民间借贷除了资金风险还有法律风险,九死一生,很少有人从这个轮回中逃脱。

民间借贷本属于金融界的灰色地带,能够从这个领域中走上正道的少之又少,况且国家还有个不明确的法律像绞绳一样套在你的脖子上,不知道哪天会突然拉紧,所以做这一行的可谓是天天如同走在刀尖上,步步惊心,小心翼翼。一着不慎全盘皆输。

后面进来一个企业家,他的企业做的很大,已经是集团公司。旗下有十多家的分公司,子公司,涉及的行业有很多,有净水机,有房地产,有农业,有度假山庄,有养老产业,还有天然气等,但最后也是涉及非法集资突然被查。他在家中毫无征兆被抓进来的。

他跟陆川说,创业十年,风风雨雨,就是后两年企业缺少资金,走民间融资,被别人抓住了把柄,但是我的企业还是好好的啊,资金链没断,产业链进展的好好的。

他说,在中国,做老板难,做大老板更是难上加难,世人都说老板好,却不知道做老板其实是高危职业;世人也说金钱乖,却不知道这是最难得驾驭的力量,简直是顺钱者昌,逆钱者亡。一夜回到解放前。过两个月就是我企业十周年了。哎,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出去,出去了不做老板了,好好旅游,到处走走。

他还跟陆川说,有些人表面风光,其实内心苦逼的很!做企业做老板冷暖自知,做好自己最重要。

很多东西经历了才会明白,才会懂。没有失去过自由的人永远不知道自由的可贵,没有失去过健康的人不知道身体的重要。看不到太阳,看不到月亮,才发现,以前的时候没有好好感受阳光,欣赏月亮。只有身处绝望中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爱自己心爱的人,是那么爱自己的家人。家人健康,平安,快乐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到头来,即使拥有再多的金钱有如何,只能是个不完整的人生。而这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

夜里陆川的脑海里回荡起两年前自己刚出社会,第一次去夜总会唱歌所选的歌《钞票》:

是谁制造了钞票 你在世上称霸道

有人为你去卖命呀

有人为你去坐牢

一张张钞票 一双双镣铐

钞票 人人对你离不了

钱呀 你是杀人不见血的刀

面对闪光的钞票 多少人儿去动脑

有人为你愁眉苦脸

有人为你哈哈笑

东奔又西跑 点头又哈腰

钞票 你的威风真不小

钱那 你把多少人儿迷住了

看那诱人的钞票 在我眼前直闪耀

姑娘为你走错了路呀

小伙子为你受逮着

是因为被你迷住了心窍

钞票 让人悲伤又苦恼

钱哪 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

人人都需要钞票 赚钱你要走正道

不要一心只为了钱

被它牵着鼻子跑

满脑子铜臭 你就会摔交

钞票生活之中不能少

钱哪 不要把它看成宝中宝

钱是好东西,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义之财,违法之财,是不能碰的,否则真的如歌词中所说“有人为你去卖命呀,有人为你去坐牢。一张张钞票 一双双镣铐。”最终害人害己。

陆川的案件处于侦查阶段,等待调查。每当会见律师,戴着冰冷的手铐,经过一道道的门,心里期盼早点离开,重获自由。让自己能够出去回到宝贝身边,不能让她一个人留在若大的一个城市,孤零零的。

七重门,限制的是在押人员的自由,渴望,阻隔了他们对外面家人,爱人的思念。在里面,有时陆川觉得自己就如同被关在铁笼子中的猛兽,一顿猛哄,挣扎,撕扯,猛烈地撞击铁笼,企图冲破牢笼。

陆川曾还邪恶地想,如果这看守所的范围内来一场地震多好啊,自己一定会爬出去,回到自己宝贝身边;如果能有一个国家的**来个什么方向失误不小心发射到了这看守所的门口,来个大的爆炸,他可不管自己死没死,他一定要爬出去回到宝贝身边;如果自己可以变成苍蝇或者蚊子,燕子,多好啊,就可以飞回到宝贝身边了。但无论多么的痛斥心扉,都只能望着这高强铁网祈祷,快点结束吧。

最终却是无可奈何,望空作叹。表面的狂暴平息下来的是心中的暗涌,和自我的反思,检讨。

急功近利的心理,没有好好得考察项目,考察好项目的负责人,没有做好规划,自己的侥幸心理,才造成这样的结局。

自己什么苦能吃,什么痛能承受,什么磨难也能接受考验,但是无法承受的是想到自己心爱的女子在外面经历着怎样的痛苦,这样他的心碎得一片一片的。

紧闭的铁门,高高的围墙,纵横交错的网丝,也同样阻断了外边人的期盼,想念和无尽的担忧牵挂。

出去后,陆川回去看守所办些事情,站在看守所的外面,看着高高的围墙,望着里面,心情非常的复杂。他看到有许多的人,男的,女的,女的比较多,在办事厅给里面的家人们送爱心包裹,就是一些衣物,被褥等,在里面称之为爱心包裹,能够收到爱心包裹的人都是很幸福的,起码自己还被惦记着。这些人也有给里面人上账的,虽然里面用陆川的话来说,包吃包住,不用交水电费,物业费,等等费用,但在里面还是需要花钱的。

他们的脸上充满的是无助,无奈,和对家人的担忧牵挂,让陆川想到了他的宝贝。

他过来办事前,对萧语柔说,我今天重叠你这半年来寻我,找我,盼我,接我的路,我要体验你的感受。陆川要好好感受萧语柔这半年来的悲伤,但是能真切地感觉当时的痛吗,这些都已经深深地划在她的心脏了吧。

墙里墙外不同的心境却同样深深如海的思念。

陆川看到一位60多岁的老奶奶在给孩子上账,边交钱边擦眼泪,边哭道:“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就被关在里面,也不知道他在里面过得怎么样,有需要什么的,会不会吃不饱,睡不好。。。”哭声是那么的悲伤和痛苦,她又说“我自己在外面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没写信出来,是要退钱还是已经被送监狱了,我钱都准备好了。。。我自己的身体也不好,眼睛老花了看不清楚,高血压,高血脂的。。。哎,你说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听着听着,陆川感觉自己的心好堵好堵,鼻子感觉酸酸的,宝贝也曾经这么无助,恐慌吧,家人也曾经这么担忧牵挂吧。陆川过去给那老奶奶说,“老人家,你放心,里面条件挺好的,能吃饱,能住暖,如果有什么需要他会给你写信的,里面一个星期可以寄一次信的。”那老奶奶用手擦擦眼睛,疑惑地看着陆川,陆川笑笑说,我刚从里面出来的。老奶奶一副了然的表情。陆川看到她手里拿着的是五十的绿色钞票,又一阵的辛酸。

让陆川想起了萧语柔给他写的信的内容,

“常常站在高墙铁门外,多么地期盼可以看到你一眼,可是望啊望,只能模糊了双眼,眼泪被风吹干了又控制不住地流淌,苦涩的味道。。。。”

“你在里面不要节约钱啊,每次来上账看到你这么的节约,我的心好痛,你要在里面要吃好喝好,照顾好自己,知道吗?傻瓜。”。。。

陆川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哎,仿佛要把心中的积郁一吐而尽。他知道她为了自己孤身一人留在重庆就有多难,房租,生活,交通,各种费用,工资又不怎么高,自己在里面怎么忍心花这些钱呢。

曾经有人问陆川,你老婆会给你上账,你干嘛每个月花怎么点钱啊,他说,因为我不希望她生活得比我苦。冬天来了,温度下降得很多,很多人已经开始向外面的家人要加被子厚衣服等,而陆川没有,别人又问他问什么不让你宝贝给你送被褥和厚衣服,陆川说,现在还可以,我能坚持住,我知道她过来看守所很不容易,路途又远,我不想她孤零零的自己过来,不安全,爱你的人,她永远会为你考虑,知道你需要什么。后来陆川知道,这边可以不用亲自过来送东西,可以快递,才让萧语柔快递厚衣服。

寝室有个吴强,他在寝室总吹嘘他女朋友对他怎么样怎么样,是有多么地爱他,但是,他写了好多封写出去让对方上账,给送衣物之类的,总是没有动静。偶尔会给他回一封信,告诉他有多么地爱她,没有他怎么怎么滴,哎,让他好感动啊,但是对方就是没有行动。过了几个月都没有情况。孟涛就总结了,你这婆娘啊,给你写信,看着感动,听着激动,却永远没有行动的。

而,陆川很相信萧语柔会怎么做,因为他懂她。

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
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